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7 柬埔寨行程-第五日 (不看診,看花走馬)

診間速寫2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行程第五天,我人現在坐在美麗的河景餐廳裡邊打文章、邊等待晚餐。羨慕嗎?

如果有人膝反射式的覺得羨慕,那是因為不知道我們今天經歷了什麼…
但請不要問,很恐怖,問了你會怕。

就在幾個小時前,我們才在同一間餐廳裡被忽然形成的水龍捲風攻擊啊啊啊啊啊!(你就算不問,我也要說給你害怕)

不相信?那我慢慢說給你聽(天橋底下說書的概念… 嫌無聊打瞌睡的可以閃退了謝謝…下面有影片連結,不信的自己去點開來怕一下…)

今天七點半就從金邊出發,原本預計2.5小時就能抵達貢布的車程,竟然在「下雨+沿路塞車+路況超爛」的狀況下總共開了5小時。

5個小時!(據說喃小編之前從金邊拉車到暹粒,整整超過十小時…)

img-48
後半段的3號公路幾乎都是長這樣…

而且最後的1.5小時,是在柬埔寨的3號 彈跳 坑洞公路上度過的。
這種顛簸就像是有人沿路用力搖晃你的肩膀,晃到你腦袋跟肩膀快要分家那種感覺(說不定馬景濤就是在這條路上學會愛搖晃人的演技…)。在經歷了恐怖又長時間的道路馬殺雞之後,下車時我的卡稱感覺已經裂成四片,而且需要一截一截的鬆動我的脊椎才有辦法把 水桶 找回來。

我想不是因為我年紀大才有這種港結,就當沾滿黃泥水、灰頭土臉的遊覽車終於停靠在美麗的貢布河邊餐廳的時候,大家忍不住響起一陣歡呼,秒離座的站起狂奔下車,紛紛搶入這間氣氛很棒的餐廳裡,並打開落地窗享受舒適的涼風和河岸景觀,彷彿從地獄來到了天堂。

待大家拍完照坐定餐桌,忽然四周下起一陣暴雨。注意喔,是暴雨,因為這跟接下來的事件有密切的關聯。

依稀記得暴雨下不到幾十秒,就有同團的X中生望著河面「Cow!、齁力蟹特、花惹發!」的鬼吼鬼叫,我心裡還在想:「現在的小孩怎麼這麼容易爆粗口咧?」,結果順著他們慌張的視線往河面一看,乖乖隆地咚,現在換我忍不住爆粗口:「幹!」,眼前河面上,竟然出現了水龍捲!而且把對岸的屋頂都掀翻了!,媽呀,我活了數十幾年第一次親眼看到水龍捲!而且距離還這麼接近!馬的法蘭克福,而且越來越靠近…

此時大家都發現了這驚人的氣候變化,每個人一開始心裡想的應該都跟我一樣,就是「千載難逢!」因此紛紛拿起手機、相機(只要是有機的都可以)衝到落地窗邊想要拍照錄影,但是前後不到5秒鐘的時間,大家就同時發現這個威力不可小覷的水龍捲並不是一個河上的美麗過客,而是直接衝著我們而來的惡魔!於是現場原本單純驚訝 欣賞美麗景色 的情緒瞬間變緊張又驚恐,團員紛紛開始尖叫奔逃呼喊全世界的神佛快趕來搭救。

因為一旁的落地窗並未完全鎖上,根本無法 齁住 抵擋這麼強勁的龍捲風壓,雖然包括喃小編這個胖子北七助理在內的幾個壯丁立即衝上前去一起頂住玻璃落地窗,但我們靠窗的這一桌,桌上的玻璃器皿還是直接被龍捲風壓掃到地上去摔個精彩。

其實這樣場景真的很驚悚,面對威力強大的水龍捲風忽然來襲,處於室內的我們算是幸運的,因為我們後來走出餐廳才知道,這個「偷內多」並沒有被餐廳的建築完全破壞消弭,還持續往街道上前進,沿路還是吹翻了好幾間房屋的鐵皮!

