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試管植入前就自然受孕的免疫媽咪們〈36歲,橋本氏甲狀腺炎,苦主.2〉

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前情提要

三位好孕患者・原備孕情況

1️⃣ 37歲,備孕02年、流產02次,已確診為抗磷脂抗體症候群

2️⃣ 36歲,備孕07年,歷經 03次人工、04次試管,已確診為橋本氏甲狀腺炎甲狀腺功能低下

3️⃣ 32歲,備孕03年、流產03次,嚴重的血栓體質、輕微的抗磷脂抗體症候群

三位好孕患者共通點

1️⃣ 她們都備孕超過 2年

2️⃣ 她們都流產 2次以上,還有的經歷過多次人工、試管植入都沒有成功。

3️⃣ 她們都具有會影響受孕的免疫、血栓體質,只是類型不同。

4️⃣ 她們都是在我好孕門診裡的中醫藥調理期間,尚未進入預定的試管療程就自然受孕成功

不是團隊的團隊合作

接下來這一篇文章,當然是延續著上一篇開始的《 在試管植入前就自然受孕的免疫媽咪們 》的好孕苦主系列。

根據許多求好孕媽咪的經驗、再加上網路上的許多公開資訊,我們都知道「每一次完整的試管所費不貲,平均大約落在 20萬 ~ 50萬不等」,因此許多來敝院求診的好孕媽咪,無非是希望能藉由中醫藥的精準介入,提高受孕成功、並且順利生產的機會,而這一系列的故事、我長期以來的經驗分享,並不是在大聲公、告訴讀者「中醫藥能取代試管」。

我個人是絕對不會、也不能這麼妄議。

中醫藥與西醫的生殖療程,可以是相輔相成,可以是相互補足對方力不從心之處。雖然這系列文章的三篇苦主都是在進入試管療程前,就順利自然受孕並成功產子的故事,但是,沒有生殖醫師的診斷與處方協助,我也不覺得自己身為一個不大不小的中醫師,就能夠完全為患者撥雲見日、弄出人命。

因為深知「時間,是好孕的最大敵人」,所以我常常將手邊的患者,在有其必要的情況下就立刻轉介到信賴的風免醫師、生殖醫師、婦科醫師門診進行相關精準的檢查,或是後續併行中西醫療程。

能為患者省下時間,就是為患者省下金錢,畢竟 27歲、37歲、47歲的求子成本,真的是相差甚遠,縱使有人或許能像永遠美麗的 林志玲 姊姊那樣的能力(財力),我也不認為 47歲的求子之路會是順遂輕鬆的,其中一定有許多不被外人得知的辛酸血淚史。

在敝院所有成功的好孕療程,幾乎都是透過「知悉風免醫師用藥生殖醫師用藥的前提下,為患者客製出專屬她當下需求的中醫藥處方」,也因此,許多變化比較高的特殊病程,會有更加機動的回診需求,因為當西醫藥處方修正的時候,我這邊所提供的助攻也要適時地做出反應與修正。

一直以來,我們都是一個不是團隊的團隊合作,因為要跟時間賽跑、因為知道對許多求好孕的媽咪而言,這條求子路走得真的非常辛苦,甚至是血淚。

每一個成功,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而且,就算失敗,也還是要付出代價~

那我們是不是應該去思考「如何能避免更多、更高的風險產生」?

「我來心容醫師這裡吃中藥是為了省錢。」

「省下第二次試管失敗的錢。」

「省下第三次試管失敗的錢。」

「省下第四次試管失敗的錢 …」

自然受孕並順利產子的好孕媽咪這麼說。

好,突來的有感而發增肥了一點文字篇幅,言歸正傳、現在只講正經事…,春節強檔第二發,是一位 36歲的橋本氏甲狀腺炎媽咪。

拍攝於東京。

橋本氏甲狀腺炎

橋本氏甲狀腺炎

橋本氏甲狀腺炎(Hashimoto’s thyroiditis),又稱為慢性淋巴球性甲狀腺炎(chronic lymphocytic thyroiditis)、橋本氏症(Hashimoto’s disease),由日籍醫師橋本策所發表,是一種甲狀腺受到自體免疫攻擊所導致的疾病。

