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30 診間速寫 (大量經血的畢業生)

診間速寫,為了避免速寫對象被認出,文章內容會適當的放大特徵或是縮小特徵或是扭轉特徵,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因為文章的內容而影響您的心情~

去日本不要老是只圍繞在有食物的地方拍照打卡,光是吃吃喝喝只會長肚子、不會長心智,就是要掃射躺在地上的牙醫學弟胖普烏;去東京不要只是逛秋葉原、Bic Camera 或 幽都八洗,就是要拖總是把去東京當回家的喃小編出來鞭~

如果你到訪異國時,願意花很多時間與心力欣賞這個國家的文化,又或者你是愛貓人、雜貨控,任何一種都好,我來介紹你一條「我的東京老街-新初戀」。

小路兩旁的日本傳統建築,以及日劇場景中「可以坐著看日落黃昏的石板階梯」,讓人覺得彷彿悠然穿越時光隧道,而一時忘卻自己正身處在繁華熱鬧東京都心。這樣的老街在東京都內並不算少見,但我特別偏愛這裡每一間商家各自迥異的浪漫風格,各式不重複、深具特色的喵物品雜貨,以及整條老街的看板隨著光陰流逝所展現的的自然舊色。

這是位在JR日暮里站西口走出來的「谷中銀座商店街」。
京都鴨川

近年來的日本,許多觀光人潮聚集的景點、週邊街道,都逐漸被「想快速賺取觀光財」這經營模式的免稅店給取代,放棄了自身原本容貌,轉為由大量製造同質性商品的上游提供架上的陳列商品,用極快速的方式發展出一間間「風格極端相近」、一不留神還以為整排街都是名字叫做「免稅」的商店。

不管走進哪一間店,你所看到的商品都大同小異,甚至有許多一牆之隔的店家,其唯一差別竟只在於價格。當你轉身離開後,你可能根本記不得到底是在哪一家店買的禮品?每間店看起來都差不多,透明個性、面目模糊,難以留下深刻印象。這個狀況在上野阿美橫町、淺草寺的仲見世通、京都、甚至連清水寺的二三年阪街道,都已經是這樣的經營模式,令人唏噓~

在日本這麼樣一個努力維護傳統文化與建築、極重視極致工藝、生活品味與藝術內涵的國家都出現這樣的情形,那麼再回頭看台灣各知名景點(或夜市)周邊的擺攤狀況,我實在難過到不知道該怎麼看待「觀光客一來就可以發大財」這樣的思維。

擁有自由與文化底蘊,
是最基本的人權。

今天是2018年最後上班日,來恭喜一位剛剛領到畢業證書的美魔女。

這位接近更年期的美魔女,8月時初診的主訴是:「大約10年前開始出現貧血現象,月經的量非常大、流速很快。月經量多的那2天,28公分的衛生棉1、2小時就會全滿,有時甚至坐著起身,就會感受到月經夾著血塊很兇猛、很快地從陰道裡洶湧而出,我總是提心吊膽,深怕經血沾到外褲 。」

「經期常常覺得人很虛弱、頭暈目眩、很容易腰痠,而且非常怕冷,只要一側睡就手麻,冬天時臉、手腳都很容易凍傷。」美魔女補充說明。

「那妳有沒有去婦產科檢查過?」 我問。

她:「有有有,當然有。我才不敢沒做檢查、沒做功課就跑到醫師您這邊來咧!昨天晚上睡覺前,我還在跟我腦公討論說『明天要下台中去找心容醫師,我們是不是應該先把該說的病情練習一下,免得到時候說得2266不清不楚,可能會被罵喔!』。」

我翻了翻白眼。(5個月前的我是白眼女王)

她繼續說明:「婦產科的檢查都很正常,我的子宮卵巢乾乾淨淨,什麼都沒長,子宮也沒有特別肥厚,也不是內膜增生,但經量就是很大!我在想我可能從小體質就不太好,國中時期就因為急性盲腸炎而動過手術,從那次半身麻醉以後,就很常腰痛到現在。然後我還有胃潰瘍的病史,一緊張就會胃痛,便秘。所以只有寒暑假期間這種不用接送小鬼上課、沒有時間壓力的時候,大便才會願意每天正常出口。也曾經因為心律不整去做過電燒神經,還有二尖瓣脫垂的病史。」

講到這裡,她看著腦公問:「ㄟ,我還有什麼忘記補充的嗎?」
一旁突然醒過來的腦公,假裝陷入沈思,過了幾秒之後搖搖頭。(這裝醒的”天波”剛剛好)

我嘆口氣,悠悠的說:「好了,夠了,可以了,it’s enough!」

enough還餘音繞樑的同時,美魔女竟又興沖沖的追加:「啊!對了,我只生1胎,是在30歲那一年剖腹產der~」

再翻個白眼後,我仔細檢查了她的舌脈、眼瞼、肌力等能夠反映氣血狀態的表徵之後,判斷她所陳述的這些症狀仍是歸根於「氣血兩虛」這個問題。
排除所有器質性的病變,例如:「子宮肌瘤、子宮內膜異位」、子宮內膜增生」等狀況,像這位美魔女的「經量過多」,其實是因為「氣虛無法攝血」(指氣虛無法統攝、控制血液而出現的各種出血)所導致。

在穩定調和氣血的過程中,身體各器官臟腑的機能會依照「對於維持生命重要性的先後順序」而逐步恢復,因此許多患者在調理過程很驚訝跟我說:「原本只是想調月經,可是吃苦療程後,發現連睡眠、腸胃消化吸收、排便...等等問題也都改善了。」

面對這種「患者總是覺得療程出人意表」的狀況時,我總是面無表情、裝酷、冷冷地說:「這很奇怪嗎?原本人體的運作,就是建立在動態平衡的系統。當 吃飽喝足 氣血足了、調和了,那麼身體的各種症狀都開始出現好的改善,這應該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吧?」(吧?不是嗎?不就是這樣嗎?)

