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4 診間速寫 (柬埔寨版-第一天義診)

診間速寫2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昨天清晨四點半在機場報到,今天也清晨四點半起床準備出門(真的是歐買尬),然後從金邊拉車拉了大約三個多小時的車程到菠蘿勉省,就馬上接著開始義診一直到傍晚,其實真的很累很累!

不只是負責看診的十多位醫師累,所有參與活動的志工也都累到爆炸。我家小鬼第一次跟團就參加這麼硬的行程,已經連哇哇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完全是一個邊吃飯、邊打瞌睡的狀態,腦母我在一旁看著覺得好笑、又有那麼一點心疼。不過想想也好,當初就是要她親身體驗不同的生活、提升眼界才帶出來的,就算她是全團年紀最小的,也應該要付出同樣的心力與勞力才對呀~

這一次的義診總共有急診兒科婦產科中醫皮膚科牙醫、以及家醫科七個科別,今天總共有將近600人次的患者量,我已經覺得粉累了,但聽說往年隨便一天都破千人,到底是怎麼看的啦,請大家等等我呀,要用車尾燈照亮我前方的道路呀~

牙醫都能衝出一天160個人次的量,非常驚人!
但,今天倒是沒有聽到傳說中宏亮高亢、此起彼落的小孩拔牙尖叫、哭聲,有一點失落XD…(這是什麽心態呀?)

img_5586
牙科外排排坐等著上(刑)場~

當大家都很強、看診很快的時候,結果患者一到我手上, 就醫速度就變慢了,不管國內外,我看診速度一樣慢,很顯然易見的是…這的確是我個人的問題沒錯(掩面)

由於在第一階段的檢傷分類時,小孩會直接會被帶去小兒科,婦女會直接被帶去婦產科性子急的會被帶到急診科(喂,亂說等等被打喔~),因此其餘年長村民的慢性疾病、酸痛或是難以分類的患者就會被帶到家醫中醫這兩個科別。如果大家以為酸中痛到中醫手上就是直接針灸或給藥處理,那就太lucky了。

畢竟第一線負責檢傷護理師非常辛苦,整個過程都必須借助在地翻譯員(翻譯年糕)來幫忙,因此不太可能有時間可以仔細問出所有的病史(也不一定問得出來,當地人的衛生醫療相關知識蠻缺乏的,很多已經是心跳破百俱樂部的村民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是會員),通常是要到了醫師端仔細花時間問診了,才能更了解這個患者的狀況。所以,今天我們借用小學教室的診間活動可謂高潮迭起,比在自家診所驚悚多了!(這樣講好像哪裡怪怪的XD…)

img-46
還算舒適的看診環境,頭頂上有嗡嗡嗡的電風扇,有點涼~

第一個主訴頭痛發熱47歲女性患者,檢傷單上的資料顯示血壓正常,心跳稍快。

仔細問起來,她的生理期混亂,常常3 ~ 4個月才來一次,因此她形容的發熱症狀應該是更年期症候群的表現,這部分倒還好,吃些中藥應該就能讓她舒服些。但頭痛的部分就要花點時間釐清成因了,於是我請她再仔細說明一下頭痛的部位、頻率(當然是透過翻譯美眉,柬語我一個字也聽不懂,然後我說的英文沒有任何一個病患聽得懂,好想屎…)~

結果她批哩啪拉講完一大串之後,我得到的 翻譯年糕 中文翻譯是:「她說她兩邊眼睛的上面裡面都有小動物,所以那兩個地方頭痛已經快十年了。」

啊?
眼睛上面的裡面?
有小動物?

我本以為我聽錯,但是馬上會意過來,她說的「小動物」應該是指「寄生蟲」。於是我把「寄生蟲」這三個字的中文寫給 翻譯年糕 翻譯美眉看,我旁邊這位就讀「柬埔寨皇家大學中文系二年級」的翻譯員美眉,馬上用手機的google翻譯再次確認「我說的」、「她聽到的」是不是同一個東西。

果然沒錯,是寄生蟲

但確定沒錯之後,我可就煩惱了,這種頭痛我是要怎麼醫啦?
我又不能割開她的眉頭取出「小動物」,就算現在把她轉去別科,我想…其它醫師在這樣的現場也是沒輒吧?