此症患者可能罹病數月或數年而未發現任何症狀,但多數會發展成甲狀腺功能低下,並導致體重增加倦怠抑鬱嗜睡心跳過慢怕冷便秘,以及全身疼痛不覺疼痛的甲狀腺腫大…等。

診斷方式,則是測試血液中的甲狀腺促進素(TSH)、四碘甲狀腺素(T4)、甲狀腺球蛋白抗體(Anti-Thyroglobulin Ab,或稱 Anti-TG、或是 ATA)、甲狀腺過氧化酶抗體(Antithyroid peroxidase Ab,或稱 Anti-TPO Ab)的數值。

此症通常可用左旋甲狀腺素(Levothyroxine,台灣常用的是 GSK的昂特欣錠 100mcg)加以治療。

【 The role of thyroid autoimmunity in fertility and pregnancy 】

甲狀腺疾病與懷孕的關聯,國外早已進行許多研究,例如 National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 這篇 2008年的文章《 The role of thyroid autoimmunity in fertility and pregnancy 》(可點選超連結),就明確指出:

甲狀腺與性腺軸在懷孕前、與懷孕期間,都是持續相互作用的。

甲狀腺功能低下,會以降低性腺激素結合球蛋白水平、與增加泌乳素分泌,這兩個過程來影響卵巢功能。

The thyroid gland and gonadal axes interact continuously before and during pregnancy.

Hypothyroidism influences ovarian function by decreasing levels of sex-hormone-binding globulin and increasing the secretion of prolactin.

在育齡婦女裡,甲狀腺素補充治療可以逆轉甲狀腺功能衰退,藉此提高生育能力,並避免使用輔助生殖技術。

在不孕婦女身上,醫學輔助妊娠的準備包括控制卵巢過度刺激,由於這會明顯增加循環雌激素濃度,反而可能會嚴重損害甲狀腺功能。

在沒有甲狀腺自體免疫疾病的女性身上,這些變化是短暫的,但在那些患有甲狀腺自體免疫疾病的女性身上,「雌激素刺激」可能會導致整個懷孕期間的甲狀腺功能異常

In women of reproductive age, hypothyroidism can be reversed by thyroxine therapy to improve fertility and avoid the need for use of assisted reproduction technologies.

For infertile women, preparation for medically assisted pregnancy comprises controlled ovarian hyperstimulation that substantially increase circulating estrogen concentrations, which in turn can severely impair thyroid function.

In women without thyroid autoimmunity these changes are transient, but in those with thyroid autoimmunity estrogen stimulation might lead to abnormal thyroid function throughout the remaining pregnancy period.

不孕女性的甲狀腺自體免疫疾病之患病率,明顯高於可孕女性,尤其是那些因子宮內膜異位症卵巢功能障礙所引起的不孕症。

Prevalence of thyroid autoimmunity is significantly higher among infertile women than among fertile women, especially among those whose infertility is caused by endometriosis or ovarian dysfunction.

甲狀腺自體免疫疾病,不會干擾正常的胚胎植入,但是早期流產的風險會大幅增加。

亞臨床、明顯形式的甲狀腺功能衰退症,與妊娠相關發病率的風險增加有關,甲狀腺素治療可能是有益的。

對孕婦甲狀腺疾病進行系統篩查仍存在爭議,但是對於高危險群,尤其是不育女性則可能是有利的。

Presence of thyroid autoimmunity does not interfere with normal embryo implantation, but the risk of early miscarriage is substantially raised.

Subclinical and overt forms of hypothyroidism are associated with increased risk of pregnancy-related morbidity, for which thyroxine therapy can be beneficial.

Systematic screening for thyroid disorders in pregnant women remains controversial but might be advantageous in women at high risk, particularly infertile women.

【 High Prevalence of Infertility among Women with Graves' Disease and Hashimoto's Thyroiditis 】

2014年,發表於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docrinol 的《 High Prevalence of Infertility among Women with Graves' Disease and Hashimoto's Thyroiditis 》(可點選超連結),文章中探討了葛瑞夫茲症(Graves' disease,簡稱 GD)及橋本氏甲狀腺炎(Hashimoto's thyroiditis,簡稱 HT),這兩種自體免疫甲狀腺疾病不孕症的關連性,對象是 193位、年齡介於18 ~ 50歲之間的葛瑞夫茲症(GD)女性,以及 66位年齡介於 18 ~ 60歲之間的橋本氏甲狀腺炎(HT)女性。

研究結果發現,不孕症的患病率,在葛瑞夫茲症(GD)中為 52.3%,在橋本氏甲狀腺炎(HT)中為 47.0%。

被確診時甲狀腺自體免疫疾病的平均年齡,分別為葛瑞夫茲症(GD):36.5歲;橋本氏甲狀腺炎(HT):39.2 歲。

被確診時的年齡在35歲以下的女性,平均懷孕次數也較低。

The prevalence of infertility was 52.3% in GD and 47.0% in HT. Mean age at diagnosis was 36.5 years and 39.2 years, in GD and HT.The mean number of pregnancies was lower in women who were 35 years old or younger at diagnosis.

