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0 診間速寫 (莫名其妙的患者與不孕症夫妻)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醫師在看診講的話,
你們到底是都聽了啥?

有時候,我還真的很難拿捏在診間裡到底要“解釋病情”、“交代飲食禁忌”到什麼程度?

隨著「揍北崗」的次數愈來愈多,我開始盤算著…是否應該仿效一位「看診時從不開口,把完脈、開完藥之後,就直接殺出凌厲眼神把患者逼退診間」的江湖傳說,不知道是否能藉此換取我自己可以多活個十幾年、二十年壽命的這樣好事?

上週五,我很認真的跟一位50出頭、正在敝院吞苦藥、控制初期糖尿病的美魔女奶奶解說「糖尿病與神經病變的關聯」…

【 備註 】

糖尿病 早期所引發的神經病變,會以手指、腳趾的麻、刺、痛感為主要表現;後期則會在手指尖、腳趾尖、 手掌、腳掌、手背、腳背出現整天的麻木、觸電、燒灼、緊束感,而這種感覺會在夜晚、過熱或過冷的天氣裡更加明顯。

這是因為受損的神經周圍變得比較敏感,因此出現過度放電現象、引發神經傳導物質的釋出而引起麻、刺、知覺遲鈍以及疼痛的感覺。

以上這段備註,我可是前後異常努力地用白話文解釋了十幾分鐘,並且提醒她「務必每日定時地監測“飯前血糖”、“飯後兩小時血糖”,養成規律飲食、運動習慣,避免過度勞累,也不能熬夜帶孫子…」。

看著她點頭如搗蒜、最後微笑道謝著離開診間,我當下那一刻的心裡頗有滿滿的成就感,非常自我感覺良好地認為又多消耗了 1.0000000000000000 卡路里的熱量,成功達成了一次有效衛教惹!

於是鬥志激昂的打算乘勝直追 成為一個對社會有所幫助的好醫師,興高采烈、滿心歡喜的讓助理按了下一位燈號,請下一位患者進來~

但,我的好心情卻在下一位患者進門時的後三秒,立刻破了大洞。

因為,這像一陣風刮進門的是遺傳了剛剛美魔女基因的親生美麗女兒,就在她一坐下露出一口潔白的貝齒時,她甜甜的對我說:「醫師不好意思,我媽說剛剛妳跟她講的那些,她通通都忘記了,只記得好像有『放電』兩個字,叫我進來再問一遍…」

我:「…」

©心容中醫

「通通都忘記了?」這句話,化成千百萬億個星星在我的腦門周圍旋轉、飛舞、然後散落一地。甘霖惱濕!

由於醫師我本人受的打擊太大,腦袋頓時被滿滿的髒話占據,立刻陷入一片情感異常飽滿的理智真空,而診間裡的時間也突然靜止在一種奇怪的空靈狀態。

就在這個山雨欲來之前的 亞空間 摩門特,我淺淺的聽見一旁跟診助理倒抽了一口氣、幽幽緩緩的嚥下梗在喉嚨裡的口水。

啊…幹~
聽不懂就不要點頭裝懂啊…您老師卡好大水餃之蔥油餅系列!

如果聽得懂,怎麼會走出去就通通忘記?
那我剛剛到底都在幹嘛?
參加“天橋底下說書”的演講比賽嗎?

怒摔把脈用的河童!

事實上,像這樣的天兵我其實天天都遇到,只是犯罪情節嚴重的程度不一。 ©心容中醫

事實上,像這樣的天兵蝦醬我其實天天都遇到,只是各自的犯罪情節、嚴重程度都不一。

大家可不要以為我只有針對超過50歲的中老年人才會有這種記憶斷層的狀況,使得醫師我本人突然順間移動到理智真空帶。

就算是 30 ~ 49 歲的「僞青春少艾」,也一堆人會在離開診間後,於櫃檯結帳時怯怯的問助理:「不好意思,剛剛醫師有交代我只能吃哪幾樣XX,還有什麼東西不能吃,可是我只記得其中兩樣,可以再幫我問一次嗎?」

媽呀~敝院是小廟啊!

從診間走到櫃檯根本不用15秒,這15秒鐘也能瞬間忘記剛剛醫師說了什麼?
你們這些人是要醫師如何還能保有執業的熱情?

認真想謀殺醫師,也不該是用這種方法吧?

