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分享: 你的深度思考能力,是如何一步步摧毀的

【因為搜尋不到此原文的出處資料與網址,若有知悉的朋友再請留言或是來訊提醒。】

〖 01 〗

前陣子喜茶風靡全國的時候,有一次,我經過一家新開的喜茶店,見門口排著幾十米的長隊,排隊的人中,有不少穿著正裝、提著公文包的白領。

好奇心起,我觀察了一遍整個隊伍,想知道他們怎麼消磨時間。
結果發現,90%的人在玩《王者榮耀》遊戲。

是的,這兩個當下最熱的詞就這樣結合在一起,毫不違和。

當時我不可抑制地產生了這樣的疑問:「這些人為什麼這麼閒?為什麼他們願意將大把的時間耗費在這些事情上面?」

〖 02 〗

1995年9月27日至10月1日,在美國舊金山舉行了一次會議,集合全球500多位政治、經濟精英,包括柴契爾夫人、老布希,以及各大頂尖企業的董事長等。

與會者認為:「全球化會加劇貧富差距,會使財富集中在全球20%的人手上,而另外80%的人則被邊緣化」。那麼,如何化解這80%的人和20%的精英之間的衝突?如何消解這80%人口的多餘精力和不滿情緒,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當時的美國高級智囊布熱津斯基認為,唯一的方法,是給這80%的人塞上一個「奶嘴」 — 讓他們安於為他們量身打造的娛樂信息中,慢慢喪失熱情、抗爭慾望和思考的能力。

他說:「公眾將會在不久的將來,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斷的能力。最終他們會期望媒體為他們思考,並做出判斷。」

這就是聞名遐邇的「tittytainment」戰略,由titty(奶嘴)與entertainment(娛樂)合成,中文譯為「奶頭樂」。

「奶頭樂」戰略具體是什麼呢?

一,是發展發泄性的產業。
具體而言,包括色情業、博彩業,開發暴力型影視劇、遊戲,集中報導無休止的口水戰、糾紛、衝突等,讓大眾將多餘的精力發泄出來。

二,是發展滿足性的產業。
包括報導連篇累牘的無聊瑣事–娛樂圈新聞、明星花邊、家長里短,發展廉價品牌,發展偶像劇、綜藝節目等大眾娛樂產業,讓大眾沉溺於享樂和安逸中,從而喪失上進心和深度思考能力。

一言以蔽之,對於那些被邊緣化的人,只需要給他們一口飯吃和一份工作。他們只要有東西可看,便會沉浸在「快樂」之中,無心挑戰現有的統治秩序。

〖 03 〗

是的,我說的就是一切偶像劇、明星、娛樂產業、微博熱搜、暴力衝突、情緒煽動、階級對立、低幼化遊戲。我們日常的視野中,充斥著這些信息,但其中的99%,與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對我們也完全沒有價值。

最近,「知乎」網友在討論一個話題:如何看待越來越多的大V靠「爆照」、編故事、抄襲段子起家,獲得幾千甚至幾萬的關注?

有人說得很好:同一個人,「爆照」回答得1000個贊,寫情感故事得1000個贊,而發科普專業知識,即使是得到編輯推薦和一幫大V點讚的,也得不到100個贊 —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選?

原創媒介理論家馬歇爾·麥克盧漢說過一句話:「我們創造了工具,工具反過來塑造我們。」,在這裡也是一樣的:「我們選擇了怎樣的媒體,媒體就用怎樣的方式塑造我們」。

〖 04 〗

無獨有偶,日本著名管理學家大前研一在《低智商社會》中提到,日本的新一代,正在逐漸步入「低智商社會」。

「他們讀的書越來越幼稚,對各種謠言絲毫不會思考,很容易被媒體操縱,他們得過且過、毫無鬥志……」他甚至提到一件事:「通過“安保鬥爭”,日本政府認識到,如果對過激的學生運動放任不管,就會導致政府下台,所以政府就採取一系列措施,其中的代表性舉措,就是推行『偏差值教育制度』。」

大前研一這樣解釋道:「由於偏差值制度的實行,人的能力被數字化了,因此日本的學生經常會被問到『你的偏差值是多少?』」

他們在這個時代是不會有危機意識的,因為在他們的意識裡,這個社會將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將由那些高偏差值的人來解決,自己用不著去浪費腦細胞,只要按照別人說的去做就可以了。

他們習慣於在同一班級或同一年級組中做比較,然後認為那些具有高偏差值的人,理所當然地就應該去政府部門工作。同樣,能進入媒體工作的人也被認為是具有高偏差值的人。所以,他們認為政府所做的一切決策都是對的,媒體所說的話也全都是可信的。

日本社會的現狀就是這樣。很多人都把政府和媒體當作自己生活的指南。

他們根本就不會去思考和反思。
這豈不是另一種層面的「奶頭樂」?

