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5 診間速寫 (艱辛的求子之路)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今天一早,換醫師本人我去當患者,到學弟的牙醫診所去黏一顆 貴森森 的陶瓷嵌體。

打了麻藥後,真的覺得昏眩~
大概是我出門前只隨便喝了一瓶常溫的木耳露,血糖太低的關係。(醫生也是隨便吃東西然後趕著出門)

其實早餐應該吃點溫熱的食物,暖暖胃,讓身體的氣開始活絡,對提振精神會很有幫助。

很多時候,醫師也同時具有患者的身分,像我就常常在牙醫診療椅上皮皮挫,而牙醫學弟是在我們家的診療床上挫咧蛋,是一種互相幫忙也互相傷害的概念。

下午回到診所來上班,雖然預約9成滿,但是現場掛號的患者卻意外的多。
今天當然有很多可愛的患者可以速寫,像是:「吃中藥不滿三個月就急著去檢驗,三酸甘油脂就降下一半,興高采烈的退休公務員阿伯」、「每次來看診都很豪邁,想要直接把衣服撩開給我看胸前皮膚蘚塊越來越小的婆婆」(請不要說都女的沒關係)

但是,反而是前後出現的兩組想求子助孕的夫妻,和兩位因小產而前來調理身體的年輕太太,讓我有很多很多的感觸。

求子之路,非常艱辛

我曾經遇到過年紀最長的一對,男女雙方都接近50歲了,但是因為剛結婚,依然想要拼看看,因此許多嘗試過自然懷孕沒有結果的夫妻,就開始求助於生殖醫學或中醫調理的幫助,這是條漫漫長路啊!

幸運的,可能在半年至一年內就能成功受孕,但撇開生理功能上的問題(例如女生的輸卵管沾黏、卵巢機能不佳、子宮腺肌症,男生的精子數量或活動力不足,少見的精卵排斥等等),的確也有許多恩愛的夫妻,無論再怎麼努力,就是無法順利擁子。

我完全能理解求孕期間要承受的不只是龐大的心理壓力,還有往返奔波於醫院之間的體力耗損,每個月在反覆的期待與失望中浮沉,如果再多一點來自長輩方的「善意關心」,那真的是會使人崩潰。

不過今天其中一個太太偷偷告訴我:「我婆婆去問了神明,神明說問題不在我身上,是在我ㄤ身上,所以我婆婆就再也沒有唸過我了…」

我:「…」
好吧,我知道婆婆們大部分都堅持信仰,不見得會相信醫師的診斷,但總是願意虛心接受神明的告誡。

總之這位太太算是(暫時)脫離了苦海,她目前只要幫我緊盯她老公「有沒有按醫囑服藥、規律飲食運動作息」就可以了。

然後,另外兩位的速寫對象各是在10週跟5週內小產的太太們,我想在這邊盡量補充「門診沒有時間交代」的事情。(以後可能得在關診前半小時限制掛號了)

1️⃣ 不管是服用藥物、手術方式流產,都希望妳們能多愛自己一點,盡可能多休息。(今天的兩位都是隔天就跑去上班,誇張)

2️⃣ 兩周內還是盡量避免徒手搬重物(超過五公斤就算重),若要抱小朋友,請使用背帶或是護腰。(今天有位想將摩托車從停車格的車列中拉出來,結果就腹痛出血了)

3️⃣ 飲食可以比照坐月子的型態,但真的不用一天六餐。

以清淡、有優質蛋白的食物為主,可以正常吃飯,避免燒、烤、炸的烹調方式,暫時避免刺激性的食物像辣椒、咖啡、濃茶。蔥薑可用,雞湯、魚湯、排骨湯均可。

至於麻油跟酒類,我依然認為兩週後再接觸會比較好。

4️⃣ 一個月內還是避免穿高跟的鞋子,這會增加腰椎跟腹部的壓力,影響骨盆腔的血液循環,不利於子宮修復。雖然平底鞋沒那麼美,但這段期間還是忍耐一下吧~
img_3960
每天看完診,我的表情大概就是這樣吧~ ©心容中醫

小產的錯,絕對不在你

懷孕的過程很辛苦。
但,「懷孕後,無論什麼原因,孩子卻無法保留下來」,這更是一種極度痛苦與折磨。

我想跟女孩兒們說的是:
千萬千萬不要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也不要再一直想:「是不是我有什麼問題?是不是我有做錯什麼,孩子才會失去?」

人體的狀況,原本就不是醫學所能全面掌握。

自然界有其運作的方式,醫學與科學只能盡力去揣測、理解、重建其規則,發育不佳的胚胎萎縮或是流失,這是生命演化的其中一種路徑。

傷心是一定會的!畢竟血肉相連,從孩子還沒有到來之前,妳就已經在期盼著如何愛孩子。
但是換個角度想,如果孩子被硬留了下來,卻要面對一個缺憾的人生,承受更多苦難,這或許也是一種折煞父母心力的悲痛。

所以…我們現在該做的,是趕快把身體調養好,為迎接下一個生命而做好準備。
或是,為妳將來的老年存一個健康的底子。

調養身體,
是為了下一個生命/階段而準備。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可改至洪鎮平醫師的門診時段,或是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有效治療,不只是需要醫師、院所,更需要患者的共同配合。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