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須要知道的冠狀病毒與流感病毒

多年前的煙火照,像極了病毒的型態。

追蹤疾病讓人學會謙卑。

出自美國醫師、同時也是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公共衛生與應對防衛辦公室主任的 阿里.可汗 (Ali S.Khan) 其著作「對決病毒最前線」

Ali S.Khan 在此書提到:「沒有任何國家的公衛體系可以與世隔離,它必然是全球公衛基礎結構的一部分。你不可能說:『我們是舉世最富強的國家,有優秀的醫生、健全的健康照護監督系統,所以我們很安全。』,事實絕非如此。」

雖然這是 2017 年所出版的書籍,但是上述的這一段文字在今日是這麼的寫實又諷刺,預言了此時此刻,全球正面對著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故事。

看期刊、讀論文、寫文章是防疫期間最美好的時間殺手。

自出現人類文明以來,歷史已多次記錄人類與瘟疫的交手過程。

從公元前 430 年病原體不明的雅典大瘟疫開始,到近代病毒與人類的多次攻防:如 1918 年的西班牙流感、1957 年的亞洲流感、1968 年的香港流感、到 2003 年的 SARS (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冠狀病毒,全球死亡人數 774 人)、以及目前正火熱 輻射、對流、 傳導的武漢肺炎( 2019 新型冠狀病毒) …,這些浴血奮戰的過程透露出最真實且殘忍的真理:「無論你我喜不喜歡,這些持續演化突變、出現致命變異的新型病毒,都是人類往後生活中必然的存在。」

或許你可能會認為「自 1918 年至今,人類都已經對抗病毒將近一個世紀了,隨著我們對病毒組態、變異能力的瞭解增加,疫苗覆蓋率的提升、公共衛生的進展,在理論上,國際間若願意共享對新興疾病的預測與危機意識,應該可以有效遏止疾病的大流行」,不是嗎?

然而,很不幸的…
人類總是很難藉由歷史教訓,取得正確且完整的經驗進行全面改善、進化。

我們不要再高舉什麼謙卑、萬杯了~
多數的人類,在面對危險時都會出現極度激烈、歇斯底里的情緒與行為反應,然而在事過境遷之後,會馬上把曾經的痛苦給忘得一乾二淨,這雖然總是讓我感到遺憾,但也確實是一種生物本能「忘卻痛苦」。

因此,若再加上國際間的政治角力、各種人性算計,病原體的突變效應將會更加複雜難料,而我們身為一個總是被 WHO is WuHanOrganization ? 排除在外的小國的小小國民,我們真正能做的,或許只能盡力的了解對手(病毒)、及自身(人體)的各種優劣勢,來做好對自己與家人的防護。

絕大多數的「恐懼」、「不在乎」,
都源自於「不了解」。

這幾天在門診裡,我很驚訝地發現,雖然大家都聽從防疫宣導在醫療院所乖乖戴上了口罩,但多數的患者對於「病毒」以及「人體自衛機制」的基本概念都非常模糊,而這種狀況必然會導致兩種可能的極端結果:「防衛過當」、「保護不足」。

以口罩為例:「防衛過當,就是過度預防性採購與囤積物資;而保護不足,就是恰好相反的認為因為目前尚未出現社區感染,所以放肆自己的生活、飲食,即便出沒高風險場所也從沒考慮要猶抱 琵琶 口罩半遮面」。

