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5 診間速寫 (柬埔寨版-第二天義診)

診間速寫2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今天是柬埔寨義診的行程第二天,不管前一天有多累,早上八點還是準時開工(檢傷那邊也太衿實惹…)。而且今天的患者量明顯比昨天多很多,等我們昏頭昏腦忙完第一輪,心想應該接近午餐時間了吧?結果一看,手錶才九點二十分,乾…超傻眼,今天怎麼會這麼多人被檢傷轉來中醫的?該不會今天「難以分類的」暴增了吧?

而且敝院的北七助理今早福至心靈的在自己的行李箱找到傳輸線後,乾聲連連的才開始同步進行他自己的攝影計畫「Face Foto Exchange」,因而我們的門口不但排了一整列的患者,還擠進了滿滿想要拍照、領照片的小朋友,狀況混亂到當地志工必需拉起封鎖線來維持秩序才行,許多經過的志工還一度以為我們這一間是小兒科orz…

總之今天的患者實在多樣化到一個…很嗨很嗨的地步啊!

img_5627
封鎖線,竟然是為了阻止孩子突然衝進來搶著要拍照…,不是要看醫生,我好傷心~

心裡有一個洞?

第一個78歲的阿婆血壓心跳141/82 /80,主訴寫的是「chest pain」二字。

她很神秘的說了一大串之後,美麗的翻譯年糕美眉告訴我:「她說之前去醫院檢查,醫師說她的心裡有一個洞。」

啥?心裡有一個洞?
我有看過腦裡有一個洞、兩個洞、三個洞…一直到五個洞,堪稱五洞獎的(歷史課本與百科全書上看到的,絕非我的年代),但心裡有洞的,我猜不透,難不成情殤
但,柬埔寨醫生怎麼會知道患者情殤,所以心裡頭有個洞

XD

看我一臉狐疑,翻譯年糕美眉很緊張的掏出一張衛生紙,從中間撕掉一小塊,指著那個小洞告訴我:「就是像這樣,心(臟)裡有一個洞。」

她愈解釋我愈迷糊,因為這樣的說法實在太撲朔迷離、太抽象惹(不是拿出道具就叫解釋、或寫實),是心室中膈缺損心房中膈缺損?還是其他的問題?但是先天性的心臟破洞可以撐到這個年齡實在是太Lucky了,難不成是後天的心肌梗塞引發的破損?

我請翻譯年糕仔細的問她目前有沒有在服藥,她回答說:「一直有在吃心臟的藥,但還是會覺得呼吸有點用力,有時候會痛。」

我問:「是醫院的醫生開的心臟藥?」
不是,是她自己在藥局買的成藥喔喔喔喔喔…

啊啊啊啊啊啊,主訴「胸痛」,然後有在吃藥,血壓還這麼高,追問之下她口味超重喜歡辣、鹹、酸、甜又不愛喝水,真的是心肌梗塞的高危險群啊!

而且她一直堅持她不用回醫院去補破網,不是,是補心裡的洞,我到底是該拿她怎麼辦啦?

唉~

img-47
我們家的助理說他自從南印度的輸出經驗很差之後,就不再碰這個攝影計畫了…

針灸治療酸痛,結果改善目啾?

接下來,是一個主訴「左邊髖關節左臀走路時會酸中痛已經半年以上」的58歲大叔

我很快的在他頭頂幾個對應穴道用力給他插下去,同時在患處直接用強刺激、做不留針,然後請他起來走一走,扭扭腰,再請翻譯年糕問他現在狀況如何。

這位大叔搖頭晃腦的在教室裡走了三圈,然後走回坐位上,用很認真的口吻說:「現在右眼變得很清楚,但是左眼還是沒什麼差別。」

乾,我直接跟翻譯年糕美眉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招。

這位大叔,雖然針灸後會出現「身體其他症狀同步改善」的情況並不令人意外,但你剛剛好像是想來看「走路時,左髖關節痠痛」的吼?而且剛剛的問診裡面,都沒有提到你視力模糊ㄟ!?

