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試管植入前就自然受孕的免疫媽咪們〈37歲,抗磷脂抗體症候群,苦主.1〉

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過年前趁著難得的休假日,我們跑了一趟南部去追加第三劑疫苗。

雖然只是半劑量的莫德納,但還是痠痛、頭暈了快12小時(果然是一朵花的18歲體質,嘿嘿~),所幸這些症狀在隔日上班前就幾乎煙消雲散、退駕完畢,最後就只剩下「難以控制的練肖威」症狀還是沒能根除,就這樣的持續到了過年期間。

不用卡桃屋想也知道,今年依舊照樣是沒辦法飛往我朝思暮想的日本國,於是我只好積極打算將這些無法即時釋放的負能量,轉化成寫文章的查克拉動力源,就這樣當作是在寫好孕產能報表般的,來把「近日弄出人命的幾位免疫媽咪故事」好好交代交代~

是說,不知道大家會不會感到好害怕?
畢竟以過往的經驗來說,原本只是描寫一個患者的速寫,就可能要啦哩啦咂一萬多字了,那這一次狂寫三個到底是想逼死誰?

還有,為何挑上她們3個當說書對象,她們是有什麼共通點嗎?

難道是因為得罪了方丈?
才不是咧!

就連上個月不小心住到黴味超重、而且枕頭與床上都有血跡斑斑的愛河飯店,我都只有 握緊拳頭 跟飯店經理好聲好氣、溫柔地表達個人不滿,而沒有卯起來寫個兩萬字負評,那從這裡你就應該要知道我的脾氣很好,從不記仇、又個性隨和、非常TMD (翻譯蒟蒻:甜美的)…

三位好孕患者・原備孕情況

1️⃣ 37歲,備孕02年、流產02次,已確診為抗磷脂抗體症候群

2️⃣ 36歲,備孕07年,歷經 03次人工、04次試管,已確診為橋本氏甲狀腺炎甲狀腺功能低下

3️⃣ 32歲,備孕03年、流產03次,嚴重的血栓體質、輕微的抗磷脂抗體症候群

三位好孕患者共通點

1️⃣ 她們都備孕超過 2年

2️⃣ 她們都流產 2次以上,還有的經歷過多次人工、試管植入都沒有成功。

3️⃣ 她們都具有會影響受孕的免疫、血栓體質,只是類型不同。

4️⃣ 她們都是在我好孕門診裡的中醫藥調理期間,尚未進入預定的試管療程就自然受孕成功

系列文章在開始前,我想要先畫出來的重點是…

免疫、血栓體質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的恐怖,前提是你得要先知道自己可能有這樣的體質,而且也必須找到對的人(真的能幫助自己的醫師),並且進行必要的中醫藥調理與西藥同步治療。

抗磷脂抗體症候群

抗磷脂抗體症候群

抗磷脂抗體症候群(antiphospholipid syndrome),是一種全身性自體免疫發炎疾病,常見的臨床表現是動靜脈血栓、或育齡婦女的反覆流產

【 須高度懷疑是「抗磷脂抗體症候群」的可能症狀 】

1️⃣ 流產

超過 3次的懷孕 10週內的流產」(目前國內普遍建議是「流產 2次,即應進行檢查」),或發生於懷孕10週後的流產、甚至是懷孕 30週的流產

2️⃣ 各種血栓

如果是下肢深層靜脈血栓,則會有不對稱的下肢腫脹疼痛出現。

發生於心臟的動脈血栓,則可能導致無三高疾病的年輕人出現肺動脈高壓,或心肌梗塞肺栓塞等急重症。

發生於頭部的血栓,則可能出現栓塞型中風偏頭痛癲癇等症狀。

發生於四肢小動脈的血栓,則會引起皮膚潰瘍肢體缺血性壞死

3️⃣ 皮膚網狀青斑血小板低下心臟瓣膜疾病冠狀動脈疾病等。

抗磷脂抗體症候群・血液學診斷

抗磷脂抗體症候群的血液學診斷方面,需要具有下列抗體

1️⃣ 狼瘡抗凝血抗體 (Lupus anticoagulant)。 

2️⃣ 抗心脂肪抗體 (Anticardiolipin antibody) 之 IgG、IgM 兩種抗體其中一種,且為中等濃度以上。

3️⃣ 抗β2-糖蛋白1 (Anti-β2-glycoprotein-1) 之 IgG、IgM 兩種抗體其中一種。

儘管目前仍有部分的風濕免疫科醫師、婦產科醫師對於免疫疾病與不孕、流產之關聯性抱持著高度懷疑,但是相關研究在國際論文中早已多如牛毛,以下就簡單分享幾篇讓大家在新的一年多多用眼燒腦一下。

