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4 診間速寫

診間速寫
星期日的早診真的跟打仗一樣,波濤洶湧、人潮眾多、聲勢浩大、力不從心(咦?)

幸好我等等要出發去如夢似幻的嘉義山頂,跟高中老同學們一起泡茶、賞雲海跟星空,吞雲吐霧(咦?),讓自己放鬆一下。(但還是得交每天的速寫作業,還有每週一篇專文…)

只是…我們選了一個寒流來襲上山真的是有點…(好像是我選的… XD )

今天醫師我就是耍任性,決定不當花生、不電腦選名單,因為我一定要把這兩位小學一年級的小鬼拿出來鞭一鞭談一談,説實在的…我很不想這麼做…(口嫌體正直,嘴巴上這麼說,但是身體倒是挺誠實的…)

陪伴,是教育與成長的根本

第一個是位漂亮的小女孩(非初診)
1個月前來看診的時候,她媽媽說:「從小一開始,每天只要進到學校裡,就開始胸悶頭暈吸不到氣、快要昏倒。讓年紀還很輕的老師根本嚇個半死,只想(/)趕快打電話叫我接回去,可是一帶回家她就沒事了…」

媽媽繼續說:「而且她假日症候很嚴重,只要隔天是上學日,就一定睡不著,晚上還會爬起來假裝自己是殭屍在家裡走來走去,模仿夢遊者,我們已經帶去給好幾個西醫看過,有醫師說如果一直這樣,就要吃抗焦慮的藥,可是我們根本不想讓這麼小的孩子吃這一類的藥。於是反反覆覆也快2個月了,我們實在很傷腦筋,很折騰!」

聽起來,的確像是因為緊張焦慮等情緒所造成抗拒上學的狀態。

輕壓小孩的胸骨,她就皺眉頭往後縮、喊痛,周邊好幾個位置都是如此,而且後背、脊椎中線也有同樣的情況。嗯,那這個狀況,應該不只這幾個月而已。

我有點詫異。
因為這小女生從「話都還說不清楚的幼兒期」就是個小魔王、恰北北、說話超嗆…XD,所以她哥哥姊姊都對這個小小妹妹怕得要死。這家子我很熟,整個家族有很多親友都在這裡就醫(根本可以直接把家庭聚會辦在我們診所裡的那種),成群結黨的阿姨、舅舅、表哥、表姐們都對小女孩非常的寵愛,照理說 她應該天不怕地不怕 才對。

於是我接著往下問:「她讀幼稚園的時候,都沒有這個現象嗎?」
這下媽媽嘆氣了,她說:「其實喔,我一直在猜,可能是之前的升學考試造成的壓力啦!」

莎曉?六七歲的小鬼?那來的升學考試的壓力?
???(我臉上一堆問號)

媽媽見我臉上的問號,開始補充說明:「她們幼稚園全美語教學,因為幼稚園每班人數會比較多啊,但小學部的人數有限制,如果想要從大班直接升上一年級的ESL,就要參加考試,必須用考試來篩選孩子,她可能從那時候就開始壓力很大了吧~」

媽呀,我聽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先用桌上的膠帶固定一下)
好吧,我可能跟社會現況太脫節,不知道現在的升學競爭已經延伸到從幼稚園就開始。

我跟媽媽說:「我實在不喜歡孩子沒事亂吃藥,而且這個狀況很明顯是心理因素造成。妳們夫妻倆平常事業做太大,小孩還得拜託她們阿姨照顧,真的有可能因此安全感不足(順便教訓一下父母),你們一定得花時間陪伴孩子,關心她、了解她在學校的狀況,多跟她說話、聽她說話,最重要的是要讓孩子知道:爸媽永遠都會支持她。」

碎念不能只有一段,接力下去…

我說:「當孩子感受得到父母親的關愛時,後續給予適度的壓力也是必要的。讓孩子知道父母的愛是很深很深、很廣很廣的,孩子才有面對、處理壓力的生命厚度。至於她很難睡跟胸口會痛的問題,我來處理就好,但其他的都是妳們的責任、回去要做的功課。好,妳們可以跪安了~」

媽媽聽完後,表面唯唯諾諾但其實在偷笑的拎著女兒飄出去。(我很清楚啦,這一家子早就被我唸到皮超厚,但就看她會不會真的聽進去,反正…我該說的都說了,隨緣啦,素魷魚羹麵啦~)

幸好,經過一個月的調整、治療今天回診時媽媽告訴我:「她現在都很好睡了,原本去學校會吸不到氣的狀況,從每天都有,慢慢減少到現在一週大概只會有一次,也比較沒有聽她喊胸口痛。」

我:「那這趟藥吃完就不用再過來了,我不想再看到你們!如果再有狀況的話,先反省一下你們是不是又接了超級案子,所以都沒空理小孩吧!」

img_3958
有事沒事,看看蘭花,診所風景,賴著不走的大熊貓,沒有健保卡是要怎麼幫你掛號啦?©心容中醫

小師奶殺手的體質

第二個是外型非常俊美的名校小男生,雖然才7,但是一看就知道將來一定是師奶殺手,甚至0-100歲都逃不出他手掌心的那種可怕!