結論是,患有葛瑞夫茲症(GD)橋本氏甲狀腺炎(HT)的女性,其不孕症的罹患率很高,並影響了年輕女性的懷孕次數。

The prevalence of infertility was high in women with GD and HT and affected the number of pregnancies in young women.)

【 Impact of thyroid disease on fertility and assisted conception 】

2020年,ScienceDirect 的這一篇回顧性之分析文章《 Impact of thyroid disease on fertility and assisted conception 》(可點選超連結),整理出了幾個重點:

1️⃣ 甲狀腺自體免疫疾病(TAI)與不良的妊娠結果有關,且使得自然妊娠與人工輔助生殖技術(ART)妊娠中的流產早產風險增加。

TAI has been linked to adverse pregnancy outcomes with an increased risk of miscarriage and preterm delivery in spontaneous pregnancy as well as in pregnancy after ART.

2️⃣ 在一項研究中,比較 TAI陽性與 TAI陰性女性的試管植入結果顯示,受精比率為 64.3% 對 74.6%、著床比率為 17.8%對 27.1%、妊娠比率為 33.3%對 46.7%,且在「體外受精與胚胎移植(IVF-ET) 」後的流產風險更高,為26.9 對 11.8%。

comparing IVF outcome in TAI positive and TAI negative women revealed that TAI positive women had a significantly lower fertilization - (64.3% vs. 74.6%), implantation- (17.8% vs. 27.1%) and pregnancy rate (33.3% vs. 46.7%) and a higher risk of abortion (26.9 vs. 11.8%) following IVF-ET compared to their TAI negative counterparts.

3️⃣ 在兩項綜合分析中,TAI陽性且生育能力低下的女性流產率增加。

In two meta-analyses an increased miscarriage rate was documented in TAI positive women with subfertility.

4️⃣ 在 Toulis等人對於四項前瞻性研究的第一次綜合分析中,患有「甲狀腺自體免疫疾病」的女性,在 IVF懷孕後而流產的可能性增加了兩倍

In the first meta-analysis of four prospective studies by Toulis, women with TAI were twice more likely to experience a miscarriage after IVF pregnancies.

36歲,備孕七年

第二位腦婆,到我門診時雖然才 36歲,但是卻已經備孕七年了

七年!?
如果早在七年前就順利生產,那弄出來的人命,現在都能是國小二年級了!!

她在這七年當中,雖然月經週期規律、輸卵管雙側也都是通暢的,但卻是一直都沒有自然受孕,而且也都曾經做過三次人工四次試管,但很讓人遺憾的是都以失敗告終。

由於她當初的取卵狀況並不差,在三年前的第一次取卵,就能取得 8顆發育至 D5、D6的 BB級以上囊胚,而且 5顆送 PGS檢查,有 4顆是正常的。因此在第二次試管失敗後,生殖醫師認為問題應該不是出在卵子品質,因此幫她做了免疫檢查,這才發現她有橋本氏甲狀腺炎甲狀腺功能低下的問題。

當時,她也立即照著醫囑開始服用昂特欣奎寧伯基等藥物,但是雖然已經連續服用了三年,anti-TPO數值控制得還算可以(大約在150 ~ 200之間),TSH也控制在 2.5上下(這是國際間公認對於懷孕較有利的 TSH數值),然而近一年來,她後續的兩次試管植入,都已經在植入前一週就開始施打肝素的情況下,也都沒有成功。

【 Anti-TPO ab 標準值 】

Anti-TPO ab 的標準值,需小於 5.6 IU/mL,但臨床上往往見到橋本氏甲狀腺炎的患者,此數值動輒大於400,甚至突破1000的現象。

我的生殖醫師說絕對不可以吃中藥

因此,雖然生殖醫師一直交代她「絕對不可以去吃中藥!」

但,結果她還是來了,為什麼?

