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0 診間速寫 (與工作糾結的病況反覆,腺肌症與多囊)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為長遠的健康著想,減重行為的安全性、有效性,
必須建構在「血糖穩定」這個核心目標上。

在飛行與旅行中寫文章,對我來說其實是個萬不得已的選項,尤其是從家裡移動到國門口搭一大清早的飛機真的不是個輕鬆過程,只是因為睡眠被切成一段段,腦袋的運作能力在這不斷轉換交通工具的疲累中都好像被霧化了,不想閱讀電子書,也找不到其他事情做,只好拿出Macbook來完整點什麼。

但是,當這種不太清醒的腦袋被放入數萬英呎的高空時,總覺得好像會隨時看到索爾揮舞著雷神之鎚與風暴毀滅者,從窗外那迷離旋繞的雲霧中出現一樣,思緒就理所當然的既迷茫又抽離現實。

因此,如果這篇文章看起來更像是半夢半醒的囈語、具有那麼一丁點的絲情畫意油條感的話,也請讀者們 習慣 別太在意~

懇請大家也多包容我在這放下診間工作前往京都的當下,來補交前兩天就該完成的文章。

完成這篇文章的時候,正在坐在嵐山的寺廟裡看著這樣的風景~
完成這篇文章的時候,正在坐在嵐山的寺廟裡看著這樣的風景~

前幾篇速寫有提到一些有關於「工作思維」、「行為模式」的內容,透過洞察自己,適當地將生活與工作融入為一體,尋找一個可以共同進化與共好的模式,但前提是要讓自己保持身體與心靈的健康呀~

透過以下的兩位苦主經驗,我想跟讀者們再談談「工作與健康孰輕孰重」這個問題。

心態,成為了現況的行為模式;
現況的行為模式,成就了下個階段的心態。

下個階段的心態,成為當下新的行為模式;
新的行為模式,又成就了下下個階段的心態。

給偶好好吃藥!

雖然我曾經說過「若非必要、非與病情有關,我鮮少在初診時就開口 刺探 詢問患者的背景與私生活」,但,如果就診的患者願意多吐露自己的家庭背景、生活習慣、職業型態讓我知道,那麼對於釐清病因、決定用藥方向,的確會有蠻大幫助的~

「每個人現況的體能、狀態,都是由過去的種種生活模式所堆砌而成的」常追速寫的讀者對這句話一定都不陌生,由這個觀點所反向推衍的概念就是「我們醫師若想要對個性、生活背景不同的患者、各種看似複雜的病情提出各種醫療建議、協助的話,就必需對該患者做出許多資料收集與分析」。

你現在的體質,
來自於你過去的行為模式~

說到這裡,我熊熊想起幾個月前所看的一部名為「判決」的電影。

這部電影的原作,與2008年金球獎最佳影片「贖罪」是出自同一位作家「伊恩・麥克尤恩(Ian McEwan)」之手。電影的故事內容有兩條主軸,一是敘述英國高等法院的女法官(由艾瑪湯普遜飾演)因忙於法庭工作,婚姻出現危機、丈夫坦承外遇卻又希望回頭時所承受的內心煎熬,另一主軸是描述她必須在此刻同時面對棘手的民事案例,並如何在各方壓力之下做出艱難的判決。

這兩條故事線主軸,與我們今天所討論的題目都有極微妙的相似性。

其一,當把「工作」與「婚姻、自我、健康」等人生的結構放在天平上比較時,究竟哪個會比較重要?若如果都無法放棄割捨的情況下,那麼有沒有可能在這數者之間,以不同的比例組合來達到平衡?

