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1 診間速寫 (打呼與睡眠呼吸中止症)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這陣子,我有好幾次被自己的打呼聲嚇醒。

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半夢半醒之間,彷彿意識清醒、又彷彿不清醒,但我可以聽見規律的、低頻的振動,從我嘴裡徐徐吐出。我曾懷疑我聽到的是家裡年紀最小的貓「牛牛」所發出的呼嚕聲,因為她一向毫不客氣的佔領我的肩頸交接處陪睡,或是乾脆直接坐在我的胸口上用力踩踏,老是想要叫我去餵她貓罐罐,搞得我常常呼吸困難,但我很快的就發現無法把罪名全推給這隻傲嬌貓。

最近的一次東京旅行,我在JR列車上直接睡著,就快到站時、被女鵝搖醒的前幾秒,我又聽見了同樣的打呼聲!一走出月台,小鬼就很激動的對我說:「媽嗎!妳剛剛打呼好大聲!好多好多日本人都在看妳耶!」

喵的勒!丟臉丟到國外去惹!

每次造訪東京都必來到的咖啡店「琥珀」~

我會對這件事提高警覺是因為「打呼」並不代表睡得很熟,而且這通常暗示著「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潛在危機。在很久之前的診間速寫裡我就提到過:「睡眠呼吸中止症若未得到治療,在長期、反覆缺氧的情況下,除了影響睡眠品質、精神不濟、影響記憶力、專注與學習力之外,還會增加心血管循環系統及代謝系統的負擔,使高血壓、心臟病、腦中風、糖尿病等疾病的發生率增加數倍,嚴重者有可能引發心肌梗塞、心律不整、心臟衰竭,甚至導致猝死」。

睡眠呼吸中止症:
是指睡眠時,上呼吸道(鼻咽、口咽、喉部)發生反覆塌陷而阻塞呼吸道,造成呼吸變淺且需要費力,導致「缺氧」甚至「窒息」的情形。

「肥胖」是此症極重要的危險因子,許多太太都會抱怨,不知為何,年輕時睡眠靜悄悄的極品腦公,一過中年就變得鼾聲如雷,很想把他悶屎…,其實這是因為中年發福之後,頸部脂肪增加、鼻口咽部內的軟組織變得肥厚、肌肉張力不足、容易塌陷而使呼吸道變得狹窄所造成。此外,像「慢性鼻竇炎」、「過敏性鼻炎」、「扁桃腺腫大」、「鼻中膈彎曲」、「下顎後縮(過小)」等慢性疾病、呼吸道結構問題,也會引發睡眠呼吸中止症。

所以,這個疾病不是「男生專屬」,也有腦公在診間裡抱怨腦婆「ㄍㄡ ˊ」到很誇張、還流口水的;當然也不是年輕、體格健美的腦公就不會打呼,我目前手邊有好幾個30歲左右的年輕人夫,就是因為「嚴重的鼻子過敏、鼻塞導致晚上打呼」被腦婆踹來我們這邊進行吃苦療程。

眾多ㄍㄡˊ到不行的人夫中,其中有一位「年紀特別輕,剛從腦公升格為腦爸」的打呼患者,在兩個月前跟腦婆一起來調理身體。腦公本身有鼻中膈彎曲的病史,曾經在前年做過一次電燒手術,但是鼻塞、鼻水、胸悶、頭痛、頭暈的症狀卻沒有明顯改善。

這幾年,每天起床都非常疲倦、眼睛酸澀。上班不喝咖啡的話,就會天天都頭痛、頭暈、頭脹無法思考。

溫差變化大就會一直打噴嚏、鼻水像水龍頭關不住一樣的一直流出來。久坐容易覺得小腿麻,小便的味道很重,大便常常都是軟軟黏黏的。

上個月公司健檢時尿酸很高,已經開始服用降尿酸的西藥。

初診時,這位斯文的腦公這麼說

腦公患者膚色很白,但不是健康白晰透亮的那種,是氣色不佳的那種蒼白。脈象也比同年紀的男生細弱許多,舌色偏淡、齒痕明顯。我用強力手電筒檢查了他的鼻腔,果然看到腫脹充血,但並非特別紅艷的鼻黏膜、左右交疊把鼻腔的進氣孔完全堵塞住。

