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4 診間速寫

診間速寫
相信這幾週長時間的冷度已經到了大家很難忍受的地步了,台中目前是九度,體感溫度6度,我覺得已經比上一回去東京員工旅遊時,晚上逛阿美橫町的七度還要冷很多…(說著說著又想念起東京來惹…,準備剪卡片,免得手滑去訂機票…)

話說,剛剛我已經在棉被裡跟周老先生下棋輸了好幾盤,現在終於有點精神爬出來寫文章…(但牛牛還在棉被裡,如果可以選的話,下輩子應該投胎當一隻好命爽貓才對…)

img_3421

今天要講的是一位帥哥電腦工程師的故事(「帥哥」是不是溢美之詞你自己看著辦嘿…我們做人要有禮貌嘛~)

這位小弟大哥(年紀比我小的男生我一律叫大哥,這才是做人做事的道理)其實是非常遵從醫囑的好患者,大約半年前就開始服用降血脂的中藥,乖乖吃了3個月之後去抽血總膽固醇三酸甘油脂LDL(低密度脂蛋白)都降到正常值以下,於是我打算接著處理他家族遺傳性高血糖問題。

待他吃了一個半月左右的降血糖中藥,我們診所在11月底就飛去日本員工旅遊去了~
通常長假之前我都會請患者先把藥備齊,避免這段期間慢性病患者出現斷藥的現象,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在我們抵達東京的第二天晚上,他就傳訊息告訴我:「心容醫師,我左腳踝扭傷了,腫得跟麵龜一樣大,完全沒辦法走路,妳們什麼時候看診啊?」

莎曉啦?我們才剛來耶…我們前腳剛離地飛走,你後腳就給我演這一齣,而且據說你自己12月下旬要去北海道滑雪是吧?

還好他算機靈,我們在東京爽翻期間,他已經先去中國附醫做了檢查跟治療,這讓我回國接手時省了不少力,雖然我當時 人在國外爽翻了根本不想理他、讓他自生自滅好了 也沒辦法給他什麼實質幫助,只能提醒他:「不要冰敷了,頂多是泡溫水上彈性繃帶,幫助扭傷的韌帶固定就好。」

——————- 小知識更新 ——————-

以往大家的觀念都是,扭挫傷的前72小時應該冰敷,以降低發炎跟腫脹。但近年許多與運動醫學相關的研究都顯示,「冰敷」除了短暫降低患處的痛感之外,其實對於消炎跟消腫的幫助並不大,甚至有可能造成局部微血管在低溫下迅速收縮,而影響到日後的組織修復狀況。因此目前醫界已經不再提倡這樣的處置方式,而是改為「上彈性繃帶固定患處(需要活動時)抬高患部消腫(休息時)」。

我個人的經驗是,在扭傷或拉傷的患處皮膚完整的狀態下,若能「浸泡略高於體溫1~2度的溫水」,時間「約10~15分鐘」,對於改善局部血液循環會有很好的幫助,尤其是在寒冷天氣時發生時的運動傷害更是如此。也曾有幾位出國遊玩的老患者不小心肩膀拉傷啦、扭到腰啦、走路走到小腿抽筋啦,急忙發訊息過來求救的,我也是都建議她們回旅館後迅速去泡澡,再貼上藥布,如此隔天起床後都能快速的改善症狀,可以繼續原本的行程。

——————- 小知識結束 ——————-

 

img_4733-1
因為買不起 Rothko 好幾個億的原作 NO. 37 (RED) ,只好買下小了好幾號的複製印刷品回來爽一下!喃小編能讓這幅畫完好如初的回來,也算是不枉費為人哪!©心容中醫

好,我要繼續講那個 帥哥 衰人的事。

我回國第一個晚上,開診第一號就是他,拄著拐杖跳進來,雖然左腳踝還是腫,但幸好瘀青已經浮到皮膚下層,開始消散了。因為他只剩兩週就要去北海道旅遊,能處理的時間非常緊迫,所以我開始搶時間幫他針灸、搭配喝水藥治療,原本的降血糖治療也只好先擱一邊爛去。(是誰害的?)

出發前兩天,他已經可以自然行走,只是左腳踝還不能夠像右腳那樣大幅度的旋轉,於是我推薦他買了輕暖、可以保護腳踝的中高筒靴、囑咐他戴上護踝,又推薦他買了可以套在鞋墊的冰爪,才放他出門。

一週後,這 衰人 回來了,用更奇怪的姿勢拐進診間,一臉大便。
我嘆口氣,很無奈,真的很無奈的問:「現在是又怎樣了?」

他說:「妳不要嘆氣好不好,該嘆氣的是我耶。話說我去北海道前幾天都沒事,玩得超爽,滑雪滑得超黑皮,妳推薦那個冰爪實在是超好用,可是呢,要回來的前一天晚上,我因為懶得拆冰爪,就直接走進餐廳的洗手間,誰知道他們地板是磁磚啊,沒拆冰爪會滑嘛,所以我就摔倒了。」