「我覺得生殖醫師好像已經沒有招可以用了,一直用西醫療法都沒成功,又不讓我吃中藥調理,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2020年底來到好孕門診的她,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告訴我。

恩,我相信這位眼前求好孕媽咪的疑問,應該也是很多人的疑問!

都已經不曉得聽過多少個迷茫大海中的患者問:「心容醫師,生殖醫師都交代我們在要做試管療程時,絕對不能吃中藥。那我到底可不可以繼續吃中藥?」

雖然我通常都會保有對所有專業醫療認知最大的理解、給予所有專科醫療建議最大的尊重,但,這種時候,我通常只會開口問一個問題。

如果你之前單純用西醫的好孕療程,不管是只吃排卵藥,或是進到人工、試管的結果都很良好,那你不是應該早就懷孕、早就生產完了?怎麼現在還會出現在我的診間裡、還問出這種問題?

人永遠看不透他不了解的選擇,誰都不能。

祭司 〈駭客任務〉

「對吼…」
「我怎麼都沒想到這一點?」此時,這些人種通常就會 恍如隔世、 恍然大悟。

以上這種都還能算是傻妞型的~

稍微尚書大人真機靈一點的那種類型,通常都是直接告訴我:「之前已經取了那麼多次的卵、也花了那麼多錢,都植入失敗那麼多次了,如果我還不趕快自力救濟來找您調理身體,那還有誰能幫得了我?」

或許,這就是駭客任務裡面的祭師,所告訴尼歐的:「你不是來這裡做選擇的。你早已做出選擇,而你來這裡,是為了瞭解你為什麼這樣選擇。

Temet Nosce / 了解自己

你來是為了暸解,你為何這麼選擇。

尼歐:「我怎麼能相信你?」
祭司:「答對了!這是個難題,毫無疑問的。」
祭司:「你不能確定我是不是真的在幫你,決定權在於你,你可以相信我跟你說的話,或是拒絕相信。來顆糖果?」

尼歐:「你已經知道我會不會拿?」
祭司:「不知道,我就不是祭司了。」

尼歐:「如果你早就知道,我怎麼選擇?」
祭司:「因為你不是來做選擇的,你已經選擇了,你來是為了暸解,你為何這麼選擇。

祭司:「我以為你早該想到了。」

尼歐:「你為什麼在這裡?」
祭司:「跟以前一樣,我很愛吃糖。」

尼歐:「為什麼要幫助我們?」
祭司:「我們都是來做我們該做的事。」

祭司:「我只對一件事感興趣:未來。只有團結一致才能開創未來。」

(取自「駭客任務2」)

是的,重點不在於哪個選擇才是對的,而是選擇背後的理由,而是選擇理由背後的信念是什麼?

你來找我調理身體,要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
要知道自己為何而戰?為什麼要戰?

重點是信念,你對自己的信念、對醫師的信念、對整個療程的信念,因此也請不要隨便上網估狗我們的評價或是都市傳說,就跑來預約說要摸手手 就可以弄出人命,這我真的會先轟你出去。

懇請每一個來搶預約名額的患者,都能認真讀過我的文章之後,再來說你想要從我這裡 得道升天、 得到什麼。

至於,生殖醫師為什麼叫你不要吃中藥,這部分我在之前的文章裡《 我的生殖醫師說:「人工試管療程中,絕對不能吃中藥」 》(可點選超連結),已經分析過了,如果你有相似的困擾,不妨反覆閱讀幾次我文章的分析,或許也能協助你做出更適切的評估與更適當的選擇。

別拘泥於是對或是錯?

尼歐:「這個祭司曾經做出預言?」
墨斐斯:「是,她很老,一開始就幫助我們。」
尼歐:「一開始?」
墨斐斯:「從反抗運動開始」

尼歐:「她無所不知嗎?」
墨斐斯:「她知道的不少。」
尼歐:「她沒有錯過嗎?」
墨斐斯:「別拘泥於對或是錯,她是引導人,可以幫你找到道路。

尼歐:「她幫過你?」
墨斐斯:「對」
尼歐:「她怎麼說?」
墨斐斯:「我會找到救世主。」
墨斐斯:「我只能帶你到門口,你得自己進去。

(取自「駭客任務1」)

