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3 診間速寫

3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不知道有沒有人像我一樣,每看一部漫威的新電影時,總是很認真的在等史丹李現身的那個橋段。

第一次在鋼鐵人裡看到他,以為這個白髮老先生的出現,是為後面劇情所安排的暗樁。

但連著看了好幾部,發現這角色根本TMD與劇情完全沒關聯時,心裡還直犯嘀咕,不知道為什麼導演要特地去捧紅這樣一個老頭子?後來忍不住上網查詢以後,才知道原來這個病鬼病怪的老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漫威之父!不知道有多少超級英雄的問世,就是出自他的發想~

然而這樣一位天才老頑童,在今天辭世了,以後我們只能在漫威這10年來將近20部的系列電影裡去尋找他的身影(但誰曉得呢?說不定早就庫存了100部的亂入畫面),並緬懷他的矮地耳為世界上無數人所帶來的歡樂。這樣講或許有點不公平,但我真的覺得「幾年之後,我們可能再也記不清楚哪一部英雄電影是由誰執導,卻永遠不會忘記史丹李曾經 亂入 存在每一部漫威電影裡」,他會在所有自己孕育的英雄電影中永生不朽。

昨天半夜,我打開MOD,想找一個比較下飯的節目來搭配我剛煮好的水餃(不要問我為什麼還沒去睡養生美容覺,實在是因為那時候剛從診所回來,又是與顧問與律師開會、又是整理診所物品,既餓又累,只想弄點熱食來填飽肚子),轉了幾台,發現都是跟蜂蜜檸檬相關的話題,讓我有點胃食道逆流,因此最後我停留在某電影台已經播到剩最後30分鐘的金牌特務(我發誓我絕對不是為了看伊格西小鮮肉…)

這部電影的核心思想,出現在加拉哈德死後的一段對話,我覺得很有趣、很值得討論~

山謬傑克森 飾演的 范倫坦 告訴金士曼的特務頭子:「 當病毒入侵人體時,人就會發燒,人體要藉由提升中心體溫,就能殺死病毒。而地球的運作原理也一樣,全球暖化就是發燒,人類就是病毒,是人類害地球生病了,而淘汰人類是我們的唯一希望,若人類不自行減少人口,世界只可能有兩種走向,不是宿主殺死病毒,就是病毒殺死宿主。不管是哪一個,結果都一樣,病毒會被消滅。」

劇情的後來,伊格西 則反問已經倒戈的金士曼頭子:「所以 范倫坦 要親自解決人口問題?所以他能選擇誰被淘汰?他的有錢朋友,跟他認為值得救的人都能活命?」

特務頭子告訴他:「有時候,淘汰是確保種族延續唯一的辦法,歷史會視 范倫坦 為拯救人類免於滅絕之人。」

這段對話不禁讓我聯想到復仇者3裡的 薩諾斯,他所主張並努力實踐的「單一星球的資源被過多生命耗盡,而引發飢荒、貧窮、戰爭等問題,因此宇宙間的生命必須被消滅一半」,這個概念與金牌特務中的 范倫坦 所說的,在本質上並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在電影中 薩諾斯 的「彈指消滅生命」設定為隨機選擇,而 范倫坦 則是優先確保他的金主與他認為值得救的人能夠存活。

在同樣面臨地球毀滅的情況下,有關於「什麼樣的人能夠存活、應該存活」這個部分,又讓我想起另一部災難電影「2012」。

2012中,世界各強國在預知地球即將毀滅之際,合資打造形同聖經中「諾亞方舟」概念的潛艦,並出售天價的登船證給「買得起」的王室、富豪等金字塔頂端人物。因此,「生命分貴賤」、「生命有價」這個殘酷概念,在這部災難電影中展露無遺,讓人唏噓~

金牌特務與2012,兩部電影對於生命的看法,是以「確保物種延續」,而非為了「保護居住的空間」為出發點,這或許是導演為了凸顯人類這個物種的自私心態而安排的劇情走向。

薩諾斯 的作為雖然被視為激進與殘酷,但相對的, 他認為應該確保各星球資源不被耗盡的立場可能比較客觀~

所以,我們是否能夠因為這些人提出了「生命應該“人為加速淘汰“」這樣的觀念與手段,就以此來區分善惡?

雖說「人性本善」,但回歸最出的本質來細究,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如何定義善惡?善惡又是由誰來定義的?這樣的定義就必然是正確而且絕對的嗎?

