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醫合作兩個月,就弄出人命的多囊媽咪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在幫患者弄出人命的這條好孕路上走了這麼多年,其實我心中始終是有一個 做你的春秋大夢 心願。

心理與生理共構的許多複雜疾病,例如:不孕、免疫、精神、神經肌肉疾病…等,如果能透過中西醫學互助合作的診療模式來進行的話,勢必可以達到更有效率的治療結果,也能讓更多患者的心理狀態、生活品質得到莫大的改善。

但,你我都很清楚的是「現實總是沒這麼美好~」。

長期以來,我們自己默默的、不張揚的 為許多「已不孕多年」,或是「曾經多次進行人工、取卵、植入,而結果不佳」的求好孕患者調理身體,在經過幾個月的努力後,也總是能收到她們傳來的「已經順利弄出人命」好消息。

而我之所以說「默默」,其實是因為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患者跑來找我進行中藥調理的這檔子事,都不太敢給讓自己的婦產科醫師或是生殖醫師知道。而這又是為啥?

因為…
十之八九都會被罵,XD。

我甚至遇過幾位她們自己就在生殖中心任職,但由於取卵狀況不佳、或是已經植入失敗多次,而因此跑來找我 苦吃、 調整體質,後來也順利受孕的護理師。

當我在診間問她們:「妳們跑來吃中藥,妳們家的醫師不會反對嗎?」的時候,她們也都很俏皮地回答:「當然是不能給我們家醫師知道啊,知道了一定會吵架,不要說就沒事了!」

恩,然後…
然後,她們目前都已經順利弄出人命、掉進無邊無際的 養殖戶 育兒苦海了。

而且,還有更經典 、不吐不快 的故事。

曾經有位多年不孕的患者經我的建議,在「月經第三日去請婦產科醫師用超音波照基礎卵泡」時,該醫師一聽到是不大不小的中醫師建議她去的,就忍不住對著患者碎念:「看中醫就看中醫,幹嘛來用我們婦產科的機器?」

然候,也還有另外一個是…

呆萌笨蛋患者竟然很直白的告訴婦產科醫師:「是我的中醫師要我來抽血、檢查卵巢機能。」,她的醫師一聽到之後,瞬間成了川劇演員大上變臉秀,最後雖然還是幫她抽了血,但更有趣的是當她回診拿報告的那一天,該醫師竟然直接把報告放在她面前,用一種風輕雲淡 君子之交,淡如姐 的口吻說:「我不幫妳講解,妳就拿回去給妳的中醫師叫她幫妳看嘿。」

當我聽到這些患者轉述的當下,確實是覺得很好笑啦,但是我這爽朗笑聲的背後,透露出的卻是無止盡的「百般無奈」。

我一直認為像是「不孕」這麼大的一個題目(不大不小的中醫師所能談的,是能有多大??就是只要扯到其中一個關鍵字,一不小心都就可以蓋個天橋、站在橋下上演一千零一夜的說書大賽…的這麼大!),所牽涉到的範圍既廣且深,如果我們中、西醫師因為不夠了解彼此、少了互信基礎而因此無法合作,那也實在是太可惜了。

不過呢,其實在這一兩年來,我們自己也的確開始接觸到來自部分婦產科醫師、生殖醫師的各種友善回應,也的確有不少患者是在西醫師知情的狀況下,在我門診以中藥調理同時進行好孕療程,而因此順利自然受孕、或是完成取卵、植入等療程的好孕媽咪。

而我今天要撈出來談的速寫苦主,就是這種「中醫師與婦產科醫師在深厚互信基礎合作下,而快速弄出人命的好孕媽咪」。

〔想念可以飛行的日子〕在日本的街頭,總是能隨意遇見美麗。©心容中醫

我印象很深刻,大概是今年春節過後,有一對 30 出頭的小夫妻,一陣旋風似的軌跡捲進了我的診間,是瘦高腦公、微豐滿大眼睛的可愛腦婆之甜蜜組合,想當然爾他們預約的是全自費門診。

當時,雖然我們是第一次見面,但這夫妻倆卻完全不像是初診,非常 囉唆愛講話 活潑外向,而且不知道為何,似乎是跟我用著一種非常熟絡的口吻互動著。

起頭,我只是開口問了一句:「今天想要看什麼呢?」,下一秒就是兩個人開始公十句、婆二十句的搶著回答。

喔買媽的!
診間裡這夫妻倆說話速度之快,我腦中竟然出現疑似腦鳴的嗡嗡聲,在 放完年假還沒收心的慵懶情緒 隱隱約約中,我的小腦袋瓜好不容易捕捉到一句重點:「是 S 醫師推薦我們來找您調理好孕的啦!」

哦,原來是傳說中的 Doctor S!

重重的拍桌 用中指輕輕敲桌子,先要眼前這對夫妻暫停搶答。

「好,我知道了。腦婆妳先從頭講自己的狀況,然後拜託講重點就好,外面一堆快暴動了的患者。」

「還有,S 醫師幫妳做了些什麼檢查?也通通都交出來!」

聽完我這一句之後,腦婆腦公面面相覷,而腦婆用著坐立難安、很不確定的語氣回答:「其實…我不知道我做過什麼檢查耶。」

「 S 醫師只說我有多囊性卵巢症候群,但子宮、卵巢都很正常。」

「之前骨盆腔有反覆發炎、沾黏,但 S 醫師已經幫我做腹腔鏡處理過了,所以目前兩邊輸卵管都是通的。」

「可是,我們已經在 S 醫師那邊吃排卵藥、照超音波、打破卵針快兩年了,卻還是沒有成功受孕。」

「但,我們自己又不想這麼快就放棄自然受孕,所以 S 醫師才叫我來找您。」

腦婆說到這裡時,一旁已經狠狠憋了 30秒沒講話 會死 的腦公忍不住開口說:「 S 醫師大概一年前就告訴我們,他能幫的忙都已經都幫了,叫我們趕快來找您調理身體。可是,我們一直很擔心您會很兇,所以一直不太敢預約,也因此一直拖到現在才來…」

阿~幹~,泥供波羅狄海三小國語?
因為怕我會很兇,所以不敢來預約?

簡直是白眼翻到腳底板了,這可真的是我聽過最扯的該屎延宕就醫理由了!