我:「…….。所以你又扭到一樣的地方?」

(眉飛色舞):「不是喔!因為我知道左腳踝不能再受傷了,所以要滑下去那一瞬間,我就趕快改用右邊膝蓋著地,所以現在是右邊膝蓋比左邊腳踝還痛!完全沒辦法彎!左腳倒還好耶,就跟出國前差不多,不過我想應該還是要繼續針吧?」

啊您老師卡好,你現在是嫌我不夠忙就對了!而且患處越來越高是那招?
患處也會步步高升?(翻桌!)

我的門診真的已經很難再穿插單純的針灸患者進來,目前沒被我趕走、來做針灸治療的患者,多半是原本就持續在調理身體的老患者,純粹只是為了掌控療程的進度而處理針傷問題。所以,如果大家只是需要針灸治療,會建議去找 鎮平醫師(我老爹的針術比我快狠準呀!) 的門診。

我再嘆口氣,無言山丘的請門診助理帶他去隔壁二診躺好,檢查患處之後開始下針,這時此人原本嬉皮笑臉馬上變成了猙獰扭曲的面孔(因為兩腳都被針得很痠痛)

活該!

如此這般,數回針灸治療水藥,又折騰了幾周,對、就是「又」,上週末他終於滿心歡喜地、很雀躍的告訴我,他覺得「兩隻腳都好得差不多了」。

我聽了總算覺得開醺,因為我也想畢業了啊乾!
何況他降血糖的療程已經被強迫暫停兩個月了,媽呀,再這樣下去,送他離開遙遙無期。

但如果你以為這樣就是衰人篇的完結?
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正當我打算開口跟他討論接下來的治療方向,他老太爺問了一個問題。

他用講古的速度與精彩度問了我一個問題(而我偷偷在口罩下打了一個呵欠):「ㄟ,這個我其實很久以前就想問醫師您了,就是我的左手中指啊,大概四年前操作機台的時候被削掉一長條的肉,後來雖然有蓋回去縫起來,可是從那時候開始,那一片的皮膚就完全沒感覺了。當時我問急診醫師該怎麼辦?他說不怎麼辦,自己會好。可是到現在已經四年過去了,還是完全沒知覺,妳看(他邊說,邊用力搓那手指的第一跟第二指關節),完全沒有感受到我在弄他喔!這邊還有救嗎?」

(聽 乾詬 會讓人缺氧,所以打完第三個呵欠,腦部開始有氧氣可以罵人了):「這種事為麼不早說?!你不知道神經修復拖愈久愈難處理嗎?」

(傻笑):「不知道,因為前一個醫師說自己會好啊,我只是覺得過了四年都沒好,好像有點怪怪的……」。我聽到這裡,已經懶得再開口了。

說什麼都是多餘的,於是接下來兩次治療,我都「很溫柔輕巧的」用針猛戳他的中指,戳得他哀哀叫、拼命求饒。這有兩個好處,一是可以刺激神經修復,二是讓他不敢對我比中指,一舉兩得,讚!

辛苦 哀哀叫是一定會有回報的。他今天回診,就喜孜孜的一邊彈自己的中指一邊告訴我:「會痛耶!我現在這樣彈他會覺得痛了耶!!!太棒了!」

(哼哼冷笑):「你不用費心弄痛你的手指,讓他痛這件事,交給我來處理就好。」
(抖):「…….」

抖三小朋友?不是很想痛?慢慢抖。
是說我邊寫文章房子邊搖晃是怎樣,也搖太大了吧,但是這種冷天我不想往外跑啊!(眼神死)

然後,今天的天兵姐妹花聽好了(我今天太忙在診間沒意識到你們在講些什麼,後來連連看成功之後差點暈倒),拜託,我們新換上去的時鐘既不是葫蘆造型(妹妹說的)、也不是台灣造型(姊姊義正嚴辭的糾正妹妹的說法),那是超現實主義 達利 大師的作品啊!(不是達摩,是達利,這對姐妹花真的很哭!),叫妳們讀書不讀書(我的🐸都比妳們還用功…),兩個都給我回去面壁思過!

img_4734-1
竟然有人說這是葫蘆,然後又有人說這是台灣…,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心容中醫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img_4723
非常歡迎很有禮貌的大家來診所看書、看雜誌、看漫畫。診所內所有書籍為希望能讓更多人有機會可以閱讀,所以限定內閱,無法外借。

 

img_4726-2
我們深切反省許多時候針灸處置的患者在第二診療室的隱密性與環境品質不夠好,所以下週起將可以直接戴起耳機聽一點輕鬆的音樂、好好的趁著針灸時間休息一下~©心容中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