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2 診間速寫 (橋本氏甲狀腺炎)

診間速寫2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今天(週一)台北的天空烏雲密佈,我想…過不久可能會有一場午後雷陣雨,所以我人正在信義區的蔦屋書店,寫昨日(週日)的診間速寫。大家一定會覺得我們太好命,連寫個文章都要挑地方,但事實上…我大部分的速寫都是在家裡邊打瞌睡、邊跟貓搶電腦的時候完成的。而,常常出門都是為了累積經驗、拓展視野,看能不能再幫我們自己增加些什麼改善,所以真正能放鬆耍廢的機會並不多。

img_5277
台北信義蔦屋。

感官能力」是一種極度展現出「用進廢退」特性的東西,如果放任它(感官)一直懈怠下去,後來要再追回原本的細緻敏銳就會非常困難,因此我也常常鼓勵患者朋友們多出門逛街、四處看看。逛街不一定要花大錢血拼,但是如果能在每一個不同的場域欣賞文化底蘊、創意發想,聆聽背景音樂、觀察商品擺置、燈光投射、觀察動線設計顧客群定位…等行為,這就是一種感知能力的探索、累積與延伸拓展。大家可能都覺得我哈日所以才常跑東京,但事實上是因為每一年、每一季的東京總是有不同面貌風景,商品也不斷更新,所以每一趟飛東京的 玩耍 進修都的確讓我擁有「高效率充電」、「高度拓展感官能力」的感受。

我自己非常喜歡日本的蔦屋書店 (不要以為我只會被困在秋葉原亂買公仔)~
位在六本木的分店佔地稍小,但格局、氣氛依然極度精緻有溫度;而代官山氣勢恢宏的分店是由東京的英國建築師事務所 KDa 及 日本設計大師 原研哉 共同打造,所以我也很喜歡去那裡賴著不走。

上一回我們的員工旅遊,也特地帶員工們到 銀座 G Six蔦屋書店去欣賞草間彌生的藝術品,只不過這一群 該屎的不長進奴工 年輕人一心只想著趕快脫離老闆,好去居酒屋吃燒肉與喝茫,所以他們完全走馬看花,讓我好桑心…

img_2770
G Six 的空間展覽,前陣子已經下架換新的了~

今天前面的這一大段,除了 為自己辯解為什麼常常出去玩 延續昨天速寫裡頭「希望追求進步極致」的話題之外,也是希望能鼓勵許多為疾病所苦、為人生劇烈變化所痛(像是喪失至親)的患者朋友,能夠早日恢復人生的步調,重新感受世界的美好

也因此,我在診間裡,有時候總是會多花一點時間跟「確實有這個需求」的患者談談,多 賣弄 分享一點我的人生經驗,因為我相信這可以是治療的一部分,有時候甚至可以與藥物結合發揮出更大的效果(但請不要來找我看相、論命,那個我不會!我會的…只是這些年所累積出來的看診經驗所延伸的口沫橫飛)

img_2779
銀座G Six 的蔦屋。

容易緊張焦慮的「橋本氏甲狀腺炎」美女

昨天週日早診有一位罹患「橋本氏甲狀腺炎」的美女太太回診,她大約是三個月前的初診。穩定服藥到現在,她頸部的硬塊、吞嚥困難已經改善許多,人也比初診時快樂一些了~

——– 備註說明‧開始 ——–

橋本氏甲狀腺炎(Hashimoto’s disease)或稱慢性淋巴細胞性甲狀腺炎(chronic lymphocytic thyroiditis),是一種自體免疫疾病,常出現容易疲勞臉色蒼白怕冷關節與肌肉疼痛便秘頭髮乾燥纖細月經失調憂鬱心率減慢受孕與懷孕困難等症狀。

患者也可能同時出現其他自體免疫疾病如類風濕性關節炎紅斑性狼瘡Graves’ disease(另一種甲狀腺疾患)愛迪生氏症(原發性的腎上腺功能低下症)白癜風(皮膚黑色素細胞受破壞而造成的疾病)等。

