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推薦:「美意識」為什麼商界菁英都在培養美感?

閱讀完電子書後,馬上在網路上訂了一本實體書。

閱讀推薦:「美意識」為什麼商界菁英都在培養美感?
/ 山口周 著

這大概是我這陣子以來繼「看出關鍵」、「知識的假象」、「本質思考」、「第五項修練」…,最讓我有所感的一本書了。

甚至覺得,所有「決策者」都應該閱讀這本書才是~

一直以來,我一直覺得「感性與理性,就像是光的波粒二象性,又或者就像質量與能量一樣」,一體兩面,只是觀察點不同。而這本書不僅打破了「理性與邏輯」不可侵犯的崇高,更點出了「美感」是理性決策者最不可或缺的能力之一。

以下(灰色方塊)是我節錄出來,自己覺得很重要的筆記內容,但我更推薦大家自己去買一本回來完整閱讀,甚至是連「知識的假象」、「本質思考」這兩本書一起買回。

對於知識、理性、美感、決策,可以有更不同以往慣性思考的破框新視野~

我們過去傳統都以為「美感不過就是風花雪月般,甚至只是殺殺時間、畫蛇添足」,但在2019年的這個時代,量產與全球化的趨勢下,美感似乎成為了企業或決策者的「軀體標記」,越快能透過美感來整合邏輯與理性的決策者,就越能脫離紅海。

以下(灰色方塊)為節錄內容:

許多人學會了分析性、邏輯性的資訊處理技能,反而造成全球市場的「標準答案低價量產化」問題。長期以來,分析性且邏輯性的資訊分析,一直被認為是商業人士不可或缺的工作技能。

然而,當每個人都能正確而邏輯理性地處理資訊時,就會「得出和別人一樣的的標準答案」,必然會招來「差異化消失」的問題。

(前言 P.14)
在這個「VUCA」的社會現況,一味講求邏輯理性的話,只會使經營上的問題解決力和創造力陷入麻痺癱瘓。以往被認為有效的邏輯思維技巧,是將問題發生與其主要因素加以抽象化,並套入靜態的因果關係模型中,以思考出解決方案。然而,當造成問題的因素增加,再加上因果關係不停變化且複雜化的現況下,過去的解決方法已然失效。

(前言 P.15)
在錯綜複雜的要素互相牽動的世界中,還原論 (Reductionism) 的邏輯思維,無法有效地找到解答。我們還需要直覺性地掌握整體的感性,以及內觀式地創造出能感受到「真、善、美」的策略構想力和創造力。

(前言 P.15)
對科學而言,判斷「真偽」十分重要,但「科學性的驗證不足」只是代表「真偽不明」而已,並不表示這個命題為「偽」。

(前言 P.17)
只靠「數字」檢驗經營的健全性,一定會遇到極限,因為企業是由人聚集而成的組織,商業是透過人與人的交流所產生的行為。這個再理所當然不過的道理,連小孩都能懂,但在管理顧問公司的主導下,社會中充斥著「數字化管理」的幻想,而真正的道理卻被世人所遺忘。

(前言 P.22)
康德指出,「好的」這個概念都是伴隨著某種目的性。當我們說「這把菜刀是把好菜刀」時,人們會將「好的」理解成「這把菜刀很好切」的這個目的性。然而,「美的」一詞就不同了,「美」即使是在目的不明確的時候,還是會讓人覺得「美」。康德認為,當人感受到事物是「美」的時候,其實就是符合了合理性的這個目的。

(前言 P.24)
江戶時代的武術家松浦靜山曾說「勝有不可思議之勝,敗無不可思議之敗」。

(第一章 P.34)
在經營決策中,「邏輯」和「直覺」都是高層次的決策模式,如果只單一認定兩方中有一項比較優越,這樣的想法是非常危險的。

(第一章 P.35)
若是「邏輯」且「理性」地進行資料處理,那麼只要輸入的資訊一樣,得到的答案也會一樣。這時就會產生一種弔詭的局面,因為商業經營基本上是一種追求「差異化」的行為。

今日,許多商業人士為了不斷提高邏輯思維力、理性判斷力而努力學習各種分析技術,但這些努力最終會把我們帶入一種「標準答案化」的時代,代表所有人只能在紅海中廝殺。事實上,的確有許多企業正拼死拼活地在紅海中求生存。

邏輯思維就是一種「求出標準答案的技術」,我們從懂事以來,就不停地鍛鍊著這項技術,但這項技術普及後就會產生一個問題-世界上有太多人都求出相同的答案了,最後造成了「標準答案量產化」。這個現象代表著教育的成功,但從個人競爭力的角度來看,卻是很嚴重的問題。

(第一章 P.41)
大家拼命提高「邏輯且理性」的決策力,最後卻讓所有人陷入同一個戰場廝殺的消耗戰,猶如陷入囚徒困境 (Prisoner’s Dilemma) 一般。

