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34歲與42歲的停經借卵植入成功路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30多歲停經後的借卵植入

看到《 30多歲停經後的借卵植入 》這樣的標題,你是不是感到很驚訝?!
30出頭就必須考慮借卵植入,這應該會大大顛覆許多人對於「女性生育」的認知。

30歲,不是還正處於適合生育的最佳年齡層嗎?
為何這個年紀輕輕就已經停經?
而且還需要借卵?

「42歲還能規律有月經的」到處多的是,怎麼會在這種年紀就已經停經、必須借卵了?

這文章總不會又是拿罕見病例出來說嘴了吧?

【 他們錯了,而且他們不在場 】

(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
( NTSB 是美國的「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的官員。)

Ben Edwards (NTSB):「為何不試著返回拉瓜迪亞?」

Sully (機長):「純粹因為飛行高度不夠,哈德遜河是唯一夠長又夠平整的區域,寬度又足以讓我們安全降落。」

Ben Edwards (NTSB):「航管單位證實,你曾說要返回拉瓜迪亞,但卻沒有。」

Sully (機長):「當我開始左轉後,我瞭解到飛不回去,那會排擠掉其他選項,返航拉瓜迪亞會是個錯誤。」

Charles Porter (NTSB):「你是怎麼計算所有參數的?」

Sully (機長):「沒時間計算,我得仰賴我過去四十年、數千趟航程中掌控高度和速度的經驗。」

Charles Porter (NTSB):「你是說你沒有…」

Sully (機長):「我目測過了。」

Charles Porter (NTSB):「你目測過了?」

Sully (機長):「是的,那條河是所有乘客生還的最大契機,我用我的生命作賭注,我也真的拿命在賭,再來一次我還會這麼做。」

Ben Edwards (NTSB):「根據飛航工程師推估,你的燃料足以返回跑道降落。」

Sully (機長):「工程師不是駕駛,他們錯了,而且他們不在場。」

( 影片時間 00:04:40 的台詞。)

前幾天在某個機緣下,我又重新看了一次《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這部電影。才播放沒幾分鐘,頓時之間驚為天人,立刻著手安排全院夥伴一起觀看並進行輕度導讀。

機師是人,醫師是人,在各種領域裡頭沒有可能100%,所有決策與行為總有風險,但是有風險就一定會有損害,而產生損害就會有咎責的問題。

然而,咎責是必要的嗎?也是當務之急嗎?
我個人認為「除錯」、「優化」才是正確的思考路徑,就像電影裡頭的劇情一樣,錯誤的解讀、失準的咎責,只會讓制高點產生各種偏差,甚至引發各種連鎖反應與大規模崩塌。

即使是「史無前例」,包括許多產業的客戶服務不當都會誤踩的說詞:「我們沒發生過這種情況」之明示是客戶自身問題的超大地雷,也都是如同薩利機長所說的:「任何事情都史無前例,直到第一次發生。」

【 史無前例 】

(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
( NTSB 是美國的「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的官員。)

Charles Porter (NTSB):「你聲稱雙發動機都因鳥擊而失效?」

Ben Edwards (NTSB):「這完全史無前例。」

Sully (機長):「任何事情都史無前例,直到第一次發生。

( 影片時間 00:06:00 的台詞。)

以下故事要講的症狀與現象並不罕見,相反的,其實很常見於育齡女性。只是在醫學、人體、知識的浩瀚領域中,我們依舊要清楚理解到「知道與不知道」的四種組合:知道自己知道、知道自己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知道、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國內的體制教育最嚴重的其中一個問題是「永遠都在教導孩子填入正確答案」,但,我們家的教育是「教導孩子學會思辨、並找尋各種可能性,同時間更近一步針對各種選項與可能性進行初步的風險評估」。

醫學沒有正確答案,即便是科學領域也往往會有「昨是今非」的情況發生,看看「非歐幾何 (Non-Euclidean geometry)」裡頭比反清復明更大逆不道的無知假設:「平行線相交」,被當代的數學家、科學家恥笑謾罵鄙視了多久?

這裡我就不再贅述非歐幾何對數學與科學帶來多重大的全面影響了~

也更如同《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這部電影的劇情一樣,科學模式與其行為所蒐集而來的數據不見得是絕對正確,而且標準流程也不見得跟得上事件變化的速度、更甚至是各單位共識與處置個體的反應時間累加遠超過現實風險所能負荷的。因此,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如何找尋有經驗而且不斷進修尋求更多知識與可能性的職人、專家。

盡信書,不如無書。
科學,重點不完全在於結果,而是在於態度。

我個人認為「永遠都在擁抱結果的人,在本質上就是一個反科學的人」。

教育與醫學有各種高度雷同之處,而其目的就如同台中到台北,我們選擇的交通工具、我們事先規劃好的時間、日期、預算、預計停留的地點…,這些都在在反映出「我們的選項有多少種類?要多少時間?花多少預算?承受多少風險?」

誰說台中往台北不能先經過台東?

客運有客運的優勢、高鐵有高鐵的強項、走路環島也是一種浪漫選擇,但是在醫療、尤其是生殖醫學上,我們更必須考量的是「女性年齡所帶來的各種生殖壓力」。

情傷界有一句話說得好:「時間雖然可以解決一切難題」(包括與前後任的各種疑難雜症),但我很肯定這可不包括著弄出人命的「好孕療程」。

有關於「時間是好孕最大的敵人」,可參閱我過去的文章:《 求好孕的妳,能有多少個五年被偷走?斷崖式下降的37歲生育力 》(可點選超連結)。

人生就是各種尋尋覓覓~ ©心容中醫

【 要是他遵守該死的規定,我們都死定了 】

(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
( NTSB 是美國的「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的官員。)

Jeff Skiles (副機師):「你覺得我們為何生還?全因薩倫伯格機長沒有返航拉瓜迪亞。我剛接受完A320的訓練,我可以告訴你,那架飛機之所以還能順暢運作、最後成功降落,是因為薩倫伯格機長啟動了輔助動力系統。」

Elizabeth Davis (NTSB):「他只是遵照快速檢查手冊。」

Jeff Skiles (副機師):「不,他沒有,他完全沒有跟隨標準程序,我很清楚,因為手冊在我手上。」

Jeff Skiles (副機師):「在發動機熄火後,他立刻啟動輔助動力系統,根據空巴手冊,那是列表上的第15道步驟,第15道!要是他遵守該死的規定,我們都死定了。或許你們就是不喜歡這部分,你們不喜歡別人比你們的推論更高明。

Sully (機長):「傑夫想說的是,我很了解A320,還有此型號的性能和限制,我讀過無數個死亡駕駛的座艙通話紀錄器謄本,我也有大量失事調查的經驗…」

Charles Porter (NTSB):「我們完全不懷疑,你是技術高超、勤奮盡責、經驗老道的專業駕駛。」

Ben Edwards (NTSB):「但你在1月15日前駕駛的每個航班、和你調查過的每個墜機事件,都和此次調查無關,我們今天關注的只有全美航空1549航班。」

Elizabeth Davis (NTSB):「你的工會收到通知,航機通報系統的數據顯示,左側發動機整趟航程中都持續運轉。」

Sully (機長):「那航機通訊尋址與報告系統數據肯定有誤。」

Elizabeth Davis (NTSB):「證據顯示左側發動機在鳥擊後持續慢車、或轉速低於慢車。」

Sully (機長):「你把左側發動機拿出來,我能證明裡面有死鳥,推力全失。」

Elizabeth Davis (NTSB):「左側發動機因降落時嚴重撞擊,墜機後失去蹤影,但這點我們可以之後再討論,故且假設一切如你所說,鳥擊導致雙發動機失效。」