巧合的是…
主訴也是胸痛睡不著半夜爬起來哭(真的好慘)

兩週前,媽媽帶他來就診說:「因為老師規定,每星期都要30個英文單字,每到週五都要測驗,如果5個以上,下星期開始,中午前都不准下課出去玩10個以上,整天都不能下課,只能去上廁所。」

ㄜ,不給下課出去玩,對活動需求這麼強大的小一新生來說,根本晴天霹靂,是非常嚴重的懲罰沒錯!老師大概覺得這一招非常管用…

媽媽很無奈的繼續說:「因此,他壓力很大很焦慮,會一直咬手指。星期三我會先幫他複習一次,星期四晚上再一次,但是到了要睡覺的時候,他就會一直爬起來問我『如果我明天又忘記了怎麼辦?』,睡著後又哭醒,哭累了再睡著。」

瞪大眼睛、努力不讓自己的鼻孔變成澎恰恰的我一直嘆氣:「唉~唉~唉~」(快要變成嘆氣魔人了)
才小學一年級啊,將來還那麼長的升學路,是要怎麼走啦?

請他們到隔壁診間要準備治療,但是…小小師奶殺手卻抵死不讓我幫他拔罐。
他老母已經在外面跟他溝通了十分鐘,直到這句話「拔罐不會痛,但是拔完了胸口就不會悶了」重複了第101次,他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抱著他珍貴的胸口走進來。

好不容易躺平在診療床上,要掀開他的衣服,我又花了五分鐘。
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守身如玉啦!!!(等等,這個成語是這樣用的嗎?)

結果第一個罐子拔下去,才吸了第一下,他就馬上就哭了…
馬上就哭了。
馬上就哭了。
馬上就哭了。
嚎啕大哭~

根本驚天地、泣鬼神,好像我對他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歹事一樣()
所以當然,我休想再拔第二個,而且小鬼已經哭到都要過度換氣了~(媽呀,果然有師奶殺手的嬌嫩體質!)

一氣之下,我把小鬼丟給助理跟他老母,一邊嘆氣一邊飄回隔壁診間…
這時,已經坐在一診的熟(=老油條)患者,竟然用竊笑的口氣問我:「妳,是把人家的小帥哥怎樣了?為什麼讓他哭成那樣?我差點打電話報警了…」

啊乾…,干我屁事?
對啦對啦,長得帥,就真的很吃香啦。

我吃香蕉好了~

以上是前幾週的故事~
小鬼今天又回診了,改成高大英俊很有威嚴的帥爸爸帶來的。

爸爸說:「他藥都吃完了,這星期晚上都沒有起來哭,媽媽說他上次拔罐有用,比較沒有再說胸口痛,所以今天要再麻煩醫師幫他拔一下。」

聽完小鬼的爸爸說的,我對著他瞪大了眼睛…鼻孔應該也被撐大了~
媽啊,還要再重複一次那種鬼哭狼嚎、漫長痛苦的拔罐治療喔?光想我就肚皮發麻(肚皮面積比較大,起雞皮疙瘩的樣子應該比較嚇人),真的很怕被冠上虐待兒童的罪名。

我嘆了口氣,先讓助理帶著爸爸跟小鬼過去隔壁診間安頓好。
等我開完藥走到隔壁,看到爸爸坐在床邊,小鬼很安分的躺在床上,一點頑強抵抗都沒有。

我說:「要拔了喔!」(我希望你快點阻止我)
小鬼:「好。」(用力點點頭,不可思議的簡潔與俐落

啊乾~啊,這一次超順手,過程中毫無阻力,順暢的拔了三個罐子,小鬼竟然一、點、聲、音都沒出,吭都不吭一聲,連扭都沒扭一下。阿乾!

爸爸露出疑惑的表情說:「好奇怪,媽媽說上次他哭得很慘,拜託這次換我帶來,可是我看他完全沒怎樣啊?花池黑噴賴絲碳?」

我:「…」(翻白眼一萬圈)

啊乾……….,現在小孩也都是雙面人、兩面諜就是了啦?非常無言!倒吸了一口氣…
直白的說就是…他根本吃定柔弱好脾氣的媽媽,但是很怕爸爸,就這麼簡單!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好吧,那我想……我應該不用太擔心他,不用管他,這麼精的小鬼,等他單字背多了、背順了,很快就能找到屬於他自己的生存之道。(努力鑽!!!!!!)

啊乾,這個小美男,讓我背負了一個「輕易對師奶殺手動手的惡名」,所以我很美送!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強烈建議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根除,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img_3993
Stacey Kent 也是我們很喜歡的歌手,常常會在候診區聽到她的歌聲喔~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