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4 診間速寫 (下定決心追求好孕的中年仙杜瑞拉)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很多時候,一個 巨星 故事的誕生,不是由編劇來選擇男女主角,而是由 該屎的患者 自己決定何時可以脫稿演出,而左右了故事的可看性,我速寫裡的苦主也總是這樣,大家都 很會 知道何時登場最能聚焦眼球,不需要我傷透腦筋來選角或安排出場順序 XD。

今晚的門診熱鬧非凡,除了有好幾對正同時進行試管療程、好孕調理的恩愛夫妻回診報告取卵結果、用藥、預訂植入時間,我們的 @Line 也叮叮咚咚響個沒完~

一下是坐月子的患者丟訊息來問麻油料理能不能吃,一下是懷孕剛滿三個月的患者回傳了最新的子癇前症風險評估報告要讓我檢視。

跟診助理一邊得專心聽我交代全自費患者醫囑建議、並記載到備忘錄上(我相信醫師在診間裡不管講了多少,患者”冰柚”能記住的可能不到三成),一邊又要趁著空檔跟我討論並回訊給Line上的新手媽咪們,然後還得努力維持看診的流程順暢、並準備咖啡或水、安排初診患者就座,總之就是…一整個忙到焦頭爛額。

這個年紀其實並沒有很輕,卻還是得學習腦袋多工處理的忙碌妹紙,在今天這個診次幾乎已經瀕臨崩潰邊緣。(是說…我的診真的不好跟吧?)

但,你以為這樣叫混亂嗎?才怪。
這就是我們診間的日常,只是chaos的程度不盡相同罷了。

我一邊 施術定住 安撫焦躁的助理妹紙,先讓她去泡杯水果茶來幫助自己 活下去 提提神,一邊趁著她喘口氣的時間瞄了一下那些診間門外等著被摸手手的候診名單,這才發現一位「三個月前就已經領到滾蛋證書,被我勒令回家要好好思考人生未來」的全自費患者竟然也預約了今晚。

我不禁嘆了口氣~

很會、真的很會,特地挑了一個兵荒馬亂的夜診回來搏版面!

她應該已經做出了人生中最重大決定了吧?
所以才又上線預約,準備重新登入吃苦名單吧?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我可能會撕手把她掐屎~)

去年九月,這位遠從「北方」前來就醫的開朗美女進到我的門診時,用著幽默口氣告訴我她的人生故事,雖然她講得一派輕鬆,我卻是聽得傻眼萬分,無法相信這個年代依然上演著“仙杜瑞拉”這麼經典的童話劇碼。

也許是因為我給眾患者們一種「你膽敢不把病情交代清楚,我就會抓狂」的 刻板 壞印象?

在她開始陳述病情前,這位看起來聰明伶俐卻略顯削瘦的美麗姑娘,好整以暇、不慌不忙、不疾不徐的拿出手機與一本記載得密密麻麻的年度記事本,有條有理的從童年過往、各種病史時間軸與月經週期開始報告,顯然是有備而來。(話說,門外患者會暴動真的不是沒有原因的~)

根據她個人的供詞:「我還在襁褓時期,父母就離異,而繼母並未善待過我,我不只從未喝過母奶、配方奶粉,自小更是有一餐沒一餐的喝”豆筋奶”長大,因此我在成長的過程中有著嚴重的營養不良,總是面黃肌瘦。」

「從有記憶以來,我的身體狀況就一直很不好,整個中學、大學時期都在嚴重的腸躁症、經痛中度過,而目前有嚴重的便秘、脹氣、消化不良等症狀。」

「另外,我還有慢性鼻竇炎過敏性鼻炎的病史,左側的鼻腔幾十年來都處於鼻塞狀態,緊張或壓力大時左側偏頭痛就會發作,而心臟的二尖瓣脫垂也導致我常常處於心悸、胸悶、需要大口呼吸的狀態。」

「腰痠背痛、肩頸僵硬這已經是基本款,充其量是隨著月經週期更加劇烈或是稍微舒緩而已。其他像月經前很容易胸脹、易怒、失眠、感冒等等更不用說,反正,大部分女孩子會有的毛病,我其實一樣都不缺。」

歪腰,我只有聽說喝過期奶粉長大的,但還真不清楚豆筋奶是什麼東西~

「不用擔心,妳看我還不是已經好好的長到這麼大了~」這句話可不是她對著我說的,而是在成年後她與親生腦木見面時,用來安慰她腦木的話。據說她自己的親生腦木當時也是哭得老淚縱橫、不能自已。