Charles Porter (NTSB):「機身重量15萬1千510磅,風向及溫度是北北西21度,速度和高度是每小時200海浬、2818呎,同意嗎?」

Sully (機長):「正確。」

Charles Porter (NTSB):「我們得以同時進行所有演算,全美航空1549號班機的電腦模擬結果,顯示飛航工程師是正確的。」

Ben Edwards (NTSB):「在鳥擊後,仍有足夠高度和速度能夠成功返航拉瓜迪亞。」

Sully (機長):「成功?」

Charles Porter (NTSB):「飛機降落在拉瓜迪亞,完整、毫無損傷。」

Jeff Skiles (副機師):「你從單次電腦模擬中得到這結果?」

Ben Edwards (NTSB):「不,20次。」

( 影片時間 00:18:52 的台詞。)

今天文章的雙主角(34歲、42歲),都是所謂出現「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Premature ovarian insufficiency,簡寫為 POI )現象的女性。

雙主角在借卵植入成功前,他們都是已經停經超過一年以上,後續在我好孕門診裡以客製中藥調理、並持續搭配生殖西藥治療的情況下,才好不容易尋獲失散多年的親戚兼好朋友,並且將已經萎縮的子宮養肥、回到正常適合植入的大小。

雖然我個人喜歡用比較 不正經、 輕鬆的文字來描述患者與故事,但這可是一個極為嚴肅的主題。

光是看到這邊,可能就會讓「 AMH 偏低、正在備孕、取卵結果不佳、甚至已經被診斷為 POI 」的女性開始產生恐慌,深怕自己也可能最後必須走上借卵這條路。

之所以會把這麼駭人聽聞的疾病挑出來寫做專題,是因為我一直都認為「處置恐懼的最好方式,是勇敢面對。盡可能理解自己的恐懼、並同步掌握足夠的資訊來制定應對策略」。

因為我們無法在摸不清楚對手底細的情況下,去成功對抗它。

所以,在正式進入本文雙主角剛升級為準媽咪的故事前,首先你們要先知道「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 (POI)」這個疾病相關的幾個重點。

沒出國的這幾年,恍如隔世。©心容中醫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 (Premature ovarian insufficiency,簡寫為 POI )」,是一種「卵巢生理活動,被提前加速截斷」的現象。

其特徵是「剩餘卵泡數量的減少」、隨之而來的「卵巢性賀爾蒙缺乏」,使得女性在正常絕經年齡之前的數年、數十年,都沒有生育能力、且缺乏雌激素

這個現象在早期被稱為「卵巢早衰 (premature ovarian failure, POF) 」、或「過早絕經 (premature menopause)」。

但,近年來有愈來愈多的學者認為「卵巢早衰」這個詞彙容易與失敗的負面涵義連結,而且也難以完全描述「卵巢功能受損的連續性」,因而建議以「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這個名詞來稱呼。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簡寫為 POI 。)

【 我認為你應該要知道POI


1️⃣ POI 不等於卵巢儲備量偏低。(意指 AMH 低於該年紀應有的正常值)。

2️⃣ 已知可能會導致 POI 的原因。

3️⃣ POI 的發生率並不算低

4️⃣ POI 的症狀,在臨床上高度可變,不容易被診斷出來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簡寫為 POI 。)

POI 不等於 卵巢儲備量偏低


根據 歐洲人類生殖與胚胎學協會 (ESHRE) 的指南制定團體 GDG (Guideline Development Group) 在 2021年所所發表的文章《 Guideline on the management of premature ovarian insufficiency 》(可點選超連結),列出 POI 的診斷標準如下:

1️⃣ 月經稀發/閉經,至少4個月。
Oligo/amenorrhea for at least 4 months.

2️⃣ FSH 升高 >25IU/L 兩次,間隔 >4週。
Elevated FSH level > 25IU/L on two occasions > 4 weeks apart.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是以出現「 FSH 升高 (>25IU/L) 伴隨停經現象」,或「卵巢功能障礙(含卵泡即將用罄)伴隨停經」等,已出現「寡經、停經」的現象為診斷重點。

若抽血檢查的結果,只是單純的 AMH 數值偏低,而 FSH 仍然正常、月經也還能算是規律報到,那麼代表你還能自發性的規律排卵,就不能算是 POI。

AMH 偏低且如果仍有生育計畫,那麽你可以做的是「盡快尋求生殖醫師、擅長好孕調理的中醫師協助」。

但,如果你的確符合上述所說的 POI 診斷標準,那麼除了與懷孕相關的諮詢外,你應該還要與醫師討論相關的自身保健方式,因為即使順利懷孕生產後,你仍必須將自己視為「準更年期」,而預先開始進行許多必要的預防保養。

關於更年期的健康保養,可以參考我之前的文章 《 高瘦美魔女的六次回診 》(可點選超連結)。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簡寫為 POI 。)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 (POI),是以出現「 FSH 升高 (>25IU/L) 伴隨停經現象」,或「卵巢功能障礙(含卵泡即將用罄)伴隨停經」等,已出現「寡經、停經」的現象為診斷重點。

高度建議應該盡快安排抽血檢查卵巢機能指數( FSH 、TSH、LH、E2、P4、泌乳激素、雄性激素、胰島素 …等等)。

這個診斷,為何要如此精細地做區分?

通通一律稱為「卵巢早衰」不是更簡單嗎?

我認為,因為門診醫師的一句話,很可能對患者一生產生深遠的影響。POI 對育齡女性來說,甚至是一種毀滅性診斷

POI 是一種毀滅性診斷 】

在 NCBI (National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裡的這篇論文《 Premature Ovarian Insufficiency - an update on recent advances in understanding and management 》(可點選超連結),其作者很語重心長指出以下:

POI 對育齡婦女來說是一個毀滅性診斷
POI is a devastating diagnosis for women of reproductive age.

女性生殖壽命的快速、意外縮短,是 POI 診斷最令人痛苦的後遺症之一,尤其是對於那些尚未開始計劃生育的女性。

The rapid and unanticipated truncation in a woman’s reproductive life span is among the most distressful sequela of POI diagnosis, particularly for those women who have yet to embark on planning a family.

根據統計,這種情況下的女性有約 25% 仍然能夠自然排卵,5% ~ 10% 的女性在被診斷為 POI 後會懷孕、分娩受孕,但儘管近年來生殖醫學領域取得了顯著進展,但尚無干預措施可以可靠地改善剩餘卵巢儲備參數或使用供卵以外的任何治療。

Up to 25% of women with POI may spontaneously ovulate, and 5% to 10% will conceive and deliver after being diagnosed with  POI.

Despite marked advances in the field of reproductive medicine in recent years, there are no interventions that can reliably improve residual ovarian reserve parameters or any treatment other than use of donor eggs which can improve conception rates in women with  POI.

這種出乎意料的診斷會對年輕女性造成心理上的破壞。

The diagnosis of POI is most often unexpected, creating psychological havoc for the afflicted young women.

而在這篇文章也提到了醫療執行者應提供此類女性的協助建議:

意識到生育能力受損、對過早衰老的恐懼以及與同齡人不同的感覺,都可能在情緒上難以承受。

與正常同齡人相比,患有 POI 的女性自尊心降低、社交焦慮、害羞增加,並出現抑鬱症狀。

對於任何過早進入更年期的女性,都應提倡早期心理諮詢,並使其易於獲得。

應安排與女性多學科團隊的頻繁訪問,以持續觀察她的應對策略、並解決未滿足的需求。

A realization of compromised fertility, fear of premature aging, and a perception of being different than their peers can all be emotionally overwhelming.