我除了會在診間裡開口警告老是“漏吃藥”的患者,也會主動中斷“配合意願低落”的患者之療程,以及聽到患者「亂吃違禁零食」、「因追劇而熬夜到天亮時」會小小的抓狂暴走一下之外,其他時間應該都是很溫柔和藹的!

我默默嘆了一口氣問:「那,S 醫師之前有開過治療多囊的處方給妳吃嗎?還有,妳吃的排卵藥是哪一種?」

「呃,有一個多囊的藥吃了快一年了,但我不知道藥名…」老婆開始歪頭回想。

「想不起來…」

「啊!我現在問 S 醫師,現在馬上問!」

什麼?
現在馬上問?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她瞬間拿起手機打 Line 出去,而且還真的馬上接通。

「S 醫師喔,那個心容醫師要問我之前吃的多囊藥、還有排卵藥啦……」

「好好好,你用打字的傳過來喔,我直接給她看,謝謝囉!」

她的 Line 瞬間叮叮咚咚大力的嬌喘幾聲之後,腦婆把手機推到了我的面前,說:「心容醫師您看,就是這些藥。」

噢買尬…
我一邊震驚 S 醫師與患者的醫病關係,竟然是如此 搞威 良好,一邊接過手機拜讀 S 醫師的回覆。

嗯嗯,由於多囊患者常常有胰島素抗性,因此 S 醫師開立了 Metformine 給她服用,而這確實是常規的多囊治療方式。

Metformine

Metformine 是常用的降血糖藥。

它的藥理作用,主要是抑制肝臟的糖質新生作用、增強肝臟和肌肉對胰島素的敏感性,以及減少小腸對葡萄糖的吸收,目前常用於治療多囊性卵巢症候群的胰島素阻抗現象。

排卵藥方面,看起來這位腦婆的卵巢對於早期使用的 Clomiphene 反應不佳,卵泡都長不大,而後期改為 Femera 後,所誘導出的卵泡數量及大小都稍有改善,可以勉強長到適合使用破卵針的 size 。(卵泡一般須發育到 1.5 cm 左右,施打破卵針才有意義。)

夫妻倆也很聽話的按照醫囑行房(簡直是卯起來做功課),卻還是遲遲沒能順利受孕。

Clomiphene

Clomiphene,常見商品名「Clomid、快樂妊、喜妊」,最基本、最常見的口服排卵藥物,是一種雌激素受器調節劑。

此藥物作用於下視丘及腦下垂體,可藉由占據「細胞表面及細胞內的雌激素受器( estrogen receptors, ERs )」,而有效抑制雌激素對下視丘及腦下垂體的負回饋機制,因此達到刺激腦下垂體促性腺激素( gonadotropin )分泌之作用。

用於女性,可誘發卵巢自然排卵,增加受孕機會;若用於男性,則可促進雄性荷爾蒙分泌,進而刺激睪丸製造精蟲,改善精液品質。

然而,此藥物需在「下視丘及腦下垂體功能正常、回饋機制正常」以及「性荷爾蒙分泌功能正常」的患者身上才會有良好作用,因此用在患有多囊性卵巢症候群的女性時,會有部分患者出現誘導排卵反應不良的現象。

Femera

Femera,商品名「復乳納(藥品名:Letrozole )」,原本為停經後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乳癌」婦女患者,所使用的第一線治療用藥。

此藥會透過「抑制體內芳香轉化酶( Aromatase )」的作用,而減少雄性激素轉化成雌性激素,達到治療乳癌的效果。

若在月經初期給藥,由於此藥抑制了雌激素的合成,會讓下視丘誤以為體內雌激素不足,因而釋放出大量的 GnRH (促性腺激素釋放素)來刺激腦下垂體,而腦下垂體在接收到 GnRH 的刺激後,就會開始釋出大量的 FSH (濾泡刺激素)來促進卵泡發育,並促進排卵。

但,使用復乳納來刺激排卵,通常會建議「不超過六次月經週期(約半年)」。

在我看完訊息之後,眼前的腦婆還是繼續哀嚎。

「其實,我已經生過一胎,大寶已經快四歲,是在結婚後沒多久就不小心中獎的。」

「可是,產後不知道爲什麼體重就開始增加,而月經也開始愛來不來的。」

「這兩年超誇張,就像是吹汽球一樣…增加了十幾公斤,而且只要不吃催經藥、排卵藥,月經根本就不會來。」

「心容醫師,為什麼我看身邊的人已經生了好幾隻都很容易,但我只是想生個老二就這麼難?」

「我這段時間,想懷孕想到都快要變成憂鬱症了~」她臉色凝重地說。

是啊,想要擁有自己的寶貝是天底下不知道多少媽咪爸比的心願,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初診患者直接“淚灑門診”了。

不過,妳因為已經有了大寶,心情上其實是可以稍微放過自己一點點,畢竟還有很多好孕患者更殷殷期盼自己的第一個孩紙呢!

而且我認為懷孕這件事,其實是需要許許多多的「天時、地利、人和」,然後再加上適當的「緣分」攪拌,可別老是把長輩們總掛在嘴巴上的「巷口第一間的那個媳婦誰誰誰,生小孩就像下蛋一樣輕鬆,四年已經生三個」,又或是一聽到「朋友結婚沒幾個月就懷孕」等等消息就惡整自己、把人生搞到快崩潰、打亂原本的生命步調。

「要不受影響很難」這我知道,但妳現在能做的就是「好好檢視自己的生活方式,把身心都照顧好」,在小鬼決定要降臨前,做好所有準備,不是嗎?

我確實曾經聽過有些專科醫師認為「多囊是要調什麼體質?想生小孩直接吃排卵藥就好了!」,也雖然這個觀點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多囊容易導致不孕,是因為排卵障礙所引起。所以,吃排卵藥促進排卵,進而提高受孕率」這的確是非常直覺的判斷思維。

只不過,在我門診裡已經遇過數不清的多囊患者,由於「多次服用排卵藥、打排卵針,甚至用了破卵針+天天行房做功課」也還是沒辦法順利受孕,在百般焦急的情況下跑來求好孕的許多例子,而這些也都還是在「輸卵管通暢、子宮內環境正常、先生精蟲檢查正常」受孕環境極度友善的一般情況。

因此,我認為協助好孕的醫師這一端,的確有著身為醫師可以協助完成的任務項目。

人體就像是茫茫大海,是平靜、是兇猛、是碧水藍天、也是一片漆黑。©心容中醫

那麼從現代醫學的角度來看,賀爾蒙失調就該用賀爾蒙療法,這應該是再簡單不過的基本概念了,是能有什麼問題?

