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9 診間速寫 (喬骨師傅開立的祖傳秘方?)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今天一早起床,兩大主題滿滿的洗版臉書。

一是人類首次用「事件視界望遠鏡」觀測到M87星系黑洞的高解析度照片引起熱烈討論,這雖然是跨時代的天文盛事,但我家小鬼昨夜也全程緊盯著中研院的直播,興奮異常,這到底是在家自學生的跟風現象嗎?

另一個引起熱議的「警車為遊行開道」話題…就……其實這沒什麼好談的。(可別忘了這個城市可是擁有全台獨一無二的「市政北七路」~)

我只能說,想要像現在這樣還能行使言論自由,罵罵蔡英文、罵罵國民黨、批評失能的政府…卻不會因此「被失蹤」的話,就快鞭吧!

人權最大的威力…在於「我們絕對能安全地反對人權」~
但,搞不好,2020年之後,想上網滑個臉書可能都得翻牆了。

今天,我還是繼續堅守崗位,認真的鞭策這些天兵患者吧!

©心容中醫

今天速寫的天兵是一位30出頭的美女人妻,去年十月的初診,由腦公陪同前來。

當時腦公很體貼的站在一旁擔任發言人,他說:「我老婆兩年前出過一次蠻嚴重的車禍,右邊膝蓋的半月軟骨、外側副韌帶都受損,半月軟骨已經做了兩次修補,而前十字韌帶目前也有一半是斷裂的,骨科醫師叫我們明年二月回去做韌帶重建。但是她從車禍之後,右腳的循環就變得很差,每天晚上膝蓋都就酸、軟、痛到睡不著,只要氣溫稍微降低或是快下雨,整隻右腳就會變成冰的,如果不包著電毯根本整晚都不能睡。然後,她也常常頭暈、胸悶,拉肚子,目前膝蓋已經有持續讓我們家附近另外一位醫師針灸,但我覺得她的身體還是得調理,不然哪有辦法再去動手術?尤其她月經期間,肚子也會痛到在床上打滾,所以我才帶她來找您~」

他說到這裡時憐惜的拍拍腦婆的肩膀說:「其他我沒說到的妳自己跟醫師補充,要盡量說清楚喔!」

「我兩腳的膝蓋溫度差很多喔!右腳已經很久沒有溫暖的感覺了,連摸皮膚都覺得好像隔著一層東西那樣,麻麻鈍鈍的。」

「之前每個醫師都叫我要保暖、要穿厚長褲,但是我的右腳是連皮膚摩擦到衣料都會痛,所以我冬天也只能穿長裙,所以遇到寒流的時候真的超痛苦。常常覺得心悸、要很用力呼吸才吸得到空氣,每天都很暈,人很不清醒。」

「然後,每次月經的第一、二天不但量超多,下腹還會痛到連髖骨、大腿都痛,跟我的膝蓋全部痛在一起,根本分不清哪裡最痛。」

「可是婦產科超音波的檢查都是正常的,子宮卵巢都沒有什麼問題。」

從進門一坐下,就不斷在用力敲自己右側膝蓋的腦婆說。

我邊在蝶式鍵盤上批哩啪拉的打她的主訴,邊用眼神示意她說下去。

說話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腦婆,吞了一大口氣後,繼續補充:「不過,我在車禍前,大約有三、四年都持續在發燒,每天都會燒到將近38度,燒退了又燒,這樣反反覆,跑了很多醫學中心都查不原因,最後才在看牙的時候,意外發現是因為一顆阻生齒造成的,所以牙拔掉後,從此再也沒有發燒,可是這幾年下來的身體已經變得很容易疲倦,結果過了半年,就發生這場車禍~」

因為一顆阻生齒燒了三、四年?
人體出現的BUG也太多樣化惹,當年為她做了全身檢查的眾醫師們一定覺得很傻眼喵咪吧?