在打仗之前,我們總是得想辦法摸清楚自己所面對的是什麼樣的敵人吧?
而且再怎麼難以捉摸的敵人,也總不會是完全無跡可尋、無方可解、無懈可擊。

也因此,我始終認為「病毒與人體免疫系統的戰爭,就是一場存在於體內的軍備競賽」。

多年前的煙火照~
【 病毒 】

病毒,是一種介於生命、非生命之間的「非細胞型態」,外殼由蛋白質組成,內部含有 DNA/RNA其中一種遺傳物質。

病毒無法自行表現出生命跡象,例如代謝、生長、生殖、運動、感應或繁殖...等,必須藉由「感染」的方式侵入宿主的細胞,插入、接管宿主的染色體來複製更多的子代病毒。

這種行為就有點像是外星人入侵你家,使用你家裡的資源來產生(複製)更多的外星人,然後再放一把火燒掉你家一樣(引起發炎反應)。

這種強迫中獎的病毒感染,通常都會引發人體的免疫反應,除了消滅入侵的病毒之外,人體也會產生相對應的抗體,以便在下一次遇到同樣的病毒株時,得以立即啟動防禦機制。
【 能逃避免疫系統控制的狡猾病毒 】

1️⃣ 愛滋病病毒。

可以不斷改變表面蛋白的氨基酸序列,藉此逃避免疫系統的辨識。

2️⃣ 皰疹病毒。

會在人體內維持類似休眠的潛伏(Latency)狀態,直到宿主本身的免疫力下降時才蠢蠢欲動。

例如:幼年時期感染的水痘病毒,常常在宿主成年時期才「甦醒」,並引起帶狀皰疹。

3️⃣ 嗜神經性病毒。

可能通過神經傳播,但免疫系統卻難以接觸到這些躲在神經系統裡的病毒。

既然說到 賤人總是腳滑 狡猾,我們就必須討論一下每年秋、冬都會引起大流行的流感病毒。

縱使大家目前正處於「談 武昌就起義 武漢肺炎就色變」的時期,但如果你跟我一樣,因為無論去到哪兒都不太安心,因此乾脆閉門研究相關資訊的話,你會發現其實每年都會出現的流感病毒家族,才是我們人類健康最紮紮實實的長期威脅。

【 流感病毒 】

流感病毒是 RNA 病毒,可依「核蛋白抗原」的不同而區分成 A型、B型及 C型三個亞型。

1️⃣ A型。

除了可感染人類,也能感染豬、馬、禽鳥及哺乳動物,通常是感染力最強、傳播快速、變異性最高,因此常常造成世界性的大流行。

例如: 1918 年引起西班牙流感的 A型 H1N1 病毒就曾導致全世界約莫 5000萬人死亡,並因為感染人數太多,各國幾乎已經沒有額外的兵力可以繼續作戰,而間接結束了第一次世界大戰。

2️⃣ B型。

可感染人類,但其變異性較低,雖然可能爆發局部性的季節感染,卻比較不至於引起全球大流行。

3️⃣ C型。

致病性、傳染性都較低,症狀也較輕微。

-------------

除了 C型之外,流感病毒的基因組均由 8個片段所組成,但外圍的包膜上均遍佈由「血凝素( Hemagglutinin,H抗原)」及「神經氨酸酶( Neuraminidase,N抗原)」兩種抗原所構成的棘突。

H抗原有 16種,N抗原則有 9種。

不同的 H抗原、 N抗原組合成不同的病毒株,因此大家常會聽到 H2N2 (亞洲流感)、H3N2 (香港流感)、H5N1 (高致病性禽流感)這樣的流感病毒名稱。
【 流感病毒顧人怨之處 】

1️⃣ 抗原漂移 (antigentic drift)。

每隔一段時間,流感病毒就會通過一連串「隨機的點突變」來「稍微改變」病毒表面 H抗原與 N抗原的形狀,這個病毒整容機制稱為「抗原漂移(antigentic drift)」。

這意味著,原本在第一次感染流感病毒之後,人體免疫系統已經產生可以對付「病毒原型」的抗體,但就在經過這心機的 賤人 病毒「抗原漂移」活動之後,免疫系統又必須花上一段時間才能重新辨識這個變臉、修飾後的病毒,才能接著發展出另一套新的免疫能力來做出應對,而這就是為什麼每年都會爆發季節性流感的成因之一。