【 Antiphospholipid Antibodies in Women Undergoing In Vitro Fertilization Treatment: Clinical Value of IgA Anti-β2glycoprotein I Antibodies Determination 】

2014年 Hindawi期刊裡,這一篇回顧性的分析文章《 Antiphospholipid Antibodies in Women Undergoing In Vitro Fertilization Treatment: Clinical Value of IgA Anti-β2glycoprotein I Antibodies Determination 》(可點選超連結)發現:

植入失敗,可能與抗磷脂抗體(aPL)有關。

我們回顧分析 aPL檢測在接受 IVF的女性中的有用性。

對於植入失敗最少2次的女性,我們分析了抗磷脂抗體症候群的常規 aPL、狼瘡抗凝血抗體(LA)、抗心磷脂抗體(aCL)及 抗β2糖蛋白1(aβ2GP1)抗體的 IgG、IgM。

在 40名IVF患者群,發現 aPL的總患病率為 20%(8/40),與對照組人群(100名健康供血者)顯著不同。

在測試的 aPL組中,aβ2GP1 IgA抗體最普遍有 62.5%(5/8),IVF患者為 12.5% (5/40),明顯高於對照組的1% (1/100)。

Implantation failure could be related to antiphospholipid antibodies(aPL).

We retrospectively analyzed the usefulness of aPL determination in women undergoing IVF.

Conventional aPL of the antiphospholipid syndrome, lupus anticoagulant (LA), anticardiolipin antibodies (aCL), anti-β2glycoprotein1(aβ2GP1) antibodies, and IgG and IgM isotypes as well as IgA isotype were analyzed in women presenting with at least two implantation failures after in vitro fertilization (IVF).

In a population of 40 IVF patients, a total prevalence of 20% (8/40) of aPL was found,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from that of the control population (100 healthy blood donors,).

Among the panels of aPL tested, aβ2GP1 IgA antibodies were the most prevalent (62.5% 5/8), significantly higher in IVF patients (12.5%, 5/40) than in controls (1%, 1/100)

相較之下,在 aPL陽性 IVF患者中,未觀察到足月活產成功妊娠。

總而言之,我們的數據使我們提出了 aPL評估,特別是 aβ2GP1 IgA抗體,以對於接受 IVF治療的女性提供幫助。

從某種角度來看,早期 aPL檢測可能是定義新治療策略的基礎

In contrast, no accomplished pregnancy with full-term live birth was observed in aPL positive IVF patients.

Altogether our data led us to propose aPL assessment, in particular aβ2GP1 IgA antibodies, in support of IVF treated women.

In a perspective way, an early aPL detection could be the basis for defining novel therapeutic strategy.

【 Antiphospholipid Antibody Syndrome and Infertility 】

2019年 Scielo期刊裡的這一篇《 Antiphospholipid Antibody Syndrome and Infertility 》(可點選超連結) ,更全面回顧了過去 20年間「抗磷脂抗體症候群」與「不孕」之間的關聯性研究。

抗磷脂抗體症候群(APS)是一種全身性自體免疫血栓形成前疾病,其特徵是持續存在抗磷脂抗體(aPL)、血栓形成、反覆流產妊娠期併發症,偶爾還會出現血小板低下現象。

本研究目的是回顧 APS的病理生理學及其與女性不育症的關係。

PubMed、Scielo 和 Bireme 資料數據庫,對於過去 20年的文章進行了書目回顧。

抗磷脂抗體症候群,與原發性不孕症、干擾子宮內膜蛻膜和卵巢儲備減少可能有關。

Antiphospholipid antibody syndrome (APS) is a systemic, autoimmune, prothrombotic disease characterized by persistent antiphospholipid antibodies (aPLs), thrombosis, recurrent abortion, complications during pregnancy, and occasionally thrombocytopenia.

