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8 診間速寫 (偽跨時區「時差症候群」的大眼美女人妻)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叔本華:「每個人都把自己視野的極限,當作世界的極限」

Every man takes the limits of his own field of vision for the limits of the world.—— Arthur Schopenhauer

剛從巴黎回來,昨天早上七點落地桃園,今天午診我已經開始上班。()

時差的問題在我家小鬼身上出現強大的存在感,落地一回到家,她就直接躺在床上呈現昏迷,結果晚上才在那邊上演睡不著大戲,她只好自己一個人在角落與羊群作伴,自己搞到清晨才入睡,然後隔天中午被我抓到「難得有老師參與,我自己的高中同學聚會」,她竟然不顧惱媽的面子,邊吃飯邊打瞌睡。

但頗令我自己意外的是,昨晚我一覺到天亮,而且APP上還出現了兩個難得的綠色大圈,顯示我有極優良的睡眠品質,我也真的在聚餐後還能精神抖擻的趕回診所繼續看完四個多小時的門診。

問起助理們,果然大家也都出現生理時鐘紊亂的狀態:「多次睡眠,但是淺睡、睡醒後依然呵欠連連」。

一開始我還喜孜孜、開醺地以為「應該是因為我平時有認真鍛鍊身體,因此生理時鐘才很快的就調節到新的節律」。但,後來幾天仔細敲敲腦袋回想起我在巴黎、倫敦的活躍分佈狀況,我才意識到,不是我調整時差的能力強,而是因為我的身體…根本就從未離開過台灣時區,而且在身體還沒意識到「已經來到新時區」時,又已經回到台灣時區坐在診間裡惹。

媽呀,這真是個TMD、又瞎、又悲慘、又淒涼的發現!(老規矩,TMD自然翻譯成”太美的”,不要跟我爭!)

難怪,我不論在聖母院、羅浮宮、聖心堂、大英博物館、巴黎榮軍院、羅丹博物館等,在每個有暖氣的室內參觀時,總是昏昏欲睡,眼皮沈重到幾乎睜不開,每逛不到十分鐘就很想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只有在室外接近零度的狀態下,才會比較清醒。

每天超過兩萬步的行程,其實都是靠堅強的意志力(捨不得放棄欣賞眼前這些人類文明的無價瑰寶),以及大量的卡布奇諾(這兩週豪飲的卡布奇諾比我以前所有加總起來還多)撐過的,這兩項利器撐過來的~

然而,一回到旅館只要碰到床,就像是被下了「洪馬泥馬泥立刻成為大字形」咒語,瞬間昏迷不醒人事,但,這其實是因為「身體太疲勞」,而不是原本我自以為是「因為很快就適應新的晝夜交替」而導致的。(這段企圖間接交代「為什麼這次出國期間,完全沒有產出任何積欠的診間速寫」,實在是…臣妾辦不到啊啊啊啊~~~~~)

而我家小鬼與那群年輕的 酒鬼 助理們,則是真的很快就適應了當地時區,天天都精神抖擻、吃吃喝喝、行程滿檔 、腦袋空空、荷包滿滿,也因此…難怪這些人一回到台灣就個個委靡不振。但我倒也不擔心她們,畢竟 酒鬼們 年輕人適應力強,很快就能再調回來~

研究指出:「超過35歲」、「平時即睡眠不足」、「容易焦慮」、「過度飲酒者」,是最容易出現時差症候群的族群。(關鍵字:「時差症候群」,有興趣了解的朋友可以自己找一下相關研究)

統計指出:「東西向飛行、橫跨三個時區以上的旅客,有超過80%的人會罹患時差症候群」。這些症狀包括「肌肉痠痛」、「日間倦怠」、「頭痛」、「注意力不集中」、「焦躁」、「腸胃不適」、「食慾不振」、「失眠」等等。
努力工作,就是為了與美好的生命夥伴,一起看見更多美好的事物~
為了協助旅客快速適應新的時區,一般會建議:

1️⃣ 選擇在當地的白天抵達的航班,並在飛機上試著補充睡眠,而且一下飛機就開始活動、趕行程、血拼,盡量忍住睡意,直到當地夜間再就寢。

2️⃣ 早餐、中餐多攝取含高蛋白的食物,除了可維持活動所需的體力之外,蛋白質中的酪胺酸在體內代謝成茶酚胺後,也可以協助保持清醒~

3️⃣ 多接受當地日照,並在非夜間睡眠時間盡可能維持行走狀態。(僵屍跳,不算)

