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8 診間速寫 (選擇人生)

診間速寫2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旅途中,我很喜歡看樹。
看著每一棵樹各自的從容、繁茂或是清雅,看他們骨子裡遺世獨立的姿態~

我常常會想,人能不能像樹一樣,一輩子都用自己所想要的姿態活著?
今晚診間裡的故事和對話,下診後仍然在我腦海中縈繞不去,結果導致了我長久未見的失眠…(眼神死)

img_2871
12月的橫濱港邊,海風冷冽,我卻在這兩棵樹前躑躅許久,就為了這悠遠、靜謐的畫面。

想要努力擺脫憂鬱和恐慌,攜手前行的未婚夫妻

30出頭的年輕美女,由未婚夫陪同進診間。
跟很多初診患者一樣,她很緊張,竭力控制急迫的聲音發抖的手指,訴說自己從小到大的恐慌症病史。

這是一段非常辛苦的人生啊,她從國小開始發生症狀,持續「吃西藥」和「心理諮商治療」數十年,經歷「幻聽」、「恐慌」、「嚴重失眠,吃西藥也沒有用,必須天天在飛輪上操練自己數小時至癱軟才能入睡」等等折磨,後來總算找到能夠理解、疼惜並願意與她共度一生的伴侶,我真心為她高興。但當她告訴我:「我媽媽說我都要嫁過去了,還在吃身心科的西藥實在讓她非常丟臉,叫我年底非停藥不可…」時,我感到憤怒!

這不是一個仙杜麗拉後母繼姐所虐待的故事,這是來自原生家庭的霸凌。
相信我,這樣的例子,我在診間裡聽過無數次~

類似的言語利刃還有很多,像是:
「婆婆對我很好,但是我媽卻常常罵我,說我到現在還生不出來,下細下井。」
「我媽說我到現在還嫁不出去,真不知道生我幹嘛。」

我總是 忍不住 告訴這些女孩子:「雖然原生家庭是妳無法切割的血緣,但不代表妳不能切割來自血緣的傷害。許多老一輩人被傳統觀念層層綑綁,誤了自己一生,也在無意識的狀態下打算繼續耽誤兒女的未來。妳不需要去正面與她們對抗,有機會的話,可以試著溝通。但,如果沒有適當的時機,或是曾經嘗試溝通卻無效,那麼我勸妳就把這個區塊擱下吧!不需要做無謂的唇槍舌戰,也不必要和她們起衝突,因為『聽話不必照單全收』、『根深蒂固的價值觀沒有那麼容易撼動』,因此不要再花時間去做徒勞無功的事」。(我想我應該已經被婆婆媽媽們列為禁止媳婦女兒就醫的黑名單惹…)

未婚夫聽了,在旁邊微微點頭。
這位美女接著說:「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來到這個世界上,不知道人生有什麼繼續活下去的必要,我看很多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使命,而我卻一直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能做些什麼,我常常很想死,卻又覺得不甘願,活了三十幾年,除了上學吃藥看醫生,什麼想做的事都沒做過。」

不急著回應…,我頓了一下才跟她說:「或許妳的使命要晚一點才會出現。很多事急不來,就像我們現在要開始吃中藥來銜接妳原本抗焦慮、助眠的西藥,也需要一段為時不算短的磨合期一樣。可以的話,個性要改,妳性子太急了,要學會緩緩。把該放下的都先放下吧,先規律服藥、適當運動就好,飛輪踩六個小時是會受傷的,這會是一個有點漫長的調理期,我會盡量幫忙,也希望妳能堅持下去,我們兩週後再見。」

她原本站起來準備告辭,忽然轉身一個回馬槍:「可是醫師,我覺得妳個性也很急,因為妳說話超快,比我還快!」

啊乾!這哪招?好薰沒好報?XD
我沒好氣的回擊:「我如果說話跟紫薇(我說的是林心如演的還珠格格)一樣慢,我不就天天下診都超過午夜十二點?

她吐吐舌頭,邊笑邊牽著未婚夫飄出去。
好吧,會頂嘴是好事,我相信妳一定可以挺過這一關的!

等候看診,你可以

同甘共苦創業,小孩卻遲遲不肯報到的賢伉儷

接下來這一對初診,也是30出頭的年輕夫妻檔。

兩人一結婚就自行創業做餐飲,天天從凌晨四點忙到下午,非常努力的打拼事業,也有認真做人,但是小孩卻遲遲沒有來報到。

我仔細看完她們帶來厚厚的一疊檢查報告,發現太太月經週期都非常規律、經量也正常,但有血栓體質(protein S稍偏低),另外就是基礎體溫的高溫不足輸卵管輕微水腫狀況,但並未阻塞。先生的部分,則因為長期工作靠近爐火高溫,因此精蟲的數量、活動力、型態都不佳。之前婦產科醫師已經建議她們直接進入試管療程,但這對小夫妻目前傾向先調理身體後再次試著自然受孕。

———– 備註・開始 ———–

蛋白S(protein s)是一種存在於血液中的血漿醣蛋白,可以預防血栓形成。蛋白S缺乏症的患者因凝血機制受到影響,會增加身體各部位、深層靜脈出現血栓的風險。由於有效的子宮胎盤血液循環懷孕成功的要件,因此若孕婦的蛋白S偏低,就容易引發習慣性流產死產胎兒生長遲滯或其他的血栓性疾病