Women with POI report reduced self-esteem, increased social anxiety and shyness, and symptoms of depression when compared with normal peers.

Early psychological counseling should be advocated, and made easily accessible, for any woman stepping into menopause prematurely.

Frequent visits with the woman’s multi-disciplinary team should be arranged to provide continued observation of her coping strategies and to address unmet needs.

【 已知可能導致 POI 的原因


1️⃣ 染色體和遺傳缺陷 (chromosomal and genetic defects )。

研究表明,診斷為 POI 的女性中有 10% ~ 12% 存在染色體異常,其中大多數( 約94%)為 X染色體異常 ( X結構異常、或是 X非整倍體)。

原發性閉經女性的異常核型發生率(21%),高於繼發性閉經女性(11%)。

最常見的為透納氏症 (Turner sydrome,45X)、鑲嵌型透納氏症 (mosaic Turner,45X/46XX)、X三體 (47XXX)、X染色體脆折症候群 (Fragile X premutation)等。

2️⃣ 自體免疫性卵巢損傷 (autoimmune ovarian damage)。

自體免疫甲狀腺疾病,例如:橋本氏甲狀腺炎葛瑞夫茲症等,都會影響卵巢功能。

根據這一篇 2021年台灣發表於 Human repoduction 期刊上的《 Thyroid autoimmunity is associated with higher risk of premature ovarian insufficiency—a nationwide Health Insurance Research Database study 》(可點選超連結) 研究顯示:「罹患橋本氏甲狀腺炎的女性,出現 POI 而導致不孕的機率是一般人的 2.4倍」。

此外,自體免疫性腎上腺衰竭(Addison’s disease)、第一型糖尿病,也可能是需要監測的疾病。

3️⃣ 感染性原因 (infectious causes)。

例如:腮腺炎所致的卵巢炎、結核病、瘧疾、巨細胞病毒、水痘、志賀氏俊感染等。

4️⃣ 醫源性原因( Iatrogenic causes of POI )。

例如:卵巢切除術、卵巢囊腫切除術、骨盆腔的化學治療、放射治療等。

5️⃣ POI 的環境原因 (Environmental causes of POI )。

例如:塑化劑、各種環境毒素、空汙、吸菸、二手菸害等等。

6️⃣ 不良生活習慣:

長期熬夜、壓力過大等。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簡寫為 POI 。)

【 POI 的發生率並不算低


根據 2017年在 NCBI (National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發表的論文《 Premature Ovarian Insufficiency – an update on recent advances in understanding and management 》(可點選超連結),其中被多次引用的研究結果: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並非罕見狀況,其發生機率在整體育齡女性中,為 0.3% ~ 1.1%。

若以年齡層區分,20歲以下為萬分之一,30歲以下為千分之一,40歲以下則為百分之一,其發生率隨著年齡的增長而緩步上升

POI  is not an uncommon condition; it is estimated that approximately 0.3% to 1.1% of reproductive-age women experience menopause prematurely.

Among women younger than 40, the incidence of POI steadily increases with advancing age. POI is recognized in 0.01% of women younger than 20, 0.1% younger than 30, and about 1% of woman younger than 40.

————————————

人種差異的部分,《 Premature menopause in a multi-ethnic population study of the menopause transition 》(可點選超連結) 的研究顯示:

日本人的患病率為 0.1%。
中國人的患病率為 0.5%。
白種人的患病率為 1%。
非洲和西班牙裔的患病率更高,為 1.4%。


POF was reported by 1.1% (126/11 652) of women.

By ethnicity, 1.0% (95% CI, 0.7-1.4) of Caucasian, 1.4% (95% CI, 1.0-2.1) of African American, 1.4% (95% CI, 0.8-2.5) of Hispanic, 0.5% (95% CI, 0.1-1.9) of Chinese and 0.1% (95% CI, 0.02-1.1) of Japanese women experienced POF.

The differences in frequency across ethnic group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 = 0.01).

Only Caucasian, African American and Hispanic women were included in further analyses since too few Asian women had POF.

In a multivariate model, POF was independently associated with osteoporosis, female hormone use (excluding oral contraceptives), higher body mass index (BMI) and current smoking after adjustment for education level, ability to pay for basics, site and age at interview.

In Caucasian women, use of female hormones, osteoporosis, severe disability and smoking were significantly associated with POF. In contrast, POF in African American women was associated with higher BMI and female hormone use, but not osteoporosis.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簡寫為 POI 。)

【 POI 症狀在臨床上高度可變,不容易被診斷出 】


事實上,在 POI 的患者中,真正的原發性閉經僅約佔 10%,其餘 90%的患者可能甚至從未出現雌激素缺乏的症狀,通常都是到了需要評估不孕、難孕的原因時,才會被發現。

此外,年齡更輕的少女,更不容易被提早診斷出此現象,或許是因為在一般民眾的認知中,「月經不規則」對青少女而言並不是那麼特殊異常,因此相關領域的醫師也很可能會先以單純的「內分泌失調」來描述並處置,因此真正進到抽血、並詳細檢查的比例極低。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國內醫療環境中存在著許多核刪、放大回推的極怪異扭曲現象,而因此影響到醫方進一步為患者進行更繁瑣、深入探查的意願。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簡寫為 POI 。)

【 POI 的臨床可能會出現的症狀 】


POI 的臨床表現,可以參考 NCBI (National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的這篇論文《 Premature Ovarian Insufficiency – an update on recent advances in understanding and management 》(可點選超連結) 所提出的下列現象:

1.月經異常(Menstrual abnormalities)。

2.流失週期導致閉經(Missed cycles leading to amenorrhea)。

3.繼發性閉經突然發作(Sudden onset of secondary amenorrhea)。

4.原發性閉經(Primary amenorrhea)。

5.不孕症(infertility)。

6.更年期症狀,例如潮熱、陰道乾燥和睡眠障礙(Menopausal symptoms such as  hot flashes, vaginal dryness, and sleep disturbances)。

7.皮膚色素沉著的變化(Changes in skin pigmentation)。

8.白斑(自體免疫)(Vitiligo,autoimmune)。

9.色素沉著過度 – 腎上腺功能不全(自體免疫)(Hyperpigmentation-adrenal insufficiency,autoimmune)。

10.脫髮、圓禿(自體免疫)(Hair loss / alopecia,autoimmune)。

11.甲狀腺腫(自體免疫)(Goiter,autoimmune)。

12.疲勞(Fatigue)。

13.焦慮、抑鬱(Anxiety / Depression)。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簡寫為 POI 。)

以上所列僅代表「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 (POI) 可能會出現的症狀」,但並不是要你看到「掉頭髮、疲勞、焦慮」這些一般正常人也很常出現的症狀,就開始疑神疑鬼、驚聲尖叫。

15 ~ 49歲育齡女性的建議

【 我給育齡女性(15 ~ 49歲)的建議 】

1️⃣ 原本月經週期規律者,只要出現連續三個月以上的月經週期變化(不管是晚來、提早、經量異常增加或是減少),都應該進行抽血檢查卵巢機能指數( FSH、AMH )。

2️⃣ 原本月經週期就很不規律者,就盡快安排抽血檢查卵巢機能指數( FSH 、TSH、LH、E2、P4、泌乳激素、雄性激素、胰島素等等)。

因為,越早弄清楚是什麼原因導致月經不規則,就有機會能愈早就進行治療。

(育齡女性:15歲 ~ 49歲。)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簡寫為 POI 。)

