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 診間速寫

診間速寫
我們今天剛好有「子宮腺肌症」患者的回診,所以延續昨天的話題~

今天有一位年輕美麗的音樂家回診,她是去年12月初的初診,當時她告訴我:「西醫的醫師一直讓我服用佑汝 (註)這個藥來控制子宮腺肌症,已經服用快半年了,上個月回診時,醫師說應該可以準備停藥。我服藥期間還是有月經,只是量稍微少一點,依然很痛。而且副作用在我身上真的很明顯,整個人變得很油、長很多青春痘、很容易疲倦,所以停藥後想搭配中藥調理。」

註:有關於「佑汝」這個藥,大家可以參考 昨天的診間速寫

那時我跟她很仔細的懇談過,說明了調理可能需要花一些時間,她說她會努力。但自從那一次初診(去年12月初)之後,就再也沒有回診過。所以今天她回診的時候,我特別問她:「上回吃藥是有什麼狀況嗎?怎麼這麼久沒有看到妳?」

她說:「醫師,其實上回來拿過藥之後,我有回婦產科去,但是醫師告知我,『佑汝』還不能停。我聽了很沮喪,因為我真的非常不想再吃下去了,所以我就問他『到底還得要吃多久』?那位醫師說『我也不知道』。」

她繼續說:「然後,我自己上網查過很多資料,就問那位醫師『那如果我想試試看海扶刀(註)可以嗎?』,結果他竟然回答我說『如果妳想要試試看那也可以,但是如果要做子宮切除就不建議』。」

—————– 備註說明:海扶刀 —————–

海扶刀是「高強度聚焦超音波腫瘤治療系統 (High-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的譯稱,英文縮寫為「HIFU」,也被稱為聚焦超音波手術 (FUS:Focused Ultrasound Surgery)

這是一種不需要切開皮膚,不需要穿刺就可以殺滅體內腫瘤的新技術,也有人稱之為「無創手術」。台灣在2015年引進,治療原理和聚焦太陽光相似,從體外超音波聚焦在體內子宮肌瘤處,使焦點區域產生高溫,讓子宮肌瘤組織壞死,達到消融子宮肌瘤或是腺肌症的目的。

—————– 備註說明結束 —————–

我沒打斷, 她繼續說著:「我聽了以後很徬徨,連醫師都不知道我的療程還要多久開刀也只說可以試試看我當時覺得人生很沒有未來,所以就連這邊都不想回診了,真的對您很不好意思。但是我最近想一想…還是自己振作一點吧,所以還是來找您了,想聽聽看您不是有其他的建議?」

我靜靜的聽她說完,其實我很了解那種徬徨無依又無助的感受,以她30出頭、未婚的年紀,按常規判斷,一般狀況下不會有醫師願意幫她切除整個子宮。再來,海扶刀目前仍屬自費項目,價格不菲。

而且啊,唉,在台灣醫療環境日益崩壞、醫病關係低下的現況,我相信大多數的醫師都只能採取保守建議與治療畢竟一個醫療糾紛動輒判賠千萬,一個醫師窮其一生,不吃不喝努力工作,也湊不出這樣的天價來,這樣的新聞多了,醫糾上法院的風氣漸漲,再加上這樣不合理的判決(醫療就是跟死神搶時間,沒有人可以保證醫療與生存可以是等號),我不只是可以理解,也認同許多醫師寧願「在最低風險的情況下,進行防衛性的醫療」這樣的選擇,這真的是一個非常無奈的事實。

8806
生命之所以美麗,就是因為充滿許多不確定性,不只教育如此,醫療也是如此!

說到防衛性醫療,我想起前兩天另一位患者的狀況,一起拿出來跟大家聊一聊。

這位美女設計師三個月前因為「子宮肌瘤」已經大到九公分對膀胱造成壓迫,所以決定接受醫師的建議「進行腹腔鏡手術」。

她在診間裡很生氣的跟我說:「但是,腹腔鏡開到一半,醫師卻出來跟我爸媽說,由於子宮肌瘤比他在超音波底下看得還要大、還要難處理必須補一刀傳統的橫向刀,才能把肌瘤拿出來,要我爸媽簽同意書。為什麼會這樣?我現在橫的那條傷口都還會抽痛不是都超音波檢查過了,怎麼開進去才會說不能只用腹腔鏡處理呢?」

我聽了以後,很嚴肅的跟她說:「其實,我相信每一位醫師都希望能把自己患者的手術盡量開好。但是,醫學影像的技術再發達,都不敵手術過程的突發狀況或是醫學影像以外的資訊不確定。以妳的腹腔手術為例,超音波看得出肌瘤有多大顆,但是卻看不出這顆肌瘤真正的質地硬度,還有與週邊組織的沾粘情形到底有多嚴重,很多狀況必須真正剖開腹腔之後才看得見,甚至是要從外到內、層層將神經、肌肉、血管撥開之後,才能一窺全貌。」

看她的表情從不解轉為驚訝、然後靜默,於是我喝口水、清清喉嚨繼續說:「當發生超乎醫師預期的狀況時,他必須迅速做出對患者傷害最小的選擇,因此才會有妳所敘述的『必須改變手術方式』的情形發生。我還沒離開中國附醫之前,也常常在全院會議中聽到外科報告『剖開肚子一看,癌細胞擴散瀰漫整個腹腔,完全無法處理,於是只好再把切口縫回去』的案例。就連密醫黑傑克的手術都無法盡善盡美了,更何況是現實生活中與時間、現況賽跑的醫師?」

我繼續說:「如果妳還是無法接受的話,我說說自己的親身經歷。七年前,我自己的子宮腫瘤已經導致子宮與膀胱嚴重沾粘,主刀醫師再怎麼樣仔細的幫我分離這兩個器官,還是無可避免的割破了膀胱,因此我手術後血尿了好幾天,尿袋多掛了兩週。雖然肉體上因此付出更多的痛苦,但我很清楚知道我的醫師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因此我真的非常感謝她和團隊的付出,這樣說妳能了解嗎?在生命前,沒有什麼是100%的絕對把握!」

這位美女設計師點點頭,我想…她應該可以理解我所說的,我也希望正在閱讀文章的大家,也能有同樣的理解與智慧~

生命本身就充滿不確定性,醫療與手術更是充滿風險,不是嗎?

8769
曾經有患者問我:「蘭花倒吊著種,會長得比較好嗎?」我說:「其實我也不知道~」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台中市中醫醫療機構收費標準表
請提前 Line 預約 或電話預約~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