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3 診間速寫 (男人心裡苦,但男人不說)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在一般地球人的印象裡,家中那個總是「操東、煩西,滿口碎念」的角色,通常是由女性的地球腦媽角色來擔綱主演。

但事實上,當一個 雄性禿生物 腦爸煩惱起來的時候,他身上所背負的壓力、所表現的焦慮症狀絕對不會比腦媽來的少,甚至很多時候是…有 過江之鯽 過之而無不及。

只不過很多時候…
因為傳統社會的框架,讓這些所謂的“一家之主”們在面臨生活與工作上各式各樣的重擔時,已經非常習慣咬牙苦撐 不亂靠北靠腰 ,極少表露或對外尋求援助。因此,當這種 雄性禿生物 男人一但主動預約、說要看病因此出現在診間裡時,健康狀況可能已經是是颱風過境般的滿目瘡痍,也因此在療程調理上總是必須要多下點工夫、逐項整理、好好徹底收拾一番。而今天文章的苦主對象,就是一位這樣的口憐腦爸。

這位年紀只比我稍長一點且認識了近15年、每次看到他的時候總是眉頭深鎖、憂國憂民、憂家庭憂事業的工程師大哥,他也算是我的老粉絲患者了,在原診所(上安中醫)還沒搬遷之前,這大哥與家人就經常在我的門診裡輪流出沒,而且是很有病識感的好患者,總是會自動為眾女鵝開口「藥錢不能省,請醫師用更好、更快速有效的藥材」。

後來診所移動到現址,我也因為重新調整自己的人生步調,因此把診所的行政管理與經營一併委託給專業管顧與律師,但有時還是會發生「熟識的老患者仗著自己與醫師長年年交情,而不願遵守診所的規定,總是想要現場插隊掛號立刻就看診,不然就是嫌棄填寫表單很麻煩,因此對著助理開罵…」的各種狀況。

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

如果你真心不願意遵守與配合敝院的規定,在滿街都是 7-11 醫院與診所的現代,你何苦堅持要在這個你認為超級龜毛且不近人情的診所就醫?

或許…「我們總是將已經上門的患者給轟出去」這在許多同業的眼裡可能是一種痴、傻與智障行為,但事實上是…如果我們因為留容這些不守規矩的患者,進而影響到早已預約且按時報到的優質患者其就醫流程與看診品質,我想…這才真的是白癡、鄉愿、顢頇、得不償失的愚蠢做法。

好笑卻又令人慨嘆的是…
這樣已經行之有年的“新預約規則”就有如照妖鏡一般,可以讓許多人(包括所謂的親朋好友)的本性展露無遺。

有些在診間裡跟醫師說話非常客氣的患者,走到櫃檯時卻總是對著助理大呼小叫、口出惡言;也有些患者認為自己跟醫師很熟,所以服務優先權與輩份最大,因此覺得跟助理這種小螞蟻說話實在是太浪費時間,總是想要抓住機會就直接衝進診間與醫師套交情的。

凡是表現出這些「不尊重自己」、「不尊重他人」行為的患者,就算妳是老患者、醫師的老朋友、老同學也一樣,我們一概 請你給凹 敬謝不敏。

很多時候即使你已經填完表單也預約成功,結果進到診間時卻不把重點放在病況上,第一時間的最優先事項卻是先跟醫師抱怨預約麻煩、助理回覆太慢想要客訴賠償…這種浪費彼此時間的,我也都會請你另尋高明!

這樣的患者,我真的沒有能力可以為你處理症狀,只能為你祈禱下一間診所與醫師會更符合你的期待。

即便、就算你改天想通了用“全自費身份”就診,我們一樣無法歡迎你來這裡不尊重自己、不尊重我們。

生病已經很辛苦了,因此我們極盡努力打造的是…

讓患者就醫時都能享受品味的候診環境。

雖然前面幾段有點借題發揮、借屍還魂、裝模作樣、裝腔作勢、 隨便地上撿到槍就開火,但…今天要談的這位老患者大哥,就沒有這些問題。

他不只是很早之前就完成預約表單,而且在預約當日也非常準時地完成報到,然後對所有助理也都客氣有禮。有時我在看診空檔衝出去噓噓,還會看到他安安靜靜的坐在角落、認真的看著漫畫,讓我真的很感動,也因此這是我願意在診間裡,讓大哥有相當充裕的時間可以好好的說明病況、而且我也會願意多幫他分析目前療程進度、多一些 說教 開導的最大原因。