——– 備註說明‧結束 ——–

還記得初診時,她面容非常憂鬱的告訴我:「從去年八月起被診斷出有橋本氏甲狀腺炎、服了西藥治療之後,目前的抽血指數都正常,但是頸部雙側的甲狀腺結節硬塊卻很容易發炎疼痛,常常影響到吞嚥、睡眠,加上我本來就很容易焦慮、緊張,所以一直覺得人生無望,覺得活著非常的累。我身體狀況很多,年輕的時候曾經急性盲腸炎,但是送醫手術的時候發現盲腸已經破裂,所以我還有腹腔沾黏的問題,這幾個月月經有一點提前,去婦產科檢查時醫師說子宮內有息肉,害我擔心得要命。但是很奇怪,上週尿道感染我又去另一間婦產科檢查,那一間的醫師卻說我子宮裡面很乾淨,沒有長東西,有的醫師說這樣、有的醫師說那樣,我實在不知道該相信哪一個,所以就更恐慌了,最近根本焦慮到睡不著,如果睡著了也是一直醒,但是醒後就沒辦法再入睡。然後一年多前乳房檢查時,醫師說我左胸有疑似乳突瘤的東西,當時醫師只要我定期追蹤而已,沒有做什麼治療,我覺得自己每天都活在恐懼之中,對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趣。老公一直想帶我出去旅行,我不但不想,也不敢,總擔心萬一在旅途中怎麼了,家裡怎麼辦?小孩怎麼辦? 之前曾經吃過中藥調理,但是我吃那位醫師的藥以後,皮膚馬上變得很乾燥很乾燥,我就不敢再吃。今天實在是下定決心才來的,我已經看了您的速寫好幾個月了,卻總是一直沒有拿定主意…」

唉唉唉,從這位美女太太說話方式,我就知道她除了長年被疾病糾纏這個因素之外,本身也是個極度容易 鑽牛角尖 搞抄環 的個性,因此除了開藥、請她兩週一次的回診之外,我每一次都會再多跟她聊幾句,畢竟心病還是得用心藥醫,只是我很不確定我身負「老是在網路上罵患者的壞形象」,說出來的話她願不願意聽進去就是了。(前幾天,一位好朋友與他太太在診所裡頭借用場地工作,當他太太跟她朋友說:「我人在心容中醫裡頭…」的時候,她朋友竟然回的第一句是:「你們要小心被罵喔…」。當我與助理們聽到這個說法時,瞬間哄堂大笑。好笑歸好笑,但也實在太哭了!XD )

兩週後第一次回診,她告訴我:「頸部硬塊的痛感好像有減輕一些,不過我吃妳的藥不會有皮膚乾燥的狀況,所以我有比較放心了,我想要繼續努力調理一段時間看看。」

恩,雖然橋本氏甲狀腺炎在我的經驗中,並不是容易在短時間之內處理好的疾病,但我們總算是有一個好的開始。接著她每次回診,症狀都有逐步的減輕,睡眠狀況也有改善,大概一個半月後,她總算會笑著跟我說:「現在脖子比較不痛,就會開始有考慮要出去玩的心情了,所以下個週末我跟腦公要跟幾個朋友去露營。」

啊!非常好!只要開始願意往外走,對身心都是有很好的正面幫助。

img-32
台北的夜景,果然很精彩~

持續治療到昨天,她回診時告訴我:「脖子目前只有在比較疲倦或遇到經期的時候才會覺得比較緊,原本下肢會有奇怪的肌肉緊繃感也沒有了,不過有時候還是很難睡,而且要入睡的時候會出現情緒低落的狀況,但下個週末我們又要出門去玩了。」

我安慰她:「這些都沒有關係,盡量放鬆心情去玩吧!妳真的需要放鬆,個性太容易緊繃了,適當的情緒紓解,對妳的治療會很有幫助。

她聽了以後苦笑說:「醫師,我也希望能像妳這麼豁達,可是我常覺得很難。像很久之前有一次我跟老公出去旅行,在飯店裡忽然外面開始狂風暴雨打雷閃電,我腦公興奮得要命,馬上打開所有落地窗,拉個椅子跑去坐陽台看閃電,可是我不敢,我覺得那種氛圍好恐怖,很像有什麼壞事要發生一樣。」