我聽了以後一陣鼻酸,忍不住想起我家那個已經失聯很久了的鵝子。(雖然他現在外表也是頭好壯壯,很大一隻,但很容易感冒、腹瀉等狀況,讓我真的覺得我這個媽媽完全沒有盡到愛護他的責任~)

幸好,灰姑娘長大後遇到對她疼愛有加的腦公,從此搖身一變…成為腦公手心上的寶貝。

©心容中醫

「我跟先生感情很好,公公婆婆知道我身體的狀況,也從未給我什麼生育壓力,現在的生活真的已經沒什麼好挑剔的,但就是因為公婆人非常好,而先生又是獨子,所以我才會“不可免俗”的想為他生個孩子。」

「去年曾做過幾次的試管療程,但是卵泡數目不多,最多大概一次被逼出五顆吧!但,做了 PGS 之後的受精卵也全軍覆沒,因此就暫時把這檔子事擱著,不太想面對。」

「現在年過40了,雖然還是覺得,如果真的有自己的孩子也很不錯,但想想就醫的順序,好像應該先把自己身體顧好才對。要不然,再去做試管卻取不到堪用的卵,那也是白搭,因此在偷偷觀望醫師您長達半年之後,我終於決定預約掛號加入吃苦的行列,拜託您幫忙,請救救我這個爛身體吧~」

聰慧又明理的的仙杜瑞拉,淘氣的吐吐舌頭這麼說。
備註說明:

PGS(Preimplantation Genetic Screening)是指「胚胎著床前基因篩檢」,透過取得受精後的囊胚細胞進行DNA放大及全基因篩檢來檢測染色體是否有異常現象,建議施作的對象為「年齡超過35歲的孕婦」、「有習慣性流產病史」、「曾多次胚胎著床失敗」、「家族史裡有染色體異常、或為避免胎兒染色體異常者」、「家族有遺傳性疾病者」...。

另一個常聽到的類似檢驗稱為 PGD(Preimplantation Genetic Diagnosis),中文為「胚胎著床前基因診斷」,雖然與PGS只差一個字,但在臨床使用上仍有差異。

PGS 是對早期胚胎進行染色體數目與結構異常的檢測,PGD 則是用於確定胚胎是否攜帶特定疾病的的基因突變,例如海洋性貧血、血友病、脊髓性肌肉萎縮症、馬凡氏症、結節性硬化症、僵直性脊椎炎等等,適用對象為「有單一基因遺傳疾病“家族史”或“疑慮”的夫妻」。

聽著像她這種思路清晰的聰明人說話,其實一點都不費力,甚至還算挺有趣的。
但是,我依然擺出「僞心理醫師」的姿勢,手放在膝上、微笑的靠在椅背上聽她說話,只是…我當下心裡的OS竟然是「啊,乾…這張海盜船般的搖晃椅子是該換了~」。

就等仙杜瑞拉演繹完漫長的病痛人生,我才好整以暇、刀子口豆腐心的對她說:「妳不是年過40,是40好幾了,別想在我面前裝小,我眼睛是雪亮的!然後,如果妳還有生育的打算,就真的不能再拖惹~」她聽見這種壞心又直白的說法後,立刻換成黑魔女般霸氣的花哈哈哈,大笑了起來。

不為所動的我,繼續嚴肅的補刀:「我會先幫妳調理身體。但,身為龜系醫師的我,絕對有我個人的超級龜毛堅持。」

「除了非常特殊的狀況,患者如果年過45歲還跑來要求我調理好孕,我不但不收,還會退掛、趕她回去,請她過好自己應該要有的好日子。畢竟,到了這種年紀還要打針吃藥、取卵、植入,然後面對懷孕期間的種種苦楚與可能的併發症,對於已經屆臨更年期的女孩子來說,實在是太辛苦了~」

「根據統計,女性一超過40歲,卵子的不良率與流產率就高達50%以上,自然懷孕成功的機率基本上會只剩下不到10%,而胎兒出現先天性缺陷的比例也相對增加許多,實在是沒有必要為了符合傳統社會的期待,冒這麼大的風險!」

「我認為妳不需要討好任何人,妳唯一該負起的責任,就是好好善待妳自己。」這句話我刻意講得很慢,而且一個字、一個字的漸進式的加上重音。(多麼機車的醫師呀!)