但,我認為…或許人體運作實在是沒有這麼 simple、easy。

人體既精密又複雜,而且牽一髮則動全身,若是試圖將人體分割為各自獨立部分而進行單純醫療,或許就很容易出現瞎子摸象、見樹不見林、見山到底是不是山的可能謬誤。

在我認為的中醫病理學裡於闡釋疾病時,可以思考的從來不會只是單一器官(或組織),而是更宏觀的評估「與之連結的全身所有系統,究竟是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

因此,不大不小中醫師的我認為「中醫治療,應該是著重在恢復平衡」。

若是各臟腑經絡、器官系統之間的運作,能夠處在一個相對平衡上,那麼人體機能就可以維持更好的穩定狀態,也因此,我在開立處方時,治療頭痛可能從腸胃著手,治療月經疾病可以從呼吸道介入,而治療不孕則或許會從睡眠障礙佈局。

我之前寫過一篇「治療好品康與卡稱,你也可以順利受孕」的文章,談的正是這個道理。

生命就像畫面中看似靜止但其實千變萬化,有陰暗的地方,但也有陽光照射到的明亮。©心容中醫

有關多囊引起的不孕,不外乎是「賀爾蒙失調」與「生理功能失調」合併所導致的結果,但是對於已經出現多囊症狀、且病程已經多年的患者而言,究竟是「多囊為因,生理功能失調為果?」,又或者是「生理功能失調為因,多囊為果?」,這早已不容易分辨。

所以,從事醫學的這幾十年下來,我確實已經很少在臨床上去主觀判定「何為因?」、「誰為果?」。

因果往往盤根錯節、層層堆砌,進而形成 一個完整該屎的生態系 惡性循環,而唯一能解開這萬惡循環的方法,就是尋找適當的介入位置與角度,去切開、解構這樣的循環,讓身體能更有機會可以進行重整。

因此,一個不孕、且有多囊體質的患者進到敝院診間裡,我首要考量的從來就不是「多囊性卵巢症候群」這個疾病的表象。

「如果患者吃了排卵藥之後,還是效果不好,那你身為中醫師就不應該再跟著糾結所謂的賀爾蒙失調這件事。」

「你應該做的,是打開心的眼睛,又或者你有寫輪眼、六道輪迴眼那種我沒有的東西,也是可以將就著使用啦…」

「好好的跟患者說話、認識他這個人、理解他的生命模式,從他主訴的症狀中去找出他身體裡出錯、非常規、失衡的部分,進而幫他調整。」我都是這樣 嚇唬、 告訴一旁跟診的實習醫師。

到這裡還沒跟丟、狗狗叫睡到不省人45678 的各位看官,就先 cos 一下青春洋溢的實習醫師,讓我們繼續回頭看看眼前這位大眼睛腦婆還說了些什麼吧。

〔想念可以飛行的日子〕日本最吸引我的,並不是美麗的櫻花,而是隨處可見的品味。©心容中醫

「心容醫師,雖然我不知道身體的這些問題,跟懷孕到底有沒有關係,但我還是通通說給您聽好了!」大眼睛腦婆 contiune 她阿哩阿咂的敘事模式。

「我有嚴重的鼻子過敏,長期睡前都是鼻塞的,晚上一定得張口呼吸。」

「別人家是腦公打呼的很大聲,但我們家是腦婆自己大搞軍備競賽、備足糧食與汗馬,我總是打呼的最大聲那一個,這講出去真的超丟臉。」

「大家都以為打呼的人是因為睡得很熟,可是我老覺得睡不好。」

「不是一直做夢,就是聽到一點聲音就醒,每天起床都很累。」

「七、八年前,曾手術處理睡眠呼吸中止的問題,但是後來沒多久又復發了。」

「我很容易焦慮、緊張,遇到一點事情就會覺得心跳變快、心臟跳得超大力,因此曾有醫師說我可能有恐慌症。」

「我的腸胃也很不好,常常胃食道逆流,很容易打嗝、脹氣、反胃、噁心。」

「一喝牛奶就狂拉肚子,而且吃錯東西也拉、緊張也拉,一天竟然可以拉四次以上,常常拉到痔瘡都跑出來了,肛門口好幾顆大大小小的突起覺得很討厭,常常大便的時候會流血。但是這麼會拉也沒有比較瘦,真的很厭世…」

此時,她很無奈的乾笑兩聲,哈哈。

「我還有腎結石的病史,皮膚也很容易發作蕁麻疹,有時候根本不知道是吃了什麼東西,而引起身體、手腳發熱發癢。」

「還常常下肢水腫,每天到了下午,腳就很不識相的穿不進鞋子裡。」

「我懷第一胎的時候有妊娠糖尿病,而且懷孕期間右邊的腰就超級無敵痛,直到產後照了 X 光檢查,才知道我有腰椎間盤突出的問題。」

「對了,我剛剛有說嗎?」

「生完第一胎以後,月經都是吃催經藥、或是排卵藥才來的,但如果有來的話,經量就會很多。」

「月經來的第一天,會經痛加頭痛,然後上個月抽血 AMH 是 4 點多…」

當她嘰哩呱啦的將劇情演到這裡時,我忍不住喊卡打岔問:「 雅美蝶 揪蚪買蝶,妳平常到底是有沒有在運動?」

聽到這個問句、一旁憋很久的腦公,在電光石火間立刻搶到節奏開口換氣:「醫師我告訴妳,她根本不運動,出門走個兩步路就喊累,也不愛喝水,而且還超愛喝可樂,我覺得她會腎結石根本超正常!」

當腦公說到這裡,嘴角滿是口水還沒打算結束補槍時,候診椅上的美麗腦婆立刻京子上身、根本就是橋本環奈,一臉兇狠的轉過去瞪他:「誰・說・你・可・以・在・醫・師・面・前・說・我・壞・話・的?」

「我就知道你不愛我!!!!!」

一旁的伊藤,喔不,是一旁的腦公很委屈地看著我:「醫師你看,她真的疑心病超重,老是懷疑我不愛她。唉,做人真的好難~」

呃…「做人好難」這句話在我們好孕界,可是有著很可怕韻味的雙關意涵,而且說真的,爆個料就被說不愛?這拔舌地獄也確實是來得太快、有點太讓人瞠目結舌了。

為避免 員外生汁 節外生枝我趕緊緩頰:「好了,你們不要再吵架了,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你們的生活模式,可一點都沒打算進行婚姻諮商。」

「畢竟,婚姻諮商的價格要另外指數計算。」

 「真的嗎?」腦婆圓圓眼睛一下睜得超大:「醫師妳開個價,妳要幫我做婚姻諮商,那我願意付費!」

付你大頭,而且你是不是沒聽到「指數計算」?