因此在看電影的時候,我從來不會跟孩紙說出「某某某是壞人」這樣的敘述,當然也不愛回答她正在看電影時所提出來的疑問。總是要她多看幾次,自己感受、判斷這些「我個人認為」頂多只能稱之為「對立面」或「與普世價值不太相同」的價值觀。

是非、對錯、善惡、好壞、成敗等等,或許都是類似的相對概念。
不談「人類該不該滅絕?」這麼大的題目,就單以每個人的人生遭遇來說,我認為不曾與當事人一同經歷過的外人,都不應該(沒有資格)去做出有關「是非、對錯或善惡」的任何評斷。

我來講一個真實、悽愴又驚心動魄的故事。

_DSC1331
執行自己攝影計劃的助理說:「沒有一次拍照會有小鬼不哭的…」,攝影機有那麼可怕嗎?看在眼裡,一旁的我說:「應該是你的笑容比較可怕…」

大約2個多月前,一位上安(舊診所)的老患者出現在我的診間裡,是一位氣質非常好的中年太太。她說,好不容易才在網路上找到我們的現址,預約也排隊了好幾週,終於進到我的門診。

我問她近幾年過得怎麼樣。
她微笑,用著淡淡的口吻說給我聽。

驚心動魄的劇情,她的口氣卻平淡的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一樣~
以下是她的自白(為避免造成當事人的困擾,某些內容已置換成相仿的情境)

「自從我先生五年前車禍變成植物人之後,我就回到職場工作。白天請看護照顧他,晚上下班就換我幫他灌食、擦澡、翻身,其實天天都非常疲倦,再加上過了更年期,身體狀況也愈來愈差。但是,我卻過得比以前開心很多,因為我終於脫離了之前那種天天擔驚受怕的生活。」

聽到這裡,我微微揚起一條眉毛,但我沒插嘴多問什麼,只是靜靜的聽她繼續說下去~

「醫師,您一定覺得我這樣說很奇怪,哪有人在先生變成這樣之後,還覺得開心的?但是,如果您知道在我先生還清醒時,我跟孩子們是過著怎樣水深火熱的生活,或許就可以理解我為什麼有這種感覺。」

「我先生的脾氣很壞,尤其是對我和孩子。他自己經營貿易公司,雖然收入不錯,但是經商壓力很大,常常出去外面跟朋友喝酒舒壓,晚上喝醉回來,就會對我拳打腳踢、極盡能事的用言語羞辱我,說他會這麼累都是因為要養活我們。打不過癮,還會把已經睡著的兩個兒女從房間拖出來打,孩子哀哀求饒也沒有用,總是要打到他自己累了才會停手。隔天酒醒了,就會不斷道歉,說他其實很愛我們,他只是壓力太大,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而我們也會因為心軟,相信他、原諒他,認為他以後真的不會再這樣對待我們。但是時間久了,他依然故我,開心的時候把我們當寶,不開心的時候就把我們當垃圾一樣踐踏。這種狀況太常發生,我對他早已不再有愛,只剩下恨。他曾經狠狠地警告我們,如果這些事情傳出去,我們將面對無法收拾的恐怖後果。以他的個性,我知道他的威脅絕對說到做到。孩子們對父親則是充滿衝突矛盾的情緒,變得非常早熟,從國小開始,就知道到學校要遮掩傷口、裝快樂,還會在作文上寫『我的家庭很美滿安康』這樣的語句。」

「我曾經偷偷的告訴姊妹淘我的生活情況,但也只敢透露1%。她很激動的叫我去申請一張家暴禁制令,但我自己知道那張紙對我其實沒有任何保護作用。今天我即使帶著孩子偷偷搬到別地方,在這個年代,要找到我們實在太容易了,難道我們就天天躲在房子裡不出門嗎?那些已經申請保護令,卻在上班時被配偶攻擊、傷害的故事,我聽太多了,真要逃,就得逃到國外,逃到他無法追蹤的地方,但那需要周詳的計畫與充裕的資金,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達成的目標。何況我所有的親人都在台灣,我不能冒著『自己出走,激怒我先生而讓其他親人身陷險境』的風險而離開,那樣太自私了。十多年過去,兩個孩子終於長大,趁著上大學的機會入住宿舍,我也少了許多牽掛,開始在思考可以怎麼樣跟他同歸於盡。但,我捨不得兩個孩子年紀輕輕就失去父母,也不甘願這一輩子從沒過一天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就結束,所以一直沒有付諸行動。姊妹淘說我懦弱,沒救了,但沒有人真正了解我的痛苦和難處。」

她說到這裡,語氣還是沒有什麼高低起伏,但我卻深深的感受到震撼。

「但,也許是老天可憐我,也許是我上輩子欠他的、該還他的,也已經還得差不多了,所以五年前,我的惡夢在一夕之間結束了。某個週末夜晚,他酒駕回家的路上被砂石車擦撞,顱內出血,送到急診室時昏迷指數只剩下3。醫院聯絡我和孩子前去,當我們趕到現場,聽醫師說他即使救活也會變成植物人之後,我們母子三個人忍不住抱頭痛哭。醫師,您知道我們為什麼哭嗎?那不是傷心、不是絕望,而是一種覺得『人生終於自由了』的情緒宣洩。那時,兒子把我臉上的眼淚擦乾,對著我說:『媽,恭喜妳,妳終於解脫了!』,女兒則是邊嚎啕大哭邊點頭。那是一個我永遠忘不掉的夜晚。」