此時,她掏出包包裡的面紙,擦掉笑到掉出來的眼淚,也順便把診桌上被她笑得到處亂噴的口水擦乾淨(其實妳應該先擦桌子、再擦眼淚的,不然我桌子會變很髒)。

她眨眨眼睛說:「我知道呀!我腦公長年都在國外經商,目前根本很難配合什麼照表操課、還是試管流程什麼的, 所以我才說要先顧好自己咩…。至於小孩的事喔,我想就隨緣吧~而且像我這種老是一起肖就掏出手機訂機票,行李箱隨便丟幾件衣服就飛出國的隨興生活模式,別說養小孩了,好像連養貓都不太適合吼?哈哈~」

啊乾,妳現在這種生活不知道羨煞了多少人,這麼大喇喇的說出去,妳一定會被打的~
這不是炫耀,什麼才是炫耀?

我抓起她纖細的雙手開始診脈,看了舌頭、檢查了下眼瞼,發現她的確有「腎脈沉弱,氣虛夾濕、夾寒」的狀況,而這的確可能與幼年期未得到良好照顧、營養不足相關,不知道她是怎麼與這樣的肉身和平共處到這個年紀的?

雖然,她在擁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後,非常認真地照顧自己,注意飲食、作息,也規律到健身房運動,但先天稟賦孱弱的這個區塊,卻無法完全由後天補足,因此脈象、舌象在這一刻就會毫無保留的描繪投射出她的童年過往~

無論我如何嘆氣在心裡,初診當天,我們的對話還是在她說的一句:「心容醫師,盡量放馬過來吧,我從小吃苦吃到大,沒在怕」的嗆聲中結束,而她也真正開始了持續半年的 練肖話療程 順便條理身體。

仙杜瑞拉真的是一個很明確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什麼是對自己最好」的好女孩~

在調理期間,她雖然常常飛出企與腦公海外相聚,但總是能優雅的拉著一箱水藥去托運,喝光水藥後再裝滿一箱的血拼超級戰利品回國。

四、五個月過去了,她每次回診時的氣色漸變紅潤,而她自己說身體最大的改善是:「終於可以順利地拉出又大、又粗、又長的便便惹,醫師您有想看嗎?」

「然後,心悸、胸悶的感覺幾乎不再出現,而經前症候群、頭暈頭痛、經痛減輕了很多,腰酸、腳酸也減少了七、八成以上,鼻子竟然也可以吸到新鮮空氣惹。之前我總懷疑自己是續航力超差的山寨電池,起床活動沒幾個小時就會累個半死。現在終於確定自己其實是原廠產品,只不過電容的體積小了點~」

哇靠,這麼會說話? 是有練過嗎?
但是,千萬別拍又大又粗又長的屎照(小細短也不行)傳給我們~

一年容易又春天,仙杜瑞拉的吃苦療程很快的就到了尾聲。

今年的農曆年後,我們剛從巴黎員旅回來,她也準時回診。那一天,經過多方評估,在她月經週期穩定、消化正常且容光煥發的情況下,我決定頒給她畢業證書、把她掃地出門~

豈料,那天她收到”滾蛋證書”時,並沒有特別的興奮,反而 欲仙欲死 欲言又止~

就在我挑了三次眉毛、放送著”有屁快放”的詢問波後,她才鬼鬼祟祟的告訴我:「心容醫師,我跟妳說…其實這一次過年期間,我跟腦公陪著公婆出門,我竟意外的發現,原來我婆婆不是真的不想抱孫耶~」

「不是真的不想?」 說話幹嘛這麼拗口?
妳乾脆就說「我”搭給”其實真的很想抱金孫」不是更淺顯易懂嗎?

為表示醫師我本人很體貼,想知道患者的所有大小事(包括提款卡密碼),我內心無奈但表情展現愉悅的迅速追問:「妳是怎麼發現的?快說來聽聽~」

她嘆口氣說:「妳知道,就初三那天我們去了一趟XX動物園,原本只是想去踏青、被猴群看看,結果就在經過半山腰時,我婆婆忽然發癲式的超興奮大叫『ㄟ ㄟ ㄟ ,這裡有一間註生娘娘廟捏!妳快點過來拜一下,快點來呀~』,然後”搭給”自己就一馬當先、奮勇向前的撞進去點香,然後超虔誠的在註生娘娘面前跪了十幾分鐘,拜完後再衝出來把傻在原地的我也拉進去跪。我想我臉上當場應該有三十條線吧?看她這麼期待的樣子,害我原本打算頂客到老的立場變的好動搖~」

媽呀…
婆婆真的是世界上最難纏的生物,這梗到底埋了多久呀?揪命喔!