而且沒見過世面的我家小鬼一整個嚇到腿軟,但還是顫抖著交出她「原本很興奮,後來很害怕」的手機錄影(看來在她逃命之前錄得還算完整的柳…),所以這一趟旅行對她來說…的確有點太刺激惹><

整個水龍捲發生到襲擊我們雖然歷時不到一分鐘,但卻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一樣的漫長。
相較之下,人類實在太渺小了,我真心認為「人定勝天」這種說法其實只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

驚魂未定的吃完午餐,我們又繼續前往下一個黃泥滾滾的目的地,就是貢布著名的「胡椒園」。

貢布是柬埔寨最南方的一個港都,在十九世紀曾是全國第一大港,以生產品質優良的胡椒製品咖啡而舉世聞名,其生產的胡椒更被歐盟列為保護食品,是非常優美風景的地方。

我們在胡椒園試吃了各種不同風味的胡椒,我也腦波很弱的買了幾種據說灑在牛排上會非常加分的胡椒鹽。但在前往下榻飯店的路上,我才熊熊想起「距離上一次有時間、興致在家自己料理牛排,好像已經是一年多前的事」,那我到底買了這麼多種胡椒回家是要幹嘛?讓自己練習打噴嚏用嗎?

為什麼每次都會做這種蠢事啊?
以後我想參加只有義診行程、沒有 shopping more  參訪行程的團,課以嗎?(no shopping mall anymore …,這是一個很不合群的醫絲><)

吃完河景餐廳的晚餐,另一個原本搭船遊河、賞螢的活動由於雨勢太大臨時取消(下過大雨應該也不會有螢蟲飛得起來了),終於可以回飯店躺平休息了。我不得不承認,當我在彈跳坑洞公路上「內急+眼神死到底」的時候,有那麼一兩個moment,我不禁懷念起東京那個方便到爆炸的地鐵系統…

但我還是想說:「天然資源豐富又美麗的柬埔寨,希望有朝一日妳能變得更好!」

img-50
美麗河景餐廳待餐片刻,還是捏起玫瑰金筆電來工作~

除卻鋪路造橋這種基礎建設不談,「我們這樣三日義診旋風式行程(不是三義行程)來去,到底還能多做些什麼?可以為當地的居民真正帶來什麼樣的改善影響?」?這是我今天車程大部分時間,邊彈跳 搖晃腦袋時邊思考的問題。

整合這幾天我自己在中醫診療科別,所接觸到的150個病例來看,我發現柬埔寨的當地居民普遍有下列健康上的問題:

1.高血壓:超過40歲以上的村民,有高血壓問題的幾乎達到八成,而且男女的比例相當接近。 在所有出現高血壓症狀的村民中,知道自己有高血壓並持續服藥的,大約僅有一成;知道有高血壓但未持續用藥的,大約有五成,而剩下的那四成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有高血壓,也從未服藥控制

當然這樣的就診數字不能完全當作絕對依據,檢傷單上臨時所測得的血壓數值也只能當作參考,但若合併脈象和患者的自覺症狀來評估的話,「可診斷為高血壓」的患者比例其實更高。

另外,跟隔壁家醫科美女醫師討論的結果,在我們這兩個義診時幾乎被當做「一般內科」使用的科別,所遇到的病患型態基本上差不多的,她也發現高血壓患者的比例高到近乎異常。

2.糖尿病:我們在現場無法進行抽血檢查,因而這個部分完全要靠村民告知。可問出糖尿病病史的病患大約佔我這邊(中醫科別)總就醫人數的三成,但我懷疑實際罹患糖尿病的人數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因為血糖需要靠抽血檢測,而絕大多數的人可能完全沒有「抽血檢查身體健康」這個概念(其實就算是台灣,也很多人只想用150元、甚至只想用50元的健保掛號費就做到全面防禦,根本沒有定期抽血健康檢查的概念),除非身體出現極度嚴重的不適,才有可能會5美金起跳(翻譯年糕說的)的費用到一般的小型診所去看病,而5美元的費用只能最初階診斷,這還不包括處置與藥費。

3.眼疾:超過40歲以後的村民,有視力問題的幾乎高達九成,眼球外觀可辨識的疾病以白內障眼翳病為最大宗(當然也有可能是受限於我貧瘠更待精進的診斷能力)。這個部分我們在第一天的義診文章中已經談過,由於東南亞居民的工作環境多在長、強日照環境下,又普遍缺乏護眼的知識,因此罹患眼疾的機率大增,即使到醫院檢查出問題,然而一但知道需要付出昂貴費用進行手術,大部分的當地人也會因為經濟上的困頓而只能放棄治療。