七星潭 ©心容中醫

距他上次就診二年之後,就在兩個月前他又再次登入診間。

看得出來他有點緊張,他一屁股坐下來的第一句話就是:「不好意思又要來麻煩心容醫師…」

我試著用“愛與包容”的鼓勵眼神示意他繼續說下去,使得他原本緊繃的臉色漸漸的緩和下來。

「跟您報告一下,之前在上安中醫(舊診所)的時候,您幫我用水藥調理腸胃與鼻子過敏,原本我一緊張就會腹瀉,腸胃很敏感,吃什麼就拉什麼、大便從來沒有成形的情況已經改善很多很多,所以現在跟廠商應酬、喝酒都不會拉肚子,腸胃真的變得很穩定。」

「而且這幾年下來,鼻子真的很乖,不會老是狂打噴嚏、鼻塞鬧事,讓我白天省掉很多擤鼻涕跟頭暈腦脹的時間,思慮也變得很清晰,這些真的很感謝您。」

「咦?我幫你調理好腸胃的本意…好像不是要讓你可以去喝酒應酬的吼?」我邊聽他敘述,心裡邊犯嘀咕。

「但是,您也知道我家裡的狀況,這些年來,因為長輩的身體不好,總是有突發、半夜要進急診的情形,所以我一直都處於備戰狀態,情緒很緊繃,不易入睡、睡眠也很淺的這個問題時好時壞,始終沒有辦法完全解決。」

「我記得二年前有來找您調過,雖然當時最後一次拿的水藥沒有全部喝完,但因為後來我已經可以自然入睡,因此那些水藥就被我腦婆塞進冷凍庫裡,打入記憶的冷宮裡。」

嗯,聽到這裡我雖然覺得哪裡怪怪der,但一時又找不出“覺得奇怪”的緣由,因此待他繼續往下說完時,我才 醒了過來、 忍不住翻了一個大白眼。

「然後,我這幾個月以來,睡眠障礙的問題又開始了,不但要翻面,總是把自己當魚在煎三、四個小時以上,而且還伴隨著恐慌、焦慮的情形。我先是跑去西醫,但身心科醫師開的助眠藥會讓我在白天恍神,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就不太敢再吃。」

「後來去我們家附近的一間中醫診所看,那位年輕醫師幫我藥粉調理三個月之後,恐慌與睡不著的症狀大概改善三成,但是就一直停留在這個程度上,沒有再進步。」

「然後我就更緊張了,心想這時回去看西醫也不是,繼續吃原來的中藥粉好像也就這樣,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ㄟ~然後,事情就是這麼巧!」講到這裡,情緒顯然已經整個放鬆下來的大帥哥開始唱作俱佳的比手畫腳:「就在前兩天,我腦婆不知為何忽然想要清理冰箱的冷凍庫,結果兩年前那些被塞進小角落的水藥包,就這樣被翻了出來、重見天日的出現在我們眼前!」

啊…逆功三小?
你給我把水藥在冰箱裡冷凍兩年?
這是在演美國隊長嗎?

冰凍三年,非一日之蠢嗎?

我因此翻了個超級大白眼,鼻孔吸氣又噴氣地大吼:「丟掉丟掉、通通丟掉!水藥就算藏在冷凍庫裡,冰超過四個月也該丟了!更何況這種因應當時體質而客製的處方藥,早就該按時喝完了,怎麼還會剩下來?是嫌錢賺太多、花都花不完膩?」

大哥聞言,臉上佈滿驚懼,像個闖禍的小孩一樣頻頻點頭:「是是是!當下馬上就丟掉了!但就是因為看到那些水藥,我跟腦婆才同時想起:『對吼!是時候去找心容大醫師惹…水藥會在這個時間點出現是天啓、天啓啊~』。」

天妳腦母的咧!(刑部尚書表示:大人,用不著一開始就提及他人老母吧?)