看她演完這一段過往後的滿臉迷惘,我強忍著笑,很鄭重地端出專業且嚴肅的態度交代:「這個部分我們在初診時就討論過了喔!我不想、也不能干預妳的決定,請妳滾回家後自己好好躲在角落裡、畫圈圈、仔細地想一想。」

「但,如果妳最後真的還是希望能調理受孕…」我仔細看了一下她病歷上的出生年月日後再掐指一算:「施主切記,妳只剩下一年365天的扣打惹,只要超過這個年紀,妳再回診我也不會幫妳調理囉~」

「我明白了,謝謝醫師您這段時間的照顧!」風趣幽默、聰明美麗的仙杜瑞拉站起身對著我一鞠躬:「我會自己回去好好想清楚的。」

「記住,只有一年喔!」在她笑著轉身離去時,我不懷好意的抽出一把“冷筍”,從她背後射了過去~

然後,如此這般點點點,三個月又過去了。

同舟共濟。©心容中醫

快醒醒,我們回到今晚的門診的時間軸…

我又看到這仙杜瑞拉施施然的浮現在診間,很快樂的一屁股坐穩在看診椅上,然後我又再次看著她拿出詳實明白的記事本與手機備忘錄。

我冷冷的看著她:「所以…現在是怎樣?上次交代的事妳都想通了?」

露出潔白牙齒的她說:「是啊,我跟腦公討論過了,他說台灣現在前程似錦(如果明年總統選舉大家有用腦袋投票、讓我們明後年還能上臉書的話…),他想在今年把生意移回來,然後他自己也想好好來讓您調理身體,準備生小孩。」

「但我有先幫心容醫師您惡狠狠的告訴他:『如果你沒有毅力要完成全部的療程,最好是不要來惹這位心容醫師喔』…」

乾,三小?
我這才猛然發現我的名聲不是我自己弄壞的,根本就是這些“滾蛋畢業生”出去到處亂講的。(擺明就是要推卸責任~)

她繼續很歡樂的說:「上次調理好之後,我除了偶爾來個大便秘,其他的身體狀況都很穩定。但,您之前有交代過,“單純調身體”與“要調理受孕”的用藥方向會不太一樣,所以我想,既然有打算做人成功,那我就要趕快回來看診惹!我自己的概念是『在開始取卵前就先來調理吃苦』,請問這樣的觀念對嗎?」

「對…」我很無奈地回答這個唱作俱佳、很容易自嗨的美女:「但,因為距離妳上次的試管療程已經快兩年,當時雖然AMH值還有1.3,但每個人的卵巢庫存消耗速度都不相同,到底妳現在還剩多少摳摳,沒人可以未卜先知,所以我建議妳在下次月經週期的第二或第三天,先回診生殖醫學中心去請醫師抽血、重頭做一次卵巢功能評估。這段期間我們可以中藥同步進行調理,請問…這回答妳滿意嗎?」

「哎呦,您幹嘛這樣說啦?怎麼會不滿意呢!您肯再收我進來調理,我都要街頭狂奔、暗自偷笑惹…」她自己邊說,邊笑得像花枝一樣的亂打顫。

ㄜ,我老皮疙瘩掉滿地。

就在撿起雞皮的同時,我順便偷瞄了一眼旁邊跟診的實習生,確定她正被困在自己愈抄愈複雜的筆記陣形中,應該是沒有聽見這麼噁心的醫病對話吧?我就稍微放下了心。(孩紙,不要給我去學校亂傳這醫師的看診內容很浮誇呀~)

好!這個年紀既然真心想生,那妳就不能隨便混日子惹,實在是真的剩沒多少日子可以混吃等卵啊~

所以這一回我決定給她來個愛的鐵血教育,先要求她去買一支專用的基礎體溫計,開始規律的測量基礎體溫,並詳實回報所有檢查的細節。

藍後,Your mom card good!
誰敢再交”寶寶耳溫槍”量的基礎體溫給我,就別怪我翻桌又翻臉!

©心容中醫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One comment

  1. 我一直有在追蹤醫師這一系列的文章,這篇,是我目前最期待有續集的啊,中年仙度瑞拉,祝你好孕!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