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5 診間速寫 (第200篇)

3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我的第一篇診間速寫,是2017年11月25日,而今天剛好是2018年11月25日,一年了。

就在我自認還沒把所有的幽默能量,都釋放到診間速寫裡時(明明都是暗黑系的能量),這個專欄已經屆滿週年,而且剛好集滿200篇了。我揮一揮衣袖,想要靜悄悄地溜走,不帶走一片雲彩,但回頭一看,被我在文章裡揮到的患者都身受重傷、口吐白沫這樣~

總之,在這個陽光普照的週日午後,最後一位出現在我診間、同時也可能是最後一篇診間速寫的苦主,是一位遠從南國搭高鐵北上,並帶著她家小公主的彌月蛋糕禮盒,來 看我們 看病的「便不粗乃」新手媽。

她是2月底的初診,我也永遠記得第一次見面時,她跟我說:「為了調理受孕,四處求醫,卻沒有醫師願意好好聽她講述病情」,而因此在診間裡掉淚的情景~

就在那一個多月後,她就傳了下面這張懷孕成功的訊息來。

img_5498
2017年的3月底,欣喜若狂的準媽媽傳來的訊息~

我想這跟我的醫術太弱(或太強)沒什麼太大的關係,或許…最主要的因素在於我當時很認真的聽她把想說的話說完,然後花了點時間鼓勵她,讓她的身心、自己找回了平衡點的緣故~

其實我很清楚「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希望自己想說的話能夠有人傾聽而已」。

傾聽」本身就是一種治療內容,如果來看診的患者能同時得到溝通與支持,那麼在治療效果上,就可能因此超越我所開立的處方本身,因此我的確常常在診間裡花蠻多時間與心力,導引患者「把心裡想說的勇敢說出來」,我也希望曾經讓我診療過的患者,也都能夠感受到、並做到這一點。

另外一方面,對我來說,每當患者面對面的對我吐露了「連他們的至親,都不見得知道的真心話」時,我心裡總是有一股感動、激動所交疊著的情緒,而且我自己也會在這樣的互動當中,不斷提升自己的思緒、觀點~

大概也是因為來我這邊看診,連「昨天做了什麼白痴夢」都可以拿出來討論…(有些時候,這種話題是連腦公都不屑聽der),因此,這位身在南國而嚴重便秘的媽咪,即使在懷孕過程中愈來愈大腹便便、行動不便,卻還是很堅持每個月都要北上台中,來這邊吃苦以保持「大便通暢、臉可以見人」(懷孕後臉部的酒糟狀況變得更明顯),順便放空自己(為什麼大家都把來這裏吃苦當休閒娛樂?我實在不明白…)

3160
拍攝於京都嵐山。

到了產前一個月,她竟然還因為感冒狂咳好幾週,吃西藥都沒有獲得改善,而突然衝上來台中找我,結果回去沒過多久,我開給她的咳嗽處方都還沒開始吃,肚中躲的小公主就玩破羊水,提前粉墨登場(應該是因為準媽咪實在狂咳太久,造成宮縮而導致提前登出)

當我看到她跟先生傳來的Line@訊息時,我差點 變周潤發 沒心臟病發~

幸好,後來平安順產,她還傳了小公主的照片來讓我們開醺、聞香。
而滿月後的今天,她神采奕奕的出現在診間裡,送來非常特別的彌月蛋糕,是我從沒見過的美麗小兔兔檸檬塔!

img-51
都說不要送「價值在一千萬新台幣以下」的東西惹…,而且還送這種四天後會自動銷毀的食物,粗了會變胖噎~

我很感恩的收下這份 價值不到一千萬新台幣 充滿貴重心意的禮物, 然後問她:「最近好嗎?」

她先是很無力嘶吼:「我好想回去上班喔!帶小孩超累der!!!」,接著苦笑說:「除了睡眠不足跟擠不出奶以外都好。所以心容醫師,我可能還畢不了業,請不要趕我走、叫我滾!今天可能要麻煩妳開追奶的處方給我~」然後垂頭喪氣地趴在桌子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醫師真的用很狂的聲量,很大力的笑了出來~

我跟她說:「現在知道累了吼?要不要乾脆第二胎也趕快生一生,兩個一起累完妳就輕鬆了!」

豈知,她一聽到「第二胎」這個關鍵字,整個人跳起來暴走,大崩潰的鬼吼著:「不要不要!現在誰都別想跟我說生第二胎!醫師妳知道嗎?我家現在要動用我跟我爸媽3個大人來輪流照顧妹妹(指小公主),結果全部的人都累得要死!妹妹喝奶超慢,80CC會喝一個小時喝到睡著,而且還不睡久一點,竟然過一個小時就又醒了,我只能趁著那一個小時去擠奶、洗奶瓶、整理她的東西,蹲我自己的大便,稍微休息一下。」

空氣中瀰漫著電影裡「厭世媽咪日記」那種喘不過氣來的氣氛,她喘口氣後繼續說:「我媽跟婆婆都交代我『小孩一睡著,就要跟著睡』,但是那根本不可能啊!而且每天事情那麼多,我那個自稱是上輩子的情人,只能幫忙抱小孩,而我媽上一次帶到的新生兒就是我本人ㄟ!經過了30幾年,她老早就忘記嬰兒要怎麼帶,所以大部分的時間都還是我自己照顧啊!X的,我超想回去上班的!學校的小孩雖然調皮,但至少還聽得懂人話啊啊啊啊……」

雖然我懂這種媽媽的厭世感,但我還是笑得很狂,然後問:「妳腦公呢?腦公沒辦法幫忙嗎?」

聽到「腦公」二字,她沉沉的吸了一口飽滿的氣,然後幽幽地嘆了出來,搖著頭說:「唉~甭說他了,他自己白天也要上班,每天都累得要死。有一次,他半夜聽到妹妹哭,竟然不是起來泡牛奶,而是用棉被把他自己的頭蓋起來!!!

啊幹?原來還有這一招?(我真的笑翻惹!)

她兩眼無神的看向前方拿著次元刀的桑原和真,面無表情地繼續說:「當下我看到他那樣,有萬分之一秒的時間,理智線斷掉,想說那乾脆就用棉被把他悶屎好惹…。但,幸好我的理智線復原得很快,很快就重新接上,想到他也是一樣累,還要賺錢養家,就算了,給他活口。所以,我已經跟我腦公約法三章,就是如果還要再生第二胎,他必須請24小時的保母來幫忙。沒想到他一口就答應!」

真不愧是女版的超級冷面笑匠,自己說得很淡定,但我與一旁的跟診助理,已經笑到翻了好幾圈~

笑完後,我默默地收拾掉在地上的眼鏡…,很快的恢復我身為醫師應該要有的專業形象,點了點頭~

接下來,我補了她一刀說:「現在知道了吼!還沒生的時候超想生,生完才發現掉進另一個無間地獄,是不是?是不是?早叫你們通通不要生,把看病的時間與經費省下來出國環遊世界吼,現在變成醫師在診間的笑柄了吧?而且說不定會成為全讀者的笑柄~」(說完後,我又是一陣狂笑。而一旁的助理一直顫抖,因為要忍住不笑)

她很努力的從桌子上抬起頭來說:「我現在已經很認分了,唉~這就叫做『歡喜做、甘願受』啦!」

又是一陣狂笑~
笑完後,我忍著笑意,很快速的恢復專業的醫師形象,並交代了通乳方的服用法,然後叫她趕快回去休息,不要想留在台中混到天黑啊!

2853
拍攝於奈良春日大社。

臨去前,她指著那兩隻美麗的小兔崽子蛋糕跟我說:「對了,那個兔子要趕快吃掉,或是冰起來喔!因為他們融化以後會變成啾吉(蟾蜍)…」

ㄜ…
小白兔變蟾蜍?這未免也太可怕惹!

於是她前腳一離開,我馬上招喚員工與小鬼,都叫來分食~
(胖,也不能只胖我一人)

我家小鬼因為捨不得吃掉小兔,還發了一個「兔兔這麼可愛,為什麼要吃兔兔」的白痴貼文在自己的版面…

img_1420
口夷?聽起來怎麼像是某電影的台詞?

難道妳兔兔不吃,寧願吃蟾蜍嗎?小鬼果然是一種會不斷做蠢事的生物啊!

最後,在這診間速寫第200篇的文章末,我想把 史蒂芬・霍金 曾說過的一段話,送給所有因「大選、公投結果而沮喪、哀傷、哭泣」的朋友們:「人類顯然不過就只是一種高等靈長類,住在一顆繞著普通恆星旋轉、位於千億個星系之一外圍的小行星上。但自從文明誕生以來,人類就一直渴望了解在背後支撐世界運作的秩序,宇宙的邊界條件一定有其特別之處。但更特別的是,人類追求的目標沒有、也不應該有任何界線。每個人的狀況都不同,不管人生多麼困難,一定都有你可以做,而且做成功的事,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如果希望這世界能變得更好,那麼在擦乾眼淚以後,我們要變得更加堅強,因為還有好長、好長的一段路要走~

3341
我們所觀賞的楓紅,不過就是落下前的絢麗,卻如此的迷人,總是令旅人遠道而來~

這一年來,200篇的診間速寫,真的很感謝讀者們的支持與訊息鼓勵,每著手一篇文章,我就覺得我好像又多學會了什麼、看見了什麼過去所沒看見的慣性盲點~

謝謝大家的支持與鼓勵,未來的日子,我也很想聽聽大家的故事,請不用客氣,盡量的、勇敢地將你的故事,傳送訊息或是email ( HsinJung.TMC@gmail.com )給我,如果有我能 插得上嘴的 幫的上忙的(不提供線上問診),我也會盡量多回饋一些我的想法。

第200篇,一整年的時間,也希望每一位讀者在這裡能得到自己期盼的視野與觀點,祝福大家~

.jpg
此系列文章,將以「讀者」分享自身的生命歷程與視野為主,在合法並符合道德的情況下會原文刊出,文章末段才會附加上屬於我自己的想法~ (超連結請點)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可改至洪鎮平醫師的門診時段,或是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jpg
休診公告
.jpg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