我推了推眼鏡,問:「身體,還有別的問題嗎?」

腦婆停下敲膝蓋的動作,開始歪著頭靠在一旁腦公的身上,努力思考自己還說漏了什麼, 過了幾秒,她開始用力的敲自己的右腦袋。

這方法好像很有用?
因為敲沒幾下她就大叫起來:「啊有了有了!剛剛忘記說,我腸胃也很差,吃完東西不是打嗝、脹氣,就是去跑廁所拉鬆鬆散散的大便,所以胃口變得愈來愈小。而且我吃雞肉一定胃痛,聞到豬肉味就會想吐,也不敢吃魚,因此我後來就乾脆吃素了!可是,我這兩年下來,因為不能運動的關係,即使吃得少、又吃素,體重竟然還是增加了快十公斤,而且全身的肌肉都變得軟趴趴!為什麼為甚麼呢?」

唉~
我雖然不太想干預大家對於「葷食」或「素食」的自由選擇,但像這位腦婆已經明顯出現受傷的右腳溫度降低、會覺得冰冷、酸軟痛症狀,代表車禍後的復原狀況極不良,血液循環極差。

事實上,受過傷的韌帶與週邊肌肉、軟組織都需要透過身體攝取大量的蛋白質、維生素C及鋅、錳、銅等微量元素,以提供修補傷害所需的原料。但,以她目前吃得少、又幾乎不太攝取動物性蛋白質的飲食內容,對現況的確十分不利~

我嘆口氣說:「在我個人看法上,改善妳腸胃的吸收與運化機能反而是現階段的首要之務。如果一直都吃不下、吃得少,吃這個也吐、吃那個也痛,身體沒有足夠的營養來源,根本談不上“修復”兩個字~」

「妳有吃蛋、奶嗎?有吃的話,要盡量補充。如果沒有什麼非常特別的宗教或個人因素,就要想辦法吃一點動物性蛋白質來協助身體復原吧!魚類、海鮮、肉品種類那麼多,要試著改變烹調方式,找出幾種自己真的能夠接受的食物。中藥雖然可以協助理氣養血,但不能週週跟醫師有約、遙遙無期的靠藥物過一輩子呀!我希望患者們的吃藥只是過渡期的必要手段,而妳每天三餐吃的食物內容才是真正跟隨妳一輩子的營養基礎,因此,為了長遠考量,請你盡快找到對妳身體有益的飲食方式,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另外就是蔥、薑、蒜這些能促進血管擴張、改善血液循環的食物,如果可以接受,也要儘量多使用在蔬菜的拌炒裡。妳膝蓋所出現的溫度低、酸軟痛等症狀,固然是因為車禍後的血液循環變差、血液供應量降低所導致的,但這樣的狀況在中醫理論其實是被歸屬在“寒濕型型的氣滯血瘀”,意思是指身體偏寒、濕氣偏重,又氣血不通。」

「在這種整個身體代謝能力低落、妳又因為腳傷而無法運動的情況下,就算吃得少,體重還是一直上升的狀況並不奇怪。就跟所有會冬眠的動物一樣,由於長期得不到足夠的、穩定的食物來源,妳的身體必然會將代謝速度降到最低,會優先保住可維持體溫恆定的脂肪組織,而先放棄與維持生命無關卻又耗能的蛋白質,如此一來肌肉就會大量流失,肌耐力也會衰退,而且現在不只是肌肉會變得軟趴趴,這在肌肉韌帶修復的過程根本是雪上加霜啊!」我很無奈、很無奈的跟她說明了這麼一大串~

一旁的腦公聽得很認真,不斷點頭。
美女腦婆吐吐舌頭後,又繼續敲著她的右膝蓋~

「總之…」我最後下了一個結論:「我知道在腸胃消化不良的情形下,也很難勉強妳多吃東西,所以我在幫你養氣血的過程中,會同步調整妳的腸胃功能,請你回去好好想想到底是身體健康重要,還是個人的飲食好惡比較重要吧!」

開了兩週苦藥,就把這對小夫妻送了出去。

最近我們一口氣上架了好幾套漫畫,尤其是龍珠超與島耕作。龍珠超大概是我看過最好看的七龍珠系列漫畫了!