我很無力地跟翻譯年糕說:「問他左邊髖關節到底有沒有好一點?」

大叔愣了一下,對著翻譯咕噥了幾句,大意是:「剛剛走路的時候,沒有覺得那邊會痛啊!」

乾!
聽到這種回答,我只好狂露三點狂翻白眼,旁邊的翻譯與助理們看到我這個樣子,一時之間哄堂大笑。

乾,隔壁家醫科美女醫師一定覺得我們很吵,門口進行的攝影計畫就已經夠亂了,旁邊的中醫還一直唉聲嘆氣hen愛演,真是辛苦她惹…

_DSC1331
執行自己攝影計劃的助理說:「沒有一次拍照會有小鬼不哭的…」,攝影機有那麼可怕嗎?我說:「應該是你的笑容比較可怕…」

不能觸碰到身體的治療

下一位坐上診療椅的,是一個年輕的男性僧侶

他才剛坐下,我都還沒開口問診,旁邊的翻譯年糕美眉很緊張地告訴我:「在柬埔寨,女人是不能碰到僧侶的身體的。」

嗄?連碰手把脈都不行?
翻譯年糕很嚴肅的點點頭。

好,沒關係,入境隨俗是應當的,既然不能把脈,我來看看該怎麼處理。

結果檢傷單上的主訴寫的是「Low back pain」 ,就在這時間凍結的一兩秒內,我心裡翻完千萬個白眼。

想要快速緩解「下背痛」的症狀,如果不能碰到患者,那我是要怎麼治療?不要跟我提龜派氣功啊!氣功這一塊我真的不擅長,R1那一年學氣功的時候正好懷著老大,都是忙了一整天、查完房才奔去上課,因此我常常在課堂上不小心睡著,練拳的時候也處於恍神狀態,因此一直沒有把氣功練好,在此時此刻我終於體認到「學到用時方恨少」這句話的真意,當年實在是不應該睡得天昏地暗啊!

幾經商量 討價還價之後,這位男性僧侶終於願意「透過針」、「其他工具」讓我幫他治療,但前提還是:「我的手不能碰到他的身體。」

啊不就還好現在的無菌拋棄式針灸針都有附針管,方便施力進針?

如果要像以前鍾老師規定的「左手觸壓下針部位,右手徒手進針(不准用針管)」的話,現在我就沒步可用惹…

img-47
Face Foto Exchange ,是我們助理過去生涯裡頭的其中一個攝影計畫,在沒有自己照片的當地幫忙拍照然後現場輸出給對方,計畫名稱顧名思義就是拿你的臉來交換照片。

沒有牙齒的牙痛

再寫一個患者我就要奔向周公的懷抱了。

70多歲的阿婆,主訴寫的是「牙痛頭暈」。

我正在疑惑為什麼她被分到「中醫」這科,而沒有安排第二個「牙科」就醫時,請她張開嘴巴才發現:「這個阿婆已經沒有牙齒了!但是她還是覺得牙齒在痛!

!!!
乾,難怪不丟去牙醫…

可憐的檢傷分類護理師們,在第一線應該吃盡苦頭,為了什麼症狀,應該轉去什麼科,應該傷透腦筋、傷到頭髮快掉光了吧?

我嘆口氣,仔細問了診,把了脈,在阿婆重聽又口齒不清的狀態下,收集資訊變成一項艱鉅的任務。

但根據她抱怨的口乾失眠身體發熱便秘這些合併症狀來判斷,她所認知的牙痛應該是「虛火旺而導致的牙齦浮腫現象」。

也只能開些滋陰降火的中藥給她服用了,還是希望多少能夠讓她覺得舒服一些啊!

今天的海外版診間速寫就先記錄到這邊了,據說今天執行計畫的攝影助理今天拍了將近400個孩子,也輸出了將近400張的小朋友照片,挺厲害的溜~

.jpg
有效治療,不只是需要醫師、院所,更需要患者的共同配合。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可改至洪鎮平醫師的門診時段,或是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jpg
這是行政專業下達的其中一個命令,有律師的背書,只能被強制執行了… XD 若造成大家的不便,也請見諒!
34715062_908184209342110_3899093460178698240_o
這資訊早就應該要公告了,但喃小編一直富奸,直到被律師追殺…(因為公告未發而被委任律師揚言要發存證信函頗好笑…)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