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9 診間速寫 (月經暴食且經量暴多)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大食怪這種怪奇生物,在敝院員工陣容裡就有好幾隻。

在外送 APP 滿街跑之前,她們早就已經與方圓十里內的外送餐飲店家稱哥道妹,現在更是不時就會看到粉色熊貓、巫婆eat 來回穿梭敝院幫她們打點食物的身影。

雖然,我原本就知道這群傢伙真的很會吃,但我沒想到…

這次京都賞楓員工旅遊時,不知道是因為天氣冷?還是因為走路多、能量消耗快的關係?總是每二小時就會有成員以一種“貌似關心,詢問血糖是否已經降低?”的問句,以幾近崩潰的表情,跑來問我:「心容醫師,您會餓了嗎?」

每次聽到這種問句,我都啼笑皆非~
因為這種問法,就等於是在告訴我:「TMD,我們肚子餓餓、要吃飯飯!」

讓我誤以為「我是帶了一團沒長眼的奶貓出門了嗎?」,總是每二個小時就得要餵食一次?

不然就會屎翹翹??

超大盛的燒肉劇場丼飯…,就是有女助理可以手撐肚子邊說吃好飽好飽,然後都嗑光光。

大家可不要以為女孩子就一定是小鳥胃、一定吃不倒你…

這次的京都員旅,就有女助理在晚餐時自己點了一個超~大盛的燒肉劇場丼飯,邊吃邊靠腰「太飽了、我不行了~」,但最後卻、竟然還是吃個精光…

而且當晚就在腸胃快速消化後,夜半時刻又揪同事出去吃王將餃子。

這些光怪陸離的城市胡說,聽在我這已經到了「餐餐都需要精算食量與熱量」的老人耳裡,簡直白眼翻到腳底板,再翻回眼眶後,覺得胸悶缺氧,為自己已經掏空的存款感到惋惜。

如果此時此刻…
我們很認真的從中醫理論來探討,“吃多、老是覺得餓”這些症頭其實有個 掉書袋 專有名詞,叫做「消榖善飢」。(「榖」指的是水穀,泛指所有食物)

然而最讓人氣憤的是…
這種症狀的人,體型往往都是削瘦,而非像可以自製巧克力的普烏一樣是個肥胖者~

這是因為「胃火熾旺」,而導致食物快速被消化,但卻又因為「胃陰受損、脾氣虛弱」,因此無法正常將食物轉化成身體所需要的營養所造成的。

以白話文來講,就是指一個人不管吞了什麼下肚,那些食物馬上就會被胃裡寒冬旺盛的一把火瞬間燒個精光光,結果當然就是…馬上就餓了。

【 吃多快餓的可能原因 】

1️⃣ 貪食辛辣、肥膩甘味厚味、嗜酒,而造成的邪熱犯胃。

2️⃣ 瘀血、痰濕、食積,導致血液循環受阻、胃氣不暢。

3️⃣ 壓力過大、情緒緊繃引起肝氣旺盛、甚至形成肝火,進而侵犯腸胃。

這些症頭的嚴重程度可大可小,如果能吃能喝、精神飽滿、氣色紅潤,那麼就不需要太過擔心…

狀況輕微的,大概就像敝院那群「不是在吃東西,就是在找東西吃」、卻還是「瘦不拉機像個難民」一樣的助理們,怎麼吞都不會胖;但是情節嚴重一點的…

除了消榖善飢的情形外,若是還伴隨著口乾、飲不解渴、手抖多汗、多尿等症狀時,就要考慮是否有「糖尿病初期」或「甲狀腺亢進」的可能性,必須審慎評估、安排相關的一系列檢查。

©心容中醫

今天的速寫苦主美眉所出現的「經量暴多、暴痛、經期前後會暴食」現象,並不是敝院助理們那種 Anytime 都在找食物或吃食物的誇張行徑,也不是糖尿病甲亢等代謝症候群。

根據美麗小妹我的精準診斷…
這妹紙之所以能吞下那麼多食物,是因為「月經週期賀爾蒙波動與腸胃功能失衡」所引起的。

「我長期有子宮肌瘤的狀況,婦產科醫師說我子宮裡的大小肌瘤,長了又消、消了又長,持續都有 3 – 4顆大小不等的肌瘤存在著。」

「月經的量一直以來都非常非常多,最近這四年來更是變本加厲的超級暴量,每次月經期間都得同時墊兩層夜用型的衛生棉才敢出門,而且還會擔心隨時會溢出來,所以月經期間的血色素常常都會暴跌,會一下子從 9掉到 6,而且還會頭暈、頭痛到一直噁心反胃、乾嘔,而且特別怕冷。」

