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6 診間速寫 (柬埔寨版-第三天義診)

診間速寫2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義診行程進入第三天,基本上助理跟翻譯年糕都已經駕輕就熟,所以一開工就迅速上手。我今天早上四小時就看了快40個患者,平均六分鐘一個,敝院看診從來沒有準時過的人,可以來柬埔寨找我看喔啾咪~~~

為了加速問診流程,我在第一天下午先花了一點時間教翻譯年糕美眉看懂檢傷單,並且告訴她血壓的標準值區間,如此當患者交出檢傷單時,她就可以先針對血壓偏高的患者先詢問有無持續服藥,會不會有頭痛頭暈胸悶心悸之類的合併症狀,順便幫我爭取一些喘氣和喝水的時間。

其實我們這一回遇到的柬埔寨當地志工都非常優秀,我說的優秀不是單指翻譯能力,而是指「想做好這件事」的態度。以我們的年糕妹為例,訓練到第二天,不但問診翻譯超順暢,還有能力幫忙做衛教,一個一個懇切叮嚀患者不能吃太鹹、太辣、太甜、太冰的東西,超令人激賞。

_DSC1803.jpg

第一天義診時,她有點不好意思地告訴我,當她知道要協助中醫翻譯時,就去找了許多中醫專有名詞的中柬文對照表放在手機裡,一遇到表達上的困難時就秀給我看,希望能盡量正確表達患者口述的症狀和疾病,我真的覺得非常感動,這種精神在如今在台灣的年輕人身上已經不多見了啊!

But,她找出來的中醫專有名詞也太…有古早味惹,有些古書裡記載的「文言文病名」從她嘴裡說出來,著實有讓我驚嚇到。

例如,今天一位「腰痛+腹痛」的60歲婆婆,對著自己的腰、膀胱反覆比出「動感超人劃胯下的手勢」,臉色凝重的說了一大串之後,我家的翻譯年糕忽然出現「靈光一閃」的表情,接著打開手機她自己的記事本APP,搜尋了幾秒,然後很有把握的告訴我:「她是癃閉」。

啊?
當「癃閉」這個史前名詞悠悠鑽進我的聽神經的時候,我彷彿走進時光隧道,回到了白堊紀。

我又好氣又好笑的問翻譯年糕:「她是不是跟妳說,她的腰連到前面的肚子會痛,然後小便尿不太出來?」

她笑著點點頭(可能以為要被誇獎了XD…)
我苦笑:「那妳其實可以把她說什麼,直接告訴我就好。」

她這次垂頭喪氣的點點頭,一定覺得我這個老 醫師 女人超難相處der…。
為了讓她好過些,我拍拍她的肩膀跟她說:「妳這樣找資料很棒啊,不過我們現在也不太會使用這種說法了。就直接說小便尿不太出來,意思最清楚。」

她靦腆的笑笑,繼續很認真的工作。
我實在挺喜歡這個女孩子的,很可惜沒有準備什麼小禮物給她,只是她開口閉口都叫我阿姨(這裡的人習慣尊稱別人阿姨跟叔叔,媽呀…),讓我好桑心…

孩紙,這個現實世界要得人疼,嘴巴還是要甜一點好嗎?
妳其實可以叫我大姐接啊啊啊啊啊啊~

註:「癃閉」這個名詞,最早應該是被記載在「黃帝內經」(據考證此書應該成書在公元前26年左右)裡,意指「小便不通」。小便點滴而量少的症狀稱為「癃」。而病勢較嚴重,小便閉塞不出的症狀則稱為「閉」。

img-49
從義診區回到金邊的路上風景~

另一個詭異的用語,是「酸性上將」。

義診的第一天,翻譯年糕把這四個字重複了好幾次給我聽,我都灰煞煞,有聽沒有懂。她情急之下先用google中柬翻譯找給我看,我還是不知道她在說啥。她找來另一個當地志工幫忙,這個剛性翻譯年糕也是一直重複「酸性上將」這四個字。看我這麼不開竅,他們決定使出大絕招,改用「比手畫腳」接力的方式,我終於在瀕臨崩潰之前弄清楚,她們說的其實是「胃酸逆流(翻白眼)

白眼這種東西真的是「翻你千遍也不厭倦,翻你的感覺像癲癇(老師請下音樂~)(我果然一出門就開始亂唱歌跟胡說八道,很糟糕的一個醫生…)

所以第一天看診會那麼慢其實不全是我的錯吧?(擺明就是想推卸責任~)