再者,雖然有疫苗這檔子事,然而 WHO 與成員國的公衛組織年年都得進行討論,以決定/猜測/推論今年到底會流行哪一種組合的病毒株,接著才會開始進行當年度的疫苗量產,所以才會有部分押寶押錯邊、或是全面槓龜的狀況。

只不過,即使我們當年沒能完全猜中即將出場的流感病毒身份,身上的疫苗還是仍可能有部分「降低交叉感染」的保護力。

2️⃣ 抗原漂變 (antigentic shift)。

流感病毒具有另一個“突變”機制,稱為抗原漂變(antigentic shift)。

這個變化可就不是病毒稍微整整容 、翻翻書變變臉 這麼單純了,這樣的“大型病毒突變”常常發生在同時感染 2種以上流感亞型的動物身上。

意思是說,假設一隻倒霉的豬,同時感染了兩種以上的流感病毒,那麼這隻豬的體細胞中就會同時存在著許多種病毒基因片段及不一樣的H、N抗原。

而病毒在組裝遺傳物質的過程通常是馬虎、隨性的,或許隨手抓個 8片段及兩種H、N抗原湊在一起攪和一下就可以出貨 當撒尿牛丸 了,於是...這樣隨機拼裝的結果,就可能產生一種全新的病毒,要嘛是病毒變得非常弱,不然就是病毒會變得非常強、非常致命,讓人類自體幾乎沒有任何抵抗能力,因而出現大規模的全球疫情。

目前從歷史上瘟疫所出現的年份來推算,病毒約莫每隔 10 ~ 40 年就會發生一次大型的抗原漂變。

此外,除了禽鳥本身就會因季節變化,而出現南北半球的大遷徙,再加上近百年來的空中航運普及化,若某個特定國家爆發了「可能突變後,從動物傳染給人類」的流感疫情,卻又沒有在第一時間就做出完全掌控、徹底隔離,那麼...傳播速度將會非常驚人。

至於,我是在說哪個國家?

這大家就請自己解讀了~

介紹了流感病毒,我們回頭來看看此時此刻正在全球肆虐的 2019 新型冠狀病毒。

照片來自中國國家病原微生物資源庫。

這一回引起武漢肺炎的 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病毒家族中基因組規模最大的一群,由於外層包膜具有棘突,在電子顯微鏡下就像是個皇冠,因此被稱為「冠狀病毒 (Coronavirus)」,內部遺傳物質為 RNA,病毒大小約落在 80 ~ 130 nm(奈米)之間,或者也可說是PM0.08 ~ 0.13。

病毒極其微小,比空污的懸浮污染微粒「PM2.5」小上幾十倍。

【 PM2.5 】

PM2.5 又稱「氣膠(aerosol)」,指的是「粒子直徑小於等於 2.5 微米(μm)的空氣懸浮微粒(Particulate Matter)」。

大小約是頭髮直徑的 1/28,其成分中可能含有火山灰、塵灰、海鹽懸浮微粒、工廠燃燒不完全所產生的重金屬、戴奧辛,以及柴油燃燒不完全而釋出的有機碳。

此外就是石化業排放之硫氧化物、氮氧化物受日光照射後產生的硫酸鹽、硝酸鹽等。

因為病毒、細菌的體積太過微小,因此不太可能單獨存在空氣中,會因為分子間作用力而附著在這些空氣懸浮微粒上,因此 PM2.5 中其實也存在著許多病原體。

雖然感染症狀通常較輕微的冠狀病毒,常常感染哺乳動物、鳥類及人類的消化道或上呼吸道,但還是有極少部分具有致命性。

而目前已知可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共有 7種,有 3種具有致命性,包括「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 (SARS)」、「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 (MERS)」、「2019 新型冠狀病毒 (武漢肺炎病毒,縮寫為WERS)」。

而另外 4種冠狀病毒包括 229E、NL63、OC43、HKU1,則是人類感冒的常見病原體(約佔一般感冒的10 ~ 15%),不斷的在世界各地傳播,引發症狀是相對輕微的成人及兒童呼吸道感染。

儘管病毒如此難纏,難道我們人類就真的沒有提前的預防能力嗎?