拍攝於東京國立新美術館。©心容中醫

眼前這位36歲腦婆,雖然年紀稍微輕一點,但跟第一位「37歲的抗磷脂抗體症候群媽咪」相比,她的體況要複雜得多。

「除了這個與免疫相關的甲狀腺疾病之外,我還有超嚴重的鼻子過敏、左側鼻子長年鼻塞、進出冷氣房或溫差較大的地方就狂打噴嚏流鼻水的問題,常常覺得頭暈腦脹胸悶、好像一直吸不到空氣的感覺。」

「我的月經量很少,量多的那兩天,一片日用型 23公分的,可以撐半天以上都不用擔心會滲出來,晚上也不必使用夜用型,而且前後不到四天就結束了。」

「之前要植入的時候,內膜也都是剛剛好達到標準而已。」

「而且我的子宮環境好像很不好,曾經因為做子宮鏡切除息肉,卻導致子宮頸狹窄、沾黏,還有一兩顆小的肌瘤,但生殖醫師說那個不用處理。」

「我很容易緊張、焦慮,常常覺得很累卻睡不著,晚上也會莫名醒來、對聲音很敏感。如果醒來了,就很難再睡著。」

「常常覺得容易心悸,曾經到心臟科檢查,醫師說我有輕微的二尖瓣脫垂,稍微活動一下就喘,所以我也很少運動,大便也不是很順暢,常常二三天才一次。」

「因為我很胖,現在的體重已經是我人生的巔峰了,而且又沒有時間運動,所以我很注意飲食清淡。」

「聽說戒糖可以降體脂肪,所以我的早餐通常是水煮蛋再加一杯蔬果汁,然後午餐跟同事一起叫水煮便當,水煮青菜加雞胸肉之類的,幾乎已經不太吃米飯了。」

「然候,晚餐可能就簡單喝個南瓜牛奶、木瓜牛奶,只是這樣吃了都快一年,我的體重與體脂肪竟然都沒有降下來。」

瘦弱的腦婆,用一種很惋惜的口吻說完。

聽到眼前這位堪稱「瘦弱」的備孕者,自稱「很胖」,我不禁 悲從中來、拳頭握緊緊、 翻了好幾個白眼。

我看了一下她在初診表單上的身高體重資訊「160cm、48Kgw」。

恩,算一算 BMI大概是 18.5。
雖然 BMI在標準區間,但我個人在好孕門診上的臨床經驗,還會嫌惡這樣的身體狀態根本備孕能量不足,應該是要再增加個 2Kgw,才能提供身體擁有更多的緩衝能力呢!

「你到底哪裡胖?」我冷冷的問。

「心容醫師,我真的很胖!」

「真的,真的都胖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這個腦婆開始哀嚎了起來~

你可以想像我的白眼已經不知道滾到天涯海角去了,每次我著名的「翻滾吧!白眼」出鞘、「白眼乾坤大挪移」施展,通常都是在聽到瘦子想要弄出人命,但是卻又很努力地用錯誤的方法減肥的那個當下摩門特。

這可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這種飲食法,雖然乍看之下好像很健康,但其實仔細檢討起來,問題可真的不少。

如果你 BMI很正常,那麼想要降體脂,你應該做的是均衡飲食,然後想辦法找出時間運動。

沒有人逼你一下就瞬間移動去跟一群辣妹跳拳擊有氧,你可以先從一般的阿桑健走開始,在心臟能夠負荷、微喘的情況下,逐漸增加運動的時間、強度、走路速度…等等,而不是一秒後就幾乎是全面性的放棄米飯這一類的主食攝取。

澱粉攝取過少,會影響蛋白質的吸收,也會讓身體在需要能量的時候,優先分解肌肉,而非分解脂肪。

飲食方式錯誤,再加上沒有適當的訓練,長期下來導致肌肉流失,反而更不利於血液循環、基礎體溫維持,自然也就會影響到你的內分泌、生殖與免疫系統的正常運作。

更何況,雖然這位腦婆的甲狀腺功能低下,是由於抗體攻擊甲狀腺所造成的結果,但是在這種身體已經處於循環減弱、代謝緩慢的狀態時,還能滿腦子都是減重、輕盈,那簡直就是找屎。

人體所有的生理活動,都必須要在穩定、平衡的狀態下才能有秩序的規律進行,這就是我認為中醫所談的「中庸之道」。

任何極端的飲食法、鍛鍊法,都必然會招致可預期的不良後果,這是顯而易見的物理。

我知道女孩子都會愛美,但不要總是想著什麼都要,想生小孩、又不能接受必要的體重或是外型改變?人生不能這麼貪心啊~

幫她診完脈、看完舌頭照片,我除了一邊把我的白眼找回來,也一邊幫她進行療程規劃、精準開立處方。

並且在嚴格交代一定要修正飲食方式之餘,我決定先從她嚴重的鼻過敏、睡眠障礙,這兩個大問題開始處理。

睡眠障礙

【 Sleep Disturbance, Sleep Duration, and Inflamm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Cohort Studies and Experimental Sleep Deprivation 】

