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5 診間速寫 (愛,就是最好的抗體與解藥)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愛,就是最好的抗體與解藥~

我雖然喜歡植物,但園藝卻從來不是我的強項。

兩年前,在花市買了一盆結實纍纍的枸杞回家,沒幾天就被一對狠識貨的白頭偕老白頭翁夫妻給嗑得精光,從那之後…這盆枸杞只會再長葉、只會開花,就是不敢有結果。(大概是之前受了很嚴重的驚嚇,加上這一對貪吃的狗(杞)男女幾乎天天來我家陽台查勤,於是枸杞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不想再讓牠們白吃白喝了」的吧?)

還有,我每次買玫瑰回家,不管如何精心照料,玫瑰夫人總是在一、兩個月左右就塵歸塵、土歸土。後來,總算有花店老闆娘很好心的告訴我:「玫瑰是喜歡群居的植物呦~」,因此後來我就一口氣噴了六盆的小朋友把眾玫瑰們帶出場,換土、移盆、施肥 ,很認真照顧了好幾週,結果…眾玫瑰們,至截稿為止的現在…的確都看起來神采奕奕,但是蠻會招蜂引蝶的,可引來了不少螞蟻與介殼蟲(哭)~

說完我自己,換我家那個不用去學校的在家自學小鬼頭上場,每天睡飽飽的她彷彿是個天生的綠手指。(但腦木我比較想要有金戒指,最怕拿到氧化銅的綠戒指了~)

大約在一年前,一位美女老師的患者在 準備弄出人命的前置期間 好孕調理的療程裡,曾跟我家小鬼借了一把小鬼自製的乾燥花去學校的園遊會當佈置,後來回診時還回送了一盆綜合多肉盆栽作為答謝,從此這無所事事的在家自學小鬼頭,便開啟了多肉植物的栽培之路。

美女老師後來順利弄出人命,在兩個多月前已經順利的卸貨完畢,日前也已經領到產後調理療程的滾蛋證書,而她當初回送的那些多肉植物,不但健康強壯,而且還熱熱鬧鬧地繼續繁衍下去,害我家陽台直接變成多肉者的天堂。

小鬼不管怎麼忙(其實在家自學生很忙的,她有全英語的鋼琴課、高手高手高高手星光大道魔王選手的聲樂歌唱課、還有心美人更美的王子麵插畫課…另外有兩堂文史課,然後最近她自己又新增了自學的日語課…敲忙的!),每天都會抽點時間去檢查土壤乾燥程度,然後跟這些植物說說話(喂!妳腦木也是多肉生物,妳怎麼只跟貓與仙人講話,懶得跟你腦木講話咧?)。

我每次看小鬼對著植物們吶喊:「要努力長大呦~」時,這些多肉迎風晃動、像是在點頭回應她的樣子,總會覺得「恩,植物也是聽得懂人話,也是需要被關愛的吧?」

我認為…其實,生物應該都有自我意識,都希望被了解、有人陪伴。
花草如此、寵物如此,更不用說小人(小隻的人類)了~

格魯特表示: I’m Groot ~

這批新的貼紙,已經送印,很快就會到貨了~

今天,應擔憂的美女腦木要求,我在診間裡花了點時間與一位小二的男生「好好的聊天」。

真的真的是週日下午的「全自費特別約診」才有這種”療天”時間啊,懇請那些正在觀看速寫的眾腦木們不要肖想在平日就帶小鬼來叫我做”偽心理諮商”,一來那是身心科醫師、心理諮商師的技能樹(專長),二來…診間外面的患者等太久是會暴動der~

這位看起來很乖、但是有點憂鬱的小二男,是在過完年後(新學期剛開屎),被腦木帶來調理過兩次的小患者。

當時小鬼的發言人腦木女士很努力的說明自己鵝紙的主訴是:「胃口很差,常常肚子痛、拉肚子。晚上睡覺還會夢遊,幾乎每天都自己飄到客廳…飄移幾圈之後,才又飄回去睡覺,大人老是被嚇個半死,但是他自己卻完全不知道。」

就在吃完第一輪的二週處方之後,發言人腦木於回診時表示:「鵝紙的胃口有比較好,也比較少聽到在喊肚子痛。不過…他還是睡得不安穩,一個星期裡面還是會有一兩天半夜起來客廳飄移。」