多年前的煙火照。

當然不是~

雖然病毒兇狠又乖張,但人類為了生存,也早已經演化出一套完整的防禦工事,就是由多種免疫器官或組織(骨髓、胸腺、脾臟、淋巴結、扁桃體等)、免疫細胞(淋巴細胞、吞噬細胞等)、免疫分子(抗體、免疫球蛋白、淋巴因子、溶菌酶等)所組成的免疫系統。

【 抵抗病毒入侵的免疫防禦機制 】

1️⃣ 體液免疫 (Humoral Immunity)。

病毒本身、以及被病毒感染的細胞,都會刺激人體內的 B細胞,分泌出對病毒具有特異性的抗體。

當病毒存在於較大的液體空間(如血清中)、潮濕的表面(如胃腸道或呼吸道)時,抗體對於病毒抗原的「中和作用」是最有效的。

〔 Antibody neutralization is most effective when virus is present in large fluid spaces (e.g., serum) or on moist surfaces (e.g., the gastrointestinal and respiratory tracts. 〕

2️⃣ 細胞媒介免疫 (Cell-Mediated Immunity)。

當病毒入侵時,人體內的白血球 (Leukocytes)、毒殺型T細胞、自然殺手細胞、抗病毒的巨噬細胞,都能透過各種機制來調控免疫功能,並識別、殺死“病毒以及被病毒感染的細胞”。

〔 Medical Microbiology. 4th edition. Chapter 50 Immune Defenses
【 中和作用 】

中和作用,指的是「阻斷病毒與宿主細胞的相互作用」、「識別病毒抗原以達到吞噬作用」。

人體在血漿中主要對抗病毒的抗體是 IgG,在粘膜表層的主要抗體則為 IgA。

以上這一段免疫學基礎理論,我所提示出來的重點是:「請適時補充飲水,避免身體脫水,並維持呼吸道、咽喉粘膜濕潤。」

含水量豐沛的細胞與粘膜表層,可以讓身體維持穩定的運作、代謝,並協助形成天然的免疫屏障,這是基礎生理學,並沒有什麼好爭議的。

然而大家可能曾經看過網路上某則被認定為不實訊息的說法,甚至還有些專業醫師出面打臉、幫忙畫重點:「多喝水並不能預防流感與武漢肺炎」。

我個人認為這句話的爭論點不在於「預防的是流感病毒?還是武漢肺炎?」,而是在於「補充水分,是否真能協助呼吸道粘膜,形成對病原體的屏障?」

為了這看似簡單的觀點,我花了不少時間在尋找相關的期刊、論文,因為在我個人的臨床經驗、觀點裡:「適時、適量的補充飲水,並維持呼吸道粘膜濕潤,應該會有助於降低被感冒、流感病毒感染的機率」,而且如果真的能找到相關的證據可以支持這個觀點,那麼確實應該鼓勵大眾適時適度的補充水分,因為這可是比“戴口罩去排隊買口罩”還要來得 實際 容易實行多了~

就在經過連續數天、非常傷眼的搜尋期刊海、大量閱讀蝌蚪文的活動之後,我將幾個比較有意義的發現列出來讓讀者們參考。

由於許多學者觀察到「在溫帶國家,北半球的季節性流感,總是發生在 11 ~ 3月,而南半球的則是 5 ~ 9月(均為偏乾、冷的冬季)」,因此為了釐清確認「流感病毒傳播的溫度、濕度關聯性」,幾位科學家以天竺鼠為實驗對象,透過改變濕度、溫度的模型設計,讓這些躺著也中槍的衰尾天竺鼠接觸流感病毒,藉此分析、探討流感的傳播原因。