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 (POI),是以出現「 FSH 升高 (>25IU/L) 伴隨停經現象」,或「卵巢功能障礙(含卵泡即將用罄)伴隨停經」等,已出現「寡經、停經」的現象為診斷重點。

高度建議應該盡快安排抽血檢查卵巢機能指數( FSH 、TSH、LH、E2、P4、泌乳激素、雄性激素、胰島素 …等等)。

好,接下來,我們要正式進入此篇文章雙主角停經後的弄出人命之路~

蒙帕納斯大樓,被戲稱為巴黎的黑色墓碑,這非得親臨巴黎才能真正理解的一件事情~

2018那年,30歲美女的亂經初診

第一位苦主,是一位很活潑、很有禮貌的美女人妻,現況 34歲,而且在今年(2022年) 5月中,因為已經順利懷孕滿 12週,因此,我與合作無間的風免醫師,幾乎是心電感應式的同時頒發 滾蛋證書、 畢業證書給她,而目前此時此刻的她應該是正乖乖待在家裡養胎。

然而,她第一次來到我的門診時間,卻是在 2018年的 1 1月初。

雖然當時的她只有 30歲,卻已經讓生殖醫師直接開門見山、強烈建議「要考慮借卵」。

「我從大學時期就出現亂經現象,月經常常好幾個月才來一次。」

「結婚後的這三年,在不催經的情況下,變成一年只來一次。」

「但,如果月經是自發性的來報到,經量其實都還蠻正常的,也會出現水腫、腰酸、胸脹等經前症候群。」

「最近一次的抽血檢查是在 2016年,當時連續好幾次的 FSH 指數都高達 67 ~ 72之間, AMH <0.01。」

「目前距離上一次我有印象的月經,大概已經超過一年了。」

「婦產科醫師說我是嚴重的卵巢早衰,醫師因為怕我太早停經,曾經建議我長期吃調經藥,以免因爲月經太久不來,而導致卵巢、子宮出現萎縮現象、甚至更年期症狀提早出現。」

「因此我曾經吃了好幾個月的調經藥,也搭配其他中醫師的健保中藥調理,但是,我的月經就是沒來報到,所以後來我索性就把中西藥都停掉了。」

「生殖醫師曾說在這種情況下,要取到自己的卵,是非常的困難,因此很早就建議我要考慮直接借卵進行試管。」

「但是,因為我先生擔心試管療程的用藥,會對我的身體造成影響,所以這幾年我們並沒有很積極的進行生育計畫。」

「不過…」

「這一次我已經下定決心,要拜託您先幫我把身體調理好!」

「因為我知道,不管有沒有機會生小孩,我自己都還有很長的人生要過,因此我希望自己也可以一直健健康康的活到老。」

初診時,她用很開朗的語調、訴說著自己的病史,彷彿就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一樣。

行醫數十年,已經看過太多患者真情流露,我因此很能輕易分辨什麼是強顏歡笑?什麼是徬徨無依?什麼是猶疑不決?什麼是悲喜交加?什麼又是欣喜若狂。

現在的我,一眼、 一個斜光就能看得出「哪些患者,是真正希望尋求我專業醫療的協助,而且願意認真的把自己的身體問題處理好?」、「而哪些又只是想來碰碰運氣,看能不能贓到可以用最少成本去得到他所想要的結果?」。

眼前這一位 30歲美女,初診當時所表現出來的氣度,是一種「我已經接受身體現況,但自己仍然選擇要正面的努力以對」的那種眼神、勇氣。

不容易,真的很不容易。
一般人實在很難想像在 27、28歲剛結婚時,就被生殖醫學醫師宣判:「想懷孕只能借卵」的這種心情。

我相信在來到我診間之前的她,一定已經不知道哭過幾次?流過多少眼淚?

此時此刻,才能用這麼堅強信念與我對話。

【 請女孩們要關心自己的月經


我要再次呼籲那些「月經,長期非常不規律」、「認為月經不來最好」的荒誕女孩們,你的月經週期可是非常重要的生理功能指標,無論你是否嫌這個「大姨媽」有多麻煩,你都應該要對她表示關切。

她來,你很麻煩。
但,她如果真不來,你會更麻煩!

想念旅行的日子,也是想念飛行時所能見識到的景色。©心容中醫

從剛剛的初診主訴、誠摯自白裡,不知道大家是否已經 Get 到重點了?

從這三個關鍵詞:「 FSH >67」、「 AMH <0.01」、「停經已達一年」,我已經可以確定她是典型的「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

未停經狀態的 FSH 標準值應該 <12 (mIU/mL)。

一旁的腦公,倒是看起來眉頭深鎖,相較於腦婆的開朗口吻,他表情略顯嚴肅地說:「心容醫師,我們長期都有跪讀您文章的習慣,也知道您在聽了我們的狀況之後,會認為眼前這對小夫妻對於弄出人命這件事情不夠積極,應該會想要直接叫我們通通滾粗企。」

「但是坦白說,以我太太現在這種狀況,有沒有孩子倒是其次,我個人是比較希望能以她的身體健康為最優先考量。」

「今天會專程遠地而來找您,也是想請您幫她調理身體,包括她超級嚴重的鼻子過敏、很容易手腳扭傷、常常手腳冰冷睡眠品質不好、動不動就頭暈目眩等問題。」

「我們自己也很清楚,以太太這種狀況來說,如果在調理過程中,月經可以有機會恢復、甚至有機會可以懷孕的話,那其實都是附加、從天上掉下來的大禮。」

我邊點頭邊開始飛快打字。

「然後,還有一件事情要拜託心容醫師一定要好好的唸她…」,腦公此時深吸了一口就像是地球的最後一道氧氣。

一種向天借膽的壯烈態勢,更像是準備噎下最後一口氣、用著即將化為孤魂野鬼的怨念深重口吻說:「她從不熬湯給我喝,但是卻喜歡一個人躲起來熬夜,我跟她是怎麼講都講不聽…」

腦公餘音還沒收尾,眼前這位大眼睛的活潑人妻,馬上轉過去掏出口腔裡的嬌嗔、深推了腦公一把:「你,該屎的,幹嘛跟第一次見面的心容醫師打小報告?你是不是想衝康我?」

「我又沒有真的很晚睡!!!!」

我挑挑眉毛,露出潔白牙齒,還有犀利人妻般的凌厲眼神,對著她迷迷壓球,下一秒喝斥著:「說,沒有很晚?那到底是幾點?」

一聽到這樣的口吻問,第一次見面的初診腦婆、也是長期跪讀文章的讀者一定懂「這局有詐!」,因此她開始自亂陣腳、有點心虛的說:「就……」

「一點多吧?!對,一點多。」

此時尾音上揚的不識相腦公立刻進場補刀:「是嗎????明明就都超過兩點!!」

「哪有?!!我很偶爾才會到兩點好嗎,而且我一個星期又沒有超過七次!」

一星期七次?
這下我很肯定「你的偶爾,肯定不是醫師偶的偶爾」,就常有患者說:「我真的只有偶爾喝,而且乾的量真的不多,一天大概就一手啤酒而已~」。

此時,我不是很想理會眼前大黑屋小倆口的拌嘴,很直接的對著腦婆勾勾我的小指頭,示意她快把雙手伸出來、放到河童先生身上。(河童先生是敝院極其專業的把脈枕之一)

身為不大不小中醫師,要想知道眼前的患者究竟是過著什麼樣的荒唐夜生活,直接把手抓來摸一把脈肯定是童叟無欺的!