當「戰略和別人一樣」時,我們需要靠什麼來取勝呢?答案只有兩個:「速度」和「成本」。

(第一章 P.42)
據明莰伯所言,經營管理是「藝術」、「科學」與「工藝」的混合體。「藝術」能推動組織的創造力,直覺性察知社會的展望,進而孕育出讓利益關係者興奮雀躍的願景;「科學」是透過系統性的分析與評估,為「藝術」孕育出的預測或願景,做出符合現實的佐證;而「工藝」則是根據腳踏實地的經驗與知識,不斷產生執行力,以實現「藝術」所孕育的願景。

(第一章 P.45)
當「藝術」、「科學」和「工藝」相互碰撞時,「藝術」一定會被「科學」和「工藝」打敗,因為「科學」和「工藝」都具有非常淺顯易懂的可說明性(Accountability),但「藝術」並不具有可說明性。

(第一章 P.46)
可說明性是指,能在事情發生後明確提出證據和說法去解釋「為何決定那樣做?」

(第一章 P.48)
「能夠語言化」和「具有重現性」是可說明性重要且必要的條件,甚至可說是科學之所以是科學的理由所在。

(第一章 P.50)
雖然可說明性有時會被看成是絕對的善,但它也有「逃避領導責任」的隱憂存在。原因在於,只要合理說明政策決定的理由,就算最後結果錯了,也可用一句「那時做出那樣的判斷是合理的」而一句話打發。

若是做決策的標準變成,決策者只想著如何不被事後追究,就不必靠個人的美感與感性去判斷,那麼大家就會放棄領導責任,所以可說明性的「究責系統」反而替決策者大開不負責任的後門。

(第一章 P.53)
經營行為的本質是「選擇與捨瑣(abstraction)」。經常可以聽到「選擇與集中」的戰略,但這只是同意反複(tautology),因為做出選擇後,關注的重心自然會集中在所選之物上。但更重要的是「選擇與捨瑣」,也就是「選擇」後,必須「捨棄」。

(第一章 P.67)
經營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思考「經營競賽」的戰略,或者改變競賽規則。

(第一章 P.69)
人類絕對不會為了(使用意義的)物品本身而消費 − 人們透過(最廣定義)物品來當作區別自己與他人的符號,藉此在自我理想標準的團體中顯示自己的定位,或是脫離原有的團體,朝地位更高的團體邁進。

尚‧布希亞〖消費社會的迷思與結構〗

(第二章 P.88)
設計思維是一種動態性的行為,所以一開始很難找出解答。當導致問題產生的要素不停變化,在這種狀況下就算進行縝密地因果關係分析,也沒有太大意義,所以不如試著直覺性地掌握「解答」,並透過不停地嘗試與除錯,設法找到最佳解答。

(第二章 P.94)
想在競爭中求勝要追求的就是和別人不同的差異化,因此當大家都努力地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時,就能預想到競爭者間彼此所得到的都差不多。關鍵在於,我們在「創新之後」所要追求的是什麼?沒有這樣的遠見,一味地執著於「創新的實現」是非常危險的事。

(第二章 P.100)
達馬西奧以神經生理學的身份,觀察了許多患者,他們在數理、語言等「邏輯而理性」的大腦功能上毫無損傷,但社會性的決策能力卻極度缺乏,達馬西奧因而提出軀體標記假說 (Somatic Marker Hypothesis),認為想要做出適時、適當的決策,就需要同時動到理智與情感。

(第四章 P.132)
在變化劇烈的時局中,也能持續有好表現的領導人,都具有一項人格特質,那就是他們的「自我覺察」能力都非常高。所謂自我覺察,就是查覺自己內在事物的能力,內在的事物包括自我狀態的認識、自己的強項與弱項、自己的價值觀與意向性(Intentionality)等等。

(第四章 P.138)
「邪惡就是不加以批判地接受制度」,鄂蘭用「平凡」一詞警告世人,任何人都可能犯下這種「不加以批判地接受制度的惡行」。換句話說,我們一般認為「邪惡」是有意為惡的行為,具有主動性。但鄂蘭卻說,當我們被動去做一件即使沒有作惡意圖的事,但從結果來看卻是有可能成為「惡行」。

(第五章 P.155)
閱讀是一種模式識別,因為進行的是模式識別,所以即使遇到每個人略有出入的手寫字,也能正確地讀成「相同的字」。而這種高度的模式識別能力,會使我們真正的「眼力」大幅下降。

大半的成人都因為學會了模式識別能力,而失去了直覺性的「觀看能力」。

(第七章 P.190)
假設你走在草原上,看到一朵盛開的美麗花朵,定睛一看你會發現那是紫花地丁。當你想說「什麼嘛,原來是紫花地丁啊」的瞬間,其實你已停止觀看花的形狀和顏色了,因為各位開始在心中說話了。當「紫花地丁」一詞進入你的心中,你的眼睛就關閉了,這時我們才知道靜默不語地看,是一件如此困難的事。一但知道這是朵紫花地丁,我們就會自動將花朵在姿態、顏色上的美,轉換成語言。唯有持續去感覺沒有語言介入的花朵之美,靜靜地持續觀看花朵,花朵才會無限地向你展露出見所未見的美麗。

小林秀雄〖追求美的精神〗

(第七章 P.192)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