其二,這位女法官在接手「一位患有血友病的16歲男孩,因宗教信仰而拒絕輸血治療,但醫院基於人道考量而堅持他必須接受輸血,雙方立場相悖且無解,只好申請法院裁處」這樣受社會極大關注的複雜案件時,由於面臨裁決上的困難,女法官後來決定暫時休庭,親自到醫院探視男孩、與他談話、交流,這休庭後的行為不只跳脫傳統法院僅以”文本模式“來處理判決的慣例,就在與當事人接觸後,多了一層了解後,女法官最終作出了“同意院方強制為男孩輸血”的裁定。

這是一個將“原本只是訴訟文件上毫無輪廓的名字”賦形為有血有肉、會哭會笑的生命個體的接觸過程,也雖然這電影最終還是以唏噓的悲劇收場,但也道盡了法院判決與醫療行為之間,一個很類似的核心價值:「在做出判斷之前,我們必須盡可能的從各個面向去理解、釐清事實」。

結束電影話題,我們先回到診間時空~

今天會跟讀者談論這些想法,是因為近來有好幾位調理過程出現病情反覆的患者,在經過我 嚴刑拷打 仔細的盤問之後,才知道她們都有嚴重的「與工作不當的嚴重糾結」狀況。

第一位是月經時都痛到必須吞止痛藥卻完全無效的嚴重子宮腺肌症患者。

她早在2017年11月就榮登我診間速寫難波萬的輕熟美女(據說美女們都不太想要這種頭銜),當時她回診了兩三次之後就突然消失無蹤,直到去年十月底才又出現在診間裡,表示自己「工作實在太忙、太常加班,沒辦法固定看診,但現在下決心要好好回來調身體」。

當時,我看她因為經痛臉色慘白,於心不忍因此才再次收伏她,讓她繼續回來吃苦。要不然,沒吃幾次藥就自作主張、自動畢業的患者,我們通常是就地解散、原地釋放,不在接受調理回診的。

但,當時的我並沒有特別多過問她的工作、家庭狀況,畢竟這是一個「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痛苦、所有工作都血汗過勞」的人生時代,誰會沒有說不出口的無奈與傷痕呢?

而這一回,她的確有乖乖吃苦,大約一個月前,她的症狀從「吃止痛藥完全無效,依然經痛到想屎」緩慢進步到「吃了止痛藥後大約過一小時就可以緩解,長年的久咳也已經痊癒」。

就在臉色從慘白到稍微恢復正常血色後,她才告訴我:「我們公司做網購,每天搬貨、出貨量都很大,我常常搬貨搬得腰痠背痛,月經來也照搬,常常覺得子宮好像快要從陰道口掉出來一樣。」

我聽到這裡,驚愕得停下正在打字的手指注視她,但…她接下來說的話更是讓我倒彈100公尺。

她邊心虛地看著我、邊扭捏的說:「其實,主管並沒有要求我要天天加班,我都是自己下班已經吃完晚餐了,才又跑回公司去的。我個性就是很容易緊張、很不放心,下班離開公司後都會擔心是不是有什麼事沒處理好,會一直跑回去看。其實,之前我每次來這邊看完診,也還是會再回公司去巡一下,再三確定沒有問題才回家去,所以…其實真的沒有時間運動。」

「妳…」,我聽到這裡火冒三丈:「妳子宮腺肌症的狀況這麼嚴重,月經痛到厭世,還貧血、身體虛弱到光一個感冒、咳嗽就可以拖一整年都好不了的,然後妳給我這樣操自己?」

「我之前不是告訴過妳,月經期間整個骨盆腔會充血、子宮腺肌症的病灶都處在發炎、水腫狀況,最忌諱久站、久走與負重,就連運動都得暫停或減緩,才不會造成腹部的高張力、壓迫嗎?妳真以為這樣把所有時間都投注到工作上,就叫做負責任嗎?其實妳這種作法,是對自己最不負責任的行為,妳到底知不知道啊!?」

