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6 診間速寫 (想學會發脾氣與痛擊的美女老師)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一個不留神,我已經身在台1線與台9線的交會處,要前往很久沒有到訪的台東「老家」。

因為週六夜診而隔天又是早診的關係,導致週日的門診通常忙碌又疲憊,因此午診的全自費約診「真的只能服務有緣人」。今天下午四點一過,我馬上請助理發出「醫師另有要事,無法配合因遲到而造成延誤的門診」的通知給「已經遲到的自費患者」。然後用最快速度把簡單的換洗衣物全部塞進行李箱之後,不到五點,我們就已經在高速公路上啦~

身兼攝影師以及設計師的「偽東京人」喃小編,很久以前就提出「粉專照片該換囉」、「既然你門診管那麼大,要不要直接去海邊拍?」的建議。但,因為我實在抗拒那「單趟就將近6小時」的車程(年紀大了,身體受不了長時間的折疊及晃動),因此前幾年很喜歡、很常去的台東,突然間變成了世界上最遙遠的國度,而那個一直很喜歡的「根本常常沒人在家的『 有人在家』(民宿)」也就這樣,一直都沒有再回去。

幾年前的除夕與過年連假,因為無家可回的緣故,我總是翻山越嶺、帶著小鬼躲來「有人在家」連續住個幾天,在全台灣僅存、還保有「道地年味」的台東街頭買幾樣年味破表的零食(像是現烤魷魚乾、烘肉乾、外面裹滿花生粉的脆餅等等),再買些小鬼喜歡的煙花,外帶一盒大披薩,然後回到「只有自己人在家」去大吃大喝。由於民宿老闆「山豬」會在除夕夜拎著一大群人回到他山上的老家去過年,把整個房子丟給家裡的貓看管,因此這個「有人在家民宿」根本「沒人在家」的事實早已多次被拍照錄影存證,想狡辯也難,哼哼!

不過,「有人在家(民宿)」所展現的自在氛圍的確非常特殊,整個民宿裡無處不在的書牆、擺滿許多成套漫畫、小說,還有許多音樂VCD,屋內各個角落也吊掛許多充滿 官小官風格 原民風格的藝術品(咦?),以及老闆的巧手自製工具(比我們診所還猛…)。

在這個「不知為何,一進門就讓人昏昏欲睡的大廳」裡,你想躺就躺、想坐就坐,想把桌上無人招領的零食餅乾嗑光也不會有人說什麼(但絕不可以用塑膠免洗餐具,不然會被殺頭),可以大搖大擺的從白天睡到黑夜,真的是徹底休閒放鬆的好地方。再加上「她如果自稱是無釐頭耍廢界第二名,絕對沒有人敢稱王」的榜娘「官小官」帶頭坐鎮耍廢,這裡根本就是無出其右的懶骨頭俱樂部。(屋內不時出沒的山豬,不用急,還沒輪到你上場)。

生活閒聊就先到這兒,下集繼續。
回到本文速寫先~

有人在家的招牌畫面~

如果你有認真發漏我的診間速寫,那麼你一定對文章中曾經出現的幾位 要角 丑角不會太陌生,這位美女老師其實就是「吃鼻屎天團小姊弟」的腦木,是位非常有教養、說話輕聲細語、美麗溫柔好脾氣的夢幻美媽。

「右側的顳頷關節發炎疼痛、無法張口,說話、吃東西都覺得吃力。西醫檢查不出特殊的病因,只能持續開消炎止痛藥加肌肉鬆弛劑給我吃。吃西藥以後雖然會暫時減輕關節的疼痛,但嘴巴還是張不開。藥效一退,疼痛就又出現,這樣反反覆覆已經好幾個月。」

前年八月帶著兩小鬼來一起來就診的美媽這麼說

我仔細檢查她頭、頸、肩部的結構,判斷她「右側顳頷關節的緊繃」與「肩、頸、背部的筋膜張力」相關,在這種情況下她必然很難有良好的睡眠品質。

而長期的睡眠障礙也會造成她身體「無法在熟睡時,進行許多重要的細胞組織修復、內分泌調節」,這樣的持續勞損演變成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慢性發炎無法得到緩解及控制」。

果然,就在仔細詢問之後,她說:「兩個小孩晚上睡覺一動我就醒來,醒來以後就很難再入睡。加上我個性原本就非常容易緊張,所以整天都神經緊繃,很累很累。我的確發現睡眠不足的時候,右邊的臉頰就會更痛、更緊。」

在得到與推論相符的「證詞」之後,我並沒有直接治療她的顳頷關節,而是著手處理她失眠與肩頸僵硬的問題,前後大約用了五個月的時間。

「除了原本右臉頰的緊繃狀況改善以外,其他像是月經期間的胸悶、頭暈、反胃、心悸現象也都減輕許多」

「而且只要睡得好,肩頸不覺得僵硬時,右邊臉頰就不太會疼痛,可以張開到八成以上的大小,也可以咬不太硬的食物了。」

「而且,這樣一邊搭配苦藥治療,我還瘦了快五公斤呢!」

五個月後,美媽這麼說。

好吧!我知道讓每個女人這個時候最樂的,其實不是「臉不痛了」,而是「瘦五公斤」這件事,所以就在這恰好臨近過年的當兒,我發放了畢業證書給她。

後來,再次見到這位美女老師,已經是去年八月底。
(咦,又是八月?)