在我踏曲過腦婆那好冷冰的小手手、且看過她的舌頭之後,雖然沒真的聽到媲美唐介元的將軍令,但基本上我已經將她所有身體症狀都做了完整的分析。

發現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是所有學習與工作的共同核心要素。

手腳冰冷、容易手腳扭傷、嚴重鼻子過敏、常常頭暈目眩」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沒啥子相關,但其實卻都指向根源的「氣血不足」問題。

如果再加上「長期總是捨不得去睡覺」這種耗氣傷血的不良習慣,當然就會影響許多內分泌系統的穩定度,也會讓身體的修復效能大打折扣。

「熬夜對身體不好」這種事,我相信就算你的職業不是醫師,應該也是略有耳聞吧?!

這篇文章、在此,我就先不明說熬夜的諸多壞處了。例如:影響自律神經系統、降低專注力及認知功能、干擾免疫系統、減低醣類代謝速率、增加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等等,基本上都可以再開一篇專文來攻堅、撻伐、討論、與細細品嚐。(不是說好不提?)

另外,眼前腦婆還有一個很特殊的體況:「舌下絡脈怒張且周圍佈滿瘀斑」。

【 舌下絡脈怒張、且周圍佈滿瘀斑 】

在我認知系統的中醫學裡,其所說的舌下絡脈指的是舌頭下方、舌繫帶兩側的靜脈。

這兩條靜脈,若是明顯擴張、或是周邊可見如出血點般的斑塊,在中醫理論上是代表身體有「血瘀」的現象。而且,國外也有部分研究發現這個類型的舌下靜脈,可用於心血管疾病、肝臟疾病的預後評估。

但是,舌下靜脈的過度擴張、周邊斑塊...,究竟與子宮內膜異位症、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等「瘀阻(指血液循環不良)」型態的婦科疾病是否有明確的相關聯性?

這在文獻上的有效討論偏少,但我個人認為這是很值得深入觀察、進行臨床數據蒐集的望診重點。

待我在門診系統的紀載告一段落時, 眼前的小倆口拌嘴活動也剛好差不多打完收工, 於是我正式轉向兩人、嚴肅審慎的開口詢問:「所以,你們希望的是先以調理身體為優先,但是如果能有機會,也希望可以順利弄出人命、受孕得子,對吧?」

兩人一起點了點頭,但腦公又立刻補充了一句:「原則上,我還是不希望她走進人工、試管療程,我蠻擔心那些藥物會影響到她身體的。」

我嘆了口氣~
有點無奈的緩緩說道:「其實,醫療的介入本身就是一種干預。」

「所有的人為介入,都必然會對身體造成後果與程度不一的影響。」

「只不過,你們必須明確知道,在現況這個當下,你們最想要的是什麼?」

兩人很鄭重的又點了點頭。
因此,就這樣在醫病雙方都共同確認了療程方向後,我很快就開始安排接下來的處方、處置方向。

若只是想要調理許多因為氣血不足而引發的症狀,的確,只要嬌嗔喊著「水藥怎麼那麼苦」並且乖乖吞著 3 ~ 6個月不等的苦藥,那我這邊多半的患者都能改善至八九成以上,而且後續長期維持穩定。

但,既然他們內心深處對於順利弄出人命、祈求好孕,仍埋有一絲毫的希望,那麽就在已經確認是「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而且已經停經超過一年多子宮很可能已經萎縮」的情況下,我依舊會直接建議患者要慎重考慮接受「中西醫藥共同進場進行治療、調理」,藉此竭盡所能的縮短所需之療程時間。

因此,在精準診斷後的客製中藥療程開始跑之後,同一時間我也讓她儘速轉診到美女婦產科 YY醫師的門診裡,懇請 YY醫師協助評估「該腦婆其他所需要的西醫各種檢查、治療」。

人生,實在有太多事情沒來得及做,就不斷失去機會。©心容中醫

轉診婦產科,合併中西療程

二週後(2018年),腦婆如期回診,一旁陪同的跟班腦公像個隨扈兼發言人一樣,即刻向我回報 YY 醫師的超音波檢查結果與後續處置:「子宮確實已經萎縮,一般正常的子宮體長度約有 5.5cm ~ 7cm,但腦婆的卻只剩下約 3.5cm。」

「所以 YY 醫師已經開立了調經藥給腦婆,要她開始規律服用。」

就在中西藥同步療程的一週後,腦婆也開始出現了「下腹悶脹、陰部有分泌物、腰酸…」可能是卵巢開始恢復運作的跡象。

而在同一時間,腦婆自述:「早晨起床就狂打噴嚏、流鼻水的現象也有緩解。」

「原本是要打十幾個噴嚏、打到頭昏腦脹的況狀,現在大約減少到七、八下就停止了。」

「感覺衛生紙省很多張…,然後我現在有早一點睡了。」

「每週也會去騎腳踏車、做瑜伽,累積時數應該也有達到您要求的 150 ~ 180分鐘。」腦婆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完。

我將矛頭對準一旁的隨扈兼發言人,該腦公發現被我鎖定針對後,猛點著頭表示:「確實是有這麼一回事」。恩,既然人家監護人都這麼說了,我也就不再細問囉~

在面對這種已經停經多年、需要長期調養的棘手病症時,我個人是極度認為「除了精準診斷、精準開立客製中藥處方之外,協助 、強迫 患者養成對自身有益的運動、作息、飲食習慣,反而會是療程中的另一大重點!」。

撇開那些需要長期穩定服藥的慢性病不談,我們總不能一輩子靠著吞藥調理身體在過日子吧?

最佳的保養方法,當然還是要靠自己的規律運動、作息、飲食,去維持自己身體的調節與修復力啊!

再過兩週(2018年),她睽違一年多的月經終於報到惹~

在3萬英呎的高空上,持續清醒著才有機會撞見這匆匆一瞥美麗景色~

客製中藥的一個月療程,月經來報到

「量很多很正常,顏色也是鮮紅的。」

「這是我吃調經藥、搭配看中醫的數次經驗裡,第一次只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月經就準時報到的耶!」腦婆兩眼發亮、炯炯有神,很興奮在診間裡自顧自的說著。

是說,我都還來不及表現出為她高興、為她喝采的誇張情緒,眼前這個大眼睛戲精,就馬上接著話鋒一轉。

「不過…」

「月經來的時候,我兩隻腳痠痛到不行。」

「下腹垂墜感、拉肚子、腰酸…也通通都來了。」

「幸好我不會經痛,所以肚子貼個暖暖包,那種重墜感就會比較緩解。」說完後,戲精有點無奈的表情。

嗯,孩子,這些都是「有月經」的低消、代價喔。但是,請免驚,你剛剛所說的這些月經相關症狀,在精準診斷後的客製中藥調理下都有機會可以快速有解的!