這腦婆很乖,都按時吃苦,而且兩週準時回診一次。

服藥大概一個月後,腦婆表示:「現在比較吃得下,不會一直脹氣與打嗝了,而頭暈、頭痛、胸悶的症狀也都有減輕,這一次的經痛也改善很多,已經可以不用吃止痛藥。現在晚上睡覺時,腳好像也不會痠軟痛成那樣了,所以比較好睡,白天精神也比較好。可是我只要吃稍微多一點蛋,就會反胃,所以我早餐就自己改成泡奶粉喝,這樣可以嗎?」

當然可以,只要有心找出可以為自己補充營養與能量的方式,什麼形式都可以~

兩週後回診,美女腦婆唉聲嘆氣的說:「才剛開始覺得腳比較舒服,想說從受傷後好久沒去逛街了,結果在百貨公司裡連續走了兩個小時後,右腳就整整刺痛了一個星期!」

我:「…」
人就是這樣,只要覺得身體稍微好一點,就會放鬆警戒。

這麼多年沒有久走,然後一逛就兩個小時?
我沒好氣的交代她:「目前妳身體可以負荷的運動強度,就只能每天20 ~ 30分鐘的散步時間,而且回到家就要熱敷膝蓋、泡腳,協助乳酸等代謝廢物排出。運動沒這麼認真,怎麼 花光腦公的錢 逛街就可以這麼意志堅定?啊?」

腦公聽了以後,急忙地去蹲在角落偷笑,苦主腦婆則是又露出吐舌頭的招牌動作。
我無言地揮揮衣袖,直接請助理把這對活寶送出去~

新宿御苑。©心容中醫

持續治療到今年初,這腦婆的腸胃狀況、右膝蓋酸軟痛、身體怕冷症狀已大幅改善,但一遇到忽然變冷或雨天,右膝還是會像氣象台一樣的靈敏,所幸冷痛的程度已經趨緩;而她回診骨科複診後,骨科醫師也認為她的韌帶看起來有自我修復的現象,可以先觀察半年後,再評估重建的必要性。

眾多考量下,我降低了原療程的比例,開始以減重為主要目的處分,在透過“控制體重的方式”來減輕她的膝關節負擔,畢竟每減輕1公斤體重,在行走時,膝蓋就能減少將近4 – 5公斤的負荷。長期影響下來,這對於韌帶軟組織的修復會有極大的幫助~

一聽到我要幫她減重,這個腦婆欣喜若狂~
(女人哪!但也可能是這三個月以來,喝苦藥喝到怕了吧?)

她喜孜孜的抱著三餐飯前服用的減重藥錠、與餐後繼續調理腸胃與氣血的藥粉回家。

服用減重處方三個月以來,雖然她因為右腳韌帶受傷的緣故,運動強度暫時無法提升,減重速度因此緩慢,不過仍舊是順利減下了近3公斤,只是今天回診時,她很罕見的、有點緊張的告訴我:「醫師,上次的減重藥我都按時吃完了,但是藥粉我還有一週的量,所以藥粉可以少開一週嗎?」

聽到這裡,我起了疑心。
從初診就醫至今,她的遵醫囑性一直很高,極少漏掉任何一包藥,雖然患者常常會因為出門旅遊、或因為忙碌而不小心漏掉幾餐的藥,這些我的確可以理解,但是一整週都沒吃?這其中必有 奸情 隱情~

我用著異常嚴厲的 寫輪眼 眼神來回掃射夫妻倆:「說,為什麼會有一整週的藥粉被留下來?」

此時,腦婆有點害怕,這回連舌頭都不敢吐,一直用眼神示意腦公幫她回話~

極度不想升級為砲灰的腦公沈默了數十秒,最後結結巴巴的開口說:「那個…因為…我們聽說新竹有一間喬骨的很厲害,想說可以幫助她改善腳的問題,所以上個星期開始有去那邊喬。然後那個喬骨師傅也開了一週的藥粉,說這個藥粉一定要吃,不吃完就不准再去找他了,所以…所以…我們想說一次吃太多種藥不好,就先把您開立的藥粉停了一週。」