雖說通常是跨時區飛行的旅客,才會出現的時差症候群,今天診間裡竟然也出現了「明明一直身在台灣,卻總是跨時區度日」的患者,屎得我真的忍不住,就在大過年要說好話、做好事的和氣時間開罵~
(咦?不是說好我們要和氣生財?難怪我一直都兩手空空…)

她是去年八月底的初診。
當時剛訂婚,由準先生(未婚夫)陪著就診,而她未婚夫也曾飽受失眠、焦慮之苦,但是靠著自己努力的調整運動、作息之後,現在已經可以不靠任何藥物就穩定入眠,因此對「同是天涯數羊人 淪落人」未婚妻的症狀所帶來的困擾感同深受,一進門就懇切的拜託我

「醫師,我們再過不久就要結婚、也有生育的計畫,我看她這樣大把大把的吃西藥,真的看得很害怕,希望妳能幫助她慢慢把安眠藥的劑量減下來。」

愛妻心切的準相公這麼說。

一旁的大眼美女未婚妻,此時此刻臉上充滿被疼愛、呵護的幸福感,後來果真在年底順利拿到證書,結婚證書。(是說,拿到這種證書也不能加薪,只能加人…)

「我在幼稚園時期,就曾經出現恐慌、換氣過度的症狀,目前服用安眠藥、抗焦慮西藥已經超過八年。雖然一開始只需要吃少量的鎮靜劑,但是我對於「睡不著」這件事漸漸產生很大的恐懼,所以我會自行加重藥物劑量,還會連續踩六七個小時的飛輪,就是為了睡著…」

大眼美女未婚妻初診時這麼說…

ㄜ,連續狂踩六七小時的飛輪?
是想累死飛輪?還是想逼死飛輪製造商呀?

我依稀記得當時,這個大眼睛、很聰慧的美女對我眨眨眼,彷彿準相公不存在一般,用很熱切的語氣問我:「醫師,我想請問妳,妳認為『真有”通靈能力“與“幻聽、幻視”』,這兩種狀況的差異在哪裡?」

ㄜ…
儘管患者在診間裡會問的問題千奇百怪,但內容玄的這麼徹底的,可還真是頭一回~

我說:「“幻聽”我是不熟啦,但“幻視”我知道一個,他是復仇者聯盟的成員之一,在上一集薩諾斯彈指之後就跟緋紅女巫一起灰飛煙滅,GG惹…」

現場突然來了一群烏鴉與冷鋒~
好,我認真一點,撇開腦袋裡的怪念頭!

仔細的想了幾秒鐘,我誠懇的告訴她:「我不知道妳現在問的是不是妳自己的情況?就算是,妳也不一定要告訴我。但我認為,除了當事人之外,其他人真的無從去論斷自己沒有經歷過的事件」。

突然認真起來說話讓這對準夫妻突然驚嚇到,但我繼續補充:「我不喜歡、也不適合對我自己不了解的領域、事物作出任何評論。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曾經說過:『每個人都把自己視野的極限,當作世界的極限(Every man takes the limits of his own field of vision for the limits of the world)』,這也是我自己在行醫的過程中,不斷提醒自己不要犯下的錯誤、盲點。」

大眼美女聽得饒富興味、眼神發亮,但一旁的準相公可一點都開心不起來,不停裝咳嗽、清喉嚨,想讓我們的歪樓扶正、對話回到正軌上,大概是怕惱婆已經夠天馬行空了,再遇上這種白目 百無禁忌的醫師,這個對話可能會歪得徹底吧?

瞄見一旁的準相公這麼擔心,我收斂起不正經的微笑,正色說:「不過,我的職責還是在於協助妳把西藥的安眠藥劑量漸漸減少,但,妳自己也必須努力去調整作息、維持規律的運動,盡可能放鬆心情、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兩個都快結婚了,又有生baby的打算,總是要先學會照顧自己,未來才有可能互相照顧、共同支撐整個家庭,不是嗎?」

大眼美女聽了點點頭,準相公也安了心,呼出一口長長的氣~

這群酒鬼到底是喝了多少,才能這麼傻的可愛?