「沒那回事,我胡謅的!來,小可愛們,快告訴美麗中醫師姊姊,你們三餐到底都在吃些什麼秘呀?」這種場面見多了的我,用著比 Tesla 還更猛的零百加速度,神速拉開距離、扯開話題。

「喔,我們兩個很忙,應酬很多,晚餐常常有聚會要參加,白天也沒空煮飯,所以都吃外送比較多。」

「我覺得輕X澤啦,肯X基啦…,還有一間叫什麼什麼的也很好吃,那個等我確定餐廳名字再告訴您~」

什麼?
聽完他們的咪呀清單,我的瘦下巴簡直都是快要掉下來,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太衝動了,那些東西我已經十幾年沒碰了,這種吃法+應酬,身體要不出狀況,那才真的有鬼咧~

〔想念可以飛行的日子〕在蒙帕納斯大樓上拍照,這是被戲稱為巴黎黑色墓碑的巨大建築物,非得親臨巴黎才能真正理解的一件事情。©心容中醫

看到這邊,基於現在三級警戒的可怕社會氛圍,那些有拍片的都能自稱「微李安」,而那些有唱歌的也都能自稱「微禮安」了,那我們就來個「微你好」遠端通話來討論一下這位腦婆的體質吧!

若你喜歡跟奇異博士的法術,有一樣古早味的說法,那麼…

這位腦婆是屬於「氣血不足、脾濕、挾寒、挾血瘀」的體質,必須要用上「養氣補血、健脾利濕、溫陽通經、活血去瘀」的處方,去溫化她體內的水濕、寒氣,而且我還得細膩的拿捏各種標的藥物的客製化比例,以免氣血補過頭了,而出現上火現象。

當然,也須避免補氣藥物劑量下得不夠,導致排濕去瘀的力道不足,讓患者出現明顯的疲倦、酸痛等症狀。

身為「微醫師」的你,如果小妹我的文章看得夠多的話,可能會想在課堂上舉手發問:「上述狀況,可不可以不處理,而直接進行減重?」

沒錯,胖多囊當然要減重,而且這個準則去到哪個國家都一樣,是全宇宙醫界最難得的共識。

的確有許多相關研究指出「胖多囊患者若能減去體重的 10% ~ 15%,絕大多數患者的月經週期,都能夠恢復規律」。

但,坦白說…

我並不打算在未處理她的體況之前,就直接開立減重處方,因為我認為「正是因為這些複雜的體況」,阻礙了她體內正常陰陽轉化、驅動月經週期的能力,這時候若是硬給減重藥,恐怕就會跟給排卵藥一樣,收效不彰。

再來,若你偏好或是想再聽聽現代版本的醫學解釋,那麼…

眼前這位 橋本環奈 腦婆長期的鼻塞、鼻過敏、睡眠呼吸中止,導致她有慢性缺氧的情況,進而影響到全身各個器官的供氧、運作,這其中當然包括卵巢、子宮等生殖系統。

至於容易腹瀉的狀況,部分是由於個性容易緊張,使得自律神經失衡,造成腸道蠕動過快,連帶影響腸胃吸收、無法取得均衡營養。更因此,像卵巢、子宮等「不運作,也不會有生命危險」的二線器官,所能得到的能量補給,自然會不足,那想當然爾就更難以正常排卵、長內膜。

再加上,她長期處於焦慮狀態,激發身體出現「戰或逃」的保護機制,導致體內壓力賀爾蒙(例如:皮質醇)的分泌量偏高,也會抑制卵子成熟所需要的女性賀爾蒙分泌。

常常感到恐慌,也會迫使身體大量儲存脂肪來保護自己,久而久之體重增加,就會又讓月經失調、多囊的症狀更加嚴重惡化。

這些因果難辨、惡性循環的問題,長期互相牽絆攪和,也因此造就出她現今「不論是中、西醫都覺得棘手」的多囊性卵巢症候群

眼前夫妻倆的工作型態、飲食模式,是極需修正的治療環節,雖然兩位年紀輕輕就能事業有成,是很棒的事情,但天底下還真的是「沒有什麼事,是可以不必付出代價的」。

「多數的事業成功,往往是犧牲健康所換來的」這是我在診間裡看多了各界層峰、各企業決策者來就診的最大心得,也因此或許我們都應該好好思考這其中的得失。

綜合以上觀點,再考量到腦婆的年紀尚輕、卵巢庫存量也還充足,我傾向先花個二、三個月校正她「偏虛濕重」的體質,再來接續後面的減重療程。

不過,就在我開口了這項決定時,憋氣很久的 伊藤 腦公忽然開口問:「心容醫師,像我水某這種不吃排卵藥、催經藥,月經就不來的麻煩體質,如果等她減重到預定的10%,那至少要花個半年、一年吧?」

「那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她在最快的時間內,提升受孕機率?」

看你在「我是大哥大」認真演出的戲份上,我用著很和藹的口吻回答:「你的疑慮很務實。」

「減重的確需要時間,但我希望她進行減重的原因,不單是為了改善她的排卵功能,同時也是為了她長遠的身體健康做考慮。」

「以免多囊後續所引起的胰島素阻抗,最後拖垮內分泌系統,而引起三高等代謝症候群。弄得不好,還可能誘發子宮內膜癌。」

「而且,因為她已經有兩、三年都處於『不催經,月經就不來』的情況,我確實也無法保證在開始中藥療程後,她的月經就能馬上回復規律。」

「所以,我認為最有效率的做法,是在我們中藥調理過程中,同時拜託 S 醫師依他的專業臨床經驗、視情況開立催經藥及排卵藥物,藉由賀爾蒙藥物讓月經週期規律化,那我們也能掌握排卵期而努力做功課。」

「而且,中藥又能緩解排卵藥物可能會導致內膜變薄的副作用,我認為這應該會是個三贏局面。」

腦公聽了以後,很用力表演了點頭如搗蒜的戲份,真不愧是伊藤

是啊,能有 S 醫師這樣的好孕超級隊友,那我們為什麼不善用中西醫結合的更多優勢呢?