在實驗結束時,科學家們得出一個明顯的結論:「較高的濕度與較高的溫度,不利於流感病毒的傳播。」,而這也說明了為何流感總是會出現在冬季。

因為「乾燥」、「寒冷」的環境,有利於流感病毒的傳播。

〔 Influenza Virus Transmission Is Dependent on Relative Humidity and Temperature 〕

理由如下:

1️⃣ 以氣膠(PM2.5 懸浮微粒)型態存在的流感病毒,其穩定性會隨著濕度而變化。

研究中觀察到「當環境溼度低於50%,氣膠液滴中的鹽分會析出,並產生低鹽濃度,而使得病毒穩定性增加」。

2️⃣ 含有病毒的呼吸道飛沫噴散開之後,直徑 >20 微米(PM20)的飛沫液滴會迅速沉降到地表,而直徑 <5 微米(PM5)的液滴則會長時間懸浮在空氣中。

溼度,會決定飛沫的體積及重量。

當濕度愈低,飛沫中的水分較易蒸發,使得飛沫體積變小、重量變輕,因此可以延長停留在空氣中的時間,進而增加了傳播距離、傳播有效時間。

3️⃣ 流感病毒在低溫下的“半衰期”會延長。 

較高的濕度、較高的溫度,
不利於流感病毒的傳播。

2014年一篇刊載於 Journal of Virology 的期刊論文〔 Roles of Humidity and Temperature in Shaping Influenza Seasonality 〕提到:

溫度與濕度,會改變宿主對於流感病毒的易感染性與感染後的病程。

吸入冷空氣,而使鼻黏膜上皮細胞冷卻,會抑制宿主粘膜的纖毛清除能力,也可能限制常駐在上呼吸道中“先天免疫細胞”的吞噬作用。

吸入乾燥空氣 30分鐘後,會顯著減緩宿主粘膜的纖毛清除能力。

冷空氣與乾燥空氣都會改變黏液的流變特性,減慢細胞代謝功能,降低纖毛搏動的頻率,減少黏液的分泌,並限制吞噬作用。
2019年,另一篇以衰尾鼠輩為實驗對象的論文〔 Low ambient humidity impairs barrier function and innate resistance against influenza infection 〕則表示:

小鼠暴露於低濕度條件下,使其更容易感染流感。

放在乾燥空氣中的小鼠粘膜纖毛清除能力受損,先天抗病毒防禦能力和組織修復功能受損。

此外,暴露於乾燥空氣中的小鼠,更易受到炎性半胱氨酸蛋白酶介導的疾病的影響。

綜上所述,我想表達的是「或許,單純的“多喝水”確實無法像疫苗一樣,直接有效的預防任何一種病毒。但,適當的補充水分,讓呼吸道的粘膜維持濕潤含水狀態,提高體液免疫的強度與粘膜的屏障功能,也能讓身體在萬一遭遇病原體入侵後,能夠在充足含水量的環境下,更快速的自我調節與修復。」

而我自己也有多次的生命經驗是「只要我持續說話超過一個小時沒有喝水,就開始會覺得咽喉進入乾燥狀態,而且很快的會引發咽喉腫、吞嚥不舒的感覺。這狀況發生時,若持續堅持不補充水分,接著就會出現咳嗽、咽喉疼痛、輕微發熱等感冒症狀;但如果及時補充飲水、趕快休息,那麼咽喉不舒服的症狀通常就會很快緩解,也不會接著繼續出現其他感冒症狀」。

所以,我真心建議所有患者與讀者們:「適時、適量的補充溫開水」。

適時且適量補充飲水,
避免身體脫水,
維持呼吸道、咽喉粘膜濕潤。

因此,面對未知的病毒時,「謹慎的恐懼」是必要的,這是一種必須具備的生存能力,但是,“不了解也不願去了解情況下的恐懼”真的是蠻無謂的!

