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0 東京遊記-秋葉原篇

img_5123
親愛的大家,這兩天好嗎?

我目前身在白天氣溫34度的東京市區,其實超級痛苦,萬萬沒想到東京在這個月份竟然可以熱成這樣?氣象報告甚至預告下週一的東京白天可以達到38度!看著手機上的APP,很悲傷的發現台中市只有31度,那我到底是來東京幹嘛的?揮汗如雨的吃拉麵與冰淇淋嗎?(掩面)

記得前兩年暑假來的時候,白天還算涼爽,大約是25 ~ 26度左右,到了晚上大約落在20度,有時候甚至必須穿上外套,我家瘦子小鬼還可以穿得住輕羽絨呢!結果剛剛日本友人很好心的「恐嚇」我,說東京真的熱起來可以達到40度沒問題,真是欲哭無淚啊!到底是誰說要來東京的?

這種天氣,安排戶外活動實在是太可怕,於是我跟小鬼立馬決定,這麼酷熱的一天,就從秋葉原的模型玩具大樓裡開始,然後就在同一個地方結束吧!

其實我已經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迷上日本的動漫和公仔的?
只記得小時候,父母與師長都會一再告誡+嚴加管教,告訴我們「看漫畫,就是學壞撿角行為偏差人生沒前途的代表」、「偷看漫畫的小孩就是不良少年少女」…。上了國中,逐漸脫韁不羈的心靈實在無法抗拒那種「想要一窺禁忌」的念頭,於是趁著父母無暇顧及的恍神片段,我開始會和同學們在下課後與補習班之間的空檔溜去漫畫店、錄影帶出租店偷偷摸摸的看漫畫、或是大家拿零用錢出來合資租錄影帶,然後一起去家教比較開明的同學家中一起觀賞,當時「城市獵人」、「聖鬥士星矢」都是在那樣的時光夾縫中的亞空間斷斷續續看完的。請不要問我少女時代的漫畫為什麼看得這麼少,你可知當國中讀的是超級升學班,可以偷偷摸摸的切出時間而且滾出家門的機會能有多少?當時候能有得瞄個幾眼就好了,就不要太挑剔惹…(小時候只覺得,媽呀!星矢他們打完黃道十二宮去救雅典娜,到底是要打多久?為什麼1分鐘的戰鬥就可以打1整集?是想逼死誰?就更別提後來的大空翼射門那美克星再過五分鐘就要爆炸了~)

弗利札說:「那美克星再過五分鐘就要爆炸了」,你知道整整演了幾集嗎?10集。
據說後來的七龍珠改,還剩下5集之多~

然而,即使在「升學主義」與「父母殷切期望」的雙重巨大壓力之下,我也早已經跟漫畫中的角色產生強烈連結,這種連結整合著心靈、時間與空間,是一輩子都難以抹滅的強烈沾黏(咦?),所以當我今天走進模型店,看到這麼巨大的黃金聖衣時,我連價錢都還沒仔細看,腦袋裡跳出的第一個問句竟然是「啊這麼大件我是要怎麼帶回台灣?簡直超崩潰的,好想擺一組在診所裡…超・喜・翻・啊!」。

img_5124

隨著年紀漸長,而且開始有能力拆解過去成長中的各種框架進行思辨,才逐漸了解「這些框架雖然是代代相傳,但不是100%是對的」。但即使能夠看清「代代相傳不代表一定是100%正確的」這一點,卻還是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擺脫「看漫畫是殺頭死罪」這種咒念式教條的束縛,於是我後來開始接觸大量動漫,包括「七龍珠、亂馬1/2、犬夜叉、幽遊白書、灌籃高手、棋靈王、死亡筆記本、暗殺教室、進擊的巨人、第一神拳、火影忍者…」等等(還有很多啦,族繁不及備載),也因此我才會在我自己的診所裡盡量擺滿各種「可以構成殺頭死罪」的收藏漫畫,不只是為了滿足患者們候診時的閱讀需求,我其實是更想鼓勵我家小鬼多多接觸各種文本(她看進擊的巨人會嚇哭,所以不勉強)。

比如,我介紹她看「爆漫王」,就是希望能讓她透過看見,去思考、體會漫畫作者所想要傳達的意念,去分析每個角色的人格特質、以及在故事中每個角色存在的意義背後的市場期待等等,這對孩子來說其實是非常好的訓練,但我們傳統教育體制的觀念與行為中,太欠缺「讓孩子自由思考和提問、找解答」的觀念與實際行為,我總是在診間看到父母急忙地幫孩紙回答問題,或是主觀的把自己的意念、經驗、選項,完全投射在孩子的行為上,卻忽略了「可以讓孩子自己去感受、觀察,並且自己表達自己的身體變化」,這些真的實在是非常可惜的事情。