但是…
「醫師與患者都在同一個門診空間,卻分別身處平行時空」這還不是最誇張的, NO!世事都是一樣的,永遠都是「沒有最誇張,只有更誇張」~

接下來要鞭打的這位誇張到不像話的美麗人妻倒不是因為忘記醫囑,而是她對於「看中醫」這檔子事,有著異常詭異的期待、幻想。

七星潭 ©心容中醫

這位 30多歲的人妻與腦公,也是為了調理好孕而來的,是一個多月前預約的全自費初診時。

「我們結婚快五年,試過量基礎體溫搭配排卵試紙推算排卵期,都沒有自然受孕過。」

「前三個月做過兩次人工受孕,雖然都可以誘導出 7 – 8 顆卵泡,但也沒有成功。」

「輸卵管確定通暢,去年底抽血時 AMH 值還有 3.9 左右。但很明顯如果沒有吃西藥的話,排卵前後的高低溫真的很不明顯。」

全自費初診時,她這麼說。

我沈思了一下。

即使她月經「看似」每個月都固定報到,但月經量極少,加上 AMH 值依然「非常漂亮」,這就必須還是認真考慮可能有「多囊性卵巢」的體質。

意思是說,雖然她的月經都有來,但卵巢可能沒有真的每個月都有排卵。

【 備註 】

若月經都能規律來潮,身體沒有其他的不適,但在超音波檢查時會看到卵巢中有大大小小的多顆濾泡同時存在(每一側可能>10顆以上),就可稱為「多囊性卵巢」。

但,如果除了卵巢中有多顆濾泡,卻又同時合併月經不規則、與高雄性激素血症相關的多毛、體重增加、頸後皮膚黑色素沈澱、皮膚變油等症狀,就可稱為「多囊性卵巢症候群」。

由於「多囊性卵巢症候群」的臨床表現千變萬化,即使在醫師之間也很難就疾病的定義與診斷數據標準產生唯一共識,因而才會在 2003年的鹿特丹專家會議中,由世界各國共同訂立一套診斷標準,並在 2006年由美國雄性素過高症協會,再做出診斷標準的修訂。

我在臨床上常常見到「同一個疾病,每一位醫師給的建議卻都不同」,導致患者不知如何是好、何去何從、難以做出抉擇,而使得生活與心情更加糾結的狀況,我心中常常因此充滿感嘆~

畢竟數據、判斷標準是死的,但是,人卻是千變萬化、是活呀!

雖然早期患者那種「在 A院所被診斷出有多囊性卵巢疾病,但到了 B院所卻又被告知並不是這個疾病」的現象,目前已經大幅減少,但還是有許多“疑似”多囊性卵巢症候群、卻又無法完全符合診斷標準的患者,持續面對著「每位醫師的認知、治療方式,可能大相徑庭」的就醫困擾。

看到這邊,可能會有人企圖岔開話題,很驚訝地高聲提問:「什麼?不是有月經就一定有排卵嗎?」

不是喔…
聽好了,「有月經,不代表一定有排卵」,這跟有工作、有賺錢不一定有存款是一樣的道理。

這也是為什麼有很多很多月經週期正常的女孩,從未意識到自己的「卵巢機能」可能有狀況,一直到了婚後遲遲無法受孕,到了醫院檢查後才真正知道自己有這個狀況。

而眼前的這位正準備讓我文字無情鞭打的美麗人妻,也是類似的情況~

拍攝於京都。

由於她抽血檢查的“雄性激素”數據並沒有明顯異常,因此專科醫師僅告訴她:「妳可能、疑似是輕微的多囊體質」,沒有真正給她一個明確的答案。

所以,當她在門診時開口問我「請問心容醫師,我的卵巢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的時候,我也花了不少時間為她解釋說明。(這就是為什麼門診時間很難掌控的原因)

與前面那一位「聽不懂裝懂」美魔阿桑不同的是…這位美麗人妻在登入我的診間前,早就已經做了許多功課,也加入了好幾個不孕社團,因此應該很清楚我到底是在供三小朋友…

因此,我要求她要開始、認真地量測基礎體溫(她以前都是想到才量,量的數字不是 2266 ,就是 7788 ),並擬定「先調理至少三個月、確認卵巢可以排出有效卵子」的初步短程目標後,就先讓她跟腦公一起回去「舉杯苦藥忘明月」的歡度中秋節惹~

時間總是過的很快地一個月就給她過去了,在今天回診時,這人妻的月經恰好剛來報到。

她自己邊把手機上的基礎體溫表遞給我、邊開心地嚷嚷:「醫師,我這次好像有排卵耶!因為低溫那幾天分泌物蠻多的,而且後來體溫也有往上走,雖然高溫持續不到 10 天,但這是之前一定得吃黃體素才能看到的狀況喔!」

不理會她的嚷嚷,我先仔細研究了一下,的確發現她這一回的排卵日有一個很明顯的低溫 36.15,還算是在標準範圍,只是體溫爬升到 36.7 大概花了四天,雖然爬升的有點辛苦,但也總算可以看出排卵前後的高低溫了~

我拍拍她放在河童上的玉手,透過眼睛釋放出良善眼神的訊息告訴她:「請妳本週期繼續加油」,然後就把手機丟還給她。

當我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打著、記載病歷的時候,這個杵在一旁的美麗人妻轉頭看看腦公,迅速的交換了一個極怪異的眼色,轉頭過來之後,欲言又止,企圖尋找最好 刺殺 發話時機。

丟搞?
你們真以為我專心打字就看不到你們在那邊眉來眼去,我的眼睛可以看到左右共180度,我有一個外號叫青春少女變色容(龍),怎樣…是沒聽過嗎?