競爭與恐懼,是生物能否存活的必要環境因素,「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就是如此。

但,如果是真正想要對抗前仆後繼的病毒變種、以及其他各種病原體,我認為終歸還是要回歸到「提升免疫力」這陳腔濫調、老掉牙的醫療核心價值。

古代的東方醫學/中醫,並沒有「病原體」這個概念,只能從瘟疫的傳播狀態來推論:「導致疾病流行的可能是一種會入侵人體的病邪」。

而古籍中也以「癘氣」、「疫氣」、「不正之氣」等名詞,來描述瘟疫的成因。

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邪之所湊,其氣必虛。

成書於約莫公元前 100 年的「黃帝內經」如此記載

(哆瑣A夢翻譯年糕:「身體的抵抗力及調節能力足夠時,病邪就沒有機會入侵。反過來說,若病邪真的入侵,就表示身體的保衛之氣是不夠的」)

在中醫理論裡,很早就有「強化自身衛外之氣,自然能抵禦各種外邪入侵」的這種觀念。

由古鑑今,若從免疫系統的運作、調控的方式來解析的話,我認為生理學上的「免疫系統」,或許可以被歸屬在中醫學裡頭所謂「氣」的這個概念中。

所以,在等待「抗病毒新藥、疫苗」問世的這段期間,大家應該會很想知道:「中醫藥在面對這些病毒狀況時,究竟能做些什麼?」吧。

©心容中醫

雖然中醫學目前在台灣是比較難真正進入第一線的防疫工作,也比較少機會參與「已確診為嚴重呼吸道肺炎,並且已隔離的患者療程」,但我認為中藥在許多病毒性疾病的相關症狀上,確實有著許多可以發揮長處的空間。

在過去文章裡,我就曾舉例說明過:「因感染腸病毒而引發手足口病的幼童,常因為咽喉潰瘍疼痛到無法進食、飲水。因為“脫水”對於人體來說是十分危險的,尤其對幼兒更是如此,因此小兒科醫師通常會要求孩子住院,藉由吊點滴(靜脈輸液)這樣的支持性療法,來提供營養、供給熱量、補充水分及電解質,藉此改善微循環、促進組織修復。」

「但,年紀稍大、可以確實溝通並理解自身病情的學童、成人,如果願意按時飲用針對當下體質、個人病情而開立的中藥客製水煎劑,那麼無論是在退燒、減輕潰瘍疼痛、修復粘膜、提升自身免疫能力等各種層面上,使用中藥處方的治療效果、處理速度,都不會輸給西醫的支持療法。」

此外,在確診流感種類,並且投予克流感等藥物之後,許多原本就有慢性呼吸道疾病的流感患者,如:過敏性鼻炎、血管收縮型鼻炎、氣喘的流感患者,仍可能會出現久咳不癒、長期鼻涕倒流、咽喉痰梗等狀況。

如同敝院的許多患者曾無奈吐出:「已經吃了好幾輪的西藥抗生素、抗組織胺、止咳藥,而後續症狀依然沒有明顯改善,痰還是很多,鼻涕也一直擤不完…」等等。

在這樣的情況,若是藉由當下體質所調整的中藥客製化處方,以「補益自身氣血」來「強化肺部排痰功能」,並同步「降低肺部發炎水腫現象」,中藥處方在相對的成效上就會略勝於治療感冒症狀的西藥一籌。

在我的「好孕門診」裡,也常常聽到許多正處心積慮想要“弄出人命”的患者們拼命誇大的告訴我:「以往每次身邊只要有人感冒我就必然會中標,而且更慘的是咳嗽、鼻涕倒流總是要拖上好幾個月才能好。但,自從開始吃苦,而且按照醫囑進行適當的運動、改善充足睡眠與規律作息之後,感冒頻率跟著降低許多,而且就算真的發病了,也能很快速的在一兩週內,就能自然痊癒~」

在我聽到患者這樣的說明時,臉上一定掛著口罩的我總是用著“誰也看不見的甜美微笑”說:「這,很正常~」,然後再補上花輪式撥撥瀏海。

然而,這些都是客製中藥調理身體之後,應該出現的必然結果!