國外曾有一篇 National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 系統性的回顧研究文章《 Sleep Disturbance, Sleep Duration, and Inflamm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Cohort Studies and Experimental Sleep Deprivation 》(可點選超連結),文章指出「長期的睡眠障礙,會導致人體系統性發炎指數(如 CRP、IL6)的增加」。

文章中提到:

睡眠障礙,與炎症性疾病風險、總死亡率相關。

Sleep disturbance is associated with inflammatory disease risk and all-cause mortality.

本文針對總共 72項的研究進行了分析,評估了 C反應蛋白(CRP)、白細胞介素6(IL-6)與腫瘤壞死因子α(TNF)。

睡眠障礙,與較高水平的 CRP、IL-6相關。

較短的睡眠時間,但不是極端的短睡眠,與較高水平的CRP相關,但與 IL-6無關。

睡眠時間過長的極端情況,與較高水平的 CRP、IL-6相關。

A total of 72 studies were analyzed with assessment of C-reactive protein (CRP), interleukin-6 (IL-6), and tumor necrosis factor α (TNF).

Sleep disturbance was associated with higher levels of CRP and IL-6. 

Shorter sleep duration, but not the extreme of short sleep, was associated with higher levels of CRP but not IL-6.

The extreme of long sleep duration was associated with higher levels of CRP and IL-6. 

再來,你真的以為鼻子過敏,就只是個鼻子過度敏感嗎?

鼻子過敏

【 Allergic Rhinitis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Autoimmune Thyroid Diseases 】

目前已經有不少研究正努力追尋「過敏性鼻炎與其他免疫性疾病之間的關聯性」,American Journal of Rhinology & Allergy 期刊中的這一篇文章《 Allergic Rhinitis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Autoimmune Thyroid Diseases 》(可點選超連結),即表明:

過敏性鼻炎(Allergic Rhinitis,AR為縮寫)的患者群中,有高達16.3%的人罹患橋本氏甲狀腺炎(Hashimoto’s thyroiditis,HT為縮寫),遠高於一般人群的1.5%。

The incidence of HT in the general population is 1.5%; in contrast, it was observed in 16.3% of our patients with AR, which represented a much higher rate than that in the overall population.

很吃驚嗎?

但,其實我一點都不吃驚,即使是在茫茫期刊海中閱讀到這類型的論文前,我早就已經非常在意好孕門診裡的各種患者過敏現象,並且也列為處理重點之一。

因為,我認為所有的過敏現象,都在在反映體內免疫系統的失衡與異常,只是在每個人身上可能會有不同的表現,但我認為這些都可能是導致難孕或是不孕的間接或直接因素。

以鼻過敏而言,長期的鼻塞、噴嚏、鼻水,必然會導致慢性缺氧問題;而慢性缺氧,又與慢性發炎反應是為一體兩面、互為因果。(這個概念,可不只有我這麼說。)

【 Hypoxia and inflammation are 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 】

National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 的這一篇期刊文章標題:《 Hypoxia and inflammation are 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 》(可點選超連結),其文章中指出以下。

缺氧炎症,具有相互依存的關係。

最近許多出版物認為「缺氧引起的炎症、或在缺氧條件下的炎症,與多種人類疾病的結果有關」。

Hypoxia and inflammation share an interdependent relationship. 

Many recent publications implicate hypoxia-elicited inflammation, or inflammation during hypoxic conditions in the outcomes of a wide array of human diseases.

炎症性疾病,狀態通常以組織缺氧缺氧依賴性轉錄因子(例如:缺氧誘導因子 HIF)的穩定為特徵。

例如,腸道發炎症,其特徵在於粘膜表面出現嚴重缺氧,並伴隨 HIF穩定。

腸道發炎症期間, HIF1A的穩定是由代謝供需比率的變化引起的,特別是氧氣,會導致「炎症性缺氧」。

同樣的,急性肺損傷期間,發生的肺部炎症與導致 HIF1A穩定的代謝改變有關。

On the one hand, inflammatory disease states are frequently characterized by tissue hypoxia, or stabilization of hypoxia-dependent transcription factors, such as hypoxia-inducible factor (HIF). 