她看我整個暴怒,怯生生地說:「其實我已經在認真考慮要轉職了,我也明白身體不能再這樣下去,所以我今天才敢告訴您這件事的。」

好,聽到關鍵字,怒火可以稍熄~
你自己想得開就好,要不然別人再多說什麼都是白搭。

一個月後的今天,她回診時很輕快的告訴我:「今天已經離職了,而且工作也交接完了~」

這一回,我真心的對她說恭喜。
要看到自己的問題並坦然面對、做出改變,這其實是需要勇氣,但至少她已經願意踏出第一步了。

©心容中醫

然而,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在短時間內為自己的現況,找出完美的解決之道,就像今天診間裡另一位初診的多囊美女,就似乎還難以在工作與健康之間找到平衡點。

「我在進電信業工作的這兩年裡,體重整整增加了快30公斤,而且月經也變得非常不規律。如果沒有打催經針、吃調經藥,月經根本就不會來,但就算有吃藥的狀況下月經也變得很少。」

「婦產科醫師幫我檢查的結果是多囊性卵巢症候群,叫我一定要減重,可是我就算吃得很少,體重還是會一直增加,加上現在的班表必須從下午二點一直上到晚間十點多,早上又要照顧長輩,三餐真的很難定時定量,也根本沒有時間運動,之前有空進健身房的時候雖然不會變瘦,但至少體重不會增加,然而現在根本已經失控,因為胖得太快,身上已經出現很多像妊娠紋一樣的東西。」

「醫師,我到底是什麼地方出問題?我之前也吃過中藥調經,但沒什麼用,我還有救嗎?而且我就快要結婚了,這樣下去一定會影響到我的生育對不對?」

這個30出頭的美女愈講愈激動。

我看著這個「其實骨架非常均勻,若體重減下來體格其實會非常好看」的多囊“前美女”如此焦躁,決定破例在初診就追問她所有的工作、生活狀況等私人生活。

她倒是非常配合,很仔細的敘述她作息、與工作的各種細節:「我們公司從“史舅舅之亂”後就是天天加班,而且我所屬的部門有業績制,如果有人在上班中途離開十、二十分鐘去吃飯或休息,就會影響整部門的成績與薪資,因此在整個上班期間除了小便憋不住之外,是不會有人離開座位的。所以,我根本沒有機會正常進食,而且下班後因為太晚,我也怕吃了會胖,所以通常都沒吃“名為晚餐的宵夜”,頂多買兩顆茶葉蛋吞了就去睡覺,而早上因為要照顧長輩,因此也不太會準時吃早餐,第一餐大約是下午兩點,第二餐就大概是傍晚五點多,我會有一餐吃到澱粉,其他都很簡單的買點熟食就呼弄、撐過去了。」

她用著很憂鬱的表情說完這些,而我則是聽得很傻眼疙瘩掉滿地~

©心容中醫

我嘆了很長一口氣,心中盤算著能不能把長篇大論改成精簡版。

我無奈的說:「首先,妳要切記,像妳這種型態的多囊性卵巢症候群,在我的臨床經驗裡,如果希望獲得改善,減重是妳唯一的活路,而且減重也是國際公認控制多囊性卵巢的最有效方式。」

「我診間裡的多囊性卵巢患者,有九成以上在體重減掉 5% ~ 15% 之後,月經就會自然恢復規律。當然在這段療程裡,患者的婦產科醫師也會透過給予降血糖藥物來改善這類症候群患者的胰島素抗性,也可能開立調經的賀爾蒙來協助調整卵巢機能,而中醫也可能運用補養腎氣的處方來協助調理月經週期…,但我認為這些畢竟都是治標的方法,最終還是要回歸到減到目標體重,才能根本解決多囊性卵巢的問題。」

「至於妳為什麼吃這麼少還瘦不下來,我認為是因為妳的工作時間、飲食方式都出現很大的問題。」

我喝口水繼續說:「為長遠的健康著想,減重這行為的安全性、有效性必須建構在”血糖穩定”這個核心目標上。許多人都會因為擔心吃米飯會變胖,而放棄『三餐以適量米飯為基底,再攝取均衡比例的蔬果、魚肉蛋奶類等蛋白質』的飲食方式,卻忽略這種可讓飯後血糖穩定上升的進食法才能夠確保身體得以正常的代謝速度運作,而不會因為能量供應不足而出現代謝低下、貯藏脂肪、放棄蛋白質等自我保護現象。」