接下來幾週,準相公一直伴著大眼美女回診。
在她努力吃苦、搭配運動的情況下,十月底回診身心科時,醫師已經將她的安眠藥與抗焦慮藥減輕,僅剩下一顆贊安諾。

「現在比較可以沈睡,也可以睡得比較久,有時候其實不用吃西藥也能睡。原本清晨三、四點就會因為心慌感而醒來,現在可以睡到大約六點左右,白天心悸、胸悶的情況減少很多,體力也比較好。可是,如果起床吃早餐以後再去睡回籠覺,反而會覺得更累,爬不起來。」

大眼蛙美女這麼說。

「妳回籠覺睡多久?」我邊打病歷邊問。
「大概4個小時,這樣還可以嗎?」她很心虛的、很小聲地回答。

喵的咧!
4個小時算哪門子回籠覺?
那是睡懶覺吧?!

惡狠狠地瞪她一眼,我拉高了八度、以女高音之姿開始飆罵:「沒有人規定不可以睡回籠覺,但是妳這種睡法,醒來以後都日正當中了,一定會影響到晚上就寢的狀況。如果不是真的那麼愛睏,要盡可能在起床後就維持正常活動,直到午休時再小睡一下,但也不建議午睡超過一個半小時。90分鐘,是一場足球賽的時間,也是大多數成年人一個完整睡眠週期(是干足球啥事?)」。

她被罵完後,吐吐舌頭、清清喉嚨、摸摸鼻子,假裝剛剛只是幻聽,沒事樣的滑出了診間,走到櫃檯簽了份「聲明放棄荷包裡頭所有銀兩所有權的文件」,乖乖地回家等著吃苦~

凱旋門,比想像中大很多!看著看著,眼淚竟然就自己搶著上場~

12月份,小倆口整個月都在忙著拍婚紗、宴客、歸寧…這些「只要親身經歷過就會知道根本很想屎」的累人過程。而這段期間,大眼美女雖然頗為焦慮(是有結婚新人不焦慮的嗎?),但仍舊是乖乖回診,很努力的調適情緒,不再像過去那樣「一緊張就自己當起醫生胡亂加重西藥」。

就在我們要出發去歐洲旅遊前的那周回診,正牌腦公(已經升格)很欣慰地告訴我:「她這次真的有好好聽醫師您的話,沒有走回頭路再去亂加安眠藥。我看她這樣搭配中藥調理下來,也覺得她這幾個月的情況都很不錯,也睡得蠻安穩的,真的很希望醫師您能幫助她繼續堅持下去。」

這不是廢話嗎?
因此,我對專講廢話的腦公翻了個白眼,然後反差很大的用和藹、親切的表情轉頭過去告訴大眼美女:「這苦,妳也吃了四個月惹,目前睡眠況狀已經穩定,月經週期也十分規律,所以…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過完年我應該就會放妳回去準備弄出人命,所以…你可以準備滾了~」

她聽了以後瞪大眼睛(大,竟然還能更大?驚死人!這什麽生物呀?我倒吸了一口氣),一副很開醺很開醺的樣子興沖沖開口:「醫師,妳們這次去歐洲是自由行嗎?要去幾天?去哪些地方?」

喵啊!這個摩門特怎麼會跳題跳得這麼嚴重?
還是「”轉移話題“是大眼美女在開心時的主動防禦技能」?

而且再過不到5小時我們就得抵達桃園機場完成報到,現在是分秒必爭!誰有時間在診間裡面對乾坤大挪移 話題移轉大法?

一旁的圍事 跟診助理第一時間已經站了起來,準備「聲淚俱下」用戰術與話術的把這個不看場合、亂花時間跟美女醫師喇賽的好奇大眼蛙請出門。就在門闔上前一秒,我只丟了最後一句:「接下來,你自己好好發漏粉專,我會逼喃小編定點上網打卡,好嗎?快去領藥~」