For example, intestinal inflammation, such as occurs during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is characterized by the occurrence of severe hypoxia of the mucosal surface, and concomitant stabilization of HIF.

Stabilization of HIF1A during intestinal inflammation is caused by alterations in metabolic supply and demand ratios, particularly for oxygen, leading to “inflammatory hypoxia”. 

Similarly, lung inflammation, such as occurs during acute lung injury, is associated with metabolic alterations leading to the stabilization of HIF1A.

另一方面,主要由缺氧引起的疾病狀況,以繼發性炎症變化為特徵。

例如,缺血與再灌注損傷的特徵,在於導致隨後的器官功能障礙的炎症反應。

在急性炎症或缺氧疾病的狀態下,缺氧信號傳導、 HIF穩定的功能作用,一直是許多近期研究的重點。

On the other hand, disease conditions that are primarily caused by a lack of oxygen are characterized by secondary inflammatory changes. 

For example, ischemia and reperfusion injury is characterized by inflammatory responses that lead to subsequent organ dysfunction.)

就這樣,我依舊是苦口婆心地把這些「看似無傷,但其實對人體影響深遠」的飲食與疾病關聯說明給這位「滿腦減肥」的美女腦婆聽。

「我一直以為鼻子過敏就算了,因為我家的兄弟姐妹每一個都鼻子過敏,我還以為是習慣就好呢!」她聽完簡直嚇傻了。

就在經歷了這一番 寒徹骨、 恐嚇,這位瘦美女準媽咪毅然決然的放棄減重、開始運動,而且很認真的吞下敝院精準開立的客製苦藥。

四個月後

約莫四個月後,她那牽拖多年、反覆不癒的鼻過敏症狀,幾乎是煙消雲散、灰飛煙滅、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且月經量也回到正常範圍。

接下來的再一次回診,當她在診間裡看到驗孕試紙上的兩條線時,她跟腦公幾乎是不可置信,但是,我卻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這就是身體各個器官組織的能力平衡、血液供應良好、代謝狀況正常,能夠協同運作的結果。

雖然她的體況比前一位媽咪複雜,吃苦時間也比前一位媽咪略久,但最後還是順利的自然受孕,而且按照慣例「就只幫她安胎到滿 12週」,建議她進行「子癇前症」的風險評估,並確認為低風險、且甲狀腺指數控制良好之後,我就讓她領取畢業證書、回家安胎了。

除了飛箭會咻咻咻,時光也飛逝著,跟上一位媽咪(37歲的抗磷脂抗體症候群媽咪,苦主.1)來訊告知已經生產的那一週,我們也收到了這位瘦美女的好消息:「順利產下小公主」。

「因為我孕期的甲狀腺、血栓指數追蹤,都十分穩定,所以除了持續服用甲狀腺補充劑之外,肝素在滿五個月時就已經停用了,而且後續也沒有什麼不良反應。」

瘦美女媽咪後續回診坐月子的時候這麼說。

這一切的一切,聽在我心裡實在安慰!

無論她之前吃過什麼苦頭,能在經歷八個年頭之後,總算把心愛的寶貝環抱在懷中,我相信這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拍攝於東京的國立新美術館。©心容中醫

應該改變的是你自己


候選人:「別試著折彎湯匙,那是不可能的,你要試著看清楚真相。」
尼歐:「什麼真相?」

候選人:「湯匙不存在」
尼歐:「沒有湯匙?」

候選人:「改變的不是湯匙,而是你自己。

(取自「駭客任務1」)

系列文章裡的第三位苦主,是一位 32歲的腦婆,這在我這幾十年的好孕門診裡,年紀真的算是很輕的。

也因此,你大概會想要說:「32歲,吃個兩個月中藥就懷孕,是有什麼天大了不起的?年輕嘛!」

《系列文章・延伸閱讀》

在試管植入前就自然受孕的免疫媽咪們〈37歲,抗磷脂抗體症候群,苦主.1〉

在試管植入前就自然受孕的免疫媽咪們〈36歲,橋本氏甲狀腺炎,苦主.2〉

在試管植入前就自然受孕的免疫媽咪們〈32,嚴重的血栓體質,苦主.3〉

延伸閱讀、延續好孕氣、好運並非偶然 (超連結)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非自費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