「但只要月經結束後沒幾天,血色素就又可以恢復到原來的數值。」

「光是經量暴多也就算了,我還會嚴重經痛!每次月經期間子宮都痛到像是有人拿著刀在割我一樣,而且大腿、臀部也會痛到抽筋,就連兩側的輸卵管也都會跟著一陣一陣地抽痛。」

「上回月經來的時候,竟然還多了一個“右肩往下延伸到右腰”的痠痛、抽筋感,而且水腫得很誇張,我經前經後的體重可以差到三公斤。」

「然後,我還有嚴重的鼻子過敏便祕,早晚的鼻塞鼻水噴嚏那就不用說,是買菜附蔥的基本款,但是…我連喝了熱湯以後,也會狂打噴嚏,這,大家不是都說要喝點熱的,讓身體暖呼呼才不會打噴嚏嗎?」

「還有排便也是個大問題,平均大概是八天上一次吧~」

三個月前, 30 出頭的開朗妹紙用一種「疑似為非當事人」的悠哉口吻敘述著。

長年都在跟女孩們的子宮、卵巢進行大亂鬥的小妹醫師美女我本人…雖然對這些症狀已經見怪不怪,但是,每聽一次這些錐心泣血的疼痛過程,我還是會打從心底慨嘆著「當女生,真的有夠辛苦der~」

「阿,對了對了…」

開朗妹紙用力敲敲腦袋,很認真的繼續補充:「醫師我剛剛忘了告訴您,我還有一個怪症頭,就是在經期前後都可能會出現暴食現象,有時是月經前幾天、有時候是月經快結束的那幾天,偶爾也會發生在排卵期。」

我點點頭說:「月經期間由於賀爾蒙的影響,確實是有可能吃的多一些,我覺得你不用太有罪惡感。」

「NO~NO~NO…」開朗妹紙在我面前開始用力地搖擺食指做簡諧震盪。

「醫師,我說的可不只是多吃了點,我是真的暴食喔!」

聽她選用這麼誇張的用字遣詞,我當時心裡的 OS 是「Come on!再怎麼暴食,也不可能拼過敝院那些該屎的吃貨啦~」。當老娘第一天出來混?

「是怎麼個暴食法?說來聽聽?」我用左手撐著下巴,一副不屑、「來吧,給你個機會嚇嚇醫師與助理」的表情賞賜了一個讓她自由發揮的機會。

此時,眼前的妹紙很慎重的清了清喉嚨,表情異常認真的說:「醫師,是這樣的…」

「當我開啟“暴食狀態”的時候,我早餐可以吃下 2顆大飯糰、 2份蛋餅、 1份鐵板麵,外加 1杯大杯米漿。」

「而且可以不到中午十二點就又餓了,接著可以嗑完 2個大雞排便當、 2個菠蘿麵包、喝光便當的附湯,再吃完從家裡帶去上班的滿滿盒切水果。」

「喏,大概是像這麼大的便當盒,」她用手比劃出一個長方形的 size,目測大約也快接近一張 A4 紙那樣的大小,我當下很慶幸自己的左手是撐在左臉龐,因此並沒有下巴脫臼的狀況。

「不過,像這樣吃午餐的話呢…,下午三、四點還是得來個下午茶,不然沒有辦法撐到下班。」

「下午茶通常不會太誇張啦,頂多就是珍奶配 3個熱包子,或是熱抹茶拿鐵搭配 3個洪X珍三明治這樣。」

「至於晚餐呢… 」,開朗妹紙神情愉悅的繼續告解:「因為都是下班回家吃腦媽煮的,所以…完全隨心所欲、沒有任何限制~」

「所以…醫師您是知道的,腦媽永遠只有嫌小孩太瘦、怕我們餓到,從來都沒在擔心兒女吃太多的這種事,所以…我自己是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囉~」

「吃不夠的部分,還可以現場喊 叔叔 安可,不用敲鍋就能直接跟腦媽要求加點…」

哇哩靠!
那些 天體營 物理學家一直往外太空搜尋,還真的是錯了方向,黑洞這種神秘的天體,根本就藏在你的肚子裡~

當我因為精彩絕倫的 9527 雌雄鱒魚大對決 而恍神時,一陣理智所帶來的冷顫讓我醒了過來 ,此時我下意識地瞄向「大食怪之一」的跟診助理,只見…她一愣一愣的竟然眼神迷濛、嚇傻恍神,而且下巴略顯脫位~

我猜她心裡的 OS 應該是:「幹!竟然有女的比我們還能吃?」

這是我們最想念的日本美食,一塊鮭魚+一碗白飯,簡單卻又豐富。

是說…

女孩隨著月經週期而出現飲食失調的情況,其實十分常見,而且有關於「飲食失調與月經週期、賀爾蒙之間的關聯性」,一直以來也都受到廣泛研究~

【 生殖相關激素(賀爾蒙)對於飲食的影響 】

The role of reproductive hormones in the development and maintenance of eating disorders.