綜合他自述的症狀來評估,這個腦公出現的是「氣血雙虛夾濕」,以他「男生的確少見的虛弱體況」來說,這並不是短期內(3個月左右)就能明顯收效的患者。

若為了他長遠的健康情況考量,我認為光是「重整鞏固他的氣血」、「強化腸胃排濕與運作的機能」,我推估至少需要花上2、3個月,若再加上後續的症狀治療,前後甚至可能需要將近半年的療程,另外他也必須同時想辦法調整生活型態,如此才不會導致「未來康復後,一停藥就立即舊症復發」而前功盡棄,這樣一來…他來我這邊吃苦,就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了。與「一有症狀,就吞抗組織胺」幾乎沒什麼兩樣,而這並不是我理想中的中醫療法。

活潑的美女腦婆則是因為嚴重經痛而來求診。

從高中時期,月經來就會超痛,排卵期也會肚子痠痛。大學時,才發現有5 ~ 6公分大的子宮肌瘤以及雙側巧克力囊腫,必須開傳統刀清除掉。

本以為手術後經痛會改善,結果完全沒有,一樣痛到月經第1~3天得連續吃止痛藥,而且止痛藥還不是立刻吞立刻有效,吃藥後還要忍著一兩小時的疼痛,才會慢慢緩解。

我的婦產科醫師聳聳肩說「那就沒辦法囉」,叫我趕快懷孕,看產後的經痛與排卵痛會不會比較改善?

結果現在已經產後四個月了,月經回來了2次,還是一樣量超多、要用夜用型,而且而且依然痛到爆炸,我怎麼會運氣那麼好啦???

不是說開刀跟懷孕都可以改善經痛嗎?對我怎麼完全都沒用啊?

因為嚴重經痛而來求診的活潑美女腦婆這麼說

一邊聽她訴苦,我一邊仔細檢查她。
然後花了點時間解釋各自的身體現況,並且告訴這對可愛的夫妻:「我可以理解你們同時身為新手父母與上班族的辛苦,目前生活一定是焦頭爛額、欲”罷”不能(咦?這個成語是這樣用的嗎?),不太可能有規律的運動與作息,但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會希望你們能盡量在假日做點安排,例如兩人輪流照顧小孩,讓另一個人有完整的30分鐘運動時間,從最初階的健走開始,能讓自己微喘微汗就好。但必須要認真、堅持下去,才有可能看到身體的改變。」

夫妻兩人很尊重醫囑、很有禮貌,也表示願意積極配合治療,於是我開了2週的藥給他們,請他們回去好好思考「生活,是否可能做出對雙方都有利的調節?」

【第一次回診】
腦公回診表示他「頭痛的頻率有減少,至少不用每天都狂喝咖啡來控制頭痛,但依然鼻塞、胸悶」,腦婆則尚未經歷月經週期,但她告訴我:「睡眠中斷的症狀改善很多,所以早上起床的精神好很多了!」

【第二次回診】
過2週的第二次回診,腦公說「頭痛的頻率降為每週2天,但晚上睡覺還是會鼻塞」,而腦婆正好月經快要結束,她說:「月經前兩天還是很痛,但至少吃止痛藥就可以緩解了,也不用一直追加劑量,而且這次月經期間的腹瀉狀況也改善了很多。」

【第三次回診】
腦婆說「這次排卵期的下腹痠痛感減輕很多,但有比較難睡一點。」

腦公則表示「這一個禮拜天氣變化很大,覺得打噴嚏、流鼻水的情況比較嚴重,所以頭痛的頻率也比較高,因為我上班必須須要專心思考的關係,能不能請醫師先不要管我的鼻子,先治頭痛、頭暈就好?」