「氣血充足、氣順血行」除了能讓卵巢、子宮等器官,得到足夠的供血量之外,也能讓免疫系統獲得足夠的調節與緩衝能力,即使是遇到疾病也能夠快速反應,卻又不會出現過度的發炎狀態。這,才是我認為最理想的身體平衡狀態~

只是,這些「體能調理」、「生活習慣的導正」是我們平時就應該要進行的,而不是到了有新病毒疫情爆發時,才在那邊想要臨時抱佛腳。

這種生活態度,一定是緩不濟急、遠水救不了近火的!

春節時在東京看到藥妝店架上的口罩都是空的~

以上說了那麼多,也請容許我在這篇文章裡提出嚴肅的呼籲。

一來,為配合政府的防疫宣導。

二來,為了不耽誤患者的病情,若你有國外旅遊史、有歸台親友的接觸史,並出現了發燒、咳嗽等上呼吸道症狀、四肢無力…,請你儘快主動通報權責單位 1922,並迅速戴上口罩至相關醫療院所就醫篩檢是否為此次最夯最熱門的武漢肺炎,切勿自行直接前往一般診所/中醫診所看那美麗的醫生與護士小姐。

此外,我想要更進一步提醒大家的是:「無論是較嚴重的流感、或是單純的感冒,專業的中醫在處理症狀時,必須慎重考慮每個人的體質,並依照病程變化,不斷調整處方的用藥種類、劑量比例,一切醫療行為都還是必須要回歸到“辨證論治”的大原則。」

「請大家千萬不要自行購買任何中藥、單方、偏方、神秘的那一方…來偷偷服用,也請不要一聽廣告中那美妙的音律,就被洗腦而加入瘋搶“抗病毒中成藥”的行列。」

「另外,也不用費心留言或私訊詢問我任何處方,身為被醫療法規與被敝院律師管死死的不大不小中醫師,我是無法在未經診斷就提供任何處方建議的。」

還有,為了保護自己及家人,也為配合防疫,也請大家記住下列幾點建議。

【 防疫時期的自我健康保護 】

1️⃣ 維持呼吸道粘膜濕潤。

請大家適時、適量的補充溫水。

2️⃣ 正確戴口罩。

你可能會想問我「為什麼口罩可以阻絕這麼小的病毒?」。

由於會感染呼吸道的病毒,通常存在於感染者的口鼻飛沫之中,而飛沫的粒子通常偏大,因此一般的口罩就足以阻擋飛沫。

文章前面也提過,由於病毒體積微小,即使在空氣中飄浮,也會因爲分子間作用力而依附在空氣中的懸浮粒子(如 PM2.5)之上,被可隔絕 PM2.5的口罩給攔轎。(某拉拉車群裡最夯的一句怪話是:「請恕我攔轎,晚輩只想與你蕉流~」)

再者,什麼樣的族群需要戴口罩?
何時配戴?
該怎麼配戴?

👉🏻 如果你是本身已經出現類似感冒的發燒、咳嗽、打噴嚏等症狀,請你一定要戴上口罩,不只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

👉🏻 抵抗力弱的慢性病患者、年長者、孕婦、幼童,若要進入醫院、診所、搭乘大眾交通工具、進入電梯時,也請戴上口罩並與他人保持適當距離。

👉🏻 一般健康的人,身處在空曠的戶外、空氣流通的空間時,的確是可以不必戴口罩的。

👉🏻 口罩必須確實包覆口鼻。在穿脫口罩時,也請從兩側繫帶部位取下。(佛地魔應該不會感冒,不用擔心他~)

我近日在診間裡看到許多錯誤的口罩使用方式,極度傻眼。

〔錯誤1〕:戴口罩只包住嘴巴,卻把鼻孔露出來透氣。(那你要不要乾脆就不要戴了?還是你鼻子已經斯利空給封起來了?)

