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3 診間速寫 (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的全自費高階主管)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補寫這篇速寫的當天,是我難得的週一休假日,理當要前往山明水秀的風景區,好好體現一下「仁者樂山、智者樂水」的風範(hen敢講),但是一看見外頭煙雨濛濛,而且還嚴重空汙(日月潭掰~下雨還洗不掉空污,實在太令人悲傷),也找不到想看的院線電影,最後我只能坐在IKEA的餐廳裡認份的 吃著雞翅、薯泥 寫這篇速寫。(一想起該屎喃小編回東京跟台籍家人裝優雅、賞櫻花,我真想對空 鳴槍 大喊一句:「人生怎麼那麼不公平?」)

但,你我都知道…
人生原本就是不公平的,有人天生就是美女臉蛋、魔鬼身材,也有人一生下來就高唱王老先生有好幾塊田…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重擔要扛,有自己的家庭與職場責任要肩負(等該屎喃小編回國後,我會讓牠每天有做不完的公務,掯!)。

很多時候,「讓自己變好、努力照顧自己」僅是為了「更自己更有能力,可以讓自己與自己所珍視的人,可以過更好的生活」,就像今天速寫的苦主一樣「金融業的中年大叔高階主管」~

這位大叔是我過去上安中醫的老患者了,只是我常常忘記自己也已經步入中年 危機 ,他老人家根本大我沒幾歲,這時候稱人大叔好像並不會讓自己變的更加年輕貌美,只會略顯得我 有點白目,但是我喜歡幫助別人看起來更穩重一點~

大叔有嚴重的過敏性鼻炎,也有家族性的地中海貧血,他當時雖然十分忙碌,但上下班的時間堪稱穩定,也很注意身體的保養,會固定到健身房鍛練身體,所以在經過適當的中藥調理後,他的體能與體格都還算維持的很不錯。就在幾個月後,他某次回診看感冒時告訴我:「我即將外調別的縣市,所以會有一段時間都不方便過來就醫」時,我還祝賀過他:「恭喜恭喜,升官啦!」

當時他的表情很複雜,又酸又甜、既高興又擔心的說:「是升官沒錯啦,但日子恐怕沒法像之前那麼輕鬆好過,業務一定會更多、更繁重…」。

我回說:「是啦,站的位置越高,身上擔的責任就越重,這是必然的!」
當時他帶著苦笑離開診間,我依稀記得那背影還算精壯。
沒想到一晃眼,四五年已經過去了。


維繫自身健康並提升自己能力,
在自身能力範圍內形成合理的連結,
互相提攜與支援。

兩週前,我有點意外地看到這位主管大叔出現在全自費約診名單裡,當他準時報到登入診間時,我又感受到另一個意外~

大叔人「整欉好好」,但,「變大欉」、「自帶救生圈的長出大肚(變成胖普烏)」,然然後「很憔悴」。

我有點吃驚的張開嘴巴(幸好戴著口罩看不出來),還沒來得及出聲關切,大叔就用一副「在大海茫茫裡撈到漂流木」一樣的表情對我說:「我知道我看起來很糟,但是妳不用太擔心,因為我終於調職回來了!總算可以固定來看醫生了!快趕快救救我吧!!!!」說完,他吐出一口長長的氣,迅速地從外套口袋裡抓出一包面紙,抽一張出來開始很用力的擤那「聽聲音就知道兩邊都鼻塞」的紅鼻子。

我心裡想:「難道今天來就醫的是聖誕老人的馴鹿魯道夫?」(喂,正經一點~)

當時,他整個人看起來的確很像溺水過。
我好氣又好笑的問他:「所以…我們幾年前調理好的那些問題,又全都跑出來了?」

在他擤完鼻涕,呼吸比較順暢之後,開啟了抱怨模式~

「我之前不是跟妳說調去外縣市嗎?結果真的操得要命,妳也知道台灣這幾年“內需就像整個停頓一樣”,金融業像灘死水,所以最上頭就更加要求業績了。我覺得這些年輕的下屬很可憐,不但白天要東奔西跑,還要天天加班,所以每天都陪他們弄到晚上快十點,一回到家只剩下洗澡與癱在沙發上看重播新聞的體力,實在沒有辦法去運動。再加上自己住外面,三餐都是隨便吃,之前被妳調好的鼻子過敏只穩定個二年就又發作了,然後就出現很嚴重的睡眠呼吸中止,整個晚上一直睡眠中斷,還做劇情會連續的夢,所以每天都很累很累,老是頭暈頭痛,這幾年下來整整胖了八公斤!」