我們的教育都太注重「可以被量化測驗記憶型智力」,卻完全不注重「需要透過感官延伸:去聽、去看、去嚐、去摸、去聞等這些難以被量化感官型思緒智力」。(感官型思緒智力,這是我的個人見解與用詞…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相關論點支持或是邊界型研究)

上一段扯的有點遠,雖然關於自學的第四篇文章我一直富奸著,但還是先回到動漫這邊來…

日本在「動漫、公仔產業」方面的發展,讓人吒舌。這些數量龐大、主題豐富、枝節複雜,但卻又細膩、深植人心的動漫,早已經是日本文化牢不可破的其中一部分,它不但是日本人的日常生活、也是靈魂的基礎之一,就連前幾日與日籍友人們的聚餐,日籍友人也是以問我家小鬼「最喜歡哪一部動漫」這句話來開啟這段跨國界、年齡的對談。日本這麼多年以來一直是全球動漫風潮的其中一股巨大底蘊,其文化意義和深度,並不是一句「看漫畫浪費時間浪費生命」這樣的傳統觀念就能夠完全抹煞!我想…「在不了解的狀況之下,應該學會去理解、尊重與包容不同於自己文化內涵的價值觀」,是我們有待加強的課題~

好幾年前,我曾經北上去三總 補修開業後每一年的學分 聆聽一場中國醫的蘇主任演講,這是一位我在校時就非常敬重的長輩(他一直不斷的為傳承中醫而努力著)。在這一場演講中,他也懇切的對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在校生執業醫師,談了許多病例和治療思維,然而我印象最深刻的部分是他問現場所有人:「有看過棋靈王這部漫畫的人舉手?」,結果現場完全沒有人舉手(雖然我看過,但因為我不知道老師接下來會出什麼招,所以就先pass這一局)

老師接著長嘆了一口氣,說:「我其實是要跟你們討論『近藤光』跟『塔矢亮』這兩個年輕人的個性,從漫畫裡的細節,我們就可以描繪出他們的性格差異,並推測他們的人生可能會面臨到的問題。『看閒書』對讀中醫的人來說,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你們一定要知道,讀中醫的人如果只會讀自己專業領域裡的書,卻從不接觸音樂、電影、戲劇、藝術、漫畫、卡通甚至是其他跨領域的知識,那麼你永遠無法成為一個有能力多角度思考的醫師,也會失去不斷進步的基本動力。」

老師的這一席話完全點亮了我心中的一盞明燈(原本的我只敢偷點一根蠟燭躲在角落偷偷翻頁看著閒書),也是我後來把新的診所打造成 漫畫間 可以包容多元文本的候診空間的其中一個原因,因此不管是在自我能力的提升、或是對於小鬼的學習安排等,都換了一個全新的視野率。

然而,「視野的廣度、深度」不是朝夕可以達成,但如果願意放下身段、敞開心房 翻開皮包,那麼我們永遠都有進步不完的空間,永遠都有需要修正的觀念

每一次跟自己的對話、跟周遭環境的磨合、與他人的對談、每一次的旅行,都是轉向的錨點、改變的契機、進化的拐點~

img_5104
每一次飛行都是一種抽離,盤點著自己所擁有的,也檢視著自己可以擁有的美好~

我今天站在某間公仔模型店裡一排排透明展示箱的前面,正糾結到底要不要下手那隻價格已經漲到很誇張的犬夜叉時,聽到旁邊兩位金髮碧眼的外國人正在討論「眼前這些多到滿出來的公仔」,其中一個說:「I don’t like chaos.It is very interesting or not interesting , but impressive , to keep everything in such a small cube.」。

另一個聽了哈哈大笑,一旁偷聽的我卻開始思考:「這或許就是國情不同、文化差異吧?」,對於某些豪邁較不拘小節的歐美人士而言,日本這種塗裝細膩又種類繁多、姿態大小各異的公仔模型,必然已經弄得他們眼花撩亂,再加上這種視覺窘迫的展示法,會說出上面那段話其實合情合理。(雖然我也有看到歪國人瘋狂蒐購公仔的啦…)

但我不會覺得混亂啊,我只覺得診所空間實在太小惹,根本擺不下下面這些啊!!!

img_5128

img_5129

接下來幾天,東京依舊持續的火爐般的高溫,我們正在盤算要怎麼樣不融化而移動到琥珀去吃冰淇淋~

如果看文章的你正在東京,那或許我們可以在琥珀一起喝個咖啡聊聊生命與教育,但就是不把脈、不開藥、也不針灸~
但如果正在看文章的你正打算來東京,那你最好有「東京竟然比台灣還熱」的心理準備!

也太熱了,明天銀座見。


延伸閱讀:

聊聊教育與在家自學 (一):時空間的差異

聊聊教育與在家自學 (二):教育的(明顯)門檻

聊聊教育與在家自學 (三):教育的目的

聊聊教育與在家自學 (四):透過教育,孩子應該具有的能力 (難產中)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