本來兩週的巴黎行程,莫名其妙被偷渡、安插了五天的倫敦行,但我好喜歡倫敦的街景與天空,巴黎好灰暗呀~

很快的,經歷15天的歐洲之旅,我思鄉心切 根本是荷包用光了、非得回來開診時發現「好多患者只是過個年,病況都給我大走鐘~」。

在倫敦看不到大笨鐘(到了當地才發現維修中),卻在自己的家鄉看到患者大走鐘~

其實,所有的電影也都是這樣鋪梗的。
正當你覺得一切都很美好時,世界馬上就變了調~

也難怪大家都稱過年為「年關」~
依照不同屬性、不同等級,各式各樣奇怪的關卡都有:「公婆關、長輩關、親友關、美食關、錢關…,還有我們這位大眼蛙美女的睡眠關」。

今天午診,大眼蛙一進門,就給我直接趴死在診桌上。

在我皺起眉頭心想「這不知道是在演哪一齣」時,她就睜開一隻眼睛,定定的看著我說:「醫師,我完蛋惹,我過年期間把所有庫存的西藥都吃光光了。」

我吸了一口氣、揚起一條眉毛,等她解釋。

她緩緩地抬起頭來,繼續說:「我今年是嫁過去之後,第一次參與婆家過年前做生意的活動,每天都很忙、壓力很大,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晚上都很嗨、睡不著。但是很奇怪喔,我白天也沒有覺得特別累。」

她說到這裡,剛去停好車的腦公光速衝進診間,搶著登入對話視窗說:「醫師,我一定要來打小報告!其實我們過了除夕就沒那麼忙了,她吃中藥其實是可以睡著的,我還聽到她瘋狂打呼的聲音!只是她後來自己嚇自己,擔心可能會睡不著,就把西藥都吞下去,結果變成白天昏昏沈沈,一直睡到下午,那晚上當然精神很好、很嗨、睡不著啊!這不是惡性循環嗎?」

我開啟寫輪眼模式看向大眼蛙:「是腦公說的這樣嗎?」

大眼蛙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其實西藥對我影響沒那麼大,我只是想逃避現實,什麼都不想做,就乾脆一直睡而已。」

啊,人在台灣妳也可以給我過著歐洲時區的生活?
這不是欠罵是什麼?還是妳想趁著豬年,乾脆變成一隻懶豬?

我很嚴厲的跟她說:「妳其實很聰明,許多研究都證實『思慮多』、『對他人情緒、環境變動很敏感』、『容易感到焦慮』這些都是高智商的表現。但聰明對妳而言是一把兩面刃,妳的聰明與美貌不應該被用來『尋找逃避人生的方式』,而是應該用來『想辦法改善自己的生活』,懂嗎?說真的,從妳的舌、脈、氣色、月經等生理功能來看,妳已經沒有繼續吃苦調理的必要。但真正在抗拒變好的,是妳的心哪!」

腦公在旁點頭補充彈藥:「我也是這樣勸她的,但是她都聽不進去。雖然俗話說『聽某嘴大富貴』,但是我總覺得在這件事情上,聽我的可能會比較好一點。只可惜我勸不動,就看醫師說的她肯不肯聽了…」

大眼蛙不愧是厚臉皮大眼蛙,在經過這一番夾攻之後,還能水汪汪大眼看著我問:
「醫師,所以我不必再回來吃苦了嗎?」

「是的」,我回答。

如果你有幸在年輕時待過巴黎, 那麼未來不管你身在何處, 巴黎將永遠跟著你, 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 海明威,1950

「我相信…妳有朝一日也可以完全不需要靠吃西藥來入睡。但,有關於心理的調適,卻不是任何一種藥物就能夠輕易幫上忙的。人類快樂的關鍵,往往在於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謊言,真相必然伴隨著痛苦,而痛苦需要強壯的心智去承擔,這是身為高等動物的代價,要不然,你就祈禱下輩子投胎成草履蟲吧!」

發給她畢業證書的同時,我這麼說。

她聞言大笑(這傢伙怎麼人格這麼衝突,又焦慮又愛笑的)後,牽起腦公的手離開~

但我可笑不出來,雖然我沒有時差問題,但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也是快去掉我半條命,此時我只想趕快下班回家,泡在浴缸裡鬆一鬆我的老人 筋骨。

畢竟…,年紀大了,身體真的無法折疊太久啊~~

然後,以後嚴格禁止在診間給我放閃!後診區也不行,通通給我注意一點!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有效治療,不只是需要醫師、院所,更需要患者的共同配合。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