恩,當下我重新依照小小患者的脈象,大大調整了處方內容,再給了兩週的自費藥粉後,這小鬼就再也沒有回診過了~

因為我原本就認為「若非真正必要,孩子應該要儘量減少服藥的頻率與濃度,無論中西藥都一樣」,所以小鬼沒回診的這部分我倒是不會特別在意~

成年人因長期暴露於不良的飲食、生活環境與作息之中,身體的感知、修復力早已逐漸鈍化,一但出現複合式的慢性病症,醫病雙方都得花更多的時間、功夫來幫助調理。

但,小孩子的體質相對清靈,在一般的情況下...理論上不太需要用到太大劑量、太重的藥性,也不太需要服用太久的藥物,症狀就能得到相對明顯的改善。

除非,是先天體質孱弱、嚴重的過敏、氣喘等慢性疾病,才有需要穩定維持三到六個月的調理期。否則,在沒有立即性危險(如過敏性休克)的情況下,我個人還是比較建議"減少藥物的介入",讓孩子的身體有機會得到磨練、並自行發展適應環境變動的能力。(我個人的臨床經驗,但我也尊重各門各派各個醫師的各種專業見解~)

近年來,許多與兒童免疫的相關研究發現,在一歲前適量地於飲食中加入少量可能致敏的食物,可協助嬰幼兒發展出較健全的免疫系統,也有愈來愈多的兒科醫師也會建議讓孩子"少量多次"地接觸過敏原,藉此刺激身體自然產生抗體。

免疫系統會隨著生長發育而漸趨成熟,而且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孩子終究要離家,父母不可能永遠都讓孩子活在父母所設置的保護傘之下」,一個天天睡在一塵不染的房間、完全不吃任何可能致敏食物的孩子,將來長大是要怎麼去待學校宿舍或新訓中心?雖然我小女子個人沒上過 一點都不 成功嶺,但用膝蓋想也知道那裡不會是無塵室,好嗎?

膝蓋表示:不要動不動就叫我想事情~
給偶好好吃藥!

就在今天下午,小二男被很有氣質的腦木帶進診間。

也可能是出門前腦木有特別交代他要自己跟我報告症狀吧?
這一回他自己很小聲、不太敢正眼看我的…發出蚊子嗡嗡叫:「醫生,我最近又肚子痛惹。」說完這句,他馬上發出求救的 電波 眼神望向腦木。(天呀,你雷神索爾嗎?)

腦木很無奈地轉頭對我補充說明:「他上一次吃完藥之後,半夜就不會起來夢遊了,胃口也比較好。但是最近我發現他只要遇到考試,大概兩天前就會開始肚子痛、拉肚子,而且晚上會說夢話,有時候還會哭。」

我檢查了小二男的舌脈,又把他轉過來背向我,輕輕按壓他的頸、肩,這瘦削的孩子馬上縮起脖子,喊痛。

我嘆了口氣,唉~
這些都是自律神經失調的現象啊…,但,小二就出現考試焦慮症?

再苦,也要跟你一起舔舌頭~

在敘述鵝紙這些症狀時,這位真的很美很有氣質的美女腦木也顯得非常憂慮,她告訴我:「其實我也不知道他的壓力從哪裡來?我跟他爸爸從來不會因為他的考試成績不理想而罵他或是體罰他,但我真的很擔心他的壓力是來自於”自我”,也許我對他很嚴格但我自己沒有意識到,所以…可以麻煩醫師您幫我跟他談一談嗎?」

恩,也好~
有時候腦盃腦木在場,孩紙的確 可能 不太敢暢所欲言,於是我請跟診助理先把腦木請出診間、鎖在門外。

跟小二男挑了挑眉、一番搞笑之後,我跟他來了場”男人間的對話”,其記錄如下:

我:你都什麼時候會肚子痛呀?
小二男:只有考試的前幾天,平常都不會痛。
我:你很討厭考試嗎?
小二男:不是,是因為害怕考試。
我:害怕?為什麼?是因為考不好會被媽媽或爸爸罵嗎?
小二男:不是,爸爸媽媽不會罵我。
我:那是在怕什麼呢?