4.牙齒疾病:我想最嚴重的狀況是齲齒,也就是蛀牙。另外也有可能因營養不良、失調而造成的牙周問題。我在現場看到最年輕卻整口牙完全掉光的病例,竟然是只有40歲的女性。其餘整口爛牙的、齒列不整的、一看就知道吃檳榔的,牙齒又黑又黃的自然都不用說,因此,牙科根本是此次義診科別中最大的超級熱門(包贏),現場3位牙醫師揮汗如雨所拔下來的牙齒,不到一個早上的戰利品,就多到必須用手搖杯的瓶子來承裝,不蓋你,我還趁中場休息時特地溜去牙科拍了張間諜照回來,只是因為太驚悚了,所以非常猶豫該不該把照片放上來嚇大家,因為實在太不下飯了!(怕退讚的賣壓太高,幾乎跟比特幣的三百億賣壓一樣狂)

上面說的幾種疾病是比例高到讓我無法忽視的問題,但因在檢傷區患者就被分類的關係,因此我更擅長的婦科疾病反而比較少轉到中醫來,因此是不是還有其他普遍出現在當地婦女身上的問題,不得而知。

但,無論是哪一種疾病,我個人認為除了持續灌注醫療這一塊,「基礎衛教」更是不能忽視,因為上述疾病很明顯跟村民的飲食型態生活模式相關。以血糖牙齒的問題為例,東南亞的飲料普遍 糖不用錢 很甜,而且那種甜度是我喝一口就無法繼續下去的狀態,但村民們很常以「超甜咖啡」、「超甜紅牛」這種飲品來維持體力,另外就是飲食口味偏重,偏鹹、偏辣,而且又缺乏保養的知識與概念,因此許多疾病的發生速度、廣度會遠超過境外醫療資源所能提供的協助,如果沒有從基礎衛教做起,這會是永遠都補不起來的坑洞,就像柬埔寨的公路一樣,大坑小坑,永遠沒有補完的那一天。

或許,有人會說:「拜託,你就算叫他們不要這樣、不要那樣,他們是聽得進去嗎?」

是的,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能聽得進去,包括我們台灣的患者也是,成天診間裡頭苦口婆心,但真正願意遵從醫囑認真服藥的患者又有多少?而願意聽從醫師建議持續運動,不要亂吃、亂補的情況有減少過嗎?

雖然極度無奈,但我仍必須相信「每播下一顆種子,就會有一個新希望」、「每點亮一盞燈,就有機會照亮與溫暖某一個人」,不是嗎?

這幾天下來,跟在我診間裡的幾個 翻譯年糕 當地志工,看著自己的國民同胞就醫的狀況,心裡一定也出現不小的衝擊,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後來我家的翻譯年糕不用等我交代,就會自動去提醒村民「少吃鹹、少吃辣、少吃甜食、少喝冰品、出門要戴太陽眼鏡」,並且多少解釋為何要少吃這些東西的原因。或許,透過這樣「已接受高等教育的新一代國民」去建構衛生教育的根柢,從零開始,慢慢堆砌,我相信…星火也還是會有燎原的一日。

我真心希望未來的柬埔寨能夠不需要靠國外的特別組織、眼科義診團、牙科義診團的進駐,去為村民動手術、拔牙、做些什麼,畢竟根本問題如果沒有改變,那麼蛀牙永遠拔不完,水晶體也永遠換不完呀!

最難的永遠不是醫院、先進醫療器材這種花錢就會有的硬體,最難的永遠都是軟體,是從頭養成的醫護人員和環環相扣的醫療環境

加油吧!柬埔寨,希望在撐過赤柬時期的戰亂之後,妳能真正的浴火重生,成為美麗的火鳳凰。

.jpg
有效治療,不只是需要醫師、院所,更需要患者的共同配合。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可改至洪鎮平醫師的門診時段,或是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謝絕不知道自己要看什麼病的患者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32762101_898276103666254_6493964687258943488_o
幾十年的門診生涯中,常常聽到患者說:「醫師,我不急,所以你就用CP值最高的藥粉幫我治療就好…,我可以慢慢調理就好,我時間多的是…」,我真的很無言。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