通過阻斷你的希望,讓你活在別人為你設定好的框架裡,停止思考,失去獨立判斷的能力,從而越來越依賴於環境。

〖 05 〗

在我們的生活中,有太多太多被人為創造出來,用以吸引我們注意力的東西——偶像劇、商業大片、綜藝節目、娛樂圈花邊新聞、網路遊戲、熱點消息等,我們每天光是保持專注,就已經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拿熱點資訊來說,每一條App推送,背後都有一個運營團隊群策群力,經過初審、複審等一系列環節,有專業的消費者行為學理論作支撐,用盡各種技法。

目的是什麼呢?
就是吸引你的注意力,讓你點進去。

同樣,一款網路遊戲,背後可能是幾百人的團隊,用最前沿的科技、最詳盡的數據,通過聲、光,交互、反饋等全方位途徑,在心理學、行為經濟學、認知神經科學等理論指導下,精心打造而成的。

目的是什麼?
創造一個虛擬空間,來消磨你的時間。

一檔綜藝節目,背後可能是精確到秒的台本,現場配有五六個機位,經過多次的彩排、訓練,從場景、燈光到音樂,再到人物的服裝、語氣、動作,全部精心安排,目的就是讓你沉浸其中,在觀看的時候忘掉時間的流逝。

而另一方面,無論是學習還是閱讀、思考、寫作等事情,哪一件有這麼強大的吸引力,可以將「觸及成本」降到這麼低?

這就是消費娛樂文化為我們創造的牢籠,而我們正心滿意足地一步步走進去。

當然,我並不反對適當的娛樂,否則人活得也太累了。但是,更常見的現象是什麼呢?

下班了,一身疲憊,想著「今晚要學習」,卻忍不住把手伸向手機,刷起微博,玩起《王者榮耀》。

放下手機時已是深夜,只能告訴自己「明天再努力吧」。
第二天,重複著前一天的過程。

這是很正常的,因為一切娛樂產品–影視劇、綜藝節目、遊戲等,背後都有龐大的團隊,他們用盡各種手段,唯一的目的,就是降低你觸及它們的心理阻力。

它們會在你視野中不斷出現,用各種資訊、消息提醒你,誘導你去點擊。
你一旦點擊,它就再也不會給你離開的機會。

想一想,你已經有多久沒有真正為自己的目標做過一些事情了?這裡面最嚴重的問題是什麼呢?

一旦你習慣了這種「低成本、高回報」的刺激,就很難去做那些「高投入」的事情了,因為人的閾值是會不斷升高的。

這個時代,我們似乎很難再產生情緒的波動,很難投入地專注地去做一件事情。因為我們的大腦已經被周圍的環境塑造成一個「高刺激閾值」的對象,習慣了輕而易舉獲得大量愉悅感,就會慢慢對這種愉悅感脫敏。

久而久之,當這種強度的愉悅感已經滿足不了你時,你需要更高強度、更持續、更深入的刺激。

相對而言,愉悅感更少、付出更多的事情,比如學習、閱讀、思考,自然也就沒有人願意去做。

這樣下去會有什麼後果?

「公眾將會在不久的將來,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斷的能力。最終他們會期望媒體為他們思考,並做出判斷。」

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 06 〗

幾個建議:

一,是拒絕低幼化的語言刺激。

什麼是低幼化的語言刺激?
絕大多數的網絡流行語都是。

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語言塑造了我們的思維。

日常生活中,儘量抽出一定的時間,看有深度的、優秀的書和文章,保持自己對語言的理解和運用能力。

「誰掌握了語言,誰就掌握了思想。」

二,是拒絕搶奪注意力的低劣產品。

如果可以,拒絕從眾,拒絕那些膚淺的綜藝節目、影視劇、熱點消息、娛樂圈資訊,只看最優秀的作品。

什麼是最優秀的作品?
至少是有突破性的,不反智的,引發思考的,有誠意的,需要動腦子的。

不要讓自己成為愉悅感的奴隸。

不動腦子,也能獲得短期的愉悅和輕鬆,但長期來看,這些只能導向空虛和無聊。

三,是為自己設定有意義的目標。

找到一件有長期收益的事情,並從中獲得幸福感。

每每獲得新知識,每每將新知識納入自己的思維體系,所帶來的快感是無與倫比的。所以,請找到一件能夠帶給你長期收益和幸福感的事情,把它安排進日程中。

不需要追求物質收益,也不需要苛求自己成為某領域專家,它的意義是幫助你對抗平凡、瑣碎的日常生活,讓你的頭腦保持清醒,這就足夠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