事不宜遲,我先要求腦婆回去好好量測基礎體溫,雖然先生其實也掛了號,要同步調理身體,但因為這個囊人的精蟲檢查算是堪用,而且他的主訴是「少年維特的失眠煩惱」,暫且與本文主旨無關,所以我就先不再追加伊藤的戲份、不再額外贅述,以免這篇速寫又會超過一萬字,讓大家又飄去宇宙冒泡泡。

〔想念可以飛行的日子〕在3萬英呎的高空上,唯有持續清醒,才有機會撞見這匆匆一瞥美麗景色~ ©心容中醫

兩週後,小夫妻準時出現在診間裡。

橋本環奈 腦婆一坐下來就大叫:「醫師您好神,我吃藥沒幾天以後,大便都成形囉~」

「喝牛奶,也都沒拉肚子ㄟ!」

呃,只是彈彈手指、調個腸胃、讓妳不拉肚子,就好神?
妳對神明的定義與要求,也太低了吧?

「而且,最近不管怎麼亂吃都沒發蕁麻疹,也很少心悸。」

「水腫的情況也改善很多,有一雙原本穿不下去的漂亮涼鞋,現在竟然可以穿了,超開心~」

「可是啊,我前幾天跟他吵架…」大眼睛腦婆含恨地噴出火焰,射向一旁的腦公。

「吵完架之後,我就全身跟頭皮發麻,眼前一片空白,覺得自己快要休克了…。醫師,我是不是很難醫?身體是不是很糟?不然怎麼會這樣?」

「靠北咧,妳那個身體發麻叫做過度換氣症候群,是因為呼吸太急促,使得血液中的二氧化碳濃度下降太快,但含氧量過高所導致的。沒什麼難不難醫的,妳只要好好調適心情,不要那麼容易緊張、焦慮,就不會有什麼事,好嗎?」想都不想的我,瞬間脫口而出。

聽到這麼直白幹譙患者的聲浪,這兩個小夫妻忽然靜了下來。

腦婆當著我的面、很沒禮貌的直接轉頭過去問腦公:「你剛剛是不是也有聽到醫生罵靠北?不是我聽錯吧?」

一旁的腦公眼神肯定又大力的點了點頭:「對,我也有聽到。」

腦婆在確認過自己不是幻聽或是發瘋之後,忽然伸出大拇指對我比出一個超大的讚。

「醫師,您真的很全力做自己耶!我覺得超棒的!您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幹,哩供三小朋友?
你們到底是來看醫生?還是來混江湖、稱兄道弟的?

眼前腦婆的基礎體溫,曲曲折折的貪食蛇,起伏都沒超過 36.5 度,是典型的多囊沒排卵。

不過,也才吃了兩週的藥,是急什麽急?
給我滾回去再觀察看看!

費了番唇舌,開導這一對很愛吵架、但其實根本恩愛小劇場無限蔓延的甜蜜小夫妻一番之後,我趕他們回去繼續吃苦。

〔想念可以飛行的日子〕京都的楓紅,讓人驚艷不已,但你知道嗎?當葉子開始變色的時候,就離落葉之日不遠了~ ©心容中醫

二週後的回診,老婆較明顯的改善是「晚上打呼的頻率與分貝數下降」、「鼻子過敏的程度減少」,而且目前只有睡前那段時間的鼻塞比較明顯,其他時間幾乎都可以順暢的呼吸新鮮空氣。

這樣的症狀改善,也的確能讓她的睡眠品質、氣色明顯進步許多。

「白天精神變得很不錯,不會老是想睡,排便都很正常,也不會出現那種老是想拿磚頭砸腦公的感覺…」她興高采烈地說。

就在合併她的脈象一起評估之後,雖然她的基礎體溫看起來依然尚未排卵,但我覺得已經可以拜託 S 醫師先催經、開排卵藥, 這個週期可以再拼一次看看。

於是,甜蜜夫妻小蜜蜂又嗡嗡嗡的,從我的診間直接飛去 S 醫師的診間,直接打了一隻催經針。

一週後來訊告知:「月經順利報到。」

然後再過一週,甜蜜夫妻倆回到我診間裡,讓我看了 S 醫師開的排卵藥「恩,本次使用的仍然是復乳納」,而這部分我當然是絕對尊重 S 醫師的臨床專業。

於是我又開了「協助卵泡成熟並改善品質」的中藥處方讓她帶回去吞。

過了幾天的某夜診裡,就在我診察完前一位患者時,跟診助理緊急插播:「腦婆傳訊息來,說她現在正在 S 醫師診間裡照超音波確認排卵狀況, S 醫師想問:『需不需要幫她打破卵針?』。」

呃,腰咻咧,當我看到這個訊息時,忍不住心裡打了個突,這 S 醫師也太客氣了吧,這個部分由他決定就可以啊!

不過,既然 S 醫師釋出了這麼大份的尊重,我當然要立刻放下手邊工作,趕緊仔細端詳腦婆傳來的幾張超音波照片:「顯示目前照到 3 顆卵泡(當天是她月經第 12 天),一顆已經 2.3 x 1.5 cm,一顆 1.46 x 1.32 cm,還有另一顆較小的 0.99 x 0.73 cm 」。

我沈吟了幾秒後就交代助理回訊:「打!今天起要開始“做一休一”認真行房,到基礎體溫上升隔日才可以停下來。」

我心裡的盤算是這樣的,2.3cm 那顆卵泡基本上已經成熟了,就算不打破卵針,應該也差不多馬上就要排卵。

但,因為中藥的養卵處方仍然持續進行中,因此使用破卵針後的 36 小時內,1.46cm 那一顆較為圓形的卵泡應該會有機會可以長到 1.8cm 以上,而「1.8cm ~ 2cm」是我門診累積的經驗值中,卵泡大小及成熟度最剛好的數字,因此我其實是比較看好 1.46cm 這一顆。

至於 0.99cm 那一顆,大小不夠,也來不及跟上破卵針的速度,應該可以 劃掉裝作沒看到 忽略不計。

三天後,腦婆小蜜蜂飛也似的回到我的門診,我問她:「S 醫師有沒有開黃體素給妳吃?」

「沒有ㄟ,他叫我先回來找您開中藥吃就可以。」腦婆回答。

喔好,既然沒有黃體素,那麼未來這 14 天,就是中藥 梭哈、 solo 了。

很欣慰的,我看她的基礎體溫從一、兩天前就突破 36.6 (她的排卵體溫約莫在 36.15 ),算是有了一個不錯的開始,於是我著手在她原本調養氣血的基礎上,追加了「排卵後,穩定高溫及內膜」的處方。

此時,她趁著我在思緒處方並鍵入電腦系統的短暫片刻,很快速地又拍了一個屁:「心容醫師您好神,我之前的卵泡從來沒長到這麼大的說!」

又好神?
這是什麼奇怪的口頭禪?