———– 備註・結束 ———–

我評估了一下,認為她們的確還有半年至一年的緩衝期,的確可以先用中藥協助改善卵巢機能精蟲品質,因此交代他們接下來要規律回診,我才能依照月經週期調整用藥。

這時候除了問診紀錄,夫妻倆的生活狀況也很重要,於是我簡單問了一下~

太太說:「其實我入睡很快,只是很容易做夢。平常很容易緊張,自己也知道不能事事要求完美,但就是做不到。像我就會很在意顧客說的每一句話和表情,有時候看到他們對於餐飲不滿意,雖然知道是奧客故意找碴,我還是會很難過,很難釋懷~」

我聽了以後,「又」忍不住開口勸她(深深覺得我個人的囉唆沒藥可醫):「我們不管多麽努力,都不可能讓所有的人都滿意,不可能讓所有的人都喜歡我們,所以凡事但求問心無愧就好。如果顧客反應的,的確是需要改進的部分,我們就盡量去改善。但若單純只是『不順他的意就找碴』的,那就用一點智慧、手腕與法律去處理,其餘的聽聽就好。人生沒有很多時間可以浪費,尤其你們都過了30歲,其實是連朋友都要刪減的,留下能互相尊重對方價值觀、可以互相提攜互相打氣幫助並且一起變好的朋友就好,其餘沒內容的PO文可以直接解除追蹤(不想看診間速寫也可以退讚),耳邊嗡嗡嗡太吵,如果是蒼蠅就打開窗讓他們飛走,但如果是虎頭蜂就要趕快逃。時間就是金錢,要用在更重要、更值得的人事物上啊!」

價值放在值得被付出的人的身上!

夫妻倆聽了,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也可能是第一次聽到醫師開口叫人刪臉書朋友吧?
其實我自己已經退出好幾個Line群組了,並不是我不在意這些群組的成員,而是我更在乎我自己與生命中真正重要的那些人。

更何況好幾個群組早已失去訊息聯繫的功能,並且總會有人在群組裡努力轉發許多網路謠言啦、照三餐發問好貼圖啦,或是轉貼許多其實充滿歧視偏見卻不自知的笑話。我雖然可以只關閉訊息通知,但下了班就發現一個群組往往會出現數百個完全沒有閱讀價值的訊息,且淹沒可能存在其中的重要資訊,這常常讓我因此握緊了拳頭,也因此在再三思考之後就直接退出數個群組了,因為我深信,都這個時代了,如果真的有人為了極度重要的事一定要找到我,可用管道其實太多了,我們實在不需要為了保持「檯面上」的連繫而待在群組裡被天天這樣來自各方的寂寞邊界瘋狂轟炸,因此我離開了,不但減少許多需要滑手機的理由,也多了許多可以閱讀好書的時間。

目送這對小夫妻離開,我也終於到了該下診的深夜。

我真心祝福大家,如果可以,請學習樹木,用最「自在」的姿態過生活~

春夏季的銀杏鬱鬱蔥蔥、充滿生機,秋季變身耀眼金黃、令人目眩神迷,而到了冬季,即使繁華落盡,蕭瑟淒清的枝條依然充滿蒼茫的美感,但無論如何,銀杏就是銀杏,不會因為外在變化而改變本質、改變這是一棵銀杏樹的事實。

img_2782-1
鬼子母神社外頭的銀杏,四百多年了~

我知道做人很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痛苦要承擔,但也就是因為人類是感情、感官、思緒都如此複雜的生物,因此才能在痛苦之中更珍惜「相對美好」的體驗

強迫憂鬱的人不能憂鬱,要求悲傷的人不要悲傷,這些都是本位主義作祟。

「一定要像正常人一樣過日子」這句話本身就大有問題,到底該由誰來定義「正常」與「不正常」?

就像是與非、善與惡,都只不過是二分法,相對的兩者間還有更多的連續函數,我們過去太習慣用二分法來分類世界的人事物了~

然而,每個人生的劇本實在很難用單一立場、單一高度、單一時間點、單一價值觀去分類區隔呀!

還記得 Cobb 在影片中最後的那個圖騰嗎?(電影「全面啟動 Inception」)
無論是真實還是夢境,這樣一個不具殺傷力(切割)的結尾,是導演製作群希望留給我們最具有自我信念投射的開放式結局,而這種開放式的結局就是拒絕二分各種狀況與可能性~

全面啟動裡的 Cobb 與 Mal 各是對方心中最大的依賴,卻也是造成對方悲劇結局中的最絕對性原因

總是認為別人有問題的人,或許才是真正看不清、看不透的…那個有問題的人。

_DSC7190
最近小鬼突然迷戀上「在飯店裡游泳」,真不知道是因為飯店?還是因為游泳?寫這篇文章的當下,我依舊來到台北的飯店場勘,為的就是希望能不斷提升我們自己所能提供的~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可改至洪鎮平醫師的門診時段,或是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32762101_898276103666254_6493964687258943488_o
幾十年的門診生涯中,常常聽到患者說:「醫師,我不急,所以你就用CP值最高的藥粉幫我治療就好…,我可以慢慢調理就好,我時間多的是…」,我真的很無言。
謝絕不知道自己要看什麼病的患者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One comment

  1. 一定要像正常人一樣過日子」這句話本身就大有問題,到底該由誰來定義「正常」與「不正常」?
    這跟屈原的眾人皆醉我獨醒一樣意思,到底醉的那些人是瘋子,還是沒醉的屈原是瘋子?看你用哪個視角去看這件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