1️⃣ 雌二醇(Estradiol):

主要由卵巢分泌,是雌性激素中最主要、功能最活躍廣泛的一種,負責促進女性第二性徵、調節月經、排卵週期、也可促進乳腺導管的增生。

生育年齡的女性,此激素在整個“月經週期間的濃度”均略高於其他雌性激素,並在排卵前達到最高峰。

雌二醇有抑制食物攝入(Inhibits food intake)、減少餐食量(Decreases meal size)、可能增加飽足感(May advance onset of satiety)等作用。

2️⃣ 黃體素(Progesterone):

這或許是大家最常聽到的激素名稱之一,基礎體溫上升要靠它、內膜增厚要靠它、安胎也要靠它,然後,其實經前的食慾變好也是因為它~

研究發現,在雌激素存在的前提下,黃體素會增加食物的攝取量(Increases food intake in the presence of estrogens),為雌二醇的拮抗劑(Estradiol antagonist)。

意思是說,在生育年齡,體內雌激素含量正常的女性身上,確實會在經前數日、黃體素明顯作用的情況下,出現進食的慾望、也可能吃得比平常更多。

3️⃣ 睪固酮(Testosterone):

是極為重要的雄性激素,其作用包括「促進男性第二性徵表現」、「調節男性生殖功能」、「刺激體毛生長」、「維持骨密度」、「增強肌肉量與強度」、「控制體脂肪的比率與分佈」等等。

睪固酮會刺激食物攝取(Stimulates food intake),也因此,體內雄性激素過高的 PCOS (多囊性卵巢症候群)患者,容易出現食量增加、肥胖的狀況。

此外,睪固酮也會增加進食次數(Increases the number of meals)。

比較特別的是,若在新生兒時期暴露於睪固酮中(例如:成人使用"睪固酮補充劑"不慎,而導致嬰幼兒透過哺乳、皮膚塗抹而間接接觸此類藥劑、溶液所造成的狀況),會增加此名新生兒成年之後的食物攝取量(Neonatal exposure enhances food intake in adulthood)。

----
----

若單純從以上激素的生理作用來看,排除 PCOS 等月經失調的患者,一般月經週期規律的女孩較有機會出現暴食的時間點,應該是「月經前一週」較為合理。

但也有研究顯示:

雖然賀爾蒙的作用,似乎可以預測”暴飲暴食在規律的月經週期中,所出現的時間“:「 The interactive effects of estrogen and progesterone on changes in emotional eating across the menstrual cycle. 」。

但,如果女孩本身有月經失調的狀況,也可能會同步出現「食慾不規則」的現象,而這種“月經及食慾均不可預測的狀態”所引發的痛苦,也會增加暴飲暴食的風險「 Binge eating and menstrual dysfunction. 」。

總結上面這些 拉哩阿咂 各種高深莫測的研究結果,我要說的其實是…

人,都是精密而且複雜的個體。
雖然我們每個人在基因中,都鑲嵌著一套應符合所謂的常規運作的生理時鐘,但因為受到各種外界因素,如氣候、飲食、作息、情緒變動…等影響,身體為了因應生存而可能發展出各種應對方式,每個人都不盡相同。

所有的研究結果,也都只能在研究樣本的母群體中找到(潛)規則,但…
卻是未必全然適用所有每一個人~

就以我們今天的速寫苦主為例,這開朗妹紙的月經週期非常規律,但每個月出現暴食的時間卻都不太一樣,似乎不能完全用賀爾蒙變化來完整解釋。

假若…
我們試著跳脫賀爾蒙變化的這個小框框,跳到更高的制高點去觀察這患者的症狀,我們可以發現她雖然個性爽朗健談,卻有明顯「肝氣鬱結、肝火犯胃」的狀況,這或許是因為她長期工作壓力暴表(例如:要咬牙吞忍同時應付豬隊友與腦殘上司)所造成的。

此外,像是與「經期大量失血、貧血」相對應的「氣血兩虛」、「爪甲(指甲)色淡」現象,還有辦公桌前窩太久、沒有適度運動又亂吃所引起的「痰瘀濕盛」狀況,再加上「八天才棒賽一次」的最恐怖痼疾,在在都強化了我「一定要在幫她調理月經的同時,也同步處理腸胃功能」的決心。