「說吧,想問什麼?」我沒好氣地瞪著夫妻倆。

這美麗人妻在我瞬間就聚焦億萬瓦的凌厲逼視下,略顯緊張,說話也有點結巴,她深呼了一口氣說:「那個、那個、那個醫師,我今天已經是第三次來看診了,您怎麼老是問我最近的身體狀況、跟我解說病情,可是卻都沒有在把完脈之後,說出一些很神奇、讓人感到非常可怕的話?」

「很神奇的非常可怕的話?」
乾,皆洗殺小?

我嘆口氣,停下打字,以手覆額(無奈):「來來來,妳倒是說看看,妳們到底是期待在我把完脈後,能聽到什麼?」

人妻看我沒有因此抓狂,就抿起嘴偷笑:「就是啊…,我有一些朋友去看中醫,那些醫師都會一把脈就跟她們說“妳很容易緊張,對不對?”或是“妳工作壓力很大,對不對?”、“妳肝膽腸胃都很不好,對不對?”之類的…」

「可是妳都沒有說我個性怎樣、我身體哪裡不好…」 她愈說愈小聲。

喵啊,甘霖腦濕~

我深吸了一口長達377秒的氣,把白眼翻到頭頂繞半圈來到了腳底板,接著再半圈讓眼球回到原位,是環島一周的概念。

像小叮噹一樣的緊握雙拳,我開口告訴她:「拜託,門診的時間有限,我們可不可以務實一點?像這次週期這樣,中藥調理後有排卵、基礎體溫可以明確被拉高,不就是妳來求診最主要的目的嗎?」

我說完這句話,忽然瞄見旁邊她那個一直安安靜靜、彷彿是邊緣人的親愛腦公,他臉上竟然露出一個「嘿嘿嘿嘿,被罵了吧?」的竊笑表情~

「如果妳真的那麼喜歡聽這種野生、重口味、無邊際的……」,我好整以暇的繼續敲打著鍵盤說:「我倒是可以介紹妳去另一個同業那邊看診。

「曾經有個跳槽過來就醫的患者在診間裡跟我分享,那位醫師會在把完脈之後嘆口氣、搖搖頭,對著患者說:『妳嫁的不是妳最愛的人!』。」

「如何?需要幫妳介紹嗎?」

此話一出,我看著眼前的美麗人妻睜圓了眼睛,而一旁安安靜的腦公的臉卻轟隆巨響的垮了下來,我 爽到不醒人事 不亦樂乎。

給他們幾秒鐘的時間好好發揮、體驗這種理智真空帶,藉此喝口從英國帶回來的茶包,暖暖喉~

接著,我露出賊笑表情繼續補刀:「我醫術淺薄,是真的不知道該從脈象中的哪裡可以得知患者嫁的到底是不是真心最愛的啦!」

「但,如果是因為脈象表現出“氣鬱憂思”、“情腸百結”,就因此得到了這樣的推論結果,那…我也只能跟妳們說:『 年輕人終究還是年輕人(賭神) 我不認為人生會這麼簡單地~~~』。」

「即使今天結縭的兩人互相都是畢生最愛,婚後也還是一樣要面臨柴米油鹽、人情往來等生活與生命壓力。就算能嫁進不愁吃穿的豪門又如何?可千萬不要以為豪門的媳婦好當,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問題、千絲萬縷,糾纏一生。哪個人的人生又真正只有快意順遂,完全沒有煩惱負擔了?」

「人到世上本來就是有做不完的功課,不然為什麼有句話叫做”歷劫紅塵“?我相信真愛是克服一切困難的基石,但並不是只靠真愛就能解決所有問題,真正能解決問題的,是不斷進步的能力、寬廣不設限的態度與洞見未來的思維。」

「所以,請你們不要再成天幻想會從我嘴巴裡聽到什麼 山林涼口味的雞白湯秘方 “掀開妳人生黑幕”的驚天之語了,通通給我滾回去好好的吃飯、運動、睡覺、做愛做的功課這才是你們此時此刻人生的唯一正途!」

腦婆聽了後,笑得像花枝一樣亂綻,我惡狠狠瞪了她一眼說:「還是妳希望以後妳回診時,我在把完脈都問妳:

「姑娘,妳一直覺得錢錢不夠用,對不對?」
「小姐,妳老是覺得不想上班、想出國玩,對不對?」
「這位太太,妳總覺得房子太小,想換一間更大的,對不對?」

拜託…做人要踏實一點,把 老娘 姊姊我交代的話好好聽進腦袋、然後認真實踐,這樣可以嗎?

還有,我摸戒指這個小動作,是我最近在五百副牌裡面故意加上去的~
這樣才能噱到你這隻老狐狸!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有效治療,不只是需要醫師、院所,更需要患者的共同配合。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