小二男(猶豫許久,終於鼓起勇氣):我很怕考不好會被老師罰寫。
我終於聽到一個關鍵字了,「罰寫」。

我試著用更搞笑的表情問:「罰寫,怎麼罰?罰寫錯的地方?」

小二男:「不是,是如果老師說絕對不可以錯的題目答錯了,就要用下課的時間罰寫『我不應該答錯題目』20遍。每錯一題就罰寫20遍,沒有寫完就不能出去玩,所以我常常都不能下課。」

啥? 你出門是都會開抽屜一屁股坐下去嗎?
現在這什麼年代了還有這種事?

(此時,我不小心看到一旁的跟診助理瞪大了眼睛,然後 四下無人 若無其事的把掉在桌子上的下巴給裝了回去~)

孩子會不會因此而記住「寫錯的題目與答案」,這我是不知道~
但,這個罰寫若寫不完就不准下課的恐懼,的確會烙印在心裡,這是無庸置疑的!

我扮搞笑繼續追問:「用下課罰寫?那如果你想去上廁所怎麼辦?」

小二男(趴在桌上用手指彈診桌上的狗耳朵):「老師會讓我們在預備鐘響的時候去尿尿,但我們回教室的時候老師會檢查我們有沒有流汗或是在喘,如果有的話,就表示我們有偷跑到操場去玩,這樣老師就會罰我們下午也不能下課。」

我搖頭嘆了口氣問:「每一班老師都這樣?還是只有你們班這樣?」
他:「別班有被這個老師教到的就是一樣。」

助理再次下巴掉落,但依舊保持優雅與鎮定。

於是…我又多問了幾個問題,在確認他「其實很喜歡上學,也有許多好朋友,單純只是對考試後的處罰產生緊張、焦慮與畏懼感」之後,再把腦木”宣”進診間。

教育就像是花開花落一樣,有的早、有的晚。©心容中醫

我把剛剛的 men’s talk 內容,自動刪除搞笑得部分後,完整覆述一遍給這腦木聽。

此時,腦木聽了之後非常驚訝,她很急促地、馬景濤式的搖晃鵝子的肩膀,大問:「這些事怎麼都沒有告訴過媽媽?你要早點說啊!媽媽會幫你想辦法,知道嗎?」

此時,小二男頭低了下去,聲調口吻有點埋怨的回答:「其實…我之前就跟妳講過了,可是妳那時候在跟爸爸說話,沒有聽到。」 

我看著這位腦木一臉愧疚樣,忍不住對她說:「其實這孩子的身體狀況,本身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我會開方幫他調理腸胃與睡眠,但是…造成他肚子痛、拉肚子、睡不好的主因還是來自於環境給予的情緒壓力,這個部分就要靠妳們父母多去聆聽、陪伴,讓孩紙能有多一點的安全感了。」

「因此,他沒有持續用藥的需求,沒有必要就可以不用再安排回診。妳們有機會就多跟他說說話、談談心吧!父母的愛是孩子的最佳動力來源,一但他知道不論發生什麼事,只要是正確、沒有違法的,爸媽都會無條件的支持他,那麼他自然就會更有勇氣與能力去面對生活與課業上的壓力,他的身體自然也不會產生這麼劇烈的反應了。」

腦木聽完後,牽著鵝子站起來道謝,並對我說:「其實今天是他自己要求來看醫生的。之前叫他吃藥他還嫌藥不好吃,所以不願意再回診,但這一次大概是自己想到上次吃藥以後肚子就不會痛,所以才叫我帶他來的,他其實很喜歡來這裡看小小兵的電影呢!」

恩,看電影、看漫畫、聽音樂都很OK,但你們最好是能盡快畢業,然後長時間都不用回診~

常言道「藥,是三分毒」呀~
而且…對孩子這麼敏銳纖細的幼小心靈來說「愛,就是最好的抗體與解藥」,不是嗎?

©心容中醫

給我的孩子,心中的另一個寶:

孩子,我很抱歉沒有能在你幾個最重要的時刻待在你的身邊支持著你,原本希望能在你會考結束後,馬上跟你在東京有一段「熟悉的城市,不那麼熟悉的母子旅行」,但因為你說另有行程安排,我也願你能擁有更美好的未來~

無法時時刻刻當你的護盾,是我這輩子最遺憾的事情。
但,無論未來如何,我只希望「在你需要幫助的時候,你願意隨時給我通電話或是訊息」,好嗎?

或許是已經沒有資格再說愛你了的那個人,無時無刻無不想念著你的不稱職老媽~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One comment

  1. 最後一段讓人好難過,雖然在上班,眼淚還是偷偷掉了一串,相信孩子會看到的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