只是,前提是你得老老實實地按照醫囑服藥、確實運動、戒掉壞習慣,千萬不要幻想「光是攤在沙灘裝個爛泥,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發展與結果」。

就在當次月經在五天內瀟灑結束後,我也即刻要求腦婆先去進行「輸卵管與子宮鏡檢查」,而其檢查結果一切正常。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30歲的腦婆月經,在中西醫藥合併加持的情況下,基本上還能算是規律,雖然尚且無法非常準時地在 28天就來報到一次,但平均上也都還是會落在 24 ~ 35天之間。

而月經的經量部分,雖然她偶然還是會出現「來個幾滴意思意思」的那種、一副「我有來過,就是跟你交代一下」的任性樣,但,大致上也都還有基本的出血量。而且子宮大小與內膜厚度,也逐漸恢復到正常範圍,真的是可口可樂、可喜可賀。

後續在腦婆的月經回歸後,YY醫師曾經嘗試開立口服排卵藥讓她服用。

雖然在整體將近 10個月的中西醫藥療程中,三次服用排卵藥的週期裡,腦婆的基礎體溫都還算是標準,也可以觀察到排卵分泌物及低溫、內膜厚度可達 0.9cm ~ 1.1cm、還都照得到一顆大小達標的基礎卵泡,但是,卻都沒有自然受孕成功。

於是就這樣的,10個月過去了,此時此刻的時間軸已經是 2019年的 9月初,就在再次抽血檢查之後,腦婆的 FSH 已經降到 18,但 AMH 依然是 <0.01。

FSH降至18後,療程放生

看著眼前擺在看診桌上的新出爐抽血報告,並且仔細確認腦婆體況確實已經達到我原本預期、並持續穩定的情況下,我很嚴肅的慎重開口:「趁著現在身體狀況正好,而且卵巢與子宮的大小都很漂亮,兩位有沒有打算更近一步的進行人工、或是試管療程?」

這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但就是沒人願意給出什麼明確的反應。

「如果你們真的想生小孩,我會建議盡快移駕到生殖醫學中心進行相關諮詢。」

「也許還有機會可以透過施打排卵針、搭配生長激素、或是進行卵巢 PRP 治療等方式,取到自己的卵。」

「因此,我認為目前調理身體的中藥療程,可以說是已經告一段落了。接下來,就看你們自己要如何打算了。」

「想生就要把握時間、要快、不要再拖。」

「若真的要進入試管療程,敝院好孕門診裡的客製中藥,是還有那麼一點海大富海公公的化骨綿掌綿薄之力,可以助兩位早日弄出人命。就請小倆口們好好討論、速速決定下一步棋是要怎麼走!」

「時間拖愈久、好孕機會愈加流失,請千萬一定要記得我今天說的話。」

身為專業醫師,字字珠璣的仔細交代可算是基本款能力。

待我開示到這裡時,眼前腦婆倒是開口了,她幽幽的告訴我:「 YY醫師看了抽血結果後,也曾經請我們仔細考量借卵植入的可能性,還用很溫暖的語氣告訴我『 baby是在你的子宮裡長大的,將來也會很像你喔~』。」

聽到這裡,我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
雖然長期以來,我一直很佩服 YY醫師 的體貼與細緻,但因為我這人實在太有拍案叫絕的暴戾殺氣,因此我自認自己說起話來應該是沒什麼溫度可言。

YY醫師的這番言論,是要叫我何地自容?
不過,溫度雖然沒有,但,速度應該是有啦,我猜。

因為每當我驕傲的、很有成就感的過完一拖拉庫的衛教之後,這些患者都會很困惑的飄去櫃檯問:「心容醫師剛剛是不是好像有特別說了些什麼?」

超哀桑,別以為我很愛講,其實講話超耗元氣的。

但,我會不斷地 嘰哩呱啦、 諄諄教誨,是因為我擔心若是解釋得不夠周全詳細、說明的不夠完整,就有可能會影響到患者們即將做出的決定、影響他們的未來。

因此,眼前這對恩愛夫妻也是一樣,我衷心希望她們可以得到足夠且精準的資訊,藉此做出人生更好的重要決策。

然後,時光飛逝,花兒謝了、又開了,同時間,那該死的肺炎病毒來了卻沒有離開,就這樣一年很快的又過去了~

當我在好孕門診裡,再次見到這對年輕夫妻時,時序已經是 2020年的 10月,此時腦婆已經 32歲。

在倫敦所遇見的美麗~

一年後的2020年,32歲美女再回診

兩張人型苦瓜就這樣直挺挺的坐在診桌前望著我,看似敵不動我不動的樣子。但,不一會,苦瓜公就忍不住率先發話:「心容醫師,我們終於決定要做試管了,但是目前已經吃了 3次催經藥,可是太太的月經卻都還沒來!」

ㄜ…
你們在一年後的此時此刻,才終於決定要做試管?!
花惹…周潤發哥,我們都過完一整年了耶!兩位是活在巨大黑洞裡有著超越光速的時間軸嗎?

好不容易透過翻完數不清的白眼來平靜自己心中的暴戾之氣,我鼻孔噴氣的樣子問著眼前的苦瓜臉婆:「所以,你上次的月經,是幾年幾月又幾號?」(氣噗噗)

快被我用萬花筒邪輪神殺死的苦瓜婆,用極其小聲的音浪:「報報報報.告.心.容.醫.師,去.年.九.月.讓.您.調.理.完.之.後.還.有.再.來.一.次,然.後.就.沒.再.來.過.了…」

歐買尬,要不是我職業是神聖的不大不小中醫師,我一定立馬變成絕不去歐美旅行的東方不敗,飛針伺候!

倒吸一口氣企圖讓自己得以鎮定的我,還是忍不住的用著極度震驚的口吻問:「所以,這一年之中,你們誰也都沒有繼續去 YY醫師那邊調經、也沒有去諮詢過任何生殖中心?」

一旁的腦公趕緊衝進來搶救自己的愛妻,惶誠惶恐回答著:「是的,我一直很掙扎到底要不要讓她去挨那些針、受那些苦。」

「但是,因為這一次她很堅持,我們才決定先去催經。」

「但,誰知道月經竟然都已經催三次了,卻都沒有任何蹤影。」

「然後,說時遲那時快,我們就立刻想起,約莫二年前您曾經幫我們調理身體,太太才吃苦一個月的時間,她月經就回來了。所以我們這才斗膽,趕緊上京又來麻煩您了,御醫。」

呃…浴衣?還龍袍咧!

「一年前我不是千交代、萬交代的說破嘴皮子,叫你們如果有生育計畫,要盡快進行生殖療程,TMD的不要拖嗎?」我原本想衝口而出,但是瞧著眼前這兩位愁眉苦臉的年輕人,我這麼和藹慈祥,也不是不能理解她們的糾結與矛盾啦,只是,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太衝動了!(口夷?)

於是乎,我硬生生的把這些已經排山倒海而來的責備內容給吞下肚。

人生,就是要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心容中醫

求子的心情大約就是這樣吧?

心底其實千盼萬盼,又擔心自己的身體做不到,更擔心不知道如何面對「結果不如預期」的打擊,於是就這樣一再再的延宕下去。

只是啊,你們知道什麼叫做「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嗎?

這詩句的原意,原本是每年的花開景象都相似,但賞花的人卻不一樣了。

只是,我要說的是「每過一年,嚴格來說,你也已經不是一年前的那個你了」。

人會老,而青春就像是不復返的小鳥,無論是體能、器官的運作能力、機會等等,各式各樣的好景都是在不斷流失。

尤其是生育這件事,每過一年,所有不可測因素就會增加許多,更何況你如果原本就屬於「早發性卵巢功能不全」的 POI 患者…

我嘆了口氣~

雖然我好孕門診裡充斥著全國各地遠道而來的「重症」求孕媽咪,但是眼前這個 POI ,還真的是「不確定可不可能」的任務!