你是好神拖用到很煩悶嗎?
跟尼轟只會講「俗勾怡」根本沒兩樣~

不是 ki 咧,就是俗勾怡,尤其是三四月櫻花季。(可惡,說著說著就好想去日本~)

〔想念可以飛行的日子〕永遠忘不了在夜間、在黃昏、在白天、在藍天,一步步走向東京鐵塔的那種澎湃。©心容中醫

時間飛快的又過了兩週,腦婆回到我診間時,交出了她這輩子第一次量得這麼勤快的基礎體溫表。

我一看到那美麗動人的高溫曲線已經來到第 15 天,再把她的手手抓過來 摸個兩下意思一下 診脈,立刻喝斥她現場給我去驗孕。

一聽到我 高聲喝斥 下令「現在去驗」,腦婆睜大眼睛問:「醫師,您說要驗什麼?」

「啊幹,驗孕啊!」

「難不成是驗鈔嗎?驗鈔我助理就可以自己來了。」

「妳自己量體溫一陣子了,都沒有發現高溫期已經持續超過 2 週了嗎?」我沒好氣的補刀。

腦婆(委屈):「您叫我量我就乖乖量,可是人家又不會看體溫…」

啊…

「別囉哩巴縮了,快給我滾去敝院那個比五星級還五星級的高級廁所!」

我示意助理把紙杯與驗孕試紙塞到腦婆手上,然後隨口問了一句:「試紙會用嗎?之前應該有用過吧?」

腦婆(囁嚅):「當然不會用啊!」

「人家之前又從來沒用過!第一胎是因為月經真的太久沒有來,跑去醫院讓醫師抽血才發現懷孕的!」

「我每次就算吃排卵藥,最後月經也都會來,所以這輩子根本一支驗孕棒都沒買過啊!」

啊幹,妳說什麼?

我差點沒暈倒:「好好好,總之妳就去廁所尿尿,然後試紙放進杯子裡,不要讓尿液超過下面那條 Max 線的高度,等整支都吸飽飽再拿起來,這樣知道嗎?」

腦婆(猶豫):「醫師我覺得這樣不太好,萬一我弄錯了,您這支試紙就報廢了…」

「阿不然,我直接把尿杯端進來,您再教我用好不好?」

「您會不會很想打我?」

「您是不是已經想打我了?」

三小?把尿端進來?

算了,我無奈地揮揮手:「端進來就端進來,不過就是一杯尿,美麗姊姊我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去吧!」

於是腦婆一股腦兒接過驗孕雞絲,半信半疑、不知所謂何事的被推出診間。

在等待腦婆擠出小便的這十分鐘內,馬上換腦公一屁股坐到候診椅上,開始很認真的對我傾訴他「喝苦藥之後真的比較容易睡著,做夢比較少,但還是常常覺得很憂鬱,做人好累」的該屎青少年心情。(乾,都幾歲了!)

喔,我忘了說…

之前我文章裡曾經提過有一對小夫妻,腦公呆呆地當著我的面問:「醫師您的年紀應該可以生得出我們吼?」

腦婆還在旁邊痛快的清脆補刀:「對啊,你就直接把醫生當媽就好,什麼隱疾都可以跟她說喔,沒問題的!乖~」

丟洗街冷誒!
就是這兩個天兵,很惡劣的傷害了我少女心啊啊啊啊啊!(折手指)

〔想念可以飛行的日子〕很喜歡日本樹木的枝幹,總是那麼自由、有意思。©心容中醫

十分鐘很快的過去,我跟這位別人的 大鵝子 腦公的親子對談還沒收尾,這腦婆就已經敲門、探頭進來了。

敝院很精明的助理,立刻自動自發的幫她拆封試紙並放進杯子裡,待試紙吸好吸滿,再拿起試紙放到一旁的面紙上晾乾、等待結果,沒有真的很北七的把尿杯就這樣放到我面前。

等待的過程不到一分鐘,我也很快速的把腦公診察完畢,趕他回到候診椅,立刻換上那個很明顯緊張到全身僵硬的腦婆坐到診療椅上。

助理對著我眨了眨眼睛,把乾透的試紙遞了上來。

恩,看到我預期中的那兩條線,我以一種完全不感到意外的微醺表情,輕輕將試紙放在夫妻倆面前,用很和煦、很巴黎的陽光口吻說:「來看看,有喔~」

腦公為了將腦袋湊過來看個仔細,差點將老婆擠出診間,驚呼:「兩條線就是有了嗎?對嗎?是這樣嗎?」

腦婆(緊閉雙眼不敢看,緊張到口齒不清):「有什麼?到底是有什麼?心容醫師您不要嚇我喔,我會哭喔!」

到底是什麼鬼?
換我倒吸了一口氣。

「眼睛張開看一下啦!這樣就是有懷孕,好嗎?眼睛給我張大!」我沒好氣地咆哮!