而且剛演完美國隊長,現在改演 X戰警?天啓?
我還天兵、天菜、天麻(這可是很貴很貴的中藥,專門改善腦部血液循環用的)、天花亂墜…

胸中的澎湃憤怒仍阻止不了診間裡醫療專業的我挖了挖鼻孔並彈彈手指後再嘆口氣問:「之前已經有告訴你規律運動可以協助睡眠,那現在到底TNND是有沒有在運動?」

大哥急急忙忙回答:「有喔有喔!我下班每天都會去跑個 2公里左右,這個一直持續都有在進行,但是這幾個月來就算是跑得很累也沒有用,要入睡的時候明明身體累個半死,腦袋就是靜不下來…」

「然後,TNND是什麼意思?」

一個眼神後我拒絕回答他的蠢問題,並且勒令他立刻伸出手與舌頭,待我來仔細研究一下他的舌脈。

比對了一下我腦海中的印象、與過去所記載的病歷,他這些年來,不但舌頭側邊代表「氣虛」的「齒痕」依然存在,又多了「舌色偏暗淡、舌苔白厚」等「血虛夾濕」的現象,這也難怪他最近的睡眠障礙會夾雜著「恐慌、焦慮」等,在中醫理論歸諸於「心血虛」證型的表現。

【 備註 】

舌頭旁邊的「齒痕」(被牙齒壓出來的塌陷痕跡)在臨床上很常見,許多慢性過敏性鼻炎氣喘的患者都有這種舌象。

若以生理學的角度來說,「齒痕」可能與舌頭的組織水腫、血管淋巴回流障礙或營養不良相關。

但在中醫理論中,「齒痕」則是「氣虛」體質的表現。

我常常在診間裡會這麼解釋給患者聽:「一條氣很足的舌頭,理論上應該要像灌飽氣的氣球一樣,不管怎麼壓它、戳它,都能夠保有彈性的回到原本的緊實狀態,因此當舌頭側邊出現被牙齒壓迫的印子,就表示身體的氣不足、無法讓舌頭維持飽滿有彈性,所以當被牙齒壓久了,自然就會塌陷出現印痕,而很難消除。」

這是繼上次的大鍋水、小鍋水比喻之後,再一個不完全符合物理學定律的白話式解說。

「怎麼樣,我還有救嗎?」這心情放鬆過頭的大哥,竟然開起了自己身體的玩笑。

我沒好氣的說:「這種牽涉到自律神經失調的病症有沒有救,除了老老實實吃苦藥之外,還得看你自己願意花多少力氣去調整情緒、壓力、生活步調等等,不可能也不可以把責任通通推到醫師身上!」

就在我的怒罵聲中,他笑著吐吐舌頭…,一溜煙地逃出診間。

超凶狠眼神的背吉他~

兩週後回診,他的臉色明顯和緩很多,而且慢條斯理、不疾不徐的告訴我:「報告醫師,這兩個星期以來,恐慌的狀況已經減少六成以上,正常狀況下的入睡時間也縮短到半小時至一小時左右。」

啊?
什麼叫正常狀況?

他看著我一臉狐疑,趕快補上正確解釋:「就是如果工作規律,隔天沒有什麼突發行程或會議的話,入睡大概就沒問題。」

喔,這個我能理解,我其實也是那種「萬一隔天有重要活動,前一天睡眠狀況的確會被干擾」的人,而這就是我每回出國時都會很乾脆搭上七點多那個最早航班的原因之一,反正也睡不了多久,早點抵達機場之後,上機再好好的補眠。

揮了揮手,我繼續把他趕回去吃苦。

又到了賞楓的季節,期待下個月的日本員工之旅~

很快兩個月過去,大哥今天又再度準時回診告訴我:「恐慌的情況改善非常多,幾乎沒什麼感覺了,大概只剩2%。」

哇!不愧是工程師,連這種身體狀況的自我感受都能用精確的數字來呈現,小女子容容妹我本人實在是佩服、佩服。

「不過…」

他話鋒一轉:「睡眠這個部分,雖然平常都能很快在半小時內入睡,但我實在很難克服那種之前跟您報告過的『有突發狀況就睡不著』的現象,所以整體來說,我覺得睡眠只有改善七成。」