The objective of the present study was to review the pathophysiology of APS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female infertility.

A bibliographic review of articles of the past 20 yearswas performed at the PubMed, Scielo, and Bireme databases.

Antiphospholipid antibody syndrome may be associated with primary infertility, interfering with endometrial decidualization and with decreased ovarian reserve.

「抗磷脂抗體」對胎盤,也有直接的負面影響,當它們與滋養層結合時,會降低它們的侵襲能力並引起促發炎作用,如補體激活、中性粒細胞募集,導致胎盤功能不全、子宮內生長受限與胎兒流失。

與血栓形成有關,APS 導致瀰漫性血栓形成,伴隨著體內平衡的全面性與瀰漫性失調。

了解與女性不孕症密切相關的 APS病理生理學,對於專門研究免疫調節發炎訊息、路徑的新治療方法至關重要,以便在其治療中取得重要進展。

Antiphospholipid antibodies also have direct negative effects on placentation, when they bind to the trophoblast, reducing their capacity for invasion, and proinflammatory effects, such as complement activation and neutrophil recruitment, contributing to placental insufficiency, restricted intrauterine growth, and fetal loss.

In relation to thrombosis, APS results in a diffuse thrombotic diathesis, with global and diffuse dysregulation of the homeostatic balance.

Knowing the pathophysiology of APS, which is closely linked to female infertility, is essential for new therapeutic approaches, specialized in immunomodulation andinflammatory signaling pathways, to provide important advances in its treatment.

抗磷脂抗體症候群,與原發性不孕症、干擾子宮內膜蛻膜、卵巢儲備減少可能有關。

拍攝於東京。

2021年01月的37歲初診


這位在 2021年 01月底,由腦公陪伴、遠道而來到我好孕門診的 37歲美女。

「我們已經備孕 2年多,曾經自然受孕 2次,但是胚胎都無心跳。」

「於是在半年多前,當第二次胚胎停止發育時,生殖醫師就幫我做了免疫與血栓的檢查,發現我有抗心脂抗體 IgM偏高 (>14) 、 抗B2糖蛋白抗體1 IgG偏高的問題,確診為抗磷脂抗體症候群,並且已經開始服用伯基將近半年。」

「我知道自己體質不好,但是我兩邊的輸卵管都是通暢的,然後上個月抽的 AMH也都還有 2.5,而且週期也都很規律,更何況伯基也已經吃這麼久了,我自己是比較想要優先進行人工看看,可是我的生殖醫師就是不肯……」

「我上個月很鄭重的去拜託生殖醫師幫忙做人工,但是他那時候告訴我:『你年紀已經不小了,再加上月經量不多、還有這個免疫體質,整體來說受孕環境並不是很好想要自然受孕的成功機率是微乎其微,而且就算真的做人工,結果也是不會差太多,所以我建議你們還是趕快開始進入試管療程吧~』。」

「總之,他就是拒絕我了…」

「可是,難道我就真的沒有機會自然受孕了嗎?」

「心容醫師,我如果在這邊把身體調理好,那是不是就有可能可以自然受孕?」

初診當天,可愛稍圓的瓜子臉腦婆,用著有點微慍口吻、嘟著嘴說。

恩,既然生殖醫師都已經幫你做了免疫血栓檢查,那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省得我還要再把你送往其他的風濕免疫科轉診檢查。

畢竟這年頭,是有哪位認同免疫血栓體質會影響受孕的風免醫師門診,可以不用排隊排到地老天荒的?