而我唯一能確定的是湯姆克魯斯,可真的沒有興趣主演我手上的這一部劇本。

仔細問起來,這一年內腦婆的鼻子過敏、冬天容易手腳冰冷頭暈頭痛容易扭傷…等老主訴其實很少發生,也都還控制在最後一次調理結束前的穩定狀態,當然這也表示一年多前的中藥調理結果,還算是維持得不錯。

但,比較可惜的是,因為「啟動排卵、月經週期,所需要的能量過於龐大」,如果不是在非常刻意進行有效且精準的能量攝取、體能保養、或是藥物引領的情況下,以 POI 的患者而言,的確是不容易可以自己保留卵巢功能。

別說自己獨立奮戰 hold 不住了,像這樣的卵巢、子宮再次停機一年之後,即使是用西藥催經也催不來,這樣的結果我可是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為什麼?
因為光有引爆器是不夠的!

【 光有引爆器是不夠的 】

如果把人體比喻為一台機器,你可以把調經藥、排卵藥等等賀爾蒙藥物視為這台機器的開關或是引爆器。

但,你就算有了可以正常作動的開關(引爆器),若是沒有足以讓機器可以有效運作的能量來源(不管是熱能、電能、動能、位能、光能、化學能...),該機器就是沒辦法正常運轉。

電影《 地心毀滅 (The Core) 》中,數個物理學家所思考出來的解決方案,就是用數個位置的微小核彈透過精密計算來非同步引爆而造成同相波,進而有效推動地核的轉動。

光有引爆器是不夠的,一定要有適量且適時的炸藥。

是的,只有引爆器是不夠的!

我總是在診間裡跟患者強調,也多次在文章裡不斷提到「氣血,就是可供身體分配使用的能量」。

【 氣血,與卵巢子宮的罷工 】

氣血,就是可供身體分配使用的能量。

若氣血不足、能量不敷使用,自己的身體必然是要重新評估能量的分配次序。

像是卵巢、子宮這種即使罷工也不會立即危及生命,卻又非常消耗能量的器官,自然是會被暫時被打入冷宮的、不定時的停止有效運轉。

然而,眼前這個療程,我們馬上就要用到卵巢與子宮啦,所以永遠是皇帝不急、急死御醫的事不宜遲,這一回我倒是很直接的就把腦婆轉診到合適的生殖中心,請生殖醫師協助安排抽血檢查,並同步開立調經藥物。

在這過程中,我費盡力氣就為了努力嚥下想開口碎念的衝動,只能冷冷拋下一句:「這次你就算不顧預算要求選用最好的藥材、想要照三餐狂灌水藥,你的好朋友也不一定可以馬上回來喔!」。事況嚴重,我得先讓眼前的腦婆有個心理準備。(此醫師萬念俱灰)

果不其然,這次生殖中心抽血的檢查結果,那放生一年的腦婆 FSH 又來到了 86, 而且 AMH 依然是 <0.01 (這意思就是已經低到儀器也測不出來了啦~)。

如果 FSH 一直降不下來,就算月經可以催來,這種 FSH 就算打了排卵藥也沒有用,所以必須先吃調經藥,先調個三個月、再抽血看看。」生殖醫師很直白的告訴他們。

一如我所預料的,已經是在中西醫藥併用的情況下,她的月經竟然還是用了整整三個多月的療程才來報到,而且還是那種很隨便的報到法,來個幾滴、3.1414一下,表示來打個卡就算了。

月經第 02日再次抽血的結果, FSH 62 小降,此時已經是 2021年 1月中,很快又要過年了。

【 排卵針要打得動的FSH 】

根據一般的臨床經驗,所謂「排卵針想要打得動、卵泡會發育」的狀況,通常 FSH 至少要降到 30以下。

所以,這腦婆還有一大段落差要急起直追呢!

轉介的這位生殖醫師很有耐心,因應急起直追的需求,又幫腦婆開了調經藥,預計再讓她服用 3個月。(累計達 06個月)

幸好,在服用第二輪 3個月的西醫調經藥、同步併用我客製中藥處方的期間,她卵巢總算是甦醒了過來,而且月經量也開始恢復到一年多前的水準。

但,我還是很戰戰兢兢的在維持她其餘器官系統的穩定,而這 3個月過後,已經是 2021年的 4月底。

第二輪的3個月,月經恢復水準

這一次月經的第二日抽血 FSH 數值是 42,雖然當天並沒有照到初始濾泡,但是生殖醫師還是決定先開始試著打排卵針看看。因此,後續有一顆卵泡長到將近 1.8cm,但是當醫師將卵泡液吸出後,卻沒在顯微鏡下找到那顆卵,也就是說,這卵泡很有可能就是個空包彈。

然而,後續的幾次取卵過程,也都不太順利。

有時根本就不排卵,有時又出現「看得到卵泡、卻取不到卵」的情況,又有時是「月經初期是可以照得到卵泡,但後來卻又萎縮了」…等等。

其實,根據上述種種情況,都在在表示這 32歲腦婆的卵巢庫存,其實應該真的已經見底,也因此,生殖醫師並不建議使用 PRP 進行治療。

PRP 】

PRP 是 Platelet-rich plasma(高濃度血小板血漿)的簡稱,由於高濃度血小板血漿在活化後,可產生大量的生長因子、細胞因子,許多研究也顯示此療法於組織再生、血管生成、細胞介導的遷移、分化與增殖有明顯的效果,因此早已被廣泛使用在骨科、心胸外科、整形外科、皮膚科、牙科及糖尿病傷口癒合的治療上。

近年來,此技術也被應用於「改善植入前子宮內膜偏薄、卵巢儲備量不足、反覆著床失敗」的療程上,但目前仍有待大量的有效樣本數量累計、與持續的觀察,以評估此療法於生殖輔助技術的價值性。

如此這般,很快就來到了 2021年的 11月中,就連這位算是非常有耐心的生殖醫師,也逐漸鬆口建議他們「考慮借卵」。

生殖醫學、好孕調理,的確必須設定一個停損點,不然一去不復返的時間,也會排擠掉更多的選項。

「當我開始左轉後,我瞭解到飛不回去,那會排擠掉其他選項,返航拉瓜迪亞會是個錯誤。」

Sully

如夢似幻的人生。©心容中醫

生殖醫師再次建議借卵植入

盡人事之後,只能聽天命,因此,接下來夫妻倆只要過得了自己這一關即可。

雖然我沒有 YY 美女醫師的溫暖好口才,但我個人的想法是「一個小生命在自己的子宮裡孕育 10個月,你的身體裡流著他的血,他的身體裡也流著你的血,如果這還不能算是血緣,那麼什麼才是血緣呢?」。

而這一回,小倆口沒有糾結太多時間,他們很快的就進入文件審查、配對階段,在此同時我也決定先讓腦婆再回去休息一小段時間,真到了確定要植入前的一個月再回來門診就可以。

除了「精準、隱私、品味」是敝院對外昭告的核心價值,但其實我們院內還有一個營運口號:「我們只提供我們可以提供而且我們想提供的醫療服務」。

我的處方與處置、敝院的行政與營運規則,都有其審慎評估與必要考量,雖然營運收入很重要,但是該結業休息的,我從來都不手軟。(相反的,那些該回診而不回診的,我們也會是相同的狠勁。)

自助、人助、天助。

於是,當這對甜蜜夫婦再次出現在我面前、告知借卵程序都完成、準備下個週期進行植入時,已經是 2022年 1月中,而且是腦婆該週期的月經第3日。

這段期間她的月經暫時都只借重西醫藥的調經藥物,雖然月經量不如同時併用中藥時多,但也算是有點規律。

而在借卵受精後,他們總共得到 15顆漂亮的 D5囊胚,就在生殖醫師建議「單次植入單顆」就好的情況下,我依照腦婆當下的體質開立了「從月經報到,就可以開始服用的中藥處方」,讓她可以同時併用雌激素服用。