說完後,腦公很害怕用餘光的瞄了我一眼。

我忍住心中的一把火,輕聲地問:「所以他開了些什麼藥?裡面是什麼成分你們知道嗎?」

這下換腦婆上場,囁嚅的回答:「不、不知道,他那個是自己尬(配)的,沒有給我們藥單,而且他說那是他們自己家傳的秘方,配方是機密。」

一旁的腦公低著頭又補了一句說:「那個師傅很兇、很強勢的說…」

肝淋腦溼卡好大水餃~
兩位說完話之後,都不覺得自己論述的邏輯大有問題?

心中的一把火突然旺盛了起來,我大聲咆哮:「不要以為都有個喬字,就可以跟喬巴一樣當個四海為家的醫師!我從來都不反對患者在吃藥調理過程中,同時做其他正規的針灸、復健、推拿治療,只要對患者、病情有益,藥物治療與物理治療都是可以同步進行的選項。但是你們怎麼能在搞不清楚成分與內容的情況下,把所謂的秘方藥粉吃下肚?而且,如果你們有意識到同時吃數種以上的藥方可能對身體不好,那怎麼還會繼續把減重藥吃完,只選擇停吃我的中藥粉?有用藥疑問,為什麼不傳訊息過來確認?是我讓你們覺得太溫柔?還是你們在暗示我醫術不好,開的方子比不上喬骨師傅的秘方?或是你們覺得反正一樣是中藥,多一種、少一種應該不會差太多?這是很危險的舉動,你們到底搞不搞得清楚狀況啊??!!」

兩人臉色鐵青,我灌一口水澆不熄滿滿的森林大火後,繼續咆哮:「不要小看中藥的藥性強度跟治療能力!妳一開始來就醫時我就告訴過妳,妳的治療必然要建立在活血化瘀、理氣養血、健脾養胃這些基礎上,因此每一次回診時我都會依照妳當下的體況改變,去微調這些藥物的比例。你目前使用的減重藥會更偏重在改善血液循環、提升代謝機能這樣的核心目標上,但這都是在我能掌控並且預期作用結果的情況下,所進行的治療。姑且不論那位師傅開藥的正當性與合法性,但若是他也放了作用雷同的大劑量藥物進去,那是會出問題的!我之所以在每個患者初診時就要仔細問清楚目前正在服用的西藥、保健食品等,就是因為我必須審慎評估處方劑量,盡量避免可能會出現的藥物交互作用,你們懂嗎?!中藥、西藥都是藥啊!這可不是在選滷味,多一條大腸、少一顆鳥蛋不會怎樣,拿具有活血化瘀功能的藥物來說,劑量過重是有可能引起凝血機能異常、出血不止的,你們開什麽玩笑!!!」

夫妻兩人一口大氣都不敢吭。

我長長吐出一口氣,對腦婆說:「我不反對妳去做任何對病況有益的治療,但是這種情況,我已經無法再開任何處方幫妳做任何調理,我只能掌握我自己的用藥,沒有辦法為其他人的處方負責,我無法在藥效與副作用都無法釐清歸屬的狀態下繼續協助妳。很抱歉,我沒有能力提供你所期待的醫療服務,所以妳的療程,我會直接中止。」

聽到我下了逐客令,一旁訓練有素的助理已經站起來準備送客,而腦公在臨走前低聲的吐出一句:「醫師,真的對您很抱歉~」

沒有什麼好對我抱歉的,身體是你們自己的,人生也是你們自己的,我最後能在速寫給的忠告是:「都到這個年紀了,別再混沌迷茫,隨便就吞下任何完全沒標示成分或來源的處方,請你們審慎評估預約我的門診的必要性!」

我從來沒有要求你們一定要來我這裡就醫,全世界各地有幾千幾萬幾億個醫師,我謹衷心盼望大家得到的是「最適合自己的醫療與人生」~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