就在我還來不及作答,眼前又有謎樣的聲音傳出了~

「心容醫師,是這樣的…」

「不瞞您說,為了以防萬一,我們也去做了雙方的夫妻帶因檢測,已經確定我們兩個的染色體都很正常,沒有什麼特殊的罕見疾病因子。」她身旁那位牽著她的手、我後來才知道買公仔買得比我還兇的好脾氣腦公搶著表態接話。

「這半年來,我們其實沒閒著,每個月都很認真的按照週期去照超音波、打破卵針以確定排卵日,我們也都很努力地在做功課,但她的肚皮就是沒什麼動靜。」

「後來,經由親友的轉介、有機會拜讀到您對於免疫體質的見解,也因此認真追了好一陣子的連載之後,才終於下定決定要風塵樸樸、遠到而來的拜託您幫忙我愛妻調理身體,看能不能摸個手手就中獎、弄出人命之類的~」

「當然,如果調理後真的還是沒有自然受孕,那我們一定會聽從生殖醫師的建議去做試管,所以愛妻的身體就拜託您了!」腦公用著慢條斯理的口吻講完幹話。

ㄜ,摸個手手就中獎?
你去摸摸黑道大哥的女人小手,那弄出人命的機率…還可能比較快會升天啦~

「來,右手給我」,我完全不理會一旁腦公臉上的詭異笑臉,只是喝斥腦婆把右邊手手交出來,我一邊診脈、一邊對眼前夫妻倆說。

「其實,我認為生殖醫師會希望你們直接做試管,應該也是出於好意,而且應該也是依照他過去的臨床經驗,而給出對你們最好的專業建議。」

「但是,醜話可先說在前頭,想要弄出人命的好孕患者有沒有可能在中醫藥調理期間、或是調理療程結束後的短期內就順利自然受孕,這是我依法不能拍胸脯掛保證的內容呦~」

「只是,以我這不大不小的好孕中醫師臨床經驗來說,在中醫藥的協助下,免疫與血栓體質不但能夠得到比較穩定的控制與改善,而且後續若是要進入試管療程,在取卵與植入的過程也會相對比較順利。」

一鼓作氣、就像是個發言人在朗讀聲明稿一樣,我在開啟療程前就把「弄出人命賣身契」的注意事項,字正腔圓、不疾不徐的說個清楚。

「然後,我這邊對於養卵與改變體質所需要的時間最小單位大約是 3個月,所以你愛妻這趟遠道而來的吃苦之旅,至少會是 3個月起跳,這樣你們確定 OK嗎?」

(為什麼養卵的最小時間單位是三個月,請看這篇文章「《科學實證養卵聖經》評論與延伸」。)(可點選超連結)

「就算要吃半年、一年,我也覺得不算久啊~」

「我們之前光是要備孕,弄到現在也都快 3年了柳…」

眼前腦婆很認真的點點頭。

好的,賣身契約打完,我繼續仔細幫腦婆診察。

夫妻帶因檢測

夫妻帶因檢測,是為了確認夫妻雙方是否均為自體隱性遺傳疾病帶有基因者

由於隱性遺傳的帶因者本身並不會發病,因此除非進行檢查,否則本人較無從知曉自己是帶因者。

但,如果夫妻雙方均帶有同一個疾病的隱性基因,則每一胎的寶寶都會有 25%的機率是完全正常、50%的機率為帶因者,另外則有 25%的機率會成為該疾病的患者

這些帶有罕見疾病的寶寶,在出生時看起來可能會是正常的,但是卻會在成長過程中逐漸發病

常見的單基因隱性遺傳,例如:甲、乙型地中海型貧血脊髓性肌肉萎縮症遺傳性耳聾甲、乙型血友病威爾森氏症苯酮尿症龐貝氏症裘馨氏肌肉髓縮症…等。

然而,傳統的婚前健檢,檢視的通常是男女雙方的基本健康,比較缺乏遺傳疾病篩檢這個區塊。

由於「單基因隱性遺傳疾病」在沒有發病的情況下,是很難從雙方的家族史中發現其可能性,也因此常常導致「突然就生出罹病寶寶」的(無預警)現象,而且這類型的疾病常是無法根治,甚至也有部分現況尚無治療藥物可以使用,發病後的寶寶(孩子)可能會出現發育遲緩、智能障礙、多重器官衰竭、先天畸形、甚至死亡…等情況,對於求好孕的病患本身、與其家庭,都是莫大的痛苦壓力。

腦婆她雖然是體型標準、是個美人胚子,但脈象又沉、又黏,舌苔白厚,舌頭邊緣的齒痕(牙印)明顯,常覺得脹氣、胃食道逆流、消化不良、咽喉有痰,大便會黏在馬桶上,是典型的氣虛痰濕體質。

我無奈的問:「你…該不會完全沒在運動吧?」

「醫師你怎麼知道?」腦婆甜美燦笑回答。

我很驚愕的看著她。
靠!現代人不運動,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喔?