「另外,妳目前體內的代謝機制失調賀爾蒙紊亂的現象,已經形成惡性循環。意思就是說,你月經不來就更容易胖,而變胖卻又使得月經更難規律報到,如此反覆下去,使得許多的多囊女孩更難脫離這症候群的夢魘。」

「這是個非常頑固的不良鍵結,自然需要更強大的人為操作(如積極減重)去介入、中止鍵結。但,妳現在的時間分配裡,幾乎沒有能讓減重順利進行的區塊,既無法按時吃三餐,又沒有機會運動,那麼這個療程到底該怎麼進行下去呢?」

「而且,我也不建議妳為了趕時間、有吃就好,就常常用麵包、蛋糕、包子、麵食等相對“升糖指數”較高的精緻澱粉作為醣類來源。」

我趁著她正安靜地消化剛剛那一大段話時又補了一句:「至於妳說的上班期間無法規律吃東西這件事,那只是一種“藉口”。妳真的必須好好思考,現階段對你來說…到底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是健康?是業績?如果個人行為會影響到團體成績,那麼有沒有任何折衷的處理方式?是不是可以做些什麼、爭取些什麼,讓夥伴同事們可以同時保有身體健康,又能不斷的有效提高業績?」

「以我們診所的管理來說,只要是上班時間疲倦,我們院內都免費提供清涼型發熱眼罩與BOSE QC35耳機給助理們使用,就是希望助理們能善加利用眼罩發熱的那20分鐘的時間戴起耳罩聽點“ 可以幫助睡眠的音樂 ”(Weightless 這首曲子是目前神經科學研究最能放鬆心情的第一名),提高休息的效率與睡眠的深度,我們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能穩定並所有助理的工作能力,適當的降低各種營運上的風險。」

「光是一句”沒辦法“,然後兩手一攤,這是一種非常消極且逃避的作為,對現況沒有任何幫助。畢竟,人生是妳的,健康也是妳的,雖然我可以提供妳專業診斷後的意見、協助妳調理身體,但是我卻無法真正左右妳的生命與各種決定,妳懂嗎?」

這位非常聰慧,而且因爲職業所需,所以聲線非常動聽的美女眨了眨長睫毛,我看得出來她應該是聽得懂我所說的。

我們每個人最大的敵人都是自己!

以這個月助理們的薪資來說,比起上個月降低了不少,原因在於上個月以前我們不斷的主動提供「以心得報告為形式的加薪機會」,而這個月開始我們停止了所有上對下、管理層面的要求,也因此只有一位助理積極地為自己爭取進化的機會,也繳交了自己在工作崗位上的心得。

贏過別人,沒有什麼特別值得驕傲的。
但,只要我們能每一天都贏過昨天的自己,持續讓今天的自己進化,這就是非常難能可貴的生命成就了~

修改這篇文章的同時,正待在嵐山千光寺,欣賞極棒的景色,看著看著都不想回台灣了~

你為自己爭取了進化的機會了嗎?
你為自己努力了多少次“積極的把握機會”?

工作與人生的結合,並不是叫你不顧自己的身體、殘害自己的健康,也不是叫你不要懂得如何工作以外的生活,而是希望你能把握機會提升自己、增加自己的專業能力與獨特性,同時間也不斷的提升自己的視野與生命力。

而,生命力與視野,不就意味著你必須有個強健的體魄與心靈?

也因此,基於我已經認知到如何在工作、生命與健康之間達成平衡,所以我在一抵達京都,就趁著黃昏時分、趁著正式參訪行程開跑前,就瞬間移動到鴨川邊去賞鷹、望著溪水放空發呆惹~

認真工作、認真進化,不就是為了要認真生活、認真健康嗎?

不用期待,禮拜六就到貨了,謹為提供給全自費患者一個極致的候診經驗~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