內膜在植入前,雖然已經達到漂亮的 1.1cm,但緣分未到、好事多磨讓她的第一次植入,並沒有因此大獲全勝。

「別擔心,試管第一次植入沒成功是很常見的,下次再加油就好。」這對夫妻在回到我門診不知所措時,我安慰著他們。

過沒幾天,待月經報到後,他們決定立刻接著再努力試一次。而此時的客製中藥處方,我也特別因應腦婆的情況,再次強化「改善血液循環、加強體內器官組織供氧」的藥材比例。

可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這一回,他們倆就在我門診裡驗到了淡淡的第二條線,而且後來也 順理成章、順水推舟、 順利發育成為「讓腦木孕吐到天昏地暗、還沒滿 12週就先讓自己的親娘暴瘦三公斤」的活潑胎兒。

按照我的門診習慣,求子患者只要一驗到懷孕,我就會直接把她們轉往合適的風濕免疫科門診,麻煩風免醫師盡力協助追蹤懷孕後的 D-Dimer 、蛋白S、蛋白C 等數值。

直到最後,也在確認她懷孕後的血栓數值並沒有異常飆高的情況下,就在滿 12週時的 5月中,我立刻發放了滾蛋證書給這位「從 30歲就認識她,到現在已經 34歲」的準媽咪畢業,讓她好好回家養胎。

就這樣,天橋底下的故事說到這裡,是該收尾了~

那一年的員工旅遊,團隊就是要一起欣賞更美好的風景~©心容中醫

另一位42歲美女的借卵植入

趁收尾的這段期間,我想多說幾句話,另外,也在此一併恭喜本文雀屏中選雙主角之中的第二位美女主角,這位 42歲OL,她同時也是借卵植入成功,更甚至是同期也在今年的 5月中從我門診畢業的好孕患者。

文中的雙主角互不相識、而且可能沒在候診時遇見過彼此,但同樣都是 POI 患者,雖然兩位美女相差了8歲 (34歲、42歲),但兩者體況相像,而且在求子路途上一樣受盡風霜、吃足苦頭,可稱得上是互不認識的難姊難妹。

在報到我門診之前,她們同樣是「經歷一年半以上的停經狀態」、「 AMH 的數值<0.01」、「單純吃西藥調經時,月經回不來」、「取卵沒有成功」、「子宮、卵巢都出現萎縮」,而且也都是在精準診斷後的客製中藥處方介入時,月經才得以恢復規律、正常經量,更甚至子宮大小與內膜厚度也都在植入前恢復正常。

兩位最大差別,只在於第二位主角的 POI 是由於「橋本氏甲狀腺炎」引發甲狀腺功能嚴重衰退所引起,雖然她在過去的療程中一直在補充昂特欣,卻無法因此有效改善卵巢提早衰老、停經現象。

她也曾經多次嘗試到生殖中心取卵,但也是因為卵巢對於排卵藥、排卵針幾乎都沒有反應,她因此也只好處於半放棄狀態,讓自己的月經整整怠機了一年半以上,一直等到她整理好心情,決定再次出發、進行試管療程時,才在 40歲那一年碰巧轉介來到我門診裡進行好孕調理,這時月經才真的浪女回頭。

比起前一位 34歲女主角更稍加幸運的是,這位當時 40歲的美女人妻,雖然中藥調理的這 10個多月中,兩次取卵都沒有成功,但是當她決定借卵植入後,卻是一擊中的,第一次植入就開出「驗孕當天 β-hCG > 500多」的好成績,想當然而爾,接著也是吐得天昏地暗,堪稱是好孕界最甜蜜的負擔之一。

孕吐,是求子媽咪們最甜蜜的負擔之一。然而,帳單可不一定是最甜蜜的負擔,尤其是那些經歷了多次高昂價格的人工生殖(尤其是每次數十萬起跳的試管療程),卻屢試屢敗、沒有因此獲得人命的「投汁」報酬率,這種只有帳單卻沒有甜蜜,才真叫人苦不堪言。

但其實,每一位 POI 患者的症狀都不盡相同,更因為患者面對療程的境遇、心態不同,尋求中西醫藥介入治療的時間點也不同,這些個別差異往往都會造成後續所需治療方式的區別、所需療程的時間長短不一、所需療程的價格不同、以及可能完全迥異的求子結局,而這才是我今天文章裡更想要清楚表白的重點。

人生最貴的,不就是「時間成本」了?

你確定過了這個村,還有這個店嗎?

把握當下,別總是把希望寄託在未來。

請為現在的自己,做出各種努力!

不大不小中醫師 / 心容

或許,這也是正在積極備孕的你,更需要深思的重點:「讓自己有能力可以找到真正能協助你的人,而且真的找到並遵從其建議!」。

下一篇文章,我要花點時間說一個「總有一天等到你」的故事,是可歌可泣的求子歷程,敬請期待。(如果我沒有因為天氣太熱而偷懶富奸的話…)

【 要尋找人為疏失,那就把人性要素加回去。 】

(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
( NTSB 是美國的「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的官員。)

Sully (機長):「我們之前聽說了電腦模擬結果,現在也看了真人模擬,但我無法相信,你們仍不把人為因素納入考量。」

Charles Porter (NTSB):「真人駕駛的模擬顯示,你可以返回機場。」

Sully (機長):「不,並沒有。這些既傻的反應根本不像真人,不像首次遇到突發狀況的真人。」

Charles Porter (NTSB):「或許他們的反應與你不同…」

Sully (機長):「在遭遇鳥擊後,他們立刻調頭飛回機場,這點和電腦模擬一致,對嗎?」

Charles Porter (NTSB):「沒錯。」

Sully (機長):「他們顯然事先就完全清楚轉向和航向,他們不用花時間進行檢查,沒有啟動輔助動力系統。」

Charles Porter (NTSB):「他們面臨的條件與你完全相同。」

Sully (機長):「沒有人警告我們,沒有人說『你們將在有史以來最低飛行高度,雙發動機失效,但別緊張,只要左轉朝拉瓜迪亞飛去,就好像去那裡買瓶牛奶一樣』,這是在2800呎低空的雙發動機失效,緊接著立刻水面迫降,機上有155條人命,沒有人接受過這樣的緊急訓練,沒有人。」

Sully (機長):「你們降落蒂特波羅時,還先來個超誇張的傾斜轉向,我們不是雷鳥飛行特技小組,我想知道駕駛練習過幾次那個大轉彎,然後才成功的?我不是質疑駕駛,他們是好駕駛,但他們顯然受命,直接在鳥擊後返航機場,你沒有留任何時間來分析情況再做出決策,在這些模擬中,你抽離了駕駛艙內所有人性,這些駕駛花多少時間來計劃如何執行飛行?為這些模擬做準備?你要尋找人為疏失,那就把人性要素加回去。

Jeff Skiles (副機師):「這不是電玩遊戲,這是生死存亡關頭,薩利說得對,思考對策也得花上幾秒。

Sully (機長):「請查明他們做了幾次練習試飛?」

Elizabeth Davis (NTSB):「17次。」

Sully (機長):「17次?」

Elizabeth Davis (NTSB):「降落蒂特波羅的駕駛,練習了17次,才達成我們剛才看到的模擬。

Charles Porter (NTSB):「你們的反應時間會被設定為35秒。」

( 影片時間 01:12:07 的台詞。)

延伸閱讀、延續好孕氣、好運並非偶然 (超連結)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非自費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