_DSC1612 拷貝
色彩繽紛的義診團~

最後一個「經典古早味用語」出現在今天義診結束前,最後一個患者的問診過程中。

這個壓軸婆婆本身狀況就不少,67歲左右,就合併高血壓糖尿病腎結石胃痛胃脹慢性支氣管炎等問題。由於是最後一位患者了,剩下的藥錠雖然都是新的,但也不太想再拉回台灣,所以我想了想,就把她需要的所有藥物都調配給她,能幫上多少算多少。

之前兩天,無法這樣全面開處方,是因為還必須拿捏藥量可否撐到最後一刻,我總不能中藥用光之後改開西藥吧?不過我高度懷疑今天進門的患者主訴都是痠痛腸胃問題,是因為西醫部門在前兩天就把胃藥止痛藥肌肉鬆弛劑銷光光了的關係XDDDD…

結果呢,這位婆婆在等待調劑的過程中,忽然又開口跟翻譯年糕說了很多很多的話。

我用疑問的眼神看向年糕妹,她有點遲疑地告訴我:「婆婆說她家裡有一個孩子,躺在床上不能動,不能自己吃飯、都要人餵,她想知道有沒有什麼藥可以帶回去給他吃。」

ㄜ ,什麼意思?是植物人嗎?
年糕妹看我滿臉狐疑,繼續補充說明:「她說這個孩子從出生就這樣,已經躺38年了。應該是『風癱』。」

歪腰,妳到底去哪裡學來「風癱」這個字眼的啦?
她把手機遞給我,我果然看到簡體中文的「風癱」二個字,後面跟著一串蛇形柬文,最後面寫著英文的「paralysis」。

倒吸了一口氣。
好,妳贏了!

不過,如果是從出生或幼兒時期發生的癱瘓狀況,那麼會以腦性麻痺(Cerebral palsy,簡稱CP)的機會較大,這種疾病在中醫稱為「腦癱(但我還是不確定「風癱」這兩個字有沒有被正式記錄在中醫文獻裡,因為我查了好久都查不到相關的資料)

另外還有一種因脊髓損傷而造成的癱瘓,稱為「截癱」,典型的例子就是電影「我就要你好好的」裡面那位高富帥的四肢癱瘓男主角。

總之,照顧一個自出生就癱瘓的孩子,是非常令人難以想像的辛苦,何況已經38年!

但,沒有看到這位婆婆孩子的狀況,我也無法多做什麼診斷或評斷~
只能嘆口氣,請年糕妹告訴她:「如果妳希望帶回去的是治療他感冒、發燒或是流鼻水之類的藥,那還有一點可能。但是如果是希望有藥可以帶回去治療他的癱瘓,那麼我真的無能為力。」

年糕妹聽了,神情嚴肅的把我說的話翻譯給這位婆婆聽,婆婆很明顯露出失望的表情,領了自己的藥之後轉身離開。

這種愛莫能助的感覺真令人沮喪。
而我們三天義診行程,也在這個婆婆的 沮喪下 離去時畫下句點。

img-45
非常感謝幾位助手的一旁幫忙,很希望大家能有所得~

就在下午三點多,我們再度啟程拉四小時的車程回到金邊。
沿路的風光實在太美,讓我在努力按快門之餘暫時放下這幾天因義診所帶來的惆悵~

是一趟很有收穫、卻百感交集的一趟旅程。
幾天下來,不只是對於義診服務對象有許多複雜情感,也對這一趟所遇見的人、團體有更多不同的思考與評價!

之前跟大家說過,我認為每一次的旅行,都是成長的契機和拐點,而我們也在這樣的過程中更看清楚自己與他人,也更了解人性。

只是,成長是要付出代價的,所有我們帶過去的每一份物資(包括團費),都是我們自己付的帳單,背後沒有財團、沒有銀行也沒有任何資助,就連帶去的藥錠都是出發前一個禮拜特地跟藥廠訂新的(完全針對義診需求),也因此我們非常珍惜自己帶去的資源是否真的分享給真正需要這份資源的人們

專業時間資源,放在值得被付出的人的身上,這是我們一直期許自己能做到的事情,無論診間內外。

也因此,我很希望我家小鬼也能慢慢的去理解「表象與看見的,不一定是真相」這個道理。
大家晚安。

32762101_898276103666254_6493964687258943488_o
幾十年的門診生涯中,常常聽到患者說:「醫師,我不急,所以你就用CP值最高的藥粉幫我治療就好…,我可以慢慢調理就好,我時間多的是…」,我真的很無言。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可改至洪鎮平醫師的門診時段,或是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謝絕不知道自己要看什麼病的患者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jpg
有效治療,不只是需要醫師、院所,更需要患者的共同配合。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