追憶恩師~鍾永祥醫師

img_3746
後中13、14屆的學長姐與同學們,鍾老師家中牆上的照片。 (我在右下第2位)

前幾天,在一位醫師朋友的臉書上看到鍾永祥醫師仙逝的消息,雖然知道老師年事已高,還是有點驚訝,但更多的是追思、不捨與感恩。

昨天周日午後,天空一片灰濛,是今年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
在前往東勢老師家中靈堂的路上,在這條豐勢路上往返、跟老師學習針灸20年來的舊日回憶,開始層層疊疊回到記憶中,列隊歸位。

在我學習中醫的過程中,鍾永祥老師是我的針灸啟蒙恩師之一。雖然前後只有短短的幾個月,每週六午後的3小時,在老師家裡學到的針法卻深深影響我日後對患者的治療方式。

鍾老師有深厚氣功根底、手勁極強,是針灸學中所謂的「飛經走穴」流派,大意是下針的每個穴位必然引發強烈針感跟行氣,可以通達十二經脈重新平衡全身氣機,達到治療效果。但是,這麼可怕的高人每當要抓一個學生上台讓他示範解說穴位與下針時,台下數十位同學,必然哀鴻遍野、爭相走避,能尿遁的就尿遁(但廁所只有一間~),巴不得身體縮小到老師看不到,因為,被老師抓去針灸一定會暈針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之前的每堂課都會看到同學暈倒,而且不分男生女生,那換做是你會不會害怕啦?

有一回,不管我怎麼樣低頭假裝自己不存在,老師的雷達還是掃到了我,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那一次老師針我的穴道是二、三掌骨之間的「落枕穴」,他說:「隨著我的針尖方向變化,我要讓她的食指跳動,她的食指就跳動,要讓她的中指跳動,中指就跳動…」,然後,然後我就看著我的手指,一下子食指跳、一下子中指跳,接著又換食指跳…,在大家對老師隨心所欲針法的驚嘆聲中,我開始覺得頭暈目眩,忽然眼前一片黑 ➡️ 暈倒惹!!!!

從暈針的狀態復甦後沒多久,我竟然連續排氣排了將近一分鐘,連著一週來嚴重的腸胃脹氣問題忽然完全紓解,身體覺得非常的輕鬆、精神充沛,我想,這就是一種氣機重整、調動的過程吧~(我竟然經過二十年,才有勇氣在這邊公開感謝老師,幫助我解決消化不良的問題,真該自己掌嘴😢)

隔年,921大地震發生,聽聞鍾老師被困在他的另一住所(即6樓以下全毀的東勢王朝),同學們都非常擔心,但老師在三天後奇蹟似的被救援生還,而且身體與精神狀況均安好,讓我們不禁直呼上天保佑,也讓吉人自有天相的老師有了另一個傳奇故事。

曾聽學長姐說過,鍾老師的記憶力驚人,對於教過的學生臉孔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初聽聞時還在想,老師桃李滿天下,怎麼可能呢?結果,時隔五年,我進入中國附醫當住院醫師,在針灸科跟鍾老師的診時,老師竟然一眼就把我認了出來,讓我受寵若驚。當時老師在中國附醫的門診,患者幾乎都是腦性麻痺的孩子,從還抱在手上的嬰兒,到十多歲還坐在輪椅上的國中生,都在殷切期盼老師的神之手能幫助他們重獲希望。我真的真的非常感謝,鍾老師當年給我許許多多的機會,願意放手讓我下針治療他的患者,並且在旁邊細心指導該針灸的穴位,而且當患者抗議說:「我只要給鍾醫師針灸」的時候,老師竟然開口告訴患者說:「她也是中醫師啊!」

這是我一輩子永誌不忘的,恩師為醫者、為師者的風骨跟承擔。

老師,謝謝您!
只可惜,我沒能在您有生之年,當面向您表達我的感謝!

img_3747
昨日回到老師故居致祭,遇到老師其中一位公子。師兄說,老師把每一屆學生的照片都洗出來,貼在牆上,常常反覆的看。走進客廳,我很快就找到當年的我們這一班,淚水再也忍不住…

 


 

生老病死,雖然是我們身為醫師每日再頻繁不過的日常,但我依舊無法用一種超然的態度置身事外。

img_3748
被女兒偷拍的照片,在咖啡店寫這篇悼念老師的文章的時候,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