說到這裡,他很熟練的又抽出另一張面紙,再次用力擤鼻子之後繼續:「我想說這樣下去不行,上週就跑去醫學中心檢查,醫師說我有中重度的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叫我買個呼吸輔助器回家去用,不然就要自己想辦法減重。不問還好,一問才知道,一台呼吸輔助器竟然要七萬多?我仔細想想,如果花了這些錢,最多就只是改善睡眠呼中止,但是一樣的鼻子過敏、一樣胖,那並沒有真的從根本解決我的問題啊!所以既然現在已經回台中了,我想還是來找妳處理吧!」

備註:

「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指的是咽喉附近的扁桃腺、懸雍垂等軟組織於睡眠時因張力鬆弛而壓迫上呼吸道,導致呼吸暫時停止的情形。

臨床上定義的「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症」指的是「呼吸道氣流完全停止且持續達10秒以上」,長期下來會使交感神經活化、血氧降低而出現血壓升高、注意力降低等現象,也會增加罹患「憂鬱症」、「心血管疾病」的機率、甚至有增加猝死的風險。

另外,臨床診斷尚需同時評估「呼吸中止指數(Apnea hyponea Index,AHI )」,亦即患者入睡後每小時發生呼吸中止的次數。

正常AHI指數每小時 <5次為正常,5 ~ 15次為輕度,15 ~ 30次為中度,>30次以上則為重度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症。

而「打鼾」雖然是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常見的症狀,但打鼾不代表"必然有睡眠呼吸中止症",而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也不盡然必定發生打鼾。

據統計,打鼾的人發生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比例約為10% ~ 20%左右。

聽完他說這麼一大串,我除了有追劇的錯覺,也很感動他在經過這麼多年後,還記得要回來找我,當然…也對於歲月不饒人、生活磨人這件事有更深的感觸。

我拍拍他的肩膀問:「所以,做好繼續吃苦的心理準備惹?」

「阿不然咧?難道繼續混吃等死嗎?我跟妳說,藥用好一點沒關係,錢不是問題。很多事情是我這幾年才看透的,就像你說的“時間就是金錢”,可是如果沒有健康的身體,我連可以運用的時間都沒有,因此如果多花一點錢、吃好一點的藥材可以讓身體趕快改善、為我省下更多的時間,讓我可以更有精神體力去處理工作上更重要的事,那我非常願意多花一點錢~」他聞言鬼叫了起來~

為避免大叔繼續鬼叫,我點點頭後先請助理帶他去角落測量體重與體脂,在診察後讓他以「三餐的減重藥,再搭配晚餐喝苦藥」的方式,開始每二週回診一次的療程。

人生幾何…。醫師這個職業讓我體悟到「醫生看的不是病,而是人生」~

二個星期後的今天,他準時回診量體重,一進診間就很開心的告訴我:「我瘦了兩公斤!而且鼻塞、鼻水也已經改善了三四成,白天精神好多了!最近已經有努力運動、也照妳說的乖乖吃米飯配青菜、魚、肉、蛋這樣吃,不隨便吃炸物,腸胃果然比較舒服。」

我笑笑回答:「這樣很好呀!請繼續努力,你很快又可以變回型男,把以前的西裝挖出來穿了!」

大叔靦腆的說:「醫師妳不要老挖苦我,我跟妳說真的,我做這些實在不是為了我自己。生命這件事我看得很開,如果心肌梗塞直接屎翹翹,那最好,走得乾脆,也不拖累家人。老婆、孩子我早就都幫她們買了許多保險,即使我走了,她們的生活也不會有問題。但萬一我沒死成、只剩半條命拖著呢?難道要連累其他人一輩子嗎?而且我年邁的父母誰來照顧?我不能把這個重擔就直接丟給老婆去扛,這樣實在太不負責任了!」