魔鬼總是藏在細節裡。©心容中醫

其實中醫是這樣的…
同一個患者、同一個症頭,同時間交給十位中醫師,的確有可能會得到十種不同的處方。

畢竟每位醫師本身的經驗值、臨床思路、擅長的病症都不同,對於症狀、疾病的處置切入點,也不太會一模模一樣樣,但是有趣的是…這些處方卻有可能都會有效~

我這可不是什麼老王賣瓜的浮誇說法,畢竟小妹我資質駑鈍,尚且無法為全球全宇宙的同業背書~

但,由於我所認知的中醫學「將人視為不可分割的整體」,各臟腑器官之間雖然互為相生相剋的屬性,卻又互相依存、協調、共同運作、維繫生理功能。

就如同我 上一篇文章 所提到的,腸胃狀況可能會影響頭、頸、腰、背、胸腔等筋膜結構,也可能會因為骨盆腔內的器官互相壓迫,而導致女性在生理週期出現更嚴重的腹部脹痛、下肢痠痛等情況。

因此,若能完整跳脫 健保與 預算思維…
我自己還真不知道「中醫學應該要怎麼分科?」。

月經期間子宮、卵巢與腸胃之間的壓迫疼痛、腹瀉便秘問題,到底該算婦科?還是腸胃科?

子宮內膜異位到鼻腔,而在月經期間造成流鼻血的狀況,到底該算婦科?還是耳鼻喉科?

小鬼因為白天活動過度,或是受驚而導致的夜間哭鬧、尿床現象,到底該算身心科?還是腎泌尿科?

夫妻一起看不孕症,難不成太太是婦科?而先生就變成泌尿科?

這種例子說真的…
再舉上一兩百個也舉不完,資質駑鈍、資歷淺薄的我是真心覺得中醫學分科的弔詭,就像是存在於有與沒有之間的荒謬。

好,為避免戰線無限擴大,先在此打住各種無意義的抱怨,讓我們先回到今天的苦主妹紙身上。

調理月經的同時,
也同步處理腸胃功能。

©心容中醫

因為這位來自溫暖南國妹紙的「遵醫囑性」非常強,她除了每天乖乖吃苦,也很認份按照我的叮嚀,將睡眠時間從晚上 1、2點提前到 12點之前,而且也開始規律地 1週 3次出門健走 30分鐘、或是在空品天氣不好的時候利用跑步機維持健走。

而我也在她療程的每次回診裡,不斷依照她後續的現況體質而微調客製處方中的「補氣」、「健脾胃」、「化痰濕」等藥物比例。

如此這般所以然…
療程持續了接近三個月,這段期間她每次的月經暴量情況也都持續改善,就連暴食、經痛、肩膀痠痛也都陸續減輕許多,已經可以很輕鬆的正常上班,不會再因爲月經疼痛而影響到工作狀況。

而且上一次月經時,在經量較多的第 2、3、4日,她只用 1片夜用型衛生棉就可以打發好朋友,完整撐過 2個小時。

那次回診時,妹紙用著很誠懇的口吻對著我說:「醫師,雖然我現在的經量還是比一般人的量稍多一些,但跟前幾個月的自己比較起來,至少已經少了大約一半~」

「我真的很感謝您,現在月經期間已經不會頭暈、心悸、乾嘔了,也不會莫名其妙一下大吃大喝、一下又攤死在床上當病死豬,終於開始覺得自己比較像個人樣了。」

「而且…除了大便變得非常規律,就連鼻子過敏的狀況也都少了很多~」

因此,當她今天帶回最新的超音波檢查「確定肌瘤在這三個月內,都處於原本大小,沒有持續變大」時,我很清楚明確的告訴她:「如果下次月經來,還能維持目前這個狀況,我認為那時候妳就可以 滾蛋 畢業了~」

「不過,」我話鋒一轉:「如果妳一畢業之後,就又開始熬夜、完全沒運動、想不開跟同事嘔氣比食量的話,真的不用多久,妳就會又弄亂自己身體平衡…」

「然後,陷入“ 吃苦 → 畢業 → 回診 → 吃苦 ”的無限迴圈,這可真的不是我願意看到的狀況!如果錢太多想奉獻給我的話,你可以直接用捐的!」

眼前的開朗妹紙聽了大笑:「我會盡量努力啦!因為月經暴多又暴食的人生,真的實在太痛苦了!」

就在助理送她出去之後,我不禁嘆了口氣~

我可不是那種鐵口直斷的洩漏天機者,只是因為這種事…
我實在是看太多了~

總是有那種”腦公已經畢業”,仍在調理中的腦婆”卻在後續療程裡回來跟我咬耳朵:「心容醫師,妳一放我腦公畢業,他就開始停止運動,然後又開始下班就打怪耍廢了啦!」

我除了聳聳肩、兩手一攤…
說來說去,就只剩下那老話一句:「各人造業各人擔、小叮作業小叮噹」啊~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無法保證包治與一定好孕。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