橋本環奈 腦婆緩緩睜開已佈滿淚珠的雙眼,望著那條紙上是兩條線的溫度計 試紙,不可置信的開口:「我真的懷孕了嗎?」

「對。」我略顯不耐,想轟她們出去了。

當這個「對」的字語音還沒有完全落下,這腦婆的反應機制竟然如此快速的…忽然放聲大哭,而且哭到全身發抖,就這樣很戲劇化的開始過度換氣、臉色異常慘白,一副歐買尬美麗姑娘我實在是太心歡喜、太開心、渾身喜悅抖動著,快要昏倒的樣子。

歪腰,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什麼!
但,此時也只能夠目瞪口呆地等她表演完這一段的戲份。

在我門診裡驗到孕、喜極而泣的媽咪,的確是多到數不清沒錯,但是,哭到恐慌症戲份上身、發作的,這腦婆可是盤古開天闢地之後的第一人~

說時遲、那時快,她曾惡狠狠質疑「已經不愛我」的那個親愛腦公,馬上衝過去抱住她、並安撫她,這時診間的氣氛變得有點 污穢 、混亂,我趕緊請助理開門換氣,並且要她去找個乾淨的塑膠袋進來讓腦婆控制呼氣、吸氣量。而這值得被記錄在歷史上的那一天,是發生在 4月中旬,那時候的台灣本土疫情還沒爆走。)

真不愧是飾演京子橋本環奈,腦婆的情緒平復蠻快的,很快就一邊 收尾 抽噎、一邊對著我們家助理說「不用不用了」,然後破涕為笑。(根本戲精!)

「醫師,您真的超神耶!」

什麼?
神又來?

「別再說我神了,我只知道被妳搞到快發神經,還差點忘記交代妳很重要的事情。」我瞪著她。

「因為妳剛驗到孕,算起來也才剛滿四週。」

「約莫要到五週,超音波才能照得到胚胎,所以妳可以下週再回去找 S 醫師就好。」

「但,由於妳這個兩條線,可說是得來不易,我會建議妳先去找風濕免疫科醫師,拜託他幫妳確認是否有免疫血栓體質。」

「若有必要,或許會有些預防性的用藥,必須服用到第一孕期結束。」

「我會幫妳把推薦的風免醫師名單備註在妳的醫囑上。因為我知道妳現在應該是腦袋一片空白,絕對是什麼都記不住。」

(全自費就診,會在完成當次門診後即時回傳給患者「患者主訴紀錄與醫囑建議內容」)

她很大力的點點頭:「真的,醫師您真的很懂,您不幫我寫起來,我等等走出門一定會馬上忘光光。」

「然後,如果後續一切順利,我會幫妳安胎到懷孕滿三個月,再讓妳回家養胎去!」說完這些,我白了她一眼,卻意外的看到她又快要哭了…

口孔~
現在是怎樣啦…

「那…」

「那我現在懷孕了,要怎麼減重?」

「醫師您不是說吃兩、三個月的苦藥以後,會開始幫我減重嗎?」她邊哭邊問。

沙毀?
這篇文章 今天的髒話扣打幾乎用光,所以我決定改走放爛兄弟路線:「某滑兜,誰叫妳剛好在吃藥快滿兩個月的現在弄出人命了,減重只好等到生完之後,有緣再說囉~」

雙手一攤,我以為這個話題可以就這樣結束,但,沒想到這哭到不成人樣的腦婆竟然可以乾坤大挪移、瞬間移動 整個人立刻挨過來,對著我伸出右手小拇指說:「心容醫師,拜託您跟我打勾勾,等我生完,您一定要幫我減重,絕對不可以放著我的體重計,見死不救!」

喵的咧,妳們可以不要這樣忽然靠近過來嗎?
嚇死我了,差點就要使出當家絕活「拳如雨下」。

我眼睜睜望著她步步進逼的小指頭,心裡第一個想法是「幹!妳剛剛裝完尿,是到底有沒有洗手?」,然後嘆了口氣、很無奈的跟她隨便地勾了一下手指頭,就趕緊將我自己的手手抽回來,狂用桌上的酒精徹底消毒我的江湖傳說。

「不勾這一下,她是不會離開診間的。」這女人的個性我清楚得很。

當下其實我還在 算計另一件事情、 在心裡歡呼:「喔耶,我的第一階段任務到此,也算是圓滿達成,接下來就通通都是 S 醫師的責任了!」(很明顯,這是“甩鍋貼”的行為。XD)

於是,認為這一回應該是最終溫馨大結局的我,開了安胎處方、並且目送這對小夫妻牽起手來、喜孜孜的跳著離去。下一秒,我很悠閒地往椅背上一靠,頗有心頭放下一塊大石的港節,只是很無奈的不到半秒鐘的光陰,「偷得浮生,半秒閒」的愉悅感已經被外面等到快暴動的其他求好孕患者,惡狠狠的敲著門說:「我們也要比照上一對跳著出去的夫妻辦理」。

幹,要跳著出去還不簡單,給你們吞顆伯虎唐專屬的「含笑半步癲」不就好了。

〔想念可以飛行的日子〕生命無論是任何一個時刻與姿態,都是美麗的。©心容中醫

正當我很阿Q的以為「後續只要把她交回去給 S 醫師,就一切 OK」時,這位「一知道懷孕後,焦躁緊張狀態立刻放大數百倍」的孕媽咪,便開始對我發動幾乎是二日一次的大量訊息攻擊!!!

「心容醫師,雖然 S 醫師那邊幫我抽血,也確定現在胚胎蠻穩定的,但是我常常覺得肚子緊緊悶悶的,這樣是正常嗎?」

懷孕初期這樣很正常,只要沒有出血就不用太緊張啦!

「醫師,我現在有需要補充孕媽咪維生素嗎?葉酸要吃嗎?魚油要吃嗎?卵磷脂要吃嗎?珍珠粉要吃嗎?」

坦白說,我真心覺得只有葉酸確實有必要補充,因為葉酸可以協助胎兒神經管發育,並穩定子宮內膜、降低流產機率。

至於其他保健食品呢,如果還沒買,其實可以考慮把錢省下來,到時候會有永遠買不夠用的尿布錢要花。

「醫師,我什麼時候可以開始擦妊娠霜?」

ㄜ,妳愛啥時開始擦,就啥時開始擦。

如果妳嫌錢太多、懷孕後的時間與體力多很多,我真的是沒有特別意見啦~

「醫師,我從懷孕之後鼻子過敏又變嚴重了,這個下次我回診時,您可以幫我處理嗎?」

廢話,是來亂什麼啦?想我就直說!
是沒看到我有寫不完的文章與看不完的 美劇 患者嗎?