聽她這麼說,換我苦笑了~
天知道大家所看到的「豁達」,其實是在「許多的爭吵不得不犧牲、必須的割捨」的…多少過去痛苦狀況下所換來的,而且我依然有很多的框架無法自行破解,有很多內心的煎熬過不去

只是,人生總要向前看的,地球並不會因為少了我們就停止轉動,所以自己的生活還是要靠自己去維持

此時,她體貼的腦公在一旁很興奮的答腔說:「醫師,妳不覺得這種天氣劇變,非常難得又迷人嗎?烏雲中的閃電超美的!」

ㄜ,雖然我很不想打擊這位美女太太,雖然我也很想說:「你說得沒錯」~
如果是我也會想要跑出去看,就像我之前就在飛機上看外面的烏雲金光看到嘴巴合不攏、口水流滿地啊!

可是身為腦公,你在這個時機還跳出來打擊自己的太太,這樣對嗎?
快給我縮回去角落電電

然後假裝沒聽到腦公胡亂答腔的這位美女太太又繼續說:「醫師,我還有一個結解不開,我想說給妳聽。就是我讀大學的時候,有一個據說算命非常準的老師告訴我:『妳將來很可能會得憂鬱症!』,說的鏗鏘有力、斬釘截鐵。所以我現在只要一出現低落的心情,就會想到當年那位算命大師說的話,覺得他怎麼可以這麼神準?!

媽呀!這時候可不是光露三點就能表達我的無言心情惹…,我差點就爆粗口~

「妳將來很可能會得憂鬱症」這種說法,就跟「妳小時候很可能有摔倒過…」、「妳未來一定會死掉…」是一樣縹緲如浮雲的概念,加上她腦公在旁邊翻白眼翻到快缺氧,我只好耐住好氣又好笑的反應,一字一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斬妖伏魔的告訴她:「我想,不管是多麽神準的算命大師,或是讓人問事解惑的仙佛,祂(他)們看到的,可能只是那一個當下的未來,妳懂這是什麼意思嗎?意思是說,隨著歲月變化,我們每個人在各種時期都會有不同的修為,運勢也會隨之改變,所以不見得那個當下祂(他)們的所見就是一定無法被改變,這也是一位活菩薩告訴我的話。希望我這樣說,能對妳有一點幫助。」

她聽了以後,露出笑容說:「醫師,妳這樣一說,我真的覺得結有解開,現在心裡好過很多,謝謝妳!」

唉,我其實不用被道謝,我只希望妳自己趕快想開,認真的去檢視「自己已經擁有的」,還有去思考「哪些是妳能做的?」。再這樣下去,我都覺得我門診時間會越拉越長、而患者候診的時間會不斷創下我自己的史上新高~

或許,我們應該自開一團義診團去東南亞(或其它相對貧困的國家)了,失眠、睡不著、覺得人生路很崎嶇、空虛寂寞覺得冷的患者可以優先報名去當志工~

這也是我這一趟去柬埔寨參與義診,一定要帶上我家小鬼的原因。我希望她親眼所見、親身所感,才會知道自己所擁有的真的太多太滿,而且我認為「聰明是種天賦,而善良是需要我們努力學習的」 。

溫柔善良與體貼都可以是選項,所以我們必須學會選擇~

畢竟,人生原本就不容易,如果我們真的無法改變外在環境的現況,那也就只能改變自己的心境了,不是嗎?

32762101_898276103666254_6493964687258943488_o
幾十年的門診生涯中,常常聽到患者說:「醫師,我不急,所以你就用CP值最高的藥粉幫我治療就好…,我可以慢慢調理就好,我時間多的是…」,我真的很無言。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可改至洪鎮平醫師的門診時段,或是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謝絕不知道自己要看什麼病的患者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