怎還能這麼開心地反問對方怎麼會知道?

我沒好氣: 「你是不用知道我是怎麼知道的,你只要給我回去好好運動、改善血液循環就對了!」

「好」,她笑到眼睛都瞇了起來:「我知道了!」

於是,在仔細交代她可能會有的中西藥間隔服用方式、並且要求她規律作息、好好運動、減少飲食容易引起發炎的精緻糖類後,我很快的就將開始動歪腦筋想要開口跟我聊公仔的腦公賢伉儷轟出診間。

當你開始規律兩週回診一次,你會發現時間過得很快,就像身為醫師的我也會覺得,明明這對夫妻眼前才剛見過,怎麼一下子兩週過去、又見到面了?

時間感,真的是神奇、高度關乎自我意識的東西,不然怎麼會有「度日如年」、「光陰似箭」這麼極端的兩種成語形容出現呢?

拍攝於東京。Copyright © HsinJungTMC. All rights reserved.

兩週後,第一次回診

就在開始中醫藥療程的兩週後,這美女腦婆的腸胃狀況有了明顯改善,除了原本容易脹氣、打嗝、胃酸多的情況減輕許多,而且舌上厚膩的舌苔,也至少消退了一半以上。

「現在大便超順暢的!不但不會黏馬桶,解完之後也覺得很乾淨,有身輕如燕的港結!」

兩週後的第二次回診,她這麼敘述自己。

身輕如燕?
你這美麗身軀的肚子裡,到底是堆積了多少宿便啦?

難道,我家每隻胖貓去撥完貓砂後,都會開始四處狂奔亂甩尾,也是因為這種輕飄飄的感覺作祟嗎?

身為四貓鏟屎官的我,只會知道他們每天吃多、喝多、拉多啦~
(媽的,手超酸!)

六週後,第三次回診

「喏,心容醫師,這樣是懷孕沒錯吧?」

「因為昨天月經就該來了卻沒來,所以早上我就先驗了一下,然後就看到這樣的兩條線。」

六週後的第三次回診,當我問起月經時,這腦婆並沒有馬上做出反應,反而是鬼祟地拿出手機並推到我面前。

我瞄了那張存在手機裡的囂張照片一眼,確定是臉上兩條線的 HCG試紙沒錯…

「你還真淡定…」我心裡想。大部分的好孕媽咪在診間裡看到這種東西都會哭得唏哩花啦。

還是說,你昨天已經哭過了?

我馬上廢話不多說、清晰明快的下了指示:「好,既然已經確定懷孕了,首先請你先回診生殖醫師門診,請他幫忙確認懷孕後的免疫、血栓指數是否有變動?並諮詢確認是否需要施打肝素?」

「中醫藥這邊,我會改變策略,目前會先以安胎控制血栓數值為優先,因為有許多好孕媽咪在懷孕後的血栓數值,幾乎是不可避免會出現異常。」

「不要!」我最後一個聲響才落完,眼前原本看似心平氣和的腦婆忽然炸了起來。

「不要!」

「我才不要回去原來那個生殖醫師那邊!」

「我是吃心容醫師的中藥懷孕的,又不是他讓我懷孕的,我才不要回去他那裡!」

腦婆氣嘟嘟、整張臉漲得通紅的說,而且兩隻拳頭也跟小叮噹一樣握得緊緊的。

ㄜ,現在是在演哪一齣?