說到這邊,我先插播另一個「也是今天診間裡聽到的,令我瞠目結舌的悲情塵事」。

之前因為睡眠障礙去看中醫,當時那位醫師說:「要治失眠可以,但藥吃下去以後妳可能會不孕,而妳現在還單身,應該OK吧?」

我當時沒想太多,結果吃了兩三個月他的藥之後,睡眠是有稍微好一點,但月經的量,竟然減少了四分之三以上,後來我真的嚇死了,不敢再去!

今天初診的年輕美女這樣說

聽完後,下巴直接掉下來!(我說的是一旁的跟診助理的雙下巴掉下來)

我只能說「世界真奇妙,無奇不有」,但我真的沒學過「治療失眠必須犧牲生育功能」這種高級療法,或許這就是資質駑鈍的我無法理解的超級上乘醫術,聽說悟空在超龍珠裡頭不只紅了頭髮、藍了頭髮,而且目前最頂級的是銀白頭髮的賽亞人?但可惜了我雖然垠白了頭髮卻沒有賽亞人的血統,可以達到那虛無縹緲的境界。(等等,為什麽講話要那麼酸?是誰傳染給我?)

回到 不酸 現實,大家應該很常聽我談「氣血」二字,應該很膩吼?甚至,可能有些人會覺得:「這個白眼醫師,搞不好什麼都不會,翻來翻去只會翻白眼,講來講去只會講氣血,根本就是個耍嘴皮的 何金銀 空包彈吧?」

但無論 菁英中心 斷水流大師兄怎麼叫囂,經過這數十年的臨床經驗、體會,讓我更加堅信「最繁複的病情,在解構分析、抽絲剝繭之後,氣血失調依然是那最深、最底的根源」,而我也總是在診間裡反覆說明:「治病必先調氣血,才能讓身體有能力恢復到規律的平衡狀態」。只可惜還是有少部分的患者,沒有耐心、沒有緣分可以度過初期數週的根基穩固過程,而輕言放棄、自行停藥。我能理解生活上的各種無奈,也因此我還是祝福這些「沒見好就收」的朋友,能找到醫術更精湛的醫療服務。

幸好我跟這位美魔女的緣分與連結夠強,足以支撐她完成這前後將近5個月的療程。

治病必先調氣血,
讓身體有能力恢復到規律的平衡狀態。

就在她吃苦2週後的第一次月經,雖然好朋友 check in 的第2天經量仍然整天都很多,但是血塊的量已經減少將近50%,而身體虛弱的程度也減輕許多。

第二次月經來,經血流量大的第2天裡,經量大的時段,大約少了25%,而經期中的頭暈、虛弱的症狀更減少了許多。

第三次月經報到時,總經量、血塊都已經減少到50%,已經完全沒有頭暈與疲倦症狀了。

而第四次月經結束,也就是今天回診時,她很開心的、小聲的告訴我:「我對這一次的月經很滿意,量不多也不少,流速剛剛好,只有吐了幾次的小血塊,還有1次大血塊!」

於是,我很和藹的告訴她:「那麼妳可以 滾了 畢業了!」。
這位美魔女聽了後,很可愛的雙手握拳,含蓄的吐出一個氣音:「YA~」

飛行中最漂亮的風景,莫過於有一個好心情。

我很開心,在2018年底富奸速寫的一個月內,頒發了許多畢業證書送走了重症患者,包括一位「吃苦不到兩個月,今天一早剛驗到兩條線」的就趕快丟「弄出人命訊息給我們」的美女媽媽。

當我在門診裡問她:「這個連假有沒有什麼行程?如果沒事就多休息。(因為她日常的上班時數頗長)」

她竟然賊笑的、幽幽回了我一句:「免緩漏,我沒有要去聽五月天演唱會!」

說好不翻白眼的我一時怒從中來,只好說:「很會很會!大家都很會啦!多嗆我幾句是可以身體比較健康?還是可以集點換贈品?或是乾脆讓你藥再苦一點好了…」(苦不堪言,可能就比較不會忤逆醫師了…)

弄出人命,是家常便飯,請每一個準養殖戶抱持著「生米煮成熟飯就上桌用餐的好心情」,不要找我們付養育帳單就好。 認真紀錄基礎體溫,是我對於「共同弄出人命」的最基本要求。

因為門診量長期以來都超過我的負荷,所以各位朋友們如果要來看診一定要事先 Line 預約,目前 我的門診已經都滿額到無法接受現場的掛號 ,也請大家見諒~

但,其實我會更建議「就近尋找合適的中(西)醫師診斷就可以」,千萬不要刻意從遠方而來,勞心勞力只會更增加身體負擔。

此文章為醫師看診經驗,並非宣稱療效,依照醫療法規與狀況不同無法保證根治、無法保證根除、也無法保證絕對能治癒,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另外,因健保門診人數接近我的門診體力上限,所以非約診時段,我無法施作「針傷相關處置」,若有針傷相關需求,建議就近尋找其他合適的醫療院所,或是改以全自費身分約診

僅受理「我們有能力服務的對象」的門診預約。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