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3 東京遊記-美術館與新相機篇

img-23
2017年欣賞 Alberto Giacometti 作品時所拍攝的。

東京行程的倒數第二日,傳說中的38度高溫果然名不虛傳,如何在這樣的酷暑之下得到心靈的充實與平靜呢?我想最好的解答就是前往 国立新美術館 參觀正在進行中的「羅浮宮肖像」藝術展了吧~

這間位於六本木的東京国立新美術館,是我每次回到東京的必造訪,一來是因為館內總有來自世界各地(或是日本當地)的高水準展覽,像是去年六月我也特別前來參觀的瑞士雕塑家「Alberto Giacometti」生平作品展、今年二月份的印象派畫展,以及為人熟知的草間彌生、安藤忠雄作品展等等,都是非常難得的名家經典。二來,這間由黑川紀章所設計的美術館本身就是座宏偉又精緻的藝術品,加以周邊隨著四季更迭而變換的景色,總是讓我忍不住一再前來探訪,即使不參觀展覽,光是在裡頭坐著點一杯咖啡,看館內挑高、大量採光的金屬與玻璃帷幕設計,或是光影在每一個結構剪影間繾綣的呢喃,都是一種能夠蕩滌、沈澱心靈的享受~

img_2786
這是2017年11月帶著員工來旅遊時,在國立新術館旁的步道所拍下的照片。

上面這張照片是2017年11月底員工旅遊時,我在国立新美術館旁的步道所拍下的照片。當時我深深被這深秋的美麗暮色所迷惑,而同樣站在旁邊欣賞這美景看到出神的一位日本老先生,也忍不住轉身對我說:「きれいですね!」,是啊,不用等到三、四月美術館周邊的櫻花盛開,光是凝視著這樣漸層交織的紅葉和落日餘暉,我就已經感動到熱淚盈眶,深深覺得這一趟的東京之行非常值得了!

img_0398
2017年欣賞 Alberto Giacometti 作品時所拍攝的。

然後,在這一趟東京之旅的尾聲,我想要對陪伴我長達10年的Nikon D700機身以及我所有的單眼鏡頭說一聲:「謝謝大家這麼多年來的情義相挺」。但,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人事物之間沒有長久不變的關係,在我這些年來人生連續不斷的變動之下,與它們道別的時刻終於到來~

這10年來,為調節我工作與家庭壓力,我總是和一群熱愛攝影的好友上山下海,夏天拍荷花、冬天拍梅花,4月追逐螢火蟲,不知上過幾次合歡山曝星軌、拍銀河,五城拍雲海、日出,高美濕地拍夕打鳥、機場跑道旁拍飛機起降甚至來到大鵬灣的賽車場拍帥車等等,我肩上的背包裡總帶著大三元(14-24mm、24-70mm、70-200mm),還有35mm定、70-300mm、105micro等等,現在回想起來,真不知道是身體是如何這樣負重度過那些年的。然而,自從用得最順手的24-70mm在2年前參加菲律賓志工活動時陣亡(直接從變焦環破裂),加上同一年被神外的醫師診斷出我有「C4、C5、C6的頸椎椎間盤凸出」之後,這一兩年出國我所帶的鏡頭就愈來愈精簡,但是也愈來愈有覺得使用上的困頓,所以一直覺得必須要慎重評估攝影與相機的使用這件事。

第一:我的肩頸現在已經很難持續負荷超過2公斤以上的重量,尤其是在必須「從早到晚都徒步移動+拍照這樣的體能消耗」狀況下,每一日結束回到旅館,我都覺得頸、肩、腰、膝快要分家,小腿和腳掌也都酸痛到「不泡澡加速乳酸排除的話,隔天根本動彈不得」的地步。

第二:D700 雖然還算是老司機,但自從去年一月在札幌的風雪中頻頻當機之後(跟哀鳳6s一樣得用暖暖包保護),我對它的信任度下降很多(其實是想換D5了)

第三:如果攜帶的鏡頭不夠多(很欠揍的一句話),就會在「遇到難得一見的景物、卻沒有合適的焦段可用」時出現情緒暴走,這種「徒呼負負,卻莫可奈何」的感覺,我想只要是貪婪形態的攝影人都懂。

所以,好長一段時間,上述的狀況嚴重影響到我出門時按快門的意願,我也一直努力在學習「用眼睛看風景,讓美麗烙印進腦海」,而不是「瘋狂地按快門拍照,然後讓照片佔滿電腦的儲存空間」。但是遇到值得紀錄的畫面時,總還是覺得「用手機拍照」這個動作,雖然身體的負擔變小了,但是好像少了些什麼?

以往那些「對於光圈、快門的選擇」和「在觀景窗中構圖的堅持」,難道就這樣一忘無記、一筆勾消了嗎?曾經是單眼相機使用者的矛盾和糾結(這是不健康的,請不要模仿),在我每一次的拍照旅程中不斷上演,但我心裡很清楚,雖然我的心態依然年輕,但體能已經無法和10年前相比,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我只好告訴自己「不能貪心的什麼都想要,要拍照有專業姿態、又要機身輕巧無負擔、又要焦段一網打盡、又要高畫質、高畫素、高ISO等等」,我必須做出抉擇,就跟我人生每一次遇到分歧點的時候一樣。

因此,這一趟東京行,我終於妥協,幾經評估之後,購入了一台 Lumix GX7 Mark III+Tamron 14-150 mm + Leica 15mm F1.7 (我終於有萊卡了…歐ya~),雖然它不能拍銀河、不太好曝星軌,但至少它可以讓我隨時隨地拍下所見的、所需的畫面,而且也不會造成我身體過大的負擔。

img_7394

人生就是要不斷地做出選擇,然後去承擔這個選擇所帶來的一切,不是嗎?

但喃小編事後看了我買的相機之後說:「你幹嘛買玩具?為什麼不買 D5、645Z 或是 FUJIFILM GFX50S?」。這對他來說根本只是玩具,完全沒什麼好提的,讓人超想掐屎他的~
(心容醫師內心暗黑小劇場又一發)

終於明天要準備回去面對工作惹,是說診所裡頭兩台 Dyson V8 fluffy 應該會二手出清(預計價格是13k左右),請大家密切注意近期的釋出消息,去年初才購買的…。

換V10是為了提升員工們的工作效率,畢竟讓大家擁有適當的工具,才真正的能提升我所期待能提供的醫療品質~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