〔錯誤2〕:鼻梁上的口罩鐵絲條沒有壓緊,兩邊臉頰也沒有與口罩貼合。(你覺得這樣比較通風,但其實這樣病菌也比較方便跑進去跟你說哈囉呦~)

〔錯誤3〕:取下口罩時直接從口鼻前端把口罩給抓下來,然後順便再用抓口罩的手指挖挖鼻孔。(見鬼了,口鼻前端的口罩外側是病菌密度最高的地方,然後你還大方的用你秀氣的手指,順便將病菌半推半就的送進鼻孔?)

〔錯誤4〕:因為覺得鼻子癢,而把沒消毒的手指伸進口罩裡去抓鼻子。(這不是剛好把病菌送進口罩內側去囤積,進行病菌培養嗎?)

3️⃣ 以肥皂或清潔劑勤洗手。

染病者的咳嗽、噴嚏,所噴出的含病毒飛沫,能噴射的距離大約是 1 ~ 2 公尺,所以當你發現身邊有人咳嗽、打噴嚏,只要盡快拉開距離、離開現場,就能降低被感染的機率。

但,如果是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
一個密閉空間中的病毒活性狀態,就要視飛沫的粒徑來決定。

小的飛沫,會因為空氣流通與否、環境濕度變化,而決定能在空氣中懸浮多久?

粒徑大的飛沫,則會快速沉降至周邊的物體表面,例如:桌面、電梯按鍵、公車或捷運的門把、賣場手扶梯的帶狀扶手等。

因此,若沒有養成勤洗手的習慣,又總是無意識的用「接觸過這些桌面、門把的手指」去挖鼻屎、揉眼睛、摳牙齒、甚至是性行為...等,那麼造成「直接接觸」的傳染機率,可能會比「飛沫傳染」來得高出許多,所以也要提醒大家,不要總是嫌麻煩,請多認真用肥皂、清潔液搓洗自己的小手手!

4️⃣ 適時的清潔手機、眼鏡。

方才已經提過,空氣中可能懸浮著各式各樣的病毒、與空氣中懸浮物結合的微粒,大家又很習慣邊看手機、邊走路,剛剛好就可以用手機把這些帶有病毒的微粒給接好、接滿、外帶回家。

若再加上,多數人的手機螢幕總是油膩膩的沾滿手指皮膚所分泌的油脂,這也會讓病毒更容易黏附在手機表面上。

而且手機、眼鏡又是大家最容易忽略清潔的隨身用品,我們與其擔憂買不到口罩,還不如好好落實自身、與身外之物的各種清潔工作。

5️⃣ 早點睡、想辦法讓自己睡飽。

充足睡眠是維持良好體能、強健免疫機能的重點工作,不要再貪戀夜闌人靜、愈夜愈美麗 就可以做些不為人知的壞事 ...

沒事就快點去睡覺!

但,如果你真的有情緒壓力、睡眠障礙,而導致想睡卻睡不著,又或者是眠淺容易中斷的,我會建議你要盡快就醫,好好的認真處理這個睡眠狀況。

試想,如果身體長期處在睡眠不足、體能不佳、情緒不良、抵抗力低下 、存款不足 的狀態,那麼如果遇到像這次這麼夯的 武昌起義 武漢肺炎這種忽然冒出頭的可怕疫情時,你是哪來的自信可以期待自己的身體,有辦法集中能量與火力,來為你的生命打出這一場勝仗?

在這疫情嚴峻的時刻,也請大家更要冷靜以對,畢竟一直以來真正可怕的從來都不是病毒,而是人性、與存在你我心中的小惡魔~

在疫情獲得控制、疫苗或有效藥物量產之前,敝院依舊會嚴格持續執行相關的防疫措施,也請每一個預約就診的患者朋友們,請多多配合!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