我一向知道這位大叔是個顧家的好男人,但沒想到他內心裡竟然有這麼多暗黑小劇本可以輪番上陣?或許,可能是因為通常在診間裡找我吐苦水的都是女孩兒跟人妻們,我現在才明瞭,原來男人的心也跟馬里亞納海溝一樣,深不可測、黑的驚人哪~

「不不不,你剛剛說的有部分是對的,但有些部分我不那麼認同,」聽到這裡,我擺出一副人生導師的架勢(到底哪來的自信?)跟他說:「我們的確都會為家人著想,把“為家庭付出一切”就是此生最大的人生目標,但我認為這是框架,傳統道德觀的框架。家庭成員能共存共榮固然最好,但事實上是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早晚都有各自單獨的人生道路要走,我們應該要抱持的是“先修身再齊家”這樣的理念,我指的修身是指『維繫自身健康並提升自己能力』,而齊家則是『在自身能力範圍內形成合理的連結,互相提攜與支援』。」

他當下聽得有點茫然~

為避免他茫然上道、酒後上路,我趕緊補充說明:「我這麼說不是要叫你放棄照顧家庭與雙親的責任,而是要你更重視自己的身體,因為身體照顧好了才能隨時更有能力與體力可以協助家人,當家庭的地基主呀!這個年代可不流行什麽委曲求全了,那是三粒與暝視幾十年前的瞎誕劇情了,懂嗎?」

這下他可聽懂了,開口埋怨:「醫師又在挖苦我了…」

ㄜ,我才沒有挖苦你,是因為真的知道你應該聽得懂,我才願意多說幾句的,好嗎?
不然早就把你放生,讓你病得更重之後再叫你吃更久、更苦、更貴的藥~

至於那些聽不懂人話的患者、親友,我實在沒有多餘的力氣,也沒有足夠的能力可以去治療他們,只好請這些人自求多福了~

這幾天已經有七隻第二條線…,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有效治療,不只是需要醫師、院所,更需要患者的共同配合。

一樣是今天的門診,一位30出頭的初診患者告訴我:「月經來的前三天會肚子痛到打滾,每次月經週期都要吃掉一整盒20顆裝的EVE,這樣已經快十年了。聽朋友說妳看婦科狠厲害,想請妳幫我調痛經。」

我問她:「婦產科那邊檢查過了嗎?子宮卵巢有沒有什麼問題?」

她說:「我從來沒有去過婦產科,聽說做檢查可能要脫褲子,我不想去。」

我倒吸一口氣,問:「…。妳月經痛十年,吃掉一大堆EVE,卻從來不想去做檢查?」

她振振有詞:「我就是不想做檢查、也不想再吃西藥才要來看中醫啊!我只要用中藥調理就好,而且最好是CP值高一點的。」

臉已經垮了下來的我想直接叫助理扔她出去,但基於每日一善的心態,我耐著性子說:「不管妳要不要看中醫,妳還是得去婦產科,請妳先去請婦產科醫師好好仔細檢查過,再告訴我狀況,如果你還預約的到門診的話。」

她:「…。」

我其實不懂「寧願這樣痛,也不去找出問題」到底是個什麼樣的邏輯?
大家以為這件事就這樣嗎?

她離開診所後,我家助理開始打掃工作,碰巧撞見她還在門口對著電話狂罵:「你不是說這個醫師很厲害嗎?結果她還不是叫我一定要去婦產科檢查,我就是討厭去婦產科,她到底懂不懂啊!」

唉,就當作「不懂的,真的是我這個醫術不夠精良的醫師吧」~
我告訴助理,因為我不懂怎麼樣幫這類型的患者治療、因為我醫術不夠,以後請她另請高明,然後也請管顧將這患者的“訊息回應優先次序”降到最低等級。

無知是會致命的啊!
話講再重一點,無知是會亡國的!!!!
(這幾天看新聞的感觸,實在擔憂哪~)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診斷證明書為法律文件。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