聽到這裡,我深深嘆了一口氣,點點頭,沒說什麼,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但是,醫師…當我覺得獲得重生的同時,我卻又為這樣的念頭而內心充滿罪惡感。雖然我恨他在過去的婚姻中這樣折磨我、糟蹋我,我巴不得他死去,但是現在看到他躺在床上這樣不能動彈,也不知道還有多少意識,我又覺得他很可憐。我一邊覺得『這種人渣,活該天誅地滅』的痛快,一方面又為自己心中的邪惡念頭而感到愧疚,而我在這樣矛盾的心情中,擺盪與徬徨了好幾年,一下覺得自己罪大惡極、將來一定會下十八層地獄,一下子又哀怨地覺得,其實自己才是被害者啊!」

「這種情緒反覆衝突的結果,就是長期失眠,無法入睡,加上身體無法忘卻之前的心靈創傷,總是半夜做血肉模糊的惡夢,哭著驚醒。直到這一兩年,狠下心把我先生送進療養院了,我的情緒才比較穩定下來,能認真思考接下來的人生路該怎麼走,因此…這也是我今天來找您的原因。」

故事說完,她對我微微一笑。
那個笑容裡,有太多太多複雜的情緒了,我實在不願再去細問,這微笑更深層的背後究竟還有些什麼苦痛?

我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試圖展現出自己的醫療專業,開口問她:「所以,妳現在的身體狀況還好嗎?」

她說:「我已經吃了好幾年身心科的助眠劑,自己最近也努力的運動、調整飲食,希望能慢慢減少西藥的用量。幾個月前,每天睡前需要服用2顆使蒂諾斯才能入睡,目前已經減到每日半顆,但如果當天沒有服藥,還是完全沒辦法睡。另外就是停經後,晚上出現的熱潮紅盜汗也影響到我的睡眠,蓋棉被覺得熱,棉被不蓋會覺得冷,如果睡不著就會嚴重的心悸,也會頻尿。此外,也開始出現膝蓋酸軟無力的退化現象,有時候明明就沒什麼事,也會覺得心慌,但我已經決心要好好善待自己,把自己的身體調理好,明年希望能帶兒子女兒一起去歐洲一個月的旅行,所以要麻煩醫師幫我這個忙。我不怕藥苦,只怕自己倒掉,很怕自己沒辦法看到一雙兒女成家立業,當她們的支柱。」

備註:使蒂諾斯(Stilnox) 是 Zolpidem 這個藥物的商品名,在台灣屬於四級管制藥品,雖然不是非常強效的安眠藥,但常被濫用,目前需要醫師處方才能取得。

我聽了,給她一個讚許的眼神後,接著說:「生活是該這樣過沒錯。至於身體的部分,妳就安心在這邊調理一陣子吧,我相信以妳的堅強與決心,一定可以很快得到改善。是說,我從不知道妳曾經過著這樣的生活,之前在上安看診時妳也從未提過,我很遺憾當時沒能深入瞭解妳的生活背景,沒有機會給妳一點點的支持或鼓勵。」

這位年過50、依然美麗氣質的端莊太太聽我這麼說,忽然露出很不好意思的表情。

她說:「您之前在上安的門診就很忙了,我常常晚上十一點多出門買東西,還看到您診所裡都是患者,因此也不好意思在診間裡跟您說太多。後來診所搬走了,我也恰巧走到人生的這一個轉捩點,還無暇去觀照自己的身體。這一回,也是因爲剛好臉書上有朋友轉貼好幾篇您的文章,才發現大家不只找你治療身體,還會找您訴苦,所以想說『那我也來講一下』應該沒關係吧?結果沒想到您搬來這邊後更忙,佔用您時間真的是非常抱歉~」

其實,沒什麼好覺得抱歉的。
我很感謝大家的信任,也期望患者們能在這樣的信賴關係中,得到適切的醫療照護、病情改善。

這位老患者也在經過兩個多月的吃苦調理之後,已經能夠不靠西藥入睡,而更年期所造成的潮紅、盜汗也趨於穩定,她自己也覺得肌肉韌帶強度、體能的續航力已經改善許多

這段期間,我看著她愈來愈容光煥發的樣子,心裡滿是欣慰與感動。欣慰是因為總算沒有辜負她對我的信任,感動是因為再次體會生命的堅韌與無限可能。

至於她過往的經歷,我想,在當事人決定放下與忘卻的同時,也就應該隨時間而逝,我們都不應該以任何「憑藉著道德之名」而多做批判。

我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痛苦,只是痛苦的方式和型態不盡相同~

每一次的紅塵來去,都是一場生死歷劫。
不知有多少人能做到楊慎、臨江仙一詞中的:「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或許是因為診間速寫即將滿一年,或許就此告一段落,也或許改變文章的型態或發文頻率,我的詠嘆情緒也因此藉著這篇速寫開始發酵。

希望大家都能看透:「人生聚散終有時」,就讓自己瀟瀟灑灑走一回吧~

.jpg
有效治療,不只是需要醫師、院所,更需要患者的共同配合。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可改至洪鎮平醫師的門診時段,或是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jpg
謝絕這些狀況的預約,醫療院所的素質必須靠你我大家一起來維護~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