「醫師,我的基礎體溫今天比昨天少了 0.2 度,請問這樣會有問題嗎?我好害怕!」

敗偷一下!
基礎體溫起起伏伏很正常,只要還維持在 36.7 上下,沒有特別的腹部劇痛、異常出血等情況的話,請先不要自己嚇自己喔。

「醫師,我聽您的話去做免疫檢查了,報告出來一切正常,所以風免醫師沒有開藥。但是 S 醫師有預防性的開伯基給我吃,這樣要跟中藥隔多久?」

抗凝血類藥物,原則上要與我開立的中藥處方間隔2小時,但,沒有免疫的問題真是太好了!!

「伊斯伊斯……」

就這樣,我與助理群過著回訊回到手軟的日子,但後來想想 S 醫師收到的訊息量,應該是我這邊的好幾倍,頓時之間我忽然覺得好過很多~

XD

就這樣又過了二週,小夫妻準時回到了我的診間裡:「心容醫師,今天去 S 醫師那邊已經照到寶寶的心跳了!」

恩,那很好~

「S 醫師知道妳懷孕的當下,有說什麼嗎?」我饒富興味地問。

不問還好,一問之下腦婆立刻杏眼圓睜,我猜她應該是嘟起了嘴,但是戴著口罩無法查證。

「心容醫師您知道嗎,上回在這裡驗到孕之後,我們其實過兩天就衝去找 S 醫師做檢查,可是他竟然對著我說:『哎呀,最近真的是喜事連連呢!連妳這麼難搞的,都順利懷孕了~』!」

「您看,他說出口了!」(真糟糕,我把秘密寫出來了,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變成被狂戳的草人…XD)

「可見他早就覺得我很難搞,這下可終於說出來了,您覺得他這樣做,是對的嗎?」

歪腰,我笑到氣都岔了,趕緊勸解:「懷孕切莫動氣,S 醫師其實對患者非常好的,妳應該要感謝他一直照顧妳到現在,而且妳後面還要拜託他幫妳接生呢!就別再生他的氣了!」

眼前腦婆聽我這麼說之後,暫時冷靜了下來,但又忽然挨近我,殷殷切切問:「心容醫師,您不會這樣對待我吼?」

「我沒有很難搞吼?」

「妳一定要幫我調理好身體喔!我生完老二要減重喔!然後我生完老二,要生老三喔!」

什麼???!!!
我有聽錯嗎?妳還要生老三?

之前也的確老是有已經弄出人命的孕媽咪,當肚子裡面的寶貝還沒完成卸貨,就不知道是在猴急什麼的,一直傳訊息來問:「如果要再懷下一胎,請問什麼時候可以回診調理呢?」

妳們這些養殖戶,確定自己可以不用先挨過兩小時餵奶一次的暗黑生活,再重新慎重考慮下一胎的事情嗎?

好吧,台灣少子化的問題,確實也已經是國安等級的世紀危機,所以那些還要生的,就通通再回來吧,反正美女醫師姊姊我,只會坐在診間出一張嘴,最多就是再出一隻手手來摸摸,看能不能助長民間謠傳許久的「這個伊斯摸個手手就會弄出人命」的可怕夢囈,至於後面的養殖成本…這我可不管哪~

畢竟,在好孕這條路上,可是個人造業腦公擔,絕對不會有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這種灑狗血劇情的。(是說,換我到底是在供三小?)

由於我實在偷懶太久才把這篇文章完成,所以本文苦主目前已經懷胎好幾個月,至於我為什麼會拖這麼久才寫文呢?

是因為防疫期間我正在努力追隨美劇「實習醫生」這個多達16季、與大門未知子的風格截然不同的大長篇(掩面),然後寫著寫著這篇文章就又不小心破一萬六千字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啊啊啊啊~

〔想念可以飛行的日子〕珍惜並豐富彼此,這是我們在倫敦所遇見的美麗~©心容中醫

最後的最後,有關於本篇苦主最後所企圖挖坑逼跳的問題:「我沒有很難搞吼?」

身為一個不大不小中醫師的我,其實很能理解每一位求好孕腦婆的急迫心情,但是,唯獨最無法接受的是「預約患者不願改變現況,也不肯配合醫囑」、「預約患者不尊重敝院價值、制度、醫師與工作人員」的情況,這些才是我個人最不能接受的。

【 如果你是... 】

如果你是第二次應回診卻遲了一週,而且開口要求只吃藥粉;如果你是第三次應回診卻遲了整整一個月,因為堅持自己獨居,所以不肯配合敝院防疫政策選填 TOCC 表單,而因此被告知中斷療程之後,卻上網大肆批評敝院醫師所提供的處方是「吃了藥,卻都沒有懷孕」,那我想...這才是無限的莫名。

如果你真的獨居,那是要怎麼懷孕?
如果你不是獨居,那每一位患者都希望「防疫期間,都能就醫安全」的大前提下,怎麼可能會容許有不願配合防疫的患者?這不是邏輯不通嘛?

你希望防疫期間就醫安全,卻又不願意配合防疫政策,這種邏輯思維我是真的無法理解。

更何況我認為每一位能從這裡順利弄出人命的好孕媽咪,他們是不斷為自己堅持努力,並且極度尊重敝院醫師、助理與規則,願意無縫絕妙配合,我想這才是我們團隊努力不懈追尋「求好孕」的真正本質。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敝院絕對沒有摸手手就會弄出人命的醫師,那絕對是不可信的江湖謠言。

唯有配合醫囑、尊重醫師與助理、適當的改變生活與飲食習慣的自律患者,才能有機會從我這位這麼難搞的醫師手上,順利領到滾蛋證書的!

也因此,我絕對相信 S 醫師口中的難搞,指的絕對是「妳是一個值得不斷幫忙的好孕患者,所以我願意不斷幫助你!」,而且我也一定相信這篇速寫的主角腦婆一定也是極度信賴 S 醫師且雙方默契十足,所以才會不斷反覆的 橋本環奈 黑色幽默戲精魂上身。

好的醫師、好的醫療院所、搭配著默契良好的好患者,我們才能有機會組成一個默契十足且弄出人命的好孕團隊。

電影《一代宗師》有句非常傳世的台詞:「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我認為這不只是對醫師們而言是這樣,對患者們的人生也是。

唯有真正發現自己、解構自己、重組(理解)自己的人,才有機會真正看見並享受天地之間的各種奧秘、細節、韻味、節奏…,因此才能用更好的見地、能力…與眾生共容、共榮。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非自費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越是跟時間賽跑的療程,越是要注重精準與品質。©心容中醫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