嗯,我沈吟了一下之後問他:「請具體說明突發狀況時,你躺在床上煎魚的腦袋是什麼樣的運作情況嗎?」

他苦笑:「其實我知道這是我自己的問題,說了妳一定會罵我。」

我瞪著他:「快說,要不快滾!」

他(無奈):「舉個例子來說好了,像上個週末,我要帶女鵝們跟親戚的小孩去杉林溪看妖怪,結果前一天晚上我就開始睡不著,腦袋裡無法控制地在想“明天萬一下雨怎麼辦?萬一車子在路上拋錨怎麼辦?萬一遇到落石坍方怎麼辦?萬一有人暈車怎麼辦?那我要準備些什麼東西才有辦法應付這些突發狀況?道路救援要叫哪一間?遇到落石要怎麼閃避逃生?有沒有撤退路線…等等等”」

「總之就是別人可能不會想的我都先想了,結果搞得整夜都沒睡,隔天出門累個半死,但幸好還是平安出門、平安回家惹…」

我:「………………………………………………..」

哇靠,按照你這種先天下之憂而憂的「搞操煩」下去,給你吃七龍珠裡頭萬用的仙豆也沒有用啦!

而且操煩到睡不好,那隔天開車豈不是更危險,這樣是有比較好嗎?

我吐出一口長長的氣:「照我這樣看,你其實可以不用繼續吃藥了,剩下的部分我可能沒辦法再幫你呦…」

聽出我話中“送客”之意的他,急急忙忙補充:「但…我自從來這邊吃藥以後,還有很多其他的改變耶~」

「例如…我現在比較不會覺得煩躁、愛生氣,對新人、屬下的包容度也好了很多,我老婆也說我脾氣變好了。要不然,這前半年睡眠這麼糟、心情這麼差,我都不知道會摔壞幾支手機惹…我老婆總是叫我不要摔手機、不要老了還跟錢過不去,但我一暴怒起來就很難控制自己…」

「然後,我發現前幾年我根本沒辦法靜下來好好看完一章原本最愛的武俠小說,最近卻又可以了呢~」

「來這邊候診也是,我常常漫畫看著看著,等到叫了我的號碼,我才發現一個小時又過去了,但是我卻沒有覺得人很阿雜…,這些是一定要跟您報告的~」

「所以拜託您,讓我把一開始您預計的三個月調理療程完成好嗎?我還是希望再讓自己的狀況可以更穩定一點。」

唉,好吧,你開口拍胸脯掛保證的,這可不是我拿刀子抵在你的脖子上強迫你的!

此時,我擺出一副「刀子口、豆腐心」的晚娘臉勸他:「我知道你會變得這麼憂煩多思,是因為長期家中長輩總有突發狀況,你早已習慣要全面警戒、在第一時間才能立即作出反應的緣故。」

「但這種狀況長久下去,不但你自己的身體狀況會出大問題,你自己的妻女們也會大受影響,畢竟這個家還是靠著你在支撐。」

「很多事,真的不是你一肩扛起才叫孝順、責任感。」

「適時、適度地向外爭取支援與幫助,這並沒有什麼好難堪、難以啟齒的。」我喝口水後繼續教訓著他。

「許多慢性病纏身又失智的長輩真正需要的是專業的醫療照護,若有適當的幫手、環境時,我們付出合理的價格來換取自己、家人的健康與生活品質,這才是能夠持久長遠走下去的道路。」

聽完我的 教訓 苦口婆心,他眼神清澈、很堅定的對我點點頭,站起來道謝離去。

健康,是一種生活信仰。

望著他的背影,我忍不住對著跟診助理感嘆:「在傳統觀念下受到框架束縛的男人,其實並不比女人好過,只不過無奈與壓力不同,各有掣肘罷了」。

無論如何,還是希望大家能夠找出適合自己的生存之道,否則,情緒壓抑久了,必然會在未來的某天以排山倒海之姿發動對健康的逆襲,這種事情我們真的看多了呀!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One comment

  1. 感動,趕快拉腦公來看“落落長”的文章,(他其實是看不下長篇文章),看完後,他也很認同醫師;同時感覺遇到同好,他想分享他的公仔與診所結緣。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