於是,我只好簡單開了幾樣處理更年期症狀的中藥(這一趟我全部特別跟藥廠進新的中藥錠,方便帶出國義診調劑),然後請 翻譯年糕 翻譯員美眉告訴她:「眼睛上面左右各一隻的小動物,要盡快到醫院去處理喔!」

她聽完以後,又說了一大串。
大意是:「之前有去過醫院了,醫師已經給她吃了殺蟲藥(?我想應該是指抗生素…),所以現在頭痛有好一點點,但只有一點點…」

我:「…」。
就算蟲真的被殺死了,我還是無能為力啊!

沒想到我出國還是得翻白眼。

img-45
一旁的助理幫忙整理袋子,兩位都是第一次來到柬埔寨呀…,其實我也是><

柬埔寨這裡由於國民平均所得極低,村民們多半都有營養不良肩頸痠痛腰酸或是早年跌倒受傷沒有處理的舊病史,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令人意外的是柬埔寨的居民罹患眼疾的比例極高,尤其是超過50的中年人。我今天大約30個患者中,竟然有超過一半的人白內障眼翳病,為此我回到旅館後找了許多資料,才知道在傳統的農業國家裡,由於下田工作的長時間日照影響,也缺乏保護眼睛的概念,因此粗估柬埔寨目前約有2 ~ 3萬人因為白內障而導致失明,因此,許多國家都曾經組織眼科醫療團隊進駐柬埔寨,為居民進行手術。

img_5590
今天一位患者的眼睛,同時有白內障和眼翳的問題~

因此,當我今天面對眼疾患者表示希望可以開「視力可以變清楚的藥」的情況,感到非常無力~

其中有一位白內障病況非常嚴重、右眼幾乎完全失明的患者,當我勸他「早日進醫院動手術」時,這位黝黑木訥的50多歲大哥竟然回答我:「很忙,每天都要下田工作,所以沒時間看醫生!

!!!
等等,這個口吻好熟悉?

我能理解每一個人都必須為生存而付出很多勞力、時間,但這種回答法也太跌甲敷(似曾相識)惹!根本跟我自家患者所回答:「很忙,每天下班以後都不想動,所以沒空運動」如出一轍!

此時我耳邊不知為何會響起這首人人琅琅上口的旋律:「天下的 媽媽 患者都是一樣的,喔~天下的患者都是一樣的…」。

我知道不能把柬埔寨的患者拿來跟我自己診間裡的患者比較,畢竟所有基準點不同,但,我還是忍不住翻了第N次白眼~

只是,這白眼中多了更多的無奈與無力感。
在中午吃飯休息時間,跟一桌之隔的隔壁家醫科美女醫師聊天時,她也有跟我一樣的感嘆~

那就是:「即使我們今天開出一週的藥給此地的村民,讓他們短暫幾天舒緩頭痛、腹痛等問題,那又如何?高血壓無法持續用藥,糖尿病無法持續治療,那麼這樣短期的柬埔寨義診走一回,我們醫師們到底真正能幫助到了什麼?」

我一直覺得,海外義診的精神、宗旨若要延續下去,就必須確實的將醫療技術軟體移交給當地的衛生、醫療單位,這樣的風塵僕僕才能有真正長遠功能與意義累積。

但很可惜的是,不只是歷經多年戰亂、才要重新出發的柬埔寨如此,就連其他東南亞國家也都有類似「國內醫療資源嚴重匱乏」的問題,也幾乎沒有當地的醫療單位能夠接收這些技術、資源,並妥善運用,只能靠著每年上千支進駐的國際人道NGO (非政府組織 Non – 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去協助處理醫療這區塊。

這是一個短期難解的問題,也是當地政府應該需要面對的,種種艱難的課題之一。

老人我廢話完畢,該睡了。
明天一樣透早得出門,我再不想辦法睡飽,很可能會中風啊!

已經很久沒出過這麽硬的團隊了,正在盤算是不是該「放棄吃早餐,把時間拿來補眠」,但一想到…這麼不合群的醫師可能會被驅逐出團,我還是趕快躺平比較實在,大家晚安~

.jpg
有效治療,不只是需要醫師、院所,更需要患者的共同配合。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可改至洪鎮平醫師的門診時段,或是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jpg
這是行政專業下達的其中一個命令,有律師的背書,只能被強制執行了… XD 若造成大家的不便,也請見諒!
38612268_964771893683341_2100542236730064896_o
若您有哺乳、換尿布、如廁時嬰幼兒需要照顧的需求,請您務必提醒我們~ (僅限當日就診者)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