「靠北…」我詫異的說:「你這樣講其實怪怪的,嚴格來說,也不是我讓你懷孕的,是你腦公讓你懷孕的喔!」

「冤有頭、債有主,無論是尋仇、或是遞帳單都要先確定捅對人哪~」

「心容醫師請您不要見怪,她是因為之前的那位生殖醫師不肯幫她做人工,所以一直懷恨在心…」本來已經在笑的腦公,在說完之後更是大笑。

就在安撫完眼前美麗醫師之後,接著這很忙的腦公馬上又轉頭去按待他那個看起來是已經炸掉了、非常咩頌的腦婆:「好好好,寶貝我們不去找他,我們去找另外一位風濕免疫科醫師。」

「但是,你要乖乖聽那個讓你順利懷孕的心容醫師的話,趕快去檢查,乖喔~~~」

ㄜ,我到底是聽到了什麼?
而且,媽呀,原來患者是這麼會記仇的一種生物,我看我在診間裡說話可真的要很小心!(認真筆記…)

隔兩天,我立刻收到了腦婆訊息表示:「風免醫師已安排抽血檢查,並且已經立即開始施打肝素(每日 6000IU的克立生)。另外,婦產科醫師也開了小白球安胎。」

沒過幾日,也又收到腦婆抽血報告的回報訊息:「D-Dimer 為 560ng/mL (或0.56μg/mL) 」。

恩,比標準值的 500-550ng/mL 稍高。
但,由於她的蛋白S 還在正常範圍(通常還會檢測蛋白C,不過亞洲人似乎比較少見到蛋白C 偏低現象),就在我審慎評估後,認為後續應該是不致於會有太大變動,因此,就在請她「每 2週追蹤一次 D-Dimer 數值至懷孕滿 12週都穩定」的情況下,就馬上 發放滾蛋證書、 放腦婆回去養胎待產。

而,這位37歲的「抗磷脂抗體症候群」求好孕媽咪,也終於在 2021年的11月順利生產、母子均安。

然而,那位已經興奮過了頭、應該是要很忙的新科腦爸,竟然還能分別在寶貝兒子出生時、還有聖誕節,都傳來惡搞小孩的照片來轟炸敝院,真的是可喜可賀、可口可樂~

歐對了,趁著這篇文章,我有一份很專業的弄出人命、事後醫囑,要送給這位特別愛收藏公仔的腦爸。

「你家裡滿坑滿谷的限量公仔,最好是都鎖進櫃子裡,免得公子還沒長大就開始對公仔們下毒手,到時候你除了欲哭無淚、還可能會罹患心碎癌,畢竟你在腦婆面前已經跟我炫耀了這麼多早就絕版的超高級公仔,看得出來是心頭肉呀~」

最後,就在這個好孕媽咪的故事收尾前,你可能會想問:「心容醫師,您究竟是開了什麼神奇中藥處方,讓她可以這麼快的就順利受孕生產?」

我做了什麼?


坦白誠實說,雖然這位 37歲的媽咪在這一系列的好孕故事裡,的確是年紀最長,但,也因為她的身體狀況最不複雜,因此療程中的故事也是最乏善可陳的。(沒病才是最棒的)

而我的做法是,透過客製化的中藥處方精準調整腸胃功能,並且要求好孕患者進行規律的運動訓練,以減少她體內的濕氣積滯現象。

水道通調了,營養物質可以均勻分散傳遞到每個所需的角落,而且身體活動後的代謝物(包括發炎物質),也都能透過這些管道、很穩定排出體外。

像「伯基」這樣的抗血小板藥物,我相信也會有部分改善血液循環效果,只不過這類西藥的藥理作用通常是限於特定的、細胞級的生物活動路徑,因此會比較難以達成全身自主性的調節效果。

而藉由精準客製中醫藥的使用,因此導引出人體的自我調節能力,這一向都是不大不小的中醫師優勢,尤其是在免疫疾病的療程上,這不僅是我個人長期臨床所累積出來的經驗,更是焠鍊後的信念與視野。

接下來,新春首映強檔第二發,是一位 36歲的橋本氏甲狀腺炎媽咪。

《系列文章・延伸閱讀》

在試管植入前就自然受孕的免疫媽咪們〈37歲,抗磷脂抗體症候群,苦主.1〉

在試管植入前就自然受孕的免疫媽咪們〈36歲,橋本氏甲狀腺炎,苦主.2〉

在試管植入前就自然受孕的免疫媽咪們〈32,嚴重的血栓體質,苦主.3〉

延伸閱讀、延續好孕氣、好運並非偶然 (超連結)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非自費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