雖然當下聽完之後,我有點傻眼,但還是很耐心解釋:「你的嚴重鼻塞關聯到你晚上打呼的狀況、使得你睡眠中缺氧,導致白天精神不佳、眼睛酸澀、頭痛頭暈、胸悶,這些症狀彼此息息相關、互相影響,我無法切割其中一塊出來治療,而且坦白說,就算切割處理,也不會有明顯的效果,因為治標不治本,根本問題沒有解決呀!」

他聽了之後默默點點頭,但看得出眼神中的疑惑與不解。
其實看到這種眼神,我心裡已經有數「知道他對於治療這件事已經出現疲態」。

果然,再過兩週後的今天,只有美女腦婆回診~

【第四次回診】
腦婆告訴我:「這一次月經,只有第一天月經快下來之前,下腹有強力收縮的痛感,但是吞了止痛藥以後,痛感不到30分鐘很快地就緩解了。第二天之後,就沒有再痛過,也沒有拉肚子,經量也有比較緩和,不會爆衝。整個月經週期,總算是好過很多~」

我聽了很欣慰,然後「明知故問」的問她:「腦公呢?」

活潑的美女腦婆聽了大笑,大概也料到我會有此一問,邊笑邊說:「他今天在家裡照顧寶寶,他說他要徹底放棄治療了!」

我嘆口氣跟她說:「唉,其實我不會勉強患者一定要在我這邊繼續治療啦!但,以他身體的狀況來說,他實在太早放棄了」

「他當然可以為了『迅速立即的改善症狀』,一頭痛就喝咖啡、吃止痛藥,或是鼻塞就吃抗組織胺,我也不會極端的完全反對『在病況已經嚴重到影響生活品質與工作的情況下,暫時併用西藥緩解症狀』。但是,如果他在這個階段就放棄調理,未來他就是會反覆地陷入這些症狀的糾纏中,永遠都是這樣。當然也或許,有些人在度過這個家庭與事業的起步點,在重新調整上班時間、運動習慣、生活作息與飲食之後,身體就會比較有餘裕去修復、得到改善,也就自然不必再看醫生。我這樣說,妳聽懂嗎?」吞了一口茶之後,我繼續說。

腦婆馬上回答:「醫師,其實我也知道他的情況沒辦法像我這麼快改善,因為他工作時數很長,每天回到家都累得要死,還要幫我照顧小孩。妳要他運動,他有盡量在週末安排了,但實在無法持續。我會把您說的轉告他,再讓他自己去思考吧!真的很謝謝您!」

睡眠呼吸中止症若未得到治療,在長期、反覆缺氧的情況下,除了影響睡眠品質、精神不濟、影響記憶力、專注與學習力之外,還會增加心血管循環系統及代謝系統的負擔。

每次在診間裡講完這一大串,就會給他有夠口乾舌燥~
但其實我知道,是我在診間裡太囉唆了(在文章裡也是吱吱雜雜罵不停),而且我後來才知道好幾位醫師前輩「不但能在3小時內,看完六七十個患者、還有體力進刀房、查房」的秘訣,就是「不開口、只用凌厲的眼神問診,患者自然會被嚇到只講重點不講廢話」、還有「只針對症狀講解必要的衛教」,而不會像我一樣的囉哩八唆問候患者全家。

我的道行實在還是太淺惹,難怪每每看完門診後,老是累個半死。

就在送走美女腦婆後,換我檢討自己「為什麼會打呼?」
其實我從小嚴重的「過敏性鼻炎」自從高中畢業後就沒再發作,所以目前出現的打呼,應該是因為隨著年紀增加、該屎的體重增加,所謂「外在比內在看起來更加穩重」所造成der。

也雖然我每天都踩飛輪一小時,但最多也只維持了心肺功能與體能,在體重減輕的進展上確實有點牛步,所以誰敢再約我去聚餐我就封鎖誰!(每年元旦就在吃同學把廢,是那招?)(穩重的一天,就從元旦開始?)

如果想知道我幼年嚴重的過敏性鼻炎是怎麼改善的,可以看一下之前的文章連結呦,我就不再多說了~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可改至洪鎮平醫師的門診時段,或是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