拍攝於京都。

那一次的八月回診她告訴我:「因為這個學期調了單位,路途遙遠,每天要開3個多小時的車去上班。加上腦公常到國外出差,自己要1打2對付兩個小鬼,因此壓力超級大,又開始有失眠的問題。」

又是通勤3個多小時!?
對於我這種「巴不得住家就在診所樓上,可以上班前5分鐘滾下來就好」(但其實我真的不住樓上)的懶人來說,每次聽到患者說出這樣的通勤時間長度,我總是「大吃一驚+肅然起敬」,但也真的為她們擔心。就算是搭大眾運輸,光車程顛簸就是非常消耗體能的事,何況是天天這樣開車?但,因為這位美女短期內無法換工作,我只好交代她盡可能找時間休息,或是拜託長輩一起協助照料小孩。

九月開學後,美女老師也是很認真的2週回診一次報告病況。雖然她總是告訴我:「只要有喝苦藥,就能順利入睡,也比較不會做夢,白天的精神都還算不錯」,但她在新單位所遇到的種種人事狀況,卻是愈來愈複雜,愈來愈誇張,每回都有新的劇情發展,好像在看本土劇一樣。

可想而知,以她這種「溫良恭儉讓」的性格,在接下「因人員編制不足而硬加諸在她身上的不合理重擔」之後,需要面對的種種困難與不適應,必然超乎她精神、體能可應付的狀態。「資深同事的霸凌、欺壓」、「主管的無力掌事」並不會只出現在人數眾多的大型企業裡,而是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發生!

這幾個月來,我看她這樣凡事親力親為,除了教學帶班之外,還要去處理單位內舉凡「電腦當機、網路不通(她原本是連開機鍵都找不到的電腦白痴)」、「水管不通」、「桌椅櫥櫃換新自己搬」…這些大小事務,一下「搬重扭到手」、一下「整理環境閃到腰」的,一下又「被同事狂罵、委屈悶在心裡導致胸痛」的,臉色愈來愈憔悴。

雖然每次她回診都會被我碎念許久、罵到臭頭,但她的內心應該比外表看起來堅韌許多,不然也沒辦法撐過這幾個月。但今天早上回診時,她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說:「昨天,資深同事又不分青紅皂白辱罵我」。

「我昨天真的被罵到爆哭!我氣到全身發抖,超想說些什麼來回擊的,可是我當下根本發不出任何聲音,我好氣自己,為什麼沒辦法當下就做出反擊?」

美女老師在診間裡這麼說。

我很無奈的告訴她:「唉,妳以為罵人有那麼容易嗎?那是要不斷模擬情境與練習的!很少 100%暴怒 的人,其實無法掌控自己高漲的情緒,也很難將暴怒下的意識集中在需要高專注力的反擊思維與發聲部位。妳平常溫和、有修養習慣了,自然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可以簡單直接的就做出任何言語上的防衛或攻擊。」

「可是…」我語重心長的跟她說:「妳不能一直這樣下去,我已經告訴過妳好幾次,『修養』只是一個選項,而不是必須,修養是要看場合而展露的。做人有修養又如何?如果對方根本不把妳的修養放在眼裡,難道被攻擊受傷大出血了,妳還要在意『修養』這件事嗎?而且,如果妳在這樣的時刻,都無法捍衛自己、保護自己,那麼妳未來要如何保護自己的小孩?未來又怎麼讓孩子明白『挺身而出捍衛保護自己所重視、珍愛事物』的重要性?」

「修養」只是一個選項,
而不是必須。

我沒有在最近分到(或撿到)任何槍砲彈藥,我只是不小心在地上找到一支十字弓而已。

但,要學會捍衛自己,是真的!

妳的人生是要為自己而活、為妳所愛的人發光的~

如果這個工作無法持續讓妳得到成長的動力與養分,而是讓妳變得愈來愈枯槁,無法讓自己有正面能量去呵護孩子、支持先生,那麼就是妳必須作出決斷的時刻了。

如果不能改變人與環境,那麼就想辦法離開!

治療身體的疾病是我過去所學、我現在所能,但心理的病痛並非我所學也非我所能~

更何況我很不喜歡「患者靠著藥物來支撐不合理的人生型態」,這種狀況在我來看也是一種無效治療,妳瞭解嗎?

她聽了,抹去眼角的眼淚,跟我說:「我也真的受不了惹,所以我昨天已經跟主管討論過,他會想辦法協助我調職。不過還是很感謝醫師您這段時間一直照顧我,讓我沒有因為這樣的壓力而導致月經週期亂掉,每天還能順利入睡,讓白天的我有更多的精神可以面對這些事。」

我苦笑:「我能做的,也只不過是盡可能提供專業的醫療診斷與精準治療罷了,真正能支持妳、包容妳、改善妳的,其實是妳自己。好好檢視自己的內心,先弄清楚『什麼對妳最珍貴』,妳自然就知道如何去調整現行的生活與工作模式。好好照顧自己吧,我可不希望今年八月又看到妳啊!」

聽到我最後一句話,她露出一種「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的囧樣。

真正能支持妳、包容妳、改善妳的,
其實是妳自己